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唐阳春与江门市卡罗照明灯饰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江中法民四终字第3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门市卡罗照明灯饰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江门市。
法定代表人:覃金凤(现名覃煜迩)。
上诉人(原审原告):唐阳春,住湖南省祁阳县。
委托代理人:郑家雄,广东法道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门市卡罗照明灯饰有限公司(下称卡罗公司)因与上诉人唐阳春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均不服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2014)江海法民一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唐阳春的诉讼请求是:1、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拖欠的工资6862.07元,后变更为6496元;2、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加班费5103.45元;3、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3116.38元和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的额外1个月的工资6232.76元。
原审法院查明:唐阳春于2013年5月25日入职卡罗公司担任会计,双方签订了一份期限从2013年7月5日至2016年7月5日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唐阳春的试用期是2013年7月5日至2013年10月5日,每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8小时,月正常工作时间工资为1130元。唐阳春在2013年7月24日离职,卡罗公司要求唐阳春在离职前完成工作交接手续,之后双方就是否完成工作交接产生分歧,卡罗公司因而未支付2013年6、7月份的工资。唐阳春在2013年5月已领取工资500元,在同年6月份实发的工资为3435元,在同年7月份实发的工资加上5月份补发的工资为3061元,故唐阳春应领取而卡罗公司未支付给唐阳春的工资共为6496元。唐阳春在2013年5月出勤7日,其中有2日为休息日加班;在2013年6月出勤26日,其中有6日休息日加班;在2013年7月出勤20日,其中有5日为休息日加班。唐阳春以卡罗公司未支付其工资等为由向江门市江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1、2013年5月25日至7月23日未支付的工资6862.07元;2、2013年5月25日至7月23日12天的休息日加班工资、2013年7月17日至23日的延时加班工资共5103.45元;3、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3116.38元;4、未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关系额外1个月工资6232.76元。该仲裁委员会于2013年12月4日作出江海劳人仲案字(2013)57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被申请人江门市卡罗照明灯饰有限公司在裁决生效后五日内向申请人唐阳春一次性支付2013年6、7月份的全部工资共3512.2元;二、驳回申请人唐阳春的其他诉求”。唐阳春不服该裁决,遂诉至法院。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涉及唐阳春、卡罗公司间劳动合同纠纷的法律关系。双方均应诚实信用地履行法律法规及合同约定的义务。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问题逐一分析如下:
一、关于唐阳春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和卡罗公司拖欠唐阳春工资的数额问题。
唐阳春提交的工资核算表及工资条已送达给卡罗公司,但卡罗公司既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也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提供反驳证据的权利,而且从工资单及工资核算表反映的情况看,与双方所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每月1130元并无矛盾。故原审法院采信唐阳春提交的工资条及工资核算表的真实性,唐阳春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为每月1130元。故卡罗公司应按工资核算表上反映的唐阳春在2013年6月和7月的工资支付给唐阳春,即卡罗公司拖欠唐阳春的工资总额为6496元。
二、关于唐阳春的加班工资的数额问题。
唐阳春在2013年5月有2日为休息日加班;在2013年6月有6日休息日加班;在2013年7月有5日为休息日加班。至于唐阳春认为其在2013年7月17日至23日每天晚上加班4小时交接工作的说法,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唐阳春自2013年5月25日至2013年7月23日,休息日加班共13日。根据劳某发(2008)3号《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月计薪天数为21.75天,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的规定,休息日加班,给予200%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再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二十八条“劳动者加班工资计算基数为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奖金、津贴、补贴等项目不属于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从其约定。但约定的正常工作时间工资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除外”的规定,故唐阳春在卡罗公司处工作期间,休息日总加班费为1350.80元(1130÷21.75×200%×13=1350.80)。
三、关于唐阳春的离职原因和卡罗公司应否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其金额多少的问题。
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如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第29条“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均无法证明劳动者的离职原因,可视为用人单位提出且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规定,本案唐阳春与卡罗公司均无法证明唐阳春的离职原因,故视为双方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卡罗公司应支付经济补偿金给唐阳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的规定,唐阳春在卡罗公司工作了2个月,卡罗公司应支付半个月的经济补偿金给唐阳春。唐阳春在卡罗公司工作的两个月的总工资为8346.80元(6496+500+1350.8=8346.80),其月平均值为4173.40元(8346.8÷2=4173.4),其半个月的平均工资则为2086.70元(4173.40÷2=2086.7)。
四、关于卡罗公司应否支付唐阳春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的额外一个月工资的问题。
由上面第三点的分析可知,双方劳动合同的解除是视为双方协商一致解除,故唐阳春请求卡罗公司支付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的额外一个月工资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唐阳春诉请卡罗公司支付拖欠的工资,原审法院仅支持6496元;诉请卡罗公司支付加班费,原审法院仅支持1350.40元;诉请卡罗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原审法院仅支持2086.70元;诉请卡罗公司支付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的额外一个月工资没有事实根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和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江门市卡罗照明灯饰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支付工资6496元、加班费1350.80元、经济补偿金2086.70元给唐阳春;二、驳回唐阳春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由卡罗公司负担。唐阳春预交的受理费10元不作退回,由卡罗公司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迳付10元给唐阳春。
上诉人卡罗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判决依据唐阳春提交的工资单及工资核算表而认定事实不当。虽然卡罗公司因客观原因未能答辩,但原审法院不能因此直接采用唐阳春提交的证据。仲裁期间,双方均确认唐阳春2013年5月出勤七天,工资为500元,因而计算唐阳春的日工资为71.43元,原审法院在认定事实时应以双方确认的事实为依据,而不能因未答辩而直接采信唐阳春的证据。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唐阳春2013年6月和7月工资总额为6496元及加班费1350.80元错误。
二、原审判决判令卡罗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不当。首先,唐阳春因为不适应工作而口头辞职,卡罗公司不应支付经济补偿;其次,即使卡罗公司须支付经济补偿,也应以双方约定的月工资1130元为计算基数,而不应采用唐阳春主张的月工资为基数。
综上,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事实不清,因此请求法院判决撤销(2014)江海法民一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判决,改判为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2013年6、7月份含加班费在内的全部工资共3512.2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唐阳春承担。
卡罗公司在二审期间提交以下证据:1、公司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2、劳动合同书;3、电脑考勤记录;4、律师函。
上诉人唐阳春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唐阳春与卡罗公司于2013年5月25日建立劳动关系,职位为会计,试用期为一个月,试用期工资3500元/月,试用期过后为4000元/月。2013年7月5日,卡罗公司以过了试用期,为唐阳春购买社保需提交劳动合同签订《劳动合同》,为了达到能以最低工资标准购买社保,签订合同时就填写了工资每月1130元。工作期间卡罗公司经常要求唐阳春加班。2013年7月17日,卡罗公司通知正式辞退唐阳春。辞退时同意支付0.5个月工资补偿金和未提前一个月通知的额外1个月工资。2013年7月24日,唐阳春办理好交接后正式离职。唐阳春在卡罗公司工作期间只收到了500元工资。其余的卡罗公司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向唐阳春支付过任何工资待遇。经多次沟通后卡罗公司依然不予支付。事实卡罗公司已经构成了故意拖欠工资的违法行为,因此需要向唐阳春支付另一倍工资。卡罗公司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请求改判:1、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未支付的工资6862.07元;2、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加班费5103.45元;3、卡罗公司支付唐阳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3116.38元和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的额外1个月的工资6232.76元。卡罗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唐阳春在二审期间没有提供新的证据。
针对卡罗公司的上诉,唐阳春答辩称与上诉意见一致。
针对唐阳春的上诉,卡罗公司答辩称与上诉意见一致。
对于卡罗公司二审期间提交的证据,唐阳春认为仲裁期间已经提交过,一审期间对方放弃举证权利未予提交,不属于新证据,因此不予质证。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确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属劳动争议纠纷。根据双方当事人诉辩意见以及庭审情况,本案一审的争议问题仍是二审主要的争议焦点。
一、卡罗公司应否支付唐阳春未支付的工资6496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卡罗公司对唐阳春的月工资数额及与争议事项有关的事实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因原审期间卡罗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及举证,应视为其放弃其诉讼权利,因此应承担不利后果。原审法院依据唐阳春提交的工资单及工资核算表认定2013年6月和7月的拖欠工资为6496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卡罗公司应否支付唐阳春加班费5103.45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鉴于唐阳春未能就其2013年7月17日至23日每天晚上加班4小时存在加班事实进行举证,亦未能举证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原审法院对唐阳春该段时段的加班工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据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确认唐阳春正常工作时间工资为1130元,不低于本地最低工资标准,本院予以确认。原审法院认定唐阳春休息日加班天数为13日,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计算唐阳春在卡罗公司工作期间,休息日总加班费为1350.80元(1130÷21.75×200%×13=1350.80),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三、卡罗公司应否支付唐阳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3116.38元;
本院认为,根据原审庭审笔录唐阳春的陈述及仲裁期间卡罗公司提交的律师函,反映双方已在协商解除的基础上曾进行过工作交接,双方对离职的事实陈述与律师函互相印证,可以明确唐阳春离职原因系双方经协商解除。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及第四十四条第二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的规定,卡罗公司应当向唐阳春支付经济补偿金。唐阳春在卡罗公司工作了2个月,原审法院计算卡罗公司应支付唐阳春经济补偿金2086.70元(4173.40÷2=2086.7),本院予以确认。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均无法证明离职原因,视为用人单位提出且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与事实不符,但结果处理正确,因此本院予以维持。
四、未提前一个月通知的额外1个月的工资6232.76元。
本院认为,劳动者该项请求实际为代通知金,代通知金适用情形是劳动者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用人单位突然解除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应支付一定的经济补偿,从而使劳动者在失去工作后寻找新工作过程中有一定的经济保障;而在双方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下,劳动者均对解除劳动合同的后果有一定的心理预期或准备,且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法律均没有规定必须提前书面通知,在此情况下要求用人单位支付代通知金,没有法律的依据。本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应支付代通知金的三种法定情形,故此,唐阳春该项请求理据并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依法应予维持,双方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诉请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元,由上诉人江门市卡罗照明灯饰有限公司和唐阳春各负担1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拥军
代理审判员  赵 沂
代理审判员  褚丽丹

二〇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梁丹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