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杜继杰与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香民三商初字第573号
原告杜继杰,个体业主,户籍地黑龙江省巴彦县,现住址黑龙江省巴彦县。
委托代理人秦磊,黑龙江秦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平路66-4号04商服。
负责人卢容梅,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宋立铭,户籍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现住哈尔滨市南岗区。
委托代理人郭意,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营运部负责人,现住哈尔滨市南岗区。
原告杜继杰与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原告杜继杰于2015年8月2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5年8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秦磊、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宋立铭、郭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年8月12日,原告的丈夫孟祥革购买了人身意外伤害险两张,总赔偿额为人民币10万元,孟祥革于2015年1月20日从床上坠落导致死亡,被告拒绝理赔,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被告依保险合同赔偿保险金100000元。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未提交答辩状,但其代理人在庭审中辩称:一、原告诉称被保险人孟祥革于2014年8月2日购买两份意外伤害保险,与事实不符,经公司核对,孟祥革在公司一共投保三份保险合同,分别是2013年5月28日生效的《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保险期间为一年,保额为5万,保险责任为以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导致的身故、伤残及医疗费用,该保险合同于2014年5月27日终止;2013年5月29日生效的《金佑人生终身寿险》,保险期限为终身,保额16万,保险责任为身故、重大疾病等,该保险合同已经理赔;2014年12月12日生效的《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保险期间为一年,保额为5万,保险责任为以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导致的身故、伤残及医疗费用,该保险合同因被保险人身故原因不属于理赔范围拒赔。原告诉称孟祥革2014年8月2日购买两份意外伤害保险与事实不符。二、被保险人孟祥革2015年1月3日因肝硬化、门脉高压、肝腹水等住院治疗,2015年1月20日身故,死亡原因为肝硬化、门脉高压、腹水等,属于因疾病导致身故。其投保的《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保险责任约定:“若被保险人自意外伤害发生之日起180日内以该次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身故,本公司按该被保险人对应的意外伤害保险金额给付身故保险金。”因此,被保险人孟祥革身故不属于《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保险责任范围,保险公司拒赔理由充分,符合保险合同约定。综上,原告杜继杰所诉无事实依据,为无理诉求。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杜继杰的各项诉讼请求。
在本院开庭审理过程中,原告杜继杰、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为证明各自诉辩主张的事实成立,举示了证据并发表了质证意见。
原告杜继杰举示证据情况如下:
证据一、幸福无忧保险卡两张及随卡说明手册两份,证明2014年8月12日孟祥革在被告处购买两份保险。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杜继杰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问题有异议,并提出:幸福无忧卡属于激活式卡单,在客户购买卡单以后,根据客户的需求,通过电话或网络方式激活后保险责任开始,具体的保单信息可以通过公司网站查询,这两份无忧卡×××是2013年5月28日激活生效的,另一份×××是2014年12月12日激活生效的,根据附卡说明手册明确约定,本保险保险期间为一年,自本公司同意承保收取保险费并自保险单激活后次日零时起,因此,卡号为65916的无忧卡保险期间至2014年5月27日终止,卡号为65913的无忧卡保险期间至2015年12月11日终止,孟祥革身故日期为2015年1月20日,只有卡号为65913的无忧卡仍然有效。
本院确认:因被告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证据一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其证明问题应结合相关证据予以确认。
证据二、孟祥革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火化证、户籍注销证明(质证原件,提交复印件),证明被告孟祥革已死亡。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杜继杰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二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
本院确认:因被告对证据二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采纳。
证据三、婚姻登记记录证明(质证原件,提交复印件),证明原告是孟祥革的配偶。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杜继杰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三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
本院确认:因被告对证据三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采纳。
证据四、孟祥革住院病案13页,证明孟祥革的死亡原因是因为坠床导致失血性休克,属意外死亡。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杜继杰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问题有异议,并提出:第一,该病案证明孟祥革在2015年1月3日因肝硬化、门脉高压、腹水,上呼吸道出血、休克等原因住院治疗,在病案的死亡记录中,死亡诊断及死亡原因处明确标注为1、肝硬化、2、门脉高压、3、腹水、4、上消化道出血、5、休克,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孟祥革入院时已经出现了门脉高压、腹水、上消化道出血、休克等症状,死亡诊断与以上症状一致,属于因肝硬化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导致死亡。在死亡病例讨论记录中也明确记录了其死亡过程:“因其夜间突然坠落床下,而后病情突然加重,出现休克,考虑是内脏破裂,出血所致”,可以看出,孟祥革身故前虽然有坠床的情况,但真正导致其死亡的原因是病情突然加重而不是意外伤害所致,诉争保险合同为意外伤害保险,其身故理赔责任为以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导致的身故,可以看出孟祥革的身故与保险责任不符,不属于保险合同理赔范围。
本院确认:因被告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其证明问题应结合相关证据予以确认。
证据五、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2015年1月21日出具的诊断书一份,证明孟祥革的死亡原因是失血性休克死亡,不是死亡于肝硬化突然加重。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杜继杰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五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问题有异议,并提出:住院诊断只是医生判断病人病情的材料,不能作为确认其死亡原因的证明材料;该诊断的开具人是巴彦二院徐键,而孟祥革的病列中显示其主治医师是张秀峰,而诊断书应该是由其主治医师开具,在被告调取巴彦县二院病例材料时,有一份张秀峰开具的诊断书,诊断为肝硬化死亡,一个死亡事件,出现了不同人开具的结论完全不一致的多份诊断,因此该份诊断证明效力值得怀疑。
本院确认:因被告对证据五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其证明问题应结合相关证据予以确认。
证据六、高丽红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孟祥革坠床、抢救及死亡经过。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杜继杰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六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有异议,并提出:单从证明上看,无法证明高丽红的职业是否具备判断病人死亡原因的能力,证明中高丽红打开房门进去后看到的是孟祥革摔在地上,也与事实不符,正常情况下,他只能看到孟祥革倒在地上的状态以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法证明孟祥革是摔死的,因此该证明不具备证明效力。
本院确认:因原告所提交的该证据属于证人证言,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无正当理由未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因此,该证据的证明力应结合相关证据予以确认。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举示证据情况如下:
证据一、电脑截图的孟祥革投保的保险合同及生效日期一张,拟证明孟祥革一共投保了三份保险合同,一份意外伤害保障计划,生效日期为2013年5月28日,一份金佑人生终身寿险,生效日期为2013年5月29日,另一份意外伤害保障计划,生效日期为2014年12月12日,与原告方诉称其2014年8月投保两份意外伤害保险不符。
原告杜继杰对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可能是原告本人记错了。
本院确认:因原告对证据一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采纳。
证据二、幸福无忧卡随卡说明手册复印件一份,证明本保险的保险期间为一年,自保险公司承保收取保费并自保险单激活后次日零时起至终止日24时止,本保险的身故或伤残保险金额为5万元,保险责任明确约定若被保险人自意外伤害发生之日起180日内以该次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身故,本公司按该被保险人对应的意外伤害保险金额给付身故保险金。
原告杜继杰对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
本院确认:因原告对证据二的真实性和证明问题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采纳。
证据三、孟祥革户籍注销证明复印件一份,死亡证明推断书复印件一份,病案号19919住院病历首页及出院记录复印件一份,病案号0005582住院病历一份,证明孟祥革死亡原因为疾病,在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中注明的死亡原因为休克,休克可能由于意外伤害导致,也可能由于疾病导致。在孟祥革户籍注销证明中,注销原因处标注为各种疾病死亡,病案号19919的住院病历显示孟祥革2014年4月8日至9月15日因肝硬化失代偿期、腹水形成、上呼吸道出血等原因住院治疗上160天,出院记录中显示为好转。病案号0005582号的住院病历显示孟祥革2015年1月3日因肝硬化、门脉高压、腹水、上呼吸道出血、休克等原因住院治疗,死亡记录中死亡诊断及死亡原因与住院原因一致,以上证据可以看出孟祥革的身故原因为肝硬化而不是意外伤害。
原告杜继杰对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问题有异议,并提出,医学诊断证明中死亡原因是休克,而不是肝硬化疾病导致死亡,户籍注销证明是派出所人员书写,不能作为死亡原因的证据,病案19919证明孟祥革有肝硬化疾病,但已好转出院,2014年4月8日住院,孟祥革死亡的时间为2015年1月20日,可以证明有肝硬化不等于马上死亡,也不一定死亡。0005582号病历,清楚的证明孟祥革于2015年1月3日住院,入院后给予一般式治病,患者病情逐渐稳定,无呕血及黑便,腹胀减轻,可见孟祥革的病情已好转,无内脏出血现象。2015年1月20日22时40分患者突然意外坠床,随之出现腹胀,血压下降,呼吸喘憋,腹部明显膨隆,约十分钟后,患者突然出具呼吸困难,呈现下颌式呼吸,意识不清,于2015年1月20日23时10分患者呼吸停止,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可见患者的肝硬化等自然疾病经治疗已经好转,患者死亡的原因是因为坠床导致内脏出血休克死亡,属于意外死亡,不是被告所说的死亡肝硬化等自然疾病,我咨询医生,死亡记录中死亡诊断及死亡原因一项为什么有肝硬化,门脉高压、腹水、上消化道出血等字样,医生说这是医生习惯,就把自然疾病写上了,并不是死亡的真正原因,死亡原因以诊断为准,该患者的经治医生是徐键,抢救的医生也是徐键,所以徐键给出了诊断书。
本院确认:因原告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其证明问题应结合其他证据予以确认。
证据四、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张秀峰出具的诊断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孟祥革死亡原因是肝硬化。
原告杜继杰对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并提出,因该证据系复印件,张秀峰2015年1月20日不是值班医生,也不是当时抢救的医生,他并不知道死亡原因,并且死亡时间是2015年1月20日晚23时10分,当时不可能开具诊断书。
本院确认:该证据为复印件,被告未提供原件进行质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无法与原件、原物核对的复印件、复制品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而双方提交法院的病历材料中均无孟祥革系因肝硬化死亡的诊断,故本院对证据四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对该证据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杜继杰与孟祥革系夫妻关系,孟祥革在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处共购买了三份保险,其中一份为金佑人生终生寿险(分红型),保单号为050081301367657,保险期间自2013年5月29日开始;第二份保险为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保单号为HAE131AA0605C55,保险期间为一年,自原告激活后次日2013年5月28日开始,至2014年5月27日止;第三份保险为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保单号为HAE141AA0612DDF,保险期间为一年,自原告激活后次日2014年12月12日开始,至2015年12月11日止。孟祥革在被告处所购买的两份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的随卡说明手册中注明:该两份保险的身故受益人为被保险人的法定继承人,保险责任为被保险人自意外伤害发生之日起180日内以该次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身故,保险公司按该被保险人对应的意外伤害保险金额给付身故保险金,意外身故或伤残的保险金额为50000元。
孟祥革有既往肝硬化病史。2015年1月3日,孟祥革因出现肝硬化疾病的呕吐症状,到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入院治疗,住院期间,孟祥革在2015年1月20日晚22时40分突然意外坠床,随之出现腹胀、血压下降、呼吸喘憋、腹部明显膨隆等现象,2015年1月20日晚23时10分,孟祥革的呼吸心跳停止、意识丧失,经抢救无效死亡。
孟祥革死亡后,其住院期间的住院医师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内科医生徐健于2015年1月21日出具诊断书中载明:“孟祥革,男,47岁,工人,失血性休克临床死亡”。孟祥革死亡记录中所载明孟祥革的入院情况为:因“呕吐咖啡色物2次,约300毫升”入院;治疗经过为:入院后给予一般治疗,改善肝脏功能,降低门脉压力,应用利尿剂,止血,对症及预防并发症等治疗,患者病情逐渐稳定,无呕血及黑便,腹胀减轻;死亡前病情变化及抢救经过为:于2015-01-2022:40患者突然意外坠床,随之出现腹胀,血压下降,呼吸喘憋,腹部明显膨隆…于2015-1-2023:10患者呼吸心跳停止,意识丧失,大动脉波动消失,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孟祥革病案号为0005582死亡病历讨论记录中讨论意见处,徐建住院医师汇报病历后,高丽英主治医师:“本例患者47岁男性,既往肝硬化病史半年,因呕吐咖啡色物2次,约300毫升入院。诊断明确。经治疗病情好转,无呕血及黑便,腹胀减轻。但患者夜间突然坠床,随之出现腹胀,血压下降,腹部明显膨隆。考虑可能为内脏或血管突然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导致死亡。”张秀峰副主任医师:“同意以上各位医师的发言。该患入院诊断明确,治疗得当。但因其夜间突然坠落床下,而后病情突然加重,出现休克。考虑是内脏破裂出血所致。由于患者病情加重到死亡只有半小时时间,没有时间行腹部彩超等检查,所以没有进一步明确诊断。”
孟祥革去世后,原告向被告申请理赔,要求被告对其丈夫孟祥革购买的三份保险进行理赔。其中,保单号为050081301367657的金佑人生终生寿险(分红型),被告已经向原告进行了理赔;但被告以被保险人孟祥革身故不属于幸福无忧卡的保险责任范围为由,对另外两份保单号分别为HAE131AA0605C55和HAE141AA0612DDF的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拒绝理赔。
审理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因“幸福无忧卡”的保险期间为一年,自激活次日开始,而孟祥革死亡的事实发生在2015年1月20日,不在保单号为HAE131AA0605C55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的保险期间内,原告起诉时记错了,故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赔偿五万元保险金。
本院认为,原告的丈夫孟祥革在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购买的保险卡,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双方形成了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依法应予保护,综合分析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举示的证据及发表的质证意见和查明的案件事实,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原告杜继杰的丈夫孟祥革的死亡原因是意外还是疾病,被告是否应当因孟祥革坠床导致死亡而对原告进行理赔。辞海中对“意外伤害”的解释为: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使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被告向法院提供的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条款中对“意外伤害”的解释为: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的伤害。本案中,根据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书、死亡记录、死亡病历讨论记录中所记载的内容:“患者47岁男性,既往肝硬化病史半年,因呕吐咖啡色物2次,约300毫升入院。诊断明确。经治疗病情好转,无呕血及黑便,腹胀减轻。但患者夜间突然坠床,随之出现腹胀,血压下降,腹部明显膨隆。考虑可能为内脏或血管突然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导致死亡。”据此可认定,突然坠床是导致原告丈夫孟祥革死亡的重要因素,孟祥革的死亡原因系“意外伤害”死亡,符合辞海及被告公司保险条款中对“意外伤害”所作的解释。根据孟祥革向被告购买的个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幸福无忧卡”随卡说明手册中所注明的保险责任:“被保险人自意外伤害发生之日起180日内以该次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身故,本公司按该被保险人对应的意外伤害保险金额给付身故保险金。”孟祥革于2015年1月20日夜间突然坠床,经抢救无效死亡,符合其向被告购买的幸福无忧卡中“自意外伤害发生之日起180日内以该次意外伤害为直接原因身故”的保险责任。原告杜继杰作为孟祥革的法定继承人,依据孟祥革在被告处购买的无忧保险卡和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书、死亡记录、死亡病历讨论记录,要求被告承担保险理赔责任,赔偿原告保险金5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应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杜继杰保险金50000元。
案件受理费1050元(原告已预交2300元),由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承担。
如果被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齐海滨
代理审判员  马 晨
人民陪审员  张慧杰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翠丽
附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条:保险合同是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保险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投保人是指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负有支付保险费义务的人。保险人是指与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保险公司。
第十二条: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应当具有保险利益。被保险人是指其财产或者人身受保险合同保障,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第二十三条: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达成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合同对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