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与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3-3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津0116民初1222号
原告: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住所地东莞市清溪镇厦坭旗峰路61号一楼。
法定代表人:刘黄花,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建龙,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自贸试验区(天津港保税区)海滨十路129号科技2号标准厂房A4179V032房间。
法定代表人:姜宇际,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冲,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严冬晨,天津瀚洋(滨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辉公司”)与被告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际捷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5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5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森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曾建龙,被告际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冲、严冬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森辉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确认原、被告间解除《车辆买卖合同》;2.判令被告向原告返还原告购车所支付款项643000元及向原告支付银行同期贷款利息40000元(利息暂定,实际从2016年12月23日起计算至履行完毕返还购车款项之日),上述合计683000元;3.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12月12日,原、被告签订了《车辆买卖合同》,约定:原告森辉公司从被告际捷公司购买中东版丰田牌轿车(型号:16款酷路泽4000)一辆,排量为4.0,车身颜色为白色,室内颜色为米色,车辆价款为638000元,其中定金10000元,余款628000元,交车时间为2016年12月20日,交车地点为天津。合同签订后,原告森辉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在2016年12月12日至2016年12月22日期间先后向被告际捷公司支付了购车定金、购车余款、车辆质保金、玻璃防爆膜费、保险费等购车款共计683000元。合同约定的交车期限届满至今,被告仍拒不履行交车义务。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继续履行合同或双方解除合同被告返还购车款项的情况下,被告于2017年2月21日、2017年3月2日合计返还了原告购车款项40000元,剩余款项至今未还,原告多次催要未果,故成讼。
被告际捷公司辩称,对原告所诉的事实无异议。同意解除合同,但被告际捷公司现在无能力返还购车款项,购车款已经由上家收取,在上家未将款项返还的情况下,被告际捷公司无能力返还原告购车款。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无合同和法律依据,涉案车辆因厂家不能及时交付导致无法交付,根据合同第5条约定,被告际捷公司可免除责任,故不应承担原告的利息损失。
原告森辉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车辆买卖合同,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车辆买卖合同关系;
证据2.定金转账凭条,证明原告向被告支付683000元购车款项;
证据3.业务凭证,证明被告向原告返还40000元购车款项,原、被告间依约解除车辆买卖合同。
被告际捷公司未提交证据。
被告际捷公司承认原告在本案中所主张的事实,但认为涉案车辆的购车款已由被告际捷公司支付至涉案车辆的上手卖家,该上手卖家未返还该购车款,且被告际捷公司目前亦无力返还该购车款。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际捷公司根据合同约定应免除责任,不应承担原告的利息损失。
本院认为,被告际捷公司承认原告森辉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事实,故对原告森辉公司主张的事实予以确认。依法成立的合同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原、被告于2016年12月12日所签订的购车合同尾部均有双方的盖章确认,能够认定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其内容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效力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诚信履行。关于涉案合同的解除,庭审中被告际捷公司同意原告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结合涉案合同的履行情况,被告际捷公司于2017年2月21日起返还了原告森辉公司部分购车款,被告际捷公司的上述返还行为表明其亦同意解除涉案的购车合同,故本院确认原、被告双方于2016年12月12日所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已于2017年2月21日解除。
关于被告际捷公司辩称因涉案车辆的上手卖家未返还购车款,且被告际捷公司亦无力返还原告购车款一节,本院认为,涉案合同订立后,原告森辉公司依约履行了支付购车款的合同义务,被告际捷公司应当在合同约定的交车期限内向原告森辉公司交付涉案车辆,但被告际捷公司未能依约交付车辆,构成违约。被告际捷公司于2017年2月21日、2017年3月2日共计返还原告购车款40000元,被告际捷公司以返还购车款的行为表明不再继续履行涉案合同,故被告际捷公司应将收取的购车款全额返还予原告森辉公司,但对于剩余购车款被告际捷公司至今未予返还。被告际捷公司辩称其目前无力返还的抗辩理由并不能免除其向原告森辉公司返还剩余购车款的义务。涉案合同系原告森辉公司与被告际捷公司签订,被告际捷公司辩称的因案外人无法返还的抗辩理由,亦不能免除其向原告返还购车款的合同义务,被告际捷公司应依据其与案外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另行主张权利。综上,被告际捷公司应当返还原告森辉公司剩余的购车款,故对原告主张被告返还购车款643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一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经本院确认涉案车辆买卖合同已于2017年2月21日解除,故自合同解除之日,被告际捷公司应将原告已支付的购车款全额返还,但被告际捷公司仅于2017年2月21日返还原告20000元购车款、于2017年3月2日返还原告20000元购车款,且剩余款项至今仍未返还,故原告请求被告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法定孳息损失属于合理损失,被告际捷公司虽以合同第5条约定为由主张免除违约责任,但对于涉案车辆不能交付的原因系该合同第5条约定的免责事由,被告际捷公司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对被告际捷公司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但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的计算方式有误,本院支持的原告的利息损失为:以663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2017年2月22日起至2017年3月2日止;以643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2017年3月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对于原告主张的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对原告请求确认原、被告之间的车辆买卖合同解除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返还购车款643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本院支持的利息损失的计算方式为:以663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2017年2月22日起至2017年3月2日止;以643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2017年3月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对原告主张的超出部分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与被告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12日所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已于2017年2月21日解除;
二、被告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返还购车款643000元;
三、被告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支付购车款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利息损失分段计算如下:以663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2017年2月22日起至2017年3月2日止;以643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2017年3月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
四、驳回原告东莞市森辉园林绿化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诉讼受理费10630元,减半收取5315元,由被告天津际捷名车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原告已预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直接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耿亮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高欢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九十三条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