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2018)湘1102民初1939原告唐小勇与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郑选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湘1102民初1939号
原告:唐小勇,男,1966年12月28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志恒,湖南湘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松艳,湖南湘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德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美珍,系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政,该公司总经理。(一般代理)
被告:郑选民,男,1957年9月10日出生,汉族。
二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郑选举,广西东方意远(凭祥)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二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媛,广西东方意远(凭祥)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告唐小勇与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郑选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09月0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唐小勇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志恒、杨松艳、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吕政、被告郑选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郑选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唐小勇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630000元;2、判令两被告按月息贰分支付借款利息,从借款之日起计算至本息还清之日止,息随本清,截至到起诉之日借款利息为人民币382000元。(以上两项费用合计1012000元)3、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保全保险费等必要合理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郑选民系朋友关系,双方存在资金往来。2015年7月28日,被告因经营周转需要,向原告借款本金50万元,出具《借条》(被告盛德公司加盖财务印章),约定:月息贰分,借期六个月。原告于出具借条当天通过建行卡转账50万元到被告指定账号(郑选民账号)。2017年7月27日、2017年12月26日、2018年元月5日、2018年3月9日两被告多次向原告借款5万元、3万元、2万元、3万元等用于经营生产,均出具《借条》,并加盖盛德公司财务印章,原告在出具借条当天亦通过建行卡将借款本金转账到被告郑选民银行卡号。被告郑选民与被告盛德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股东)王美珍系夫妻关系,且被告郑选民是被告盛德公司下设永州零陵分公司(无独立法人资格)负责人。两被告至今拒不还款,侵犯原告合法权益,原告为维护自身利益特提起诉讼,请依法判如所请。
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口头辩称,上述借款,均属原告与被告郑选民的私人借款,与本公司无关。公章不是本公司盖的。
被告郑选民辩称,一、关于本案实体问题:1、2015年7月28日本人向原告借款50万元,由第三人胡建平代为偿还,且原告接受第三人胡建平代为偿还的事实。2、2017年7月16日借款5万元,是本人向艺港物业公司的借款,而不是向唐小勇借款,唐小勇作为原告起诉,主体不合格。3、2017年12月26日、2018年1月5日、2018年3月8日,本人共向原告借款8万元,并没有约定利息,原告唐小勇主张月息2%没有事实依据。二、关于本案程序问题:综上所述,由于本案2015年7月28日借款50万元,存在由第三人代替本人向原告偿还,且原告也接受了第三人代为偿还的事实。因此,第三人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的直接利害关系。为了公正、合法,减少诉累的目的,本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已于2018年9月17日向法院提交了《追加第三人申请书》,要求追加胡建平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请法院依法保护本人以及第三人法律赋予的程序权利。
原告唐小勇为支持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2015年7月28日《借条》、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证实2015年7月28日被告郑选民向原告唐小勇借款50万元,借条上加盖了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章,且约定月息贰分,借期6个月,此款原告通过银行转账到被告郑选民的账户。
2、2017年7月27日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证实被告郑选民于2017年7月27日向原告唐小勇借款本金5万元,原告通过其建行卡将借款本金5万元转账到被告郑选民建行卡内。
3、2017年12月26日《借条》、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证实2017年12月26日被告向原告借款3万元,借条上加盖了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章,此款原告通过银行转账到被告郑选民的账户。
4、2018年元月5日《借条》、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证实2018年元月5日被告向原告借款2万元,借条上加盖了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章,此款原告通过银行转账到被告郑选民的账户。
5、2018年3月8日《借条》、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证》,证实2018年3月8日被告向原告借款3万元,借条上加盖了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章,此款原告通过银行转账到被告郑选民的账户。
6、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两份,证实被告郑选民系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设永州零陵支公司(无独立法人资格)负责人。
对上述证据,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证认为:
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借条上加盖的公章和财务章,这是原告自己加盖上去的。对证据2只有转账凭证,不予认可,因当时原告是物业公司,业务往来较多,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3、4的三性无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与起诉书无关联性。对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联。
对上述证据,被告郑选民质证认为:
所有借据的字都是本人写的,但是公章不是本人盖的,是原告自己加盖的。当时原告在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搞物业,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他有钥匙,且3月8日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没有人办公。钱是本人私人借的,那50万借款已转给胡建平代为偿还了。本案与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无关。
原告唐小勇反质证认为:
1、原告是物业公司不可能拿到被告的盖私自加盖;2、就因业务往来较多故有些没写借条;3、这些借款实际是用于公司。
被告郑选民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借款转让协议;2、银行流水;证据1、2证实2015年7月29日胡建平代郑选民偿还了50万的借款及利息,且截止2018年6月4日止,胡建平通过银行分11次共向唐小勇偿还本息341135元;证据3借条,证实胡建平于2017年元月1日借唐小勇500000元,担保人是郑选明,此500000元就是胡建平代郑选民偿还唐小勇500000的借条。
原告唐小勇质证认为:
对证据1关联性有异议,是否真实与本案无关,因债务转让必须要经过债权人同意的,否则是无效的;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其为另一笔债务关系。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是另一笔债务,与本案无关联性。
对原、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认证如下:
对原告提交了6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予认可,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部分予以确认,同样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部分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本院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确定本案事实如下:
原告唐小勇与被告郑选民系朋友关系,被告郑选民系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美珍的丈夫,其受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美珍的委托全权管理该公司,同时又是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零陵分公司的负责人。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零陵区开发汇金中央广场房地产项目。2015年7月28日,被告因经营周转需要,向原告借款本金50万元,并于当日出具《借条》(被告盛德公司加盖财务印章),借条内容是:“今借到唐小勇现金伍拾万元整,借期为陆个月,利息为月息贰分,本利共计伍拾陆万元整,到期本息一次性付清,此据,借款人郑选民,2015年7月28日”。该借条同时加盖湖南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原告于被告出具借条当天通过建行卡转账50万元到被告指定账号(郑选民账号)。2017年7月27日、2017年12月26日、2018年元月5日、2018年3月8日两被告以同样形式多次向原告借款5万元、3万元、2万元、3万元等用于经营生产,均出具《借条》,并加盖盛德公司财务印章,原告在出具借条当天亦通过建行卡将借款本金转账到被告郑选民银行卡号。但此四份借条在书写上均未约定借款利率,其中2017年7月27日的借条5万元系被告向艺港物业公司的借款。被告借款后,2018年7月29日,被告郑选明与胡建平(系郑选民、唐小勇的朋友)书写了一份《借款转让协议》,该协议的内容是“双方当事人:郑选民、胡建平郑选民于2015年7月28日借到唐小勇现金伍拾万元整,借期为6个月,因郑选民暂时未用,我搞消防和潇湘公馆建议工程项目缺少资金,此伍拾万元由郑选民转借给我投资潇湘公馆建设工程承包项目,此款本息由我胡建平偿还,借条另由我写给唐小勇,前面郑选民写的伍拾万元借条由郑选民收回作废,此借款可以从汇金中央广场消防工程款中抵扣本息,胡建平无异议,此条可做依据。胡建平的借条以胡建平借条时间为偿还款郑选民胡建平2015年7月29日”。此协议,唐小勇并未在协议上签字,该协议签订后胡建平从2016年2月5日至2018年6月4日分十一次共偿还原告唐小勇本息341135元。2017年元月1日,胡建平书写了一份借条,内容是“借条今借到唐小勇人民币伍拾万元整(500000元),每月计息按贰分计算(每季度付息一次)时间为壹年,借款人:胡建平,2017年元月1日”。被告郑选民在此借条上签字担保。后原告唐小勇认为胡建平借款的50万元与郑选民及盛德公司借款的50万元无关,经多次催两被告偿还,被告认为胡建平写的借条就是胡建平承诺偿还给唐小勇的50万元是一致的,现胡建平已承诺偿还,且已偿还部分借款,双方争执不清,故酿成纠纷,因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三,一是胡建平书写给唐小勇的借条50万元,并承诺偿还且已偿还部分本息是否是代郑选民偿还小勇50万元借款问题,二是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否是本案借款的主体,三是本案借款的本金是多少的问题。
对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评议如下,两被告向原告借款50万元属实,胡建平承诺代郑选民偿还唐小勇借款50万元也属实。虽然被告郑选民向法庭提交了郑选民与胡建平之间签订的《借款转让协议》,该协议明确写明胡建平代郑选民偿还2015年7月28日唐小勇的借款。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债务的转让必须经债权人同意。此协议上唐小勇并未签字,因此,此协议对唐小勇并无约束力。且协议约定郑选民收回借条作废,但现此借条仍在原告唐小勇手中,郑选民并未收回借条,原告小勇不但否认了胡建平偿还的款不是2015年7月28日的借款,还提出胡建平代偿还的款是郑选明另外一笔借款。因原、被告都未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特别被告未提供已偿还2015年7月28日借款的相关证据,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偿还50万元的借款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在庭审中提出要求追加胡建平为本案当事人的依据不足,被告可另行起诉。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评议如下,被告郑选民向原告借款,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美珍的丈夫,是该公司的实际管理人,又是该公司零陵分公司的负责人,且郑选民的借款用于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汇金中央房地产项目,故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本案借款的主体。
对于争议焦点三,本院评议如下,2015年7月至2018年3月郑选民共向原告借款63万元,其中50万元约定为月利率2%,另13万元并未约定利息,但2017年7月27日的借款5万元系艺港物业公司的借款。原告在庭审中也主动放弃了对此项借款的诉请。故本案认定借款的本金为58万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告郑选民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偿还原告唐小勇借款500000元及相应的利息,利息的计算以500000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4%,从2015年7月28日起计算到本息付清为止。
二、限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告郑选民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偿还原告唐小勇借款本金人民币80000元。
三、驳回原告唐小勇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908元,减半收取计6454元,由原告唐小勇负担854元,被告湖南盛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告郑选民负担56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应向本院书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自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逾期不申请执行的,视为放弃权利。
审判员  蒋衡元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书记员  郭红梅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零八条债务应当清偿。暂时无力偿还的,经债权人同意或者人民法院裁决,可以由债务人分期偿还。有能力偿还拒不偿还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偿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五条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期内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自然人之间借贷对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主张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除自然人之间借贷的外,借贷双方对借贷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主张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民间借贷合同的内容,并根据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
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
(一)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