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梁艳梅等申请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违法使用警械致死国家赔偿决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3-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国 家 赔 偿 决 定 书
(2015)哈法委赔字第16号
赔偿请求人:梁艳梅,女,1968年1月7日出生,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李雷明,辽宁兴连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请求人:梁建辉,女,2001年12月2日出生,汉族,学生。
委托代理人李雷明,辽宁兴连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姜大勇,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单笠明,黑龙江孟繁旭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机关:哈尔滨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任锐忱,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戴江泉,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法制科民警。
赔偿请求人梁艳梅、梁建辉因违法羁押、违法使用械具申请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以下简称阿城公安局)国家赔偿一案,不服阿城公安局作出的哈阿公不赔决字(2015)001号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和哈尔滨市公安局(以下简称市公安局)作出的哈公赔复字(2015)第2号刑事赔偿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阿城公安局于2015年7月16日作出的哈阿公不赔决字(2015)001号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梁帮元患有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三级的情况下,由于患肺泡性肺炎导致呼吸、循环障碍死亡,排除违法使用械具等外因所致,根据《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梁帮元死亡属正常死亡,决定对梁艳梅和梁建辉提出因公安机关违法使用械具致使梁帮元死亡,申请国家赔偿一案作出不予国家赔偿决定。梁艳梅和梁建辉不服,向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市公安局于2015年9月21日作出的哈公赔复字(2015)第2号刑事赔偿决定书认为,梁艳梅和梁建辉提出的赔偿申请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维持阿城公安局作出的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
赔偿请求人梁艳梅、梁建辉不服,向本院赔偿委员会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要求阿城公安局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908,514元。理由:梁帮元在被刑事拘留前,身体健康没有疾病,在入看守所前阿城公安局没有对其进行健康检查。按照法医鉴定结论,梁帮元系患多种疾病死亡。梁帮元仅被羁押几天,就患有多种疾病,有悖常理,各种迹象表明阿城公安局有意掩盖梁帮元非正常死亡的真相。在梁帮元被刑事拘留时,梁艳梅就告知阿城公安局其有精神病史。看守所仅以梁帮元不配合,就认定梁帮元没有患精神疾病,显然是不负责的。阿城公安局不顾梁帮元是否处于精神病病发时期,直接采取羁押措施,显然与法律规定相悖。2013年5月27日至6月4日,梁帮元除被关禁闭就是双手双脚同时被扣在监室的地环上,没有正常饮食,是严重的虐待行为和违法使用械具的行为。
赔偿义务机关阿城公安局申辩称:阿城区公安局基于梁帮元涉嫌故意杀人犯罪,依法予以刑事拘留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犯罪嫌疑人梁帮元暴力行凶,具有极度现实危险性的犯罪交付看守所收押,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梁帮元在阿城区看守所收押期间,被采取相关警械措施符合法定程序,具有合法性,阿城区看守所不存在对梁帮元虐待事实行为,梁帮元突发疾病死亡后果的产生与阿城区看守所收押职权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梁艳梅、梁建辉提出的国家赔偿请求于法无据,请求维持市公安局作出的不予国家赔偿复议决定。
复议机关市公安局述称:梁帮元的死亡经法医鉴定为在患有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三级的情况下,由于患肺泡性肺炎导致呼吸、循环障碍死亡,排除违法使用械具等外因所致,根据《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梁帮元死亡属正常死亡,阿城公安局作出的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正确,请求人民法院维持市公安局作出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
梁艳梅、梁建辉向本院赔偿委员会提交了下列证据:
证据一、拘留通知书,证明2013年5月27日梁帮元被阿城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刑事拘留。
证据二、解剖尸体通知书,证明2013年6月9日阿城公安局对梁帮元解剖,以确定死亡原因。
证据三、梁帮元住院病例,证明梁帮元治疗经过。在梁帮元被送到医院时,梁帮元已经奄奄一息,因医治无效死亡。赔偿义务人因害怕担责,拒绝签字。如果人犯有疾病,应该由狱医进行治疗。梁帮元被羁押期间,看守所对梁帮元的人身具有完全的控制能力,有义务对梁帮元的健康进行负责。赔偿义务机关在阿城区人民医院进行诊治过程中拒绝签字,导致梁帮元无法进一步进行治疗。赔偿义务机关拒绝签字的内容在病例中有明确的记载,这份证据也能直接证明对于梁帮元的死亡赔偿义务机关具有不可推卸的职责。
证据四、黑龙江省公安厅安康医院证明一份,证明梁帮元在1995年曾患有反应性精神病。梁帮元无缘无故伤害无辜村民,在被抓捕后情绪暴躁。公安机关根据经验可以判断梁帮元可能患有精神疾病,并且还有安康医院的证明,对梁帮元进行约束性措施时应查明梁帮元在案发时和在关押期间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不但涉及到梁帮元是否被羁押,而且还涉及到梁帮元在未来的审判过程中是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梁帮元被羁押期间赔偿义务机关以梁帮元不配合做鉴定就停止了鉴定,无论从法律依据还是实际操作中都存在重大过错。
证据五、国家赔偿申请接收凭证。
证据六、国家赔偿受理通知书。
证据七、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
证据八、哈公赔复字(2015)第2号决定书。
证据五至证据八证明复议机关维持了赔偿义务人的决定。申请人已经依照赔偿法的规定向赔偿义务机关和复议机关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在赔偿义务机关拒绝后向贵院申请国家赔偿。
阿城公安局对梁艳梅、梁建辉举示证据质证如下:
对证据一真实性无异议,认为2013年5月28日对家属履行了告知。对证据二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单位履行了告知义务。对证据三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阿城区人民医院内容所载的看守所人员拒绝签字,相关人员不仅局限于阿城区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也包括梁帮元的家属梁丽娟(梁艳梅的侄女),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通知了梁帮元的家属,当时梁丽娟在场也没有签字。阿城区看守所工作人员在送梁帮元到医院过程中积极联系了梁帮元的家属,家属到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有关规定,作为患方家属或委托的人没有在医疗风险及医患沟通记录签字确认的,为抢救患者医疗机构完全可以自主进行诊治医疗。作为阿城区看守所工作人员对羁押人患病依法仅限有送医的义务,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要求看守所工作人员履行签字义务,依法签字仅限与患者亲属及授权的其他人。对证据四真实性无异议,申请人以该证据证明阿城公安局客观存在过错理由不能成立。作为收押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按照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精神性疾病需经省级人民法院指定单位进行鉴定,在没有鉴定前被羁押人仅是疑似精神疾病,按照相关规定看守所可以暂时收押,被确认患有精神疾病看守所才能按照看守所条例不予羁押。对证据五-八真实性及证明问题无异议。
市公安局对梁艳梅、梁建辉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与阿城公安局质证意见一致。
阿城公安局向本院举示如下证据:
第一部分、阿城公安局对其职权收押行为合法性的证明材料
第一组证据:梁帮元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书证材料
证据1、受案登记表一份;
证据2、案件来源一份;
证据3、抓获经过一份;
证据4、立案决定书一份。
证明2013年5月27日早3时许,梁帮元因手持镰刀、铁锹将李修三砍死,并先后将常淑芳、孙延柱等多人砍伤,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阿城公安局依法刑事立案,进入刑事司法追诉程序的客观事实。
第二组证据:对犯罪嫌疑人梁帮元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
证据1、呈请刑事拘留报告书一份
证据2、拘留证一份(2013.5.27)
证据3、拘留通知书一份(2013.5.28)
证据4、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一份(2013.5.31)
证明自2013年5月27日至梁帮元2013年6月6日死亡期间,公安机关依法对其采取的刑事拘留措施适用对象及条件符合法定程序。其中,第1份材料中反映梁帮元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记载情况,显然作为疑似精神病犯罪嫌疑人,对其法鉴期间不算公安机关办案期间。
第三组证据:公安机关对梁帮元疑似精神病调查鉴定事实材料
证据1、黑龙江省公安厅安康医院病案材料;
证据2、提票一份;
证据3、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司法鉴定所说明一份;
证据4、呈请延长拘留期限报告书一份(2013年5月31日)。
证明针对疑似精神疾病的严重暴力犯罪、并极具现实社会危险性的犯罪嫌疑人梁帮元,在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尽职工作后,公安机关依法对其采取的刑事拘留措施适用对象及条件完全符合法定程序的客观事实。事实表明,在2013年5月30日就客观存在侦查人员押解梁帮元到省政府指定精神病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客观事实,没有完成鉴定,原因在于当时梁帮元不配合,后在2013年5月31日延长刑拘期限的内容当中,再次强调需进一步做该鉴定,但前提必须梁帮元情绪有所稳定。
第四组证据:犯罪嫌疑人羁押期间收押、警械措施合法性事实材料
证据1、拘留证(副本)
证据2、《看守所安全风险等级审批表》
证据3、《在押人员(加戴械具)审批表》
证据4、《呈请保护性约束措施报告书》
证据5、《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审批表》
证据6、《阿城区看守所在押人员七日检查登记表》
证明对被看守人员实施必要收押及采取相应警械措施,目的不仅仅在于为保证刑事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另一根本目的还在于防止被看守人员继续实施危害行为,或可能产生自伤自残后果。该组证据足以佐证公安机关对已实施重度暴力犯罪,且客观仍存在社会危险行为的犯罪嫌疑人梁邦元所采取械具和保护性约束措施是必要合理合法的事实。
第二部分、与梁帮元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
证据1、《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
证据2、公安督察询问笔录
证据3、监控视频截图材料
证明一是《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鉴定意见中死亡原因,显然与械具使用无丝毫关联关系;二是在整个收押期间不存在有任何故意虐待事实行为,相反内容佐证的是专人伺候、高度照顾的客观事实。
梁艳梅、梁建辉对阿城公安局举示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从证据中可以看出梁帮元不是恐怖分子,也不属于村里的不安分因素,对于其无故伤害村民,杀害李修三,可以看出梁帮元在案发时完全存在精神疾病发作的可能,根据代理人查询,这种反应性精神病当受到外界刺激或本身情绪的波动非常容易产生伤害他人以及造成其他财产破坏的可能。第一组证据证实梁帮元是否存在精神病,存在重大的可能性。对第二组证据中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具有合法性,该报告书审批一栏中明确记载需经公安局长审批,本报告中没有阿城公安局局长的签字。对证据2、3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赔偿义务机关应该举证证明该延迟拘留通知经过合法审批,本案中赔偿义务机关没有提供延长期限的决定,对于该决定书制作是否合法无法确定。对第三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既然梁帮元有精神病史,并且在案发时具有精神病发作的可能,如果继续对梁帮元进行羁押也应当在相应的精神病院或是省公安厅下属的精神病院进行羁押,而非看守所羁押。对第四组证据中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其他5份证据真实性均有异议,这5份证据虽均出自阿城区看守所,但证据中没有任何看守所加盖的公章,证据5申请人认为,该证据笔迹较新,无法确认是2013年6月2日形成,该份证据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梁帮元在被羁押期间双手、双脚被拷在地环上,而不是向报告书中所说对该人固定铺位加戴械具,同时这几份证据也不能证明看守所对梁帮元进行了合理的采取警械措施,在本案开庭之初赔偿义务机关也说明了在看守所管理条例规定警械有手铐、脚镣以及警绳,也正是因为赔偿义务人采取的警械,导致梁帮元在进入看守所期间产生肺炎,根据目前的医疗水平肺炎无法导致一个人的死亡,赔偿义务人将梁帮元双手双脚拷在地上,导致其身体无法正常伸展,这是导致梁帮元产生肺炎的根本原因。证据6中记载了梁帮元身上的伤,而根据梁帮元家属所看到的,在6月5日住院时梁帮元的臀部也明显有外伤存在,也直接证明了赔偿义务人所提供的第四组证据中证据2-6不具有真实性,应不予以采信。要求把全部的视频资料提交给法院。对第二部分证据中证据1不具有真实性,检查程序违背了相应法律,剥夺了申请人的权利,不能作为有效鉴定。该份鉴定在最后陈述阶段表明如果相关人员对该鉴定有异议可以向鉴定机关提出意见,而申请人对该鉴定存在很大的异议,而公安机关没有给赔偿请求人确认提出意见的权利,丧失了对死亡原因重新鉴定的机会。鉴定单位属公安内部的鉴定机构,这种鉴定结果肯定会有偏向性,该份鉴定报告中鉴定结论为梁帮元因呼吸循环障碍死亡,并没有说梁帮元系正常死亡,因此不能排除赔偿义务人的羁押行为与梁帮元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同时,该份报告中剪裁不完整,因此不能得到全面客观的结论。在对梁帮元死因进行鉴定时应当提供梁帮元在被关押进看守所时的体检报告,而根据看守所管理条例的法律规定,对于人犯的健康检查是看守所必须尽到的义务,而在检验报告中没有提供梁帮元被关押进看守所时健康情况的体检报告。对证据2系赔偿义务机关自己所作,出于趋利避害,阿城公安局不断推托,笔录内容相互矛盾,特别是对梁帮元进行单独关押的时间上几名证明人出现了相互矛盾的证言。从这几份证据看,看守所工作人员证明当时看守所所长以及其他看守所人员将梁帮元送到医大二院进行治疗过,虽然该证人对诊疗机构说明的含糊不清,但可以证明梁帮元在病情危重曾送到过医大二院治疗,这份证据也与申请人提供的病例中阿城区人民医院所记载的相一致,证明梁帮元在医大二院没有进行合理的治疗就被转移到阿城区人民医院。而在这几份证据中也反映了对梁帮元进行看护的,赔偿义务机关所谓的专人只是看守所的其他被羁押人员,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请法院依法裁判。同时根据赔偿义务机关提供的监控视频截图材料中,2013年5月31日18时39份33秒的截图中看,梁帮元双手双脚被拷,并且拷在地上,赔偿义务机关并没有提出明确的法律规定,说明将犯人可以如此残忍的拷在地上。综上,赔偿义务机关提供的这3份证据不但不能证明梁帮元死亡与其非法羁押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反而证明梁帮元在羁押期间看守所违法采取强制措施虐待被监管人员,也正是因为赔偿义务机关不能够提供梁帮元进入看守所期间身体健康状况的检查报告,因此对于梁帮元的死亡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市公安局对阿城公安局举示的证据质证均无异议。
市公安局向本院举示如下证据:
证据1、梁艳梅、梁建辉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证明梁艳梅与梁建辉于2015年8月20日向市公安局提出刑事赔偿复议申请,经研究决定不符合国家赔偿范围,维持了阿城公安局的决定。
证据2、梁艳梅、梁建辉刑事赔偿复议案件立案审批表,证明立案合法。
证据3、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复议结案审批表,证明复议机关经过认真审理形成了结论,经过内部审批最后由局长审批通过。
证据4、国家赔偿复议答复书,证明复议机关程序合法,履行了法定程序。
证据5、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证明复议机关认真受理刑事复议相关程序,符合法定程序。
梁艳梅、梁建辉对市公安局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
阿城公安局对市公安局举示的证据质证认为,无异议。
本院对梁艳梅、梁建辉举示的证据认为,阿城公安局、市公安局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上述证据证明梁帮元被拘留、治疗、曾患过精神病及梁艳梅、梁建辉申请国家赔偿等事实,本院予以采信。梁艳梅、梁建辉对阿城公安局举示的证据除第一部分第四证据2-6的真实性有异议外,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第一部分中第一至第三组证据证明梁帮元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受理情况、曾患过精神病情况,本院予以采信。第四组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对羁押人犯的管理行为。梁艳梅、梁建辉虽对第四组部分证据有异议,但未提供反驳证据,本院对该部分证据予以采信。第二部分证据证明梁帮元尸检情况和被羁押情况,本院予以确认。梁艳梅、梁建辉及阿城公安局对市公安局举示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该部分证据证明梁艳梅、梁建辉申请国家赔偿的情况,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1995年,梁帮元因患反应性精神病在黑龙江省安康医院住院治疗。2013年5月27日,梁帮元在阿城区料甸联合村八组稻田地手持镰刀、铁锹将人砍死,并砍伤多名村民。当日阿城公安局以梁帮元涉嫌故意杀人罪决定对其拘留,送至阿城区看守所羁押。因梁帮元不配合,阿城区看守所收押时未对其进行体检。羁押后,梁帮元出现情绪不稳定、大喊大叫等情况,为保障梁帮元及其他在押人员的人身安全,阿城公安局于5月27日对梁帮元加戴手铐、脚镣。5月30日,阿城公安局将梁帮元送至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进行精神病鉴定。由于梁帮元不配合检查,无法进行司法鉴定。为了对梁帮元进行司法鉴定,阿城公安局于5月31日作出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将拘留期限延长至2013年6月26日。6月3日,阿城区看守所决定将梁帮元列为一级重大风险人员进行管理,”对其固定铺位加戴手铐、脚镣延长至3日”。因梁帮元出现呕吐情况,阿城区看守所于6月5日将其送至阿城区人民医院检查治疗。当日,阿城公安局通知梁艳梅,梁帮元住院治疗。6月6日晚22时30分许,梁帮元经抢救无效死亡。
6月9日,阿城公安局委托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对梁帮元死亡原因进行鉴定。7月18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作出(黑)公(刑技)鉴(法病)字(2013)123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该报告”分析说明”写明”尸检见左肩胛、臀部、右肘鹰嘴处表皮剥脱,根据损伤部位、程度及形态特征并结合案情分析认为:上述损伤系局部与钝性物体擦蹭形成。腰椎3、4棘突对应处皮肤皮内出血、双侧季肋部及上腹部散在点、片状皮下脂肪出血、病理检验证实胸、腰部皮下脂肪、肌肉内散在片、灶状出血,根据损伤部位、程度及形态特征并结合案情分析认为,上述损伤系局部与钝性物体磕碰形成,属非致命伤,右尺骨小头周围、右腕部桡侧皮肤、右手背3-4掌骨中部对应皮肤、左手腕桡侧皮肤、左手背2-3掌骨中下部皮肤多处表皮剥脱及陈旧性结痂,根据其损伤部位、形态及程度分析认为上述损伤符合陈旧性损伤改变,属非致命伤。尸检未见机械性窒息及中毒征象,故排除死者机械性窒息及中毒死亡。病理检验有肺泡性肺炎、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三级、脑水肿等,根据其病理改变及损伤情况并结合案情综合分析:梁帮元系在患有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三级的情况下,由于患肺泡性肺炎导致呼吸、循环障碍死亡。”鉴定意见为”梁帮元系在患有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三级的情况下,由于患肺泡性肺炎导致呼吸、循环障碍死亡。”梁艳梅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但未申请重新鉴定。
上述事实有黑龙江省公安厅安康医院住院病例、拘留证、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司法鉴定所说明、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审批表、阿城区人民医院病例、尸体检验报告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关于阿城公安局对梁帮元羁押是否违法的问题。梁艳梅、梁建辉主张梁帮元患有精神病,不应被阿城区看守所收押。梁帮元在1995年曾患有精神疾病住院治疗,其在2013年5月27日砍死、砍伤村民时是否患有精神疾病需经鉴定部门鉴定确认。阿城公安局对梁帮元采取拘留措施后,委托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对其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由于梁帮元不配合,无法鉴定。阿城区公安局为再次鉴定延长了拘留期限,此后梁帮元死亡。现无证据证明梁帮元实施犯罪行为时患有精神疾病。《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规定:”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一)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九条规定”看守所收押人犯,须凭送押机关持有的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签发的逮捕证、刑事拘留证或者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改造机关,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押解人犯临时寄押的证明文书。没有上述凭证,或者凭证的记载与实际情况不符的,不予收押。”梁帮元将村民砍死、砍伤后,阿城公安局决定对梁帮元拘留,阿城区看守所依据阿城公安局的拘留证收押梁帮元,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梁艳梅、梁建辉主张阿城公安局对梁帮元违法羁押,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阿城公安局对梁帮元加戴械具是否违法的问题。梁帮元因涉嫌故意杀人,阿城公安局对其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羁押期间,梁帮元出现情绪不稳定,大喊大叫等情况。阿城区看守所为保障梁帮元和其他在押人员的人身安全,按照有关工作规范的要求,对梁帮元单独关押,采取固定铺位加戴械具的保护性约束措施,阿城区看守所的行为不具有违法性。结合鉴定意见,梁帮元系在患有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三级的情况下,由于患肺泡性肺炎导致呼吸、循环障碍死亡。梁艳梅虽对该鉴定意见不同意,但未申请重新鉴定。现梁艳梅、梁建辉主张梁帮元在阿城看守所羁押期间遭到虐待及阿城公安局违法使用警械造成梁帮元死亡,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另,梁艳梅、梁建辉主张在阿城区人民医院治疗过程中,阿城公安局干警拒绝签字,导致梁帮元无法得到治疗的问题。虽然阿城公安局干警及梁帮元亲属均未签字,但梁艳梅、梁建辉举示的阿城区人民医院病例反映的治疗过程,均可证明医院对梁帮元进行了救治,故梁艳梅、梁建辉主张因阿城公安局干警拒绝签字,导致梁帮元无法得到治疗,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梁艳梅、梁建辉以违法羁押、违法使用械具申请国家赔偿,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哈尔滨市公安局于2015年9月21日作出的哈公赔复字(2015)第2号刑事赔偿决定书。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