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宁波晶圆贸易有限公司与青岛广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196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青岛广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子昱,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革文,山东汇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宁波晶圆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震西,董事长。
一审第三人:沙重,男,1958年12月6日出生,汉族。
再审申请人青岛广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大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宁波晶圆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圆公司)及一审第三人沙重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鲁民一终字第5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广大公司申请再审称,1、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一二审中,广大公司提供的由广大公司开给沙重本人、注明股权转让金的收据存根,证明沙重支付1000万元是履行自己与广大公司签订的《转让协议》而非代理晶圆公司履行《参股协议》。如果此证据得以认证,即可推翻沙重与晶圆公司的代理关系,从而推翻原判决。广大公司既有打入合资公司1200万元资金银行凭证也有合资公司开给广大公司的收据,依据此证据完全可以推翻原审判决。
2、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原审认定沙重的个人投资是替代晶圆公司向广大公司交付投资款1000万元,缺乏证据证明。
3、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沙重支付的1000万元是沙重履行的《股权转让协议》,广大公司也将1000万元注入了项目公司,虽因双方的种种原因没有办理变更登记,但依据商事法律规定,未办变更登记并不影响沙重依据投资协议分享盈利和分担亏损。退一步讲,就是按照一、二审的说法一定要把1000万元嫁接到晶圆公司头上,因为广大公司已经将1000万元注入到了项目公司,依据商法的相关规定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28条第2款的规定,晶圆公司要求返还投资款与利息的,应不予支持。依据合同法第十九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参股协议》和《转让协议》均约定了承担烟台项目亏损债务,一、二审的判决于法无据,应依法改判。
据此,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第二、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请求依法应予再审和依法改判。
晶圆公司提交书面意见称,1、广大公司关于新证据的再审事由不能成立。广大公司所谓的“股权转让金的收据存根”一审已经提交并进行了质证;广大公司所谓打入合资公司1200万元的凭证不符合新证据的形式和实质要件,凭证不能证明晶圆公司的1000万元出资款构成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不能据此推翻原审判决。
2、广大公司的申请也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规定。广大公司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没有履行,后签订的《参股协议》当中广大公司在合资公司的持投比例也未发生改变。第三人明确涉案1000万元是晶圆公司的出资款,晶圆公司提供了1000万元的付款凭证。
3、广大公司关于原审适用法律错误的申请事由也不能成立。广大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构成违约。广大公司对《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28条断章取义,该条款原文为:“公司未置备股东名册,或股东名册未予记载,但在公司章程上签名并为公司章程记载为股东的,人民法院应认定其具有股东资格。股东仅以未被股东名册记载为由主张收回出资或拒绝承担补缴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晶圆公司在合资公司的股东身份在工商登记、股东名册、公司章程中均没有记载。
沙重未提交书面意见。
本院审查认为,广大公司的再审申请均不符合法定再审事由。
1、关于新证据的相关申请事由。广大公司提交的股权转让金收款收据在原审中已提交,该收据为其单方制作、自己持有,也没有交款人签字,无法据此推翻原审认定;广大公司新提交的银行电汇凭证和合资公司开具的收款收据,载明的付款人为广大公司而非晶圆公司或沙重,金额为1200万元而非1000万元,时间为2009年12月,也与案涉1000万元支付时间相去甚远,广大公司据此获得合资公司25.5%的股份,晶圆公司或沙重未因此获得任何合资公司的股份,故无法据此认定广大公司将晶圆公司的投资款投入到了合资公司,无法据此推翻原审认定。
2、关于原审认定1000万元系沙重代晶圆公司交付的投资款是否缺乏证据证明的事由。涉案股权转让款由晶圆公司经案外人蒋悦帐户打入沙重帐户,沙重又将该款项打入了广大公司的帐户,该款项来源于晶圆公司,沙重在原审中确认该款项系替晶圆公司所支付,两者相互印证,原审相关认定不缺乏证据证明。
3、关于原审判决广大公司返还相关款项是否适用法律错误的事由。晶圆公司按照《参股协议》约定履行了出资义务,但广大公司未将晶圆公司投资款打入合资公司帐户,也未按约定履行股东和股东出资的变更登记义务,合资公司另一股东对公司股权的转让也全不知情,广大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履行了《参股协议》的主要义务,合资公司注销时广大公司亦未通知晶圆公司或沙重参加清算,故原审认定广大公司构成根本违约、合资公司的注销清算与晶圆公司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并无不当,原审据此不支持广大公司依据涉案《参股协议》中利益公配及债务承担的约定进行处理的主张、判决其返还相关款项本息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青岛广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李相波
审 判 员  王云飞
代理审判员  马成波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