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晓辉与禹州市森林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01-0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豫10行终20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晓辉,男,汉族,住禹州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禹州市森林公安局。住所地禹州市禹王大道东段。
法定代表人宋宏举,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席朝永,该局民警。
上诉人王晓辉因与禹州市森林公安局行政强制纠纷一案,不服襄城县人民法院(2016)豫1025行初71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晓辉和被上诉人禹州市森林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席朝永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2014年7月1日,原告王晓辉在没有取得《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的情况下,购买了20头梅花鹿驯养繁殖。2015年3月26日,禹州市农业林业局按照许昌市森林公安局案件举报线索转办的通知,立案查处原告王晓辉无证驯养繁殖梅花鹿及非法收购梅花鹿制品情况。为便于查明案件事实,被告禹州市森林公安局于2015年3月27日对原告王晓辉饲养的梅花鹿活体19只,梅花鹿皮1张,鹿血酒(250ml)277瓶、约10斤灌装的4罐,鹿鞭酒(5斤)1罐予以先行登记保存。2015年8月24日,在查明原告王晓辉无证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梅花鹿的事实后,禹州市农业林业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作出了禹林罚书字(2015)0003林业行政处罚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按照行政机关在收集证据时,可以采取抽样取证的方法,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先行登记保存,并应当在七日内及时作出处理决定,在此期间,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不得销毁或者转移证据。被告禹州市森林公安局为查明案件事实,依职权和法律规定对原告王晓辉作出的是行政登记保存,并非扣押行为,其法律后果只是具体行政行为的一个环节,不属于独立的行政行为,因此不具有单独可诉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王晓辉的起诉。
上诉人王晓辉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法律事实错误:1.一审法院依照《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作出的判决结果实属牵强,《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在收集证据时可以采取抽样的方法,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先行登记保存,并应当在七日内及时作出处理决定,在此期间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不得销毁或者转移证据。此条款规定的行政机关按一审认为应该是禹州市森林公安局。依据国家法律,此机关用自己名义出具的法律文书有权限吗有法律依据吗此条款也确实明确指出行政机关收集证据时是可采取抽样取证的方法防止证据流失。但请问是本案中实施的是抽样取证方式吗2.同样运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37条此条款,行政机关应当在七日内及时作出处理决定。从2015年5月27日至今,禹州市森林公安局此行政行为已经严重违法逾期,应立即撤销。另外出具的《林业行政处罚登记单》上面显示是非法销售梅花鹿的原因才做出的行政扣押,既然是因为非法销售梅花鹿才被封存物品,被上诉人扣押拉走本场价值10几万的试验品和私人物品是为什么呢?3.《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三十四条规定,林业行政处罚案件自立案之日起,应当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毕,经行政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但不得超过三个月;特殊情况下三个月内不能办理完毕的,报经上级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可以延长。有什么特殊情况可以超过法定7日近百倍日期?4.禹州市工商管理局短短几天时间于2014年10月10日就下发了工商营业执照,禹州市森林公安局和农林局作为政府的服务机关,从没对本场有过任何指引和告知所需办的任何资料,是严重的不作为。综上禹州市森林公安局超越职权于2015年3月27日下发的《林业行政处罚保存通知单》只针对上诉人个人做出,属主体违法,法律规定,处罚主体错误做出的任何法律文书应依法撤销。5.按照法律规定,《林业行政处罚保存通知单》应该是农林局作出,以禹州市森林公安局的名义受理查处的本案件就是超越职权。但此《林业行政处罚保存通知单》上面清楚显示有禹州市森林公安局公章,属严重超越职权,滥用职权违法逾期扣押。6.《森林法》第39条、第42条、第43条、第44条明确规定,森林公安局在办理林业行政案件时,才可以以自己名义受理、立案和调查。但此案中,禹州市森林公安局一直在以自己名义受理立案调查,并且加盖有禹州市森林公安局公章此行为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和超越职权,并且主要证据不足,滥用职权,明显不当。故上诉人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河南省襄城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6)豫1025行初71号;2.依法判决撤销禹州市森林公安局2015年3月27日下发的《林业行政处罚保存通知单》已逾期失效,解除扣押,返还超越职权。违反法定程序,非法扣押的纯源梅花鹿养殖场所有物品,并赔偿损失。3.判令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禹州市森林公安局答辩称,禹州市森林公安局是禹州市农林局的直属机构,先行登记保存只是整个查处过程中的一个执法环节,不属于独立的行政行为,是为了防止违法后果进一步扩大所实施的阶段性行为,不是最终的处理结果,最终结果是禹州市农业林业局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请求维持一审裁定,驳回上诉。
二审中,上诉人提交证据3份。证据1、员工的证言一份;证据2、被上诉人情况汇报一份;证据3、上诉人的营业执照一份。证明目的:被上诉人有查封行为。
被上诉人对该三份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1因员工没有出庭作证,对证言真实性不能认可,证言中提到的查封扣押,被上诉人没有做出该行为决定;对证据2、3的真实性认可,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执法是因为上诉人驯养野生动物缺少两个证件才作出的。
本院认为,上诉人二审提交的证据1员工证言因员工未能出庭作证且被上诉人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证据2、证据3因不属于新证据且被上诉人对该两份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作出禹林罚书字(2015)0003林业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是禹州市农业林业局。禹州市森林公安局作为禹州市农业林业局的下属单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参与调查取证,对涉案物品予以先行登记保存并出具《林业行政处罚保存通知单》的行为,系行政处罚程序性行为,不是一个完整的,结论性的行政行为,因此,不具有可诉性。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李正宏
审判员  李 杰
审判员  袁 野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本件与员王津
邮编:461000
地址:许昌市魏都区前进路与魏文路交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