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与浙江义乌协成进出口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0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金商终字第278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义乌市城西街道西毛店村。
法定代表人:何江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盛卫,浙江望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义乌协成进出口有限公司,住所地:义乌市稠江经济开发区三期。
法定代表人:程平,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厚田、骆艳,浙江稠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烨康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浙江义乌协成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2015)金义商初字第44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1月15日至2013年9月21日,烨康公司作为销货单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43张,发票中注明购货单位为协成公司,发票总金额为3511133.5元。2010年3月20日,双方签订订购合同一份,约定由烨康公司向协成公司提供口杯共计货款166400元,双方对颜色、包装、数量、单价、质量标准、交货日期等作了约定。2012年6月15日,烨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医用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国稳健公司)达成协议一份,内容主要为因发生影响健康安全和使用功能质量问题,烨康公司通过义乌市捷康医疗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康公司)销售给美国稳健公司的医用塑料杯,三方协议按两种可能方法处理:一是烨康公司做三个40尺高柜的正常产品与美国稳健公司换三个柜的问题产品,公司的三个货柜质量问题杯子购回,所有费用由烨康公司承担。烨康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江丰在协议书上签字。另,捷康公司于2002年9月5日成立。协成公司于2007年8月27日成立。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相同。
2015年7月14日,烨康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协成公司支付货款595621元,及迟延履行违约金(从起诉之日开始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协成公司原审中答辩称:我公司系外贸企业,烨康公司与我公司自2008年底至2013年9月存在业务往来,交易额约350万元。起初烨康公司通过捷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公司发生业务往来,后为了进出口贸易的方便,注册成立了我公司,专门从事代理进出口业务。实际先由烨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公司的谢明谈妥,后美国稳健公司交由我公司向烨康公司下单,货到美国验收后,由烨康公司向美国稳健公司开具发票,我公司代付货款。起初我公司不收钱,后只收美国稳健公司2000元一个柜,增值税发票的退费全部给美国稳健公司了。我公司以自身名义退税,所退税款全部由美国稳健公司领取。我公司代美国稳健公司支付烨康公司塑料杯货款共2915512.5元,货款已付清。本案纠纷产生的原因在于烨康公司的产品不符合美国医用产品标准。2009年至2013年间所有有质量问题的产品累计3个货柜,涉案货款即这三个柜的货款。何江丰与谢明多次协商未果,美国稳健公司未支付货款。综上,请求驳回烨康公司的诉请。
烨康公司庭审中补充陈述称,烨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公司无任何业务往来。协成公司称不收取任何费用、不赚取差价与实际不符。烨康公司通过捷康公司的程平即协成公司法定代表人结识美国稳健公司谢明。烨康公司与捷康公司、美国稳健公司无业务往来。对捷康公司的全称及法定代表人不清楚。协成公司提供的协议书是程平给何江丰的,何江丰签了名注明了日期。协议书最上面还有一行字,内容为补助5万元。第一次订购时,谢明由协成公司带至烨康公司验货。增值税发票金额共300多万元,协成公司已支付2915512.5元,累积尚欠595621元。欠款除协成公司陈述的3个货柜款项外,还有一些零碎欠款。
原审法院认为,协成公司提出本案货物实际由烨康公司通过其销售给美国稳健公司,其非适格被告。烨康公司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否认与捷康公司、美国稳健公司存在业务往来,但根据其法定代表人签字认可的协议书,烨康公司确曾通过捷康公司向美国稳健公司销售塑料杯,因此,烨康公司的陈述与事实不符,且双方均认可本案欠款主要为累计三个货柜货物的款项,与协议书中的内容相符,又因协成公司与捷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相同,捷康公司成立在先,可以认定协成公司关于本案业务往来的陈述属实。综上,本案纠纷主体实际为烨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公司,与协成公司无关,烨康公司对协成公司提出相关的诉请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878元,由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负担。
烨康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烨康公司未与协成公司发生买卖关系,严重违背客观事实。1、从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明确载明签订方为烨康公司与协成公司;2、所有款项均由协成公司支付;3、所有发票中载明的购货方均为协成公司且已被抵扣;4、烨康公司从未与美国稳健公司签订过任何合同;5、2012年6月15日,协议之后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中仍约定“按双方2012年6月15日所签订的协议换货”。二、2015年6月15日的协议系对质量问题产品处理作出约定,且由协成公司提供。烨康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字仅是对处理方式予以认可。且从内容看“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通过义乌市捷康医疗用品有限公司销售给美国稳健公司的医疗用塑料杯……”从这描述来看,也无法得出烨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公司直接发生业务的结论,因为事实上烨康公司将产品销售给协成公司,协成公司与捷康公司系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协成公司又将产品销售给美国稳健公司。故称通过协成公司销售给美国稳健公司并无不妥。况且该协议由协成公司提供,烨康公司法定代表人并非语法专家,未留意措辞也属正常,并不能就此推定烨康公司直接与稳健公司发生业务往来。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协成公司二审中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并不存在违背客观事实等类似情况,本案焦点是作为被上诉人协成公司与上诉人发生业务往来的情况。作为协成公司来说是受美国稳健公司的委托,以代理人的身份与烨康公司签订的协议,双方争议的焦点就是三个质量不符合要求的货柜产品的货款。这部分货款由烨康公司与美国稳健公司在2012年6月15日形成了书面处置方式,这个书面的处理方式是调换产品或退货,后来这个协议的执行情况没有跟进,这是产生本案的基本情况。协成公司认为,在代理与烨康公司签订协议以及履行合同过程中,协成公司已经履行了应该尽的义务,也就是把美国稳健公司转付给上诉人的货款已全部付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烨康公司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1、2013年7月24日订货合同一份(传真件),证明程平以协成公司名义与烨康公司签订合同,协成公司系合同相对方。
2、2012年8月22日订货合同一份(传真件),证明协成公司与烨康公司约定按双方2012年6月15日所签的协议换货,协成公司系合同相对方。
3、授权书一份(传真件),证明协成公司将商标授权给烨康公司,协成公司系合同相对方。
4、2012年6月15日协议一份,证明程平承诺换货之后给烨康公司5万元补助。
协成公司认为:1、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因为业务往来是持续到2013年9月份。2、据我们了解,货并没有换过,程平也没有签字过,我们总的有400多万元的业务往来,不能证明货已经换过。3、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4、这份证据我们在一审时提供过,协议上并没有“补助”的内容。
本院经审查认为,证据1并不能证明协成公司不是作为美国稳健公司的受托人向烨康公司购买货物,结合2012年6月15日何江丰与谢明签订的协议,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可。证据2上没有协成公司的公章或代表的签字,不能证明协成公司系合同相对方,也不能证明协议涉及的货物已经退换。证据3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证据4上没有程平的签字,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和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烨康公司主张协成公司拖欠其货款595621元,但烨康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该事实,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756元,由上诉人义乌市烨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建旭
代理审判员  李 茜
代理审判员  虞 行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
代书 记员  范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