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孙发与顾乔和、王宪跃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804民初2851号
原告:孙发,男,1988年2月16日出生,汉族,住淮安市淮阴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善刚,江苏穿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顾乔和,男,1983年8月10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
被告:王宪跃,男,1973年5月13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蒙蒙,江苏华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连云港市苍梧路1号。
负责人:杨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一珠,江苏君萃律师事务所。
原告孙发诉被告顾乔和、被告王宪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5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因案情需要依法变更为普通程序审理,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善刚,被告王宪跃委托诉讼代理人马蒙蒙,被告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一珠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顾乔和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孙发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177395.08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6年3月22日5时54分左右,顾乔和驾驶苏G×××××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苏G×××××号重型普通半挂车运载热轧卷板沿淮阴区纬五路由西向东行驶至袁集乡干庄村孙庄孙某某家门前时,将步行的孙发撞伤。事故发生后顾乔和指使他人将事故车辆开离现场,并指使侍某某驾驶苏G×××××号轻型普通货车到事故现场冒名顶替。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至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经交警部门认定,顾乔和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因赔偿协商无果,故提起诉讼。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1、对事故责任认定及事实无异议,肇事车辆在我司投保交强险,不认可误工费,不承担诉讼费和鉴定费;2、肇事司机有逃逸顶包行为,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超出交强险范围不承担责任。
被告王宪跃辩称:1、被告顾乔和没有逃逸行为,当时只是临时找人过来处理事故;2、原告系精神残疾,不存在误工费;3、原告的医疗费应扣除10%的非医保用药;4、被告王宪跃与顾乔和是合伙关系;5被告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100万元,投保不计免赔,应当由保险公司赔偿损失,被告不承担任何赔偿。
被告顾乔和未作答辩。
本案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3月22日5时54分左右,顾乔和驾驶苏G×××××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苏G×××××号重型普通半挂车运载热轧卷板沿淮阴区纬五路由西向东行驶至袁集乡干庄村孙庄孙某某家门前时,将步行的孙发撞伤。事故发生后顾乔和指使他人将事故车辆开离现场,并指使侍某某驾驶苏G×××××号轻型普通货车到事故现场冒名顶替。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至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经交警部门认定,顾乔和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
苏G×××××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系王宪跃所有。顾乔和持有A2型机动车驾驶证。王宪跃主张其与顾乔和合伙经营车辆,但未举证证明。该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1000000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保险合同中明确约定有事故发生后,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等内容。
原告受伤后于3月23日入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月29日出院,花住院费1087.67元,当日入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分院住院治疗,4月19日出院,花住院费29044.97元。期间还花费门诊费用1239.41元,合计31372.05元。
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淮安市某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6月16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1、孙发因交通事故构成十级伤残;2、误工期限300日、营养期限180日、护理期限150日。原告支出鉴定费用1560元。
本案主要争议及认定:1、原告提供其所在村淮安市淮阴区袁集乡干庄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原告随母亲和哥哥共同生活,家中土地很少,不以农业生产为主要生活来源。被告不予认可,但未提供反驳证据,本院认定原告残疾赔偿金可参照城镇标准计算。2、被告王宪跃主张医疗费部分按照10%的比例扣除非医保部分,既未举证证明本案医疗费用中有非医保用药的事实,也未举证证明非医保用药按医保范围内同类费用核减的费用,故该主张依法不予采纳。3、被告王宪跃认为被告顾乔和没有逃逸行为,当时只是临时找人过来处理事故,无事实依据,该抗辩依法不予采纳。
根据原告举证、被告质证,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原告各项损失认定如下:
一、医疗费31372.05元;
二、住院伙食补助费1080元(27天×40元/天);
三、营养费5400元(180天×30元/天);
四、护理费15000元(150天×100元/天);
五、误工费,因原告系精神残疾,且自认其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故该费用依法不予支持;
六、残疾赔偿金80304元(40152元/年×20年×0.1);
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酌定);
八、交通费500元(酌定);
以上合计138656.05元。
本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同时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本案中,事故车辆苏G×××××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0000元,投保不计免赔,故保险公司应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110804元。超出交强险部分27852.05元,因事故发生后顾乔和逃逸,负事故全部责任,依据合同约定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负责赔偿,故王宪跃抗辩不承担责任的主张依法不予采纳。被告王宪跃主张其与顾乔和是合伙关系,但未提供证据证实,故应由王宪跃承担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孙发各项损失计110804元;
二、被告王宪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孙发各项损失计27852.05元;
三、驳回原告孙发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48元,减半收取1924元,鉴定费1560元,合计3484元,由原告孙发负担388元,由被告王宪跃负担1548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负担154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收款人: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淮安城中支行,账号:62×××18)。
审判员  陈国君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周 媛
附:相关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1、《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3、《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4、《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5、《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三条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机动车不明或者该机动车未参加强制保险,需要支付被侵权人人身伤亡的抢救、丧葬等费用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后,其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6、《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