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邱伙春与郁南县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纠纷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2-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4)云中法行终字第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邱伙春,男,汉族,1929年9月20日出生,住郁南县。
委托代理人:邱智荣,系上诉人邱伙春的儿子。
委托代理人:余其平,广东余黎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郁南县公安局。住所地:郁南县。
负责人:赖锦荣。
委托代理人:唐品贤,郁南县公安局法制室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周文科,郁南县公安局连滩派出所教导员。
原审第三人:邱伟雄,男,汉族,1952年6月10日出生,现住郁南县。
上诉人邱伙春因与被上诉人郁南县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纠纷一案,不服郁南县人民法院(2014)云郁法行初字第1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邱伙春的委托代理人邱智荣、余其平,被上诉人郁南县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唐品贤、周文科,原审第三人邱伟雄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邱伙春与何小梅系翁媳关系,何小梅与邱伟雄均是郁南县某某村村民,双方因A地权属问题产生矛盾引起纠纷。2013年6月11日9时许,邱伟雄、黎金群夫妇和女儿丘肖容及黄卓明、朱展焕等建筑工人来到A地上砌围墙,邱伙春和何小梅得知后来到现场,何小梅、邱伙春与邱伟雄发生口角,何小梅、邱伙春分别用各自手中的锄头、扶手棍推倒围墙,邱伟雄用胶桶和胶壳装尿水泼向何小梅、邱伙春,何小梅用锄头、邱伙春用扶手棍殴打邱伟雄致邱伟雄头部受伤流血。2013年6月11日9时33分,丘肖容向110报警要求处理。郁南县公安局接报后出警进行处置,公安民警传唤案件当事人进行询问,对现场进行勘查,向知情人调查取证。2013年7月2日,郁南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郁公(司)法(鉴)字(2013)25号《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邱伟雄的人体损伤程度属轻微伤。2013年7月10日,郁南县公安局对邱伟雄被殴打案延长办案期限。连滩派出所民警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因何小梅、邱伙春没有到场,无法进行调解。作出行政处罚前,公安民警告知邱伙春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并告知其有陈述、申辩的权利。2014年1月20日,郁南县公安局作出郁公行罚决字(2014)00110号行政处罚决定,对邱伙春殴打邱伟雄致轻微伤处以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因邱伙春属于70周岁以上的老人,对其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同时对邱伙春用于殴打他人的作案工具扶手棍一条予以收缴,并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2014年2月10日,邱伙春缴交罚款500元。邱伙春不服,于2014年3月20日向云浮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2014年5月12日,云浮市公安局作出云公复决字(2014)00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郁南县公安局作出的郁公行罚决字(2014)00110号行政处罚决定,并于2014年5月22日送达该复议决定书给邱伙春。邱伙春仍不服,遂于2014年6月6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公安行政处罚决定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规定:“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国务院公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根据上述的规定,郁南县公安局对邱伙春殴打他人行为作出处罚属其职权范围。郁南县公安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前已按法定程序履行了相关告知义务,程序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办理治安案件所查获的毒品、淫秽物品等违禁品,赌具、赌资,吸食、注射毒品的用具以及直接用于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本人所有的工具,应当收缴,按照规定处理。”第四十三条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二)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六十周岁以上的人的;……。”本案中,郁南县公安局在接到报警后,依照法律赋予的行政职权对案件进行调查取证后,认定邱伙春用扶手棍殴打邱伟雄致轻微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第二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对邱伙春殴打他人的行为处以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对邱伙春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以及对邱伙春用于殴打他人的工具扶手棍一条予以收缴并无不当。虽然郁南县公安局受理案件后到2014年1月20日才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存在办案时间过长瑕疵,但该瑕疵并未对邱伙春的权利限制或剥夺。因此,对邱伙春认为郁南县公安局超过办案期限作出行政处罚违反法定程序的主张,原审法院不予采纳。综上,邱伙春请求撤销郁公行罚决字(2014)00110号行政处罚决定,退回收缴扶手棍一条和罚款500元以及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0元并公开道歉的诉讼请求,理据不成立,原审法院依法予以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邱伙春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邱伙春负担。
上诉人邱伙春不服原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郁南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1、邱伟雄建房的土地是何小梅依法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已耕种了30多年的责任田,故邱伙春、何小梅才到本人的耕地用扶手棍、锄头拆邱伟雄抢建的围墙以维权,邱伟雄泼尿侮辱邱伙春、何小梅并弄伤自己头皮报警来诬赖邱伙春与何小梅。2、郁南县公安局查明邱伙春用扶手棍、何小梅用锄头殴打邱伟雄致邱伟雄头部受伤流血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但原审法院却认定上述事实,实属错误。郁南县公安局的一审证据19至证据23证实了邱伙春没有打到邱伟雄头部的事实。邱伟雄所受的伤是其所请的工人、其侄子等人拉动邱伟雄身体导致其头部撞向摩托车脚架造成的。3、原审法院确认郁南县公安局称连滩派出所民警曾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因何小梅与邱伙春未到场而调解不成是错误的,郁南县公安局进行调解的事实是捏造的。(二)郁南县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违法。1、郁南县公安局一审证据17对邱伙春的询问笔录是造假的,没有邱伙春签字的《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而且在询问时是没有将《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给邱伙春阅读的。2、郁南县公安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没有依法履行相关告知义务,没有将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告知过邱伙春。3、本案不属重大复杂的治安案件,郁南县公安局自2013年6月11日受理至2014年1月20日作出处罚决定超过办案期限。虽然其曾于2013年7月10日延长办案期限30日,但未经其上一级行政机关即云浮市公安局批准应属违法。二、原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审理时间很短,没有进行被上诉人举证,庭审质证环节,程序违法。原审法院庭审前没有进行证据交换程序。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郁南县公安局对邱伙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判;2、判决撤销郁南县公安局作出的郁公行罚决字(2014)001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判令郁南县公安局退回其收缴的扶手棍一条和罚款500元;判令郁南县公安局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给邱伙春,并为邱伙春的名誉权损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公开赔礼道歉。3、判令由郁南县公安局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郁南县公安局辩称:被上诉人郁南县公安局作出的郁公行罚决字(2014)001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办案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罚恰当。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由邱伙春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第三人邱伟雄述称:郁南县公安局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邱伙春上诉状所述均不是事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由邱伙春负担。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上诉人邱伙春在一审起诉时的诉讼请求是:1、判决撤销郁南县公安局2014年1月20日作出“对邱伙春作出处10日行政拘留,并处500元罚款。对邱伙春的行政拘留处罚不执行拘留”的郁公行罚决字(2014)第001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退回收缴扶手棍一条和罚款500元。2、判令郁南县公安局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在本案二审庭审过程中,邱伟雄认为其女儿名叫“邱肖容”,郁南县公安局及原审法院误将其女儿姓名写为“丘肖容”。
本院认为:本案系治安行政处罚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及第七条第一款:“国务院公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的规定,郁南县公安局享有对邱伙春殴打他人的行为进行处罚的职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二)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六十周岁以上的人的;……。”在本案中,郁南县公安局在接到报警后,对案件进行了调查取证,认定邱伙春与何小梅殴打邱伟雄致轻微伤,对邱伙春作出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办理治安案件所查获的毒品、淫秽物品等违禁品,赌具、赌资,吸食、注射毒品的用具以及直接用于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本人所有的工具,应当收缴,按照规定处理。”根据上述法律规定,郁南县公安局对邱伙春用于殴打邱伟雄所使用的工具扶手棍一条予以收缴并无不当。此外,郁南县公安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前已按法定程序履行了相关告知义务,程序合法。因此,原审法院认为邱伙春的诉讼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正确。
关于邱伙春上诉认为邱伟雄所受的伤是因其被他人拉动时撞到摩托车脚架所造成的问题。由于邱伙春所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邱伟雄所受的伤是因其被他人拉动时撞到摩托车脚架所造成的,故对于邱伙春的这一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邱伙春认为郁南县公安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未将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告知过邱伙春的问题。郁南县公安局一审提交的《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载明郁南县公安局已将其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告知邱伙春,邱伙春亦表示其不提出陈述和申辩。该笔录有邱伙春本人的签名确认。因此,对于邱伙春的上述主张,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邱伙春上诉认为郁南县公安局处理案件超期的问题。虽然郁南县公安局受理案件后至2014年1月20日才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存在办案时间过长的瑕疵,但该瑕疵并未对邱伙春的权利限制或剥夺。因此,对邱伙春认为郁南县公安局超过办案期限作出行政处罚违反法定程序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上诉人邱伙春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邱伙春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黄海燕
审 判 员  陆汉容
代理审判员  李婉婉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陈辉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