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立民与孙玉臣、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吉林省舒兰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吉0283民初2156号
原告:王立民,男,住吉林市舒兰市(缺席)。
委托代理人:汤俊勇,男,系吉林达恒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孙玉臣,男,住吉林省梨树县。
委托代理人:李一,男,系吉林吉平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
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
法定代表人:张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肖富林,男,系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法律顾问,特别授权。
原告王立民诉被告孙玉臣、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杨俭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立民的委托代理人汤俊勇、被告孙玉臣及委托代理人李一、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肖富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7年初,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吉舒至荒岗高速公路工程,将其中流水槽、边沟的建设工程转包给被告孙玉臣,后孙玉臣转手承包给原告。原告接受此工程后,于2017年5月3日带领农民进入工地,至2017年6月16日完工,期间完成浆砌石流水槽工程157.8立方米,浆砌石边沟工程127.2立方米。2017年11月8日,被告孙玉臣给原告出具了结算单一份,确定欠原告工程款77995.00元,此款原告多次向被告所要,但被告迟迟不予支付,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孙玉臣给付工程款77995.00元,并给付欠款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自2017年11月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至,要求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在欠付被告孙玉臣工程款范围内先行承担给付责任,由被告承担此次诉讼费用。
被告孙玉臣辩称:1、原告与孙玉臣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答辩人不是本案的主体和合同相对人;2、答辩人从未将工程转包给原告,也没有雇佣原告施工,原告主张的工程款与答辩人没有关联,答辩人只是与崔荣贵结算,有崔荣贵找人进行部分施工,答辩人不是雇主,也未给原告开过工资;3、原告以一张工程结算单诉讼,是复印件没有原件,该结算单是答辩人与崔荣贵之间的结算,该账已结清,崔荣贵收取了全部的工程款,至于给付原告多少与答辩人没有关系;4、倘若转包应以合同为主,原告负有举证义务;5、原告为崔荣贵垫付8000.00元的税款,说明原告与崔荣贵之间有因果关系;6、2005年5月25日当时的劳动保障《关于确认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应该具有施工主体的单位,说明本案应劳动仲裁应前置,建议法院驳回法院诉讼请求。
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辩称:1、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已与孙玉臣结清工程款项,不承担先行给付责任,故请法庭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根据原告告诉和被告答辩,本庭归纳焦点问题为: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工程款77995.00元,同时要求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承担先行给付义务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
原告围绕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供了证据如下:1、原告王立民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王立民的身份;2、工程欠据原件一枚,证明2017年11月8日工程所用流水槽157.8×300.00元=47340.00元,边沟80×1.59=127.2×260.00元=33072.00元,材料差2417.00元,总结余77995.00元;3、2017年11月20日被告孙玉臣工程结算单原件一份,证据二、三证明本案诉争的工程是由孙玉臣装包给原告,并证实了原告诉请欠工程款77995.00元的事实,原告持有被告出具的两份证据的原件证明被告答辩意见是编造的。
二被告针对自己的主张未向法庭提供证据。
本院针对上述证据,分析评判如下:通过举证、质证,结合庭审调查,本院认为,原告所举的证据1因二被告表示无异议,故本院均予以采信。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认为原告所举证据2、3与其无关,不予发表质证意见。被告孙玉臣对原告所举的证据2有异议,主张该份证据是被告孙玉臣与案外人崔荣贵之间的结算,被告与原告之间没有合同,被告将工程分包给了崔荣贵。被告孙玉臣对原告所举的证据3真实性有异议,是原告到被告的住所地要求写,该结算单相对人王立民施工队是崔荣贵所找,其内容只能与崔荣贵进行结算,双方已清算完毕,钱已给崔荣贵,该证据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只能证明施工量,故原告向被告主张没有依据,且其内容与实际书写有出入,此证据是假的。但被告孙玉臣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故本院对原告所举的证据2、3予以确认。关于被告孙玉臣主张原告的证据3工程结算单超过举证期限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二条第二款“当事人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逾期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采纳,并对当事人予以训诫”的规定,原告所提供的证据3并未违反法律规定,故本院对证据3予以采纳。
根据采信的证据,结合庭审调查,本院确认的事实如下:
2017年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吉舒至荒岗高速公路工程,将其中流水槽、边沟的建设工程转包给被告孙玉臣,后被告孙玉臣转包给原告。后原告完工浆砌石流水槽157.8立方米、浆砌石边沟127.2立方米。2017年11月8日被告孙玉臣出具结算单一份,明确流水槽工程款47340.00元(157.8立方米×300.00元)、边沟工程款33072.00元(127.2立方米×260.00元)、材料差2417.00元,合计77995.00元。2017年11月20日被告孙玉臣又给原告王立民出具工程结算单一份,载明施工单位为原告王立民的民工队,结算人为被告孙玉臣,原告已完成了流水槽157.8立方米、边沟127.2立方米的工程。
本院认为,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吉舒至荒岗高速公路工程,将其中流水槽、边沟的建设工程转包给被告孙玉臣,后被告孙玉臣转包给原告,原告完工后,与被告孙玉臣进行了结算,被告孙玉臣理应付清全部工程费用,但至今未给付。被告孙玉臣主张其将该工程转包给了案外人崔荣贵(已死亡),原告与案外人之间才是转包关系,被告孙玉臣与原告之间不存在转包关系,但被告孙玉臣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原告与案外人之间存在转包关系,且在原告提供的证据工程结算单中,明确写有施工单位是原告的民工队,并在结算人处有被告孙玉臣的签字、捺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故本院对被告的主张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被告应支付利息的问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的规定,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利息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但对利息起算时间予以调整。关于原告要求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承担先行给付责任,因原告与被告中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之间无合同关系,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孙玉臣给付原告王立民工程款77995.00元,并自2017年11月21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列款项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给付。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75.00元由被告孙玉臣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杨 俭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王红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