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广东珠岛宾馆与王雪玉劳动争议2016民终17024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5-0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民终17024、17025号
上诉人【(2016)粤0104民初6954号案原告、7204号案被告)】:广东珠岛宾馆,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沿江东路463号。
法定代表人:李荣亮,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勇伟,广东竟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小锐,广东竟澜律师事务所实习人员。
上诉人【(2016)粤0104民初6954号案被告、7204号案原告】:王雪玉,住广州市越秀区。
委托代理人:杨慧杰,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白湘华,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东珠岛宾馆、王雪玉因劳动争议两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4民初6954、72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判决如下:一、确认广东珠岛宾馆与王雪玉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5年9月7日解除;二、广东珠岛宾馆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王雪玉支付2015年6月1日至2015年9月7日期间病假工资4948.78元;三、广东珠岛宾馆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王雪玉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9567.86元;四、驳回广东珠岛宾馆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王雪玉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两案受理费20元,由广东珠岛宾馆负担。
判后,广东珠岛宾馆(以下简称“珠岛宾馆”)、王雪玉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珠岛宾馆上诉主要理由如下:一、一审法院遗漏了王雪玉2015年6月病情已经稳定不需要休假及部分病假单违法违规出具的事实。1.王雪玉确患有疾病,但并非“短期内难以治愈”。2015年6月1日-7月7日期间,王雪玉仅提供了部分病历、诊断证明,未提供病假建议书。2、王雪玉部分病假单系违规开具,不应认可其病休的真实性。王雪玉提供的病假单中,部分病历记载和病假单出具主体不一致和无病历对应的病假单属于违法违规出具,不能证明王雪玉诊病的真实性,该部分病假不应认可。二、一审法院遗漏了王雪玉未及时提交病假材料,使得珠岛宾馆无法对其病假进行审查的事实。王雪玉未及时提交2015年6月以后的病假材料,违反了珠岛宾馆规章制度,使得珠岛宾馆对其生病情况无法知情和管理,珠岛宾馆提交了2015年6月9日签发的《关于提供病假材料的通知》证明王雪玉未提交2015年4月以后的病假材料,故珠岛宾馆要求其提供或回岗上班。直到2015年6月30日王雪玉才提交不全也不符合要求的诊断证明书和病历,且未提交病假单。珠岛宾馆于2015年7月9日再次签发《关于及时提交病假证明材料的函》要求王雪玉提交,王雪玉于2015年7月15日才提交6、7月份的病假材料,之后再无提交,直到2015年11月20日才向宾馆邮寄其余时间段的碧昂家材料。三、一审法院对王雪玉“病假”的认定错误,忽略了珠岛宾馆对病假的管理权。根据劳动部等部门出台的《关于加强企业伤病长休职工管理工作的通知》、广州市劳动局发布的《关于职工病休管理问题的复函》以及珠岛宾馆的规章制度《员工手册》,职工因伤病需要休假的需要经企业审核批准。四、一审法院认为王雪玉不构成《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第二款规定的情形,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王雪玉在未履行请假手续、病假材料违法违规出具、未经珠岛宾馆同意的情况下不上班,应构成旷工,旷工时间之久已经达到了珠岛宾馆规章制度规定的“严重违反规章制度”而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标准。五、一审法院对王雪玉2015年6月1日至9月7日之间的工资数额计算错误。一审法院忽视了病假工资应扣除珠岛宾馆代缴的社保部分,珠岛宾馆一审中提出《社保缴纳证明》证明2015年6月1日至9月7日代王雪玉缴纳社保599.38元/月,该笔费用应扣除。故提出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一审法院第二项判决内容,改判珠岛宾馆无须支付王雪玉2015年6月1日至2015年9月7日的病假工资4948.78元;2.请求撤销一审法院第三项判决内容,改判珠岛宾馆无须向王雪玉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59567.86元;3.请求判令王雪玉承担一、二审的全部诉讼费。
王雪玉的答辩意见主要如下:一、王雪玉因病休假属法定医疗期,珠岛宾馆应当发放工资且不得解除劳动合同。根据《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规定》第三条的规定,王雪玉由11年的工作年限,依法可以享有12个月的医疗期期间,且王雪玉已经提供医生出具的合法病假单。二、珠岛宾馆依法应向王雪玉支付医疗期内工资,珠岛宾馆扣发王雪玉工资违法。三、珠岛宾馆要求劳动者必须提供区一级以上的医院病假条才能申请病休的规定不仅违法无效,而且不正当限制了劳动者基本的生命健康权。且珠岛宾馆长期以来办理病休假实际只需要社区医院病单就可请假,不需要其他文件,现在其是为了非法解雇王雪玉而设置各种障碍。四、珠岛宾馆的员工手册和规章制度汇编未经过法定程序讨论及公示告知而无效,对王雪玉没有约束力。五、劳动者持有医院出具的病假单并将其交给单位后,单位应该依法批准病假和医疗期,法律没有赋予单位质疑医院病假单的合理性而拒绝批准病休权利。同理,病假单是认定病休的充足条件,法院不能以病假单是否具有匹配的检验报告及其是否具有医学合理性,作为否定病假单的条件。六、王雪玉已经向珠岛宾馆提供了4月份至10月份的全部病假单及病历资料,珠岛宾馆应当认可其病休申请。
王雪玉主要上诉意见如下:一、王雪玉与珠岛宾馆之间劳动关系解除时间应以实际告知王雪玉之日即“2015年11月21日”为准,一审法院认定为“2015年9月7日”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王雪玉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医疗期内不能随意解除,且王雪玉从未同意也未办理过相关手续。一审法院以珠岛宾馆停缴王雪玉社保,王雪玉就医等事实推定王雪玉应该知道劳动合同的解除事宜,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停缴社保是珠岛宾馆单方行为,王雪玉没有收到通知。其次,关于医保卡的使用,由于医保卡内钱不够医疗费支出,绝大多数情况王雪玉都是使用银行卡和现金支付。二、一审不予支持支付迟延支付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珠岛宾馆克扣王雪玉患病期间的工资是事实,王雪玉选择根据劳动相关法律规定要求珠岛宾馆支付迟延支付工资的经济补偿金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王雪玉主张迟延支付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并不需要经过行政部门处理的前置程序。三、王雪玉月平均工资应为2907元,一审认定为2707.63元/月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应当在王雪玉每月实际到手工资基础上加上个人缴纳社保公积金部分。四、珠岛宾馆依法应支付给王雪玉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应为63954元(2907元/月*11*2)。五、本案已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故应全面审理(含一审诉讼请求5—7项)本案。上诉请求:一、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书第一、二、三、五项,改判如下:(一)确认珠岛宾馆与王雪玉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5年11月21日解除;(二)判决珠岛宾馆支付2015年6月1日至2015年11月21日期间的工资15630元;(三)判决珠岛宾馆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3954元;(四)判决珠岛宾馆支付迟延支付工资的经济补偿金5059元;(五)判决珠岛宾馆支付王雪玉缴纳的医疗保险费,每月为418.22元,现暂计至2016年10月合计5855.08元(每月418.22元*14个月);(六)赔偿王雪玉在本次诉讼中支出的仲裁及律师费共21000元;(七)赔偿王雪玉精神损失费5万元。二、判决上诉费由珠岛宾馆承担。
珠岛宾馆的答辩意见与上诉意见一致。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王雪玉在本案二审提交了广东省医疗机构门诊通用病历、疾病诊断证明书,拟证明王雪玉因身体不适,一直持续就医治疗。珠岛宾馆对此称,上述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
本院认为,王雪玉在本案中确认与珠岛宾馆的纠纷按照劳动争议解决,但其上诉主张珠岛宾馆支付其医疗保险费、仲裁及律师费、精神损失费的请求并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故原审法院对此不予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双方劳动关系的解除时间,在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以解除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到达劳动者的时间为准。珠岛宾馆主张于2015年9月7日向王雪玉发出《关于解除与王雪玉劳动关系的函》,王雪玉虽否认收到解除函,主张2015年11月21日才知道劳动合同解除,但从该日通话录音中反映其在2015年9月已接到珠岛宾馆电话通知其领取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书面通知,王雪玉让其先生去领取,最终未去领取的事实。故解除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在2015年9月已到达王雪玉本人,王雪玉未收到书面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或不同意珠岛宾馆单方作出的解除决定,均不影响劳动关系的事实解除,本院对原审法院的认定予以确认。
关于珠岛宾馆是否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珠岛宾馆作为用人单位,对员工具有病休假管理的用工管理权。在珠岛宾馆的员工手册中规定有王雪玉休假应提供的材料规定。现双方争议在于该员工手册有无向王雪玉送达,本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可证实员工手册已经送达给王雪玉,理由如下:首先,根据《员工手册签名表》和《关于加强遵守员工手册的通知》,可证实珠岛宾馆有将员工手册下发给各部门学习;其次,根据《交班表》,在王雪玉接班的上一次班次的工作记录中明确载明“陈主管打电话过来叫我们熟读员工手册,可能要考试”,王雪玉在交班表上手写“已知上述情况”;再次,根据珠岛宾馆2015年6月9日向王雪玉发出的《关于提供病假材料的通知》以及7月9日出具的《关于及时提交病假证明材料的函》,《关于提供病假材料的通知》是由王雪玉签收,7月9日出具的《关于及时提交病假证明材料的函》王雪玉确认是由其先生代签,从上述两份材料,均可反映出珠岛宾馆要求王雪玉提供区一级医院的病历、诊断证明、病假建议书等。综合上述理由,本院认为王雪玉是清楚珠岛宾馆关于员工病假管理以及需要提交相应病假证明材料的规定,但王雪玉并未按照用人单位的要求履行好请假手续,故珠岛宾馆以旷工为由解除王雪玉劳动合同,依据充分,珠岛宾馆无需再向王雪玉支付2015年6月1日至9月7日的病假工资以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亦无需支付延迟支付工资的补偿金。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4民初6954、720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四项及第五项。
二、撤销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4民初6954、720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
一审案件受理费20元,由广东珠岛宾馆、王雪玉各负担1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0元,由广东珠岛宾馆、王雪玉各负担1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瑞晖
审判员  崔利平
审判员  印 强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张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