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武汉瑞征新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诉罗少安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1-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鄂武汉中民二终字第006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罗少安。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瑞征新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兵,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琼。
上诉人罗少安与被上诉人武汉瑞征新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瑞征物业公司)因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4)鄂江汉巡民初字第000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汤晓峰任审判长,审判员晏明主审、审判员李行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周常青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查明,罗少安系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某某晶城小区x栋xx层x号、面积111.69m²房屋的业主。2007年11月2日,瑞征物业公司与罗少安签订《(某某·晶城)前期物业服务协议》(下简称《物业服务协议》)约定,由瑞征物业公司为罗少安所在的小区提供物业服务,罗少安按1.60元/m²/月的标准向瑞征物业公司交纳物业服务费。2010年4月7日,罗少安家中被盗。自2010年9月9日起,罗少安未交物业服务费,截至2013年8月31日,拖欠物业服务费共计(111.69m²×1.6元/m²/月×12个月)÷365日×1087日=6,386元。
2014年1月10日,瑞征物业公司诉诸法院,请求判令罗少安支付拖的物业服务费人民币6,379.59元及违约金人民币11,148.57元,合计人民币17,528.16元。
罗少安辩称,自2010年9月9日起未交物业费属实,但不交是有原因的。希望法院作出公正判决。
审理中,瑞征物业公司称,根据《物业服务协议》约定,公司有维护小区建筑设计上的统一美观风格的责任,如果业主封阳台可能对外墙的统一布局有破坏,瑞征物业公司当时未同意罗少安封阳台的请求。经法庭调解,双方意见仍存分歧,故调解未成。
一审认为,瑞征物业公司与罗少安签订的《物业服务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履行合同义务。瑞征物业公司为罗少安所在的小区提供物业服务,罗少安应向瑞征物业公司交纳拖欠的自2010年9月9日至2013年8月31日期间的物业服务费。但因瑞征物业公司的物业服务存在一定瑕疵,对此期间的物业服务费,法院酌减为5,104元。因瑞征物业公司的服务存在瑕疵,罗少安并非无故不交纳物业服务费,对瑞征物业公司要求支付违约金11,148.57元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的规定,判决:一、罗少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瑞征物业公司支付2010年9月9日至2013年8月31日期间所欠物业服务费人民币5,104元;二、驳回瑞征物业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19元,其他诉讼费23元,共计人民币142元,由瑞征物业公司负担94元(已付),由罗少安负担48元(此款已由瑞征物业公司垫付,罗少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同上述应付款项一并给付)。
一审宣判后,罗少安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罗少安诉称,瑞征物业公司未让其安装防盗网,是致使其家中财产被盗的原因。一审判决未认定瑞征物业公司履行服务的安全职能违约,并未发出催款通知,均属于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认定撤销原判、改判驳回瑞征物业公司的诉请。
被上诉人瑞征物业公司辩称,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承认的事实有,1、《物业服务协议》的内容及双方签名均真实,约定的物业费单价为1.6元/m²/月;2、《物业服务协议》中并未约定瑞征物业公司对小区住户负有防盗的义务;3、一审判决认定罗少安未缴物业费的期限及总额均属实;4、瑞征物业公司向罗少安发出过催缴通知书;5、罗少安家被盗而报警的事实属实;6、罗少安所在小区的物业管理已更换为其他的企业。
本院认为,罗少安与瑞征物业公司签订的《物业服务协议》,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协议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协议有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关于物业公司是否承担住户被盗责任的问题。由于《物业服务协议》中并未约定物业公司对小区住户负有防盗的义务,我国法律也未规定物业公司对小区住户的个人财产负有保护的义务,罗少安提出瑞征物业公司对其家中被盗负有责任的主张,既无合同约定,亦无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拒缴物业费理由的问题。由于瑞征物业公司履行了相关的服务义务,并向罗少安发出催缴通知书,一审判决罗少安向瑞征物业公司支付相应的物业管理费,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物业服务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经书面催告,业主无正当理由拒绝交纳或者在催告的合理期限内仍未交纳物业费,物业服务企业请求业主支付物业费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物业服务企业已经按照合同约定以及相关规定提供服务,业主仅以未享受或者无需接受相关物业服务为抗辩理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罗少安提出瑞征物业公司未履行职能且未向其书面催告的主张,有悖于本案事实,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上诉人罗少安提出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对方诉请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9元,由罗少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汤晓峰
审判员  晏 明
审判员  李 行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周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