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某1与张某2其他婚姻家庭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9-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沪0115民初53354号
原告:张某1,男,1963年2月1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黄浦区。
被告:张某2,男,1954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剑勇(系被告张某2之妻弟),住上海市浦东新区芳芯路XXX弄XXX号XXX室。
原告张某1与被告张某2婚姻家庭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8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1、被告张某2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剑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坐落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峨山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以下简称峨山路房屋)归被告所有,被告补偿原告房屋折价款人民币(以下币种同)969,000元。事实与理由:1996年3月8日,原告为了达成母亲吴某某独立居住的心愿,也为了让吴某某安享晚年,与被告达成了附条件的赠与赡养协议,也即《妥善安置母亲协议》,约定:原告赠与被告30,000元,条件是被告照顾母亲直至终老。后被告出资42,000元(包含原告赠与的30,000元)加上吴某某出资10,000元,购买了峨山路房屋。被告照顾吴某某几年后,就把吴某某赶去敬老院居住。因此,原告认为,被告不应该享有原告赠与的30,000元,要求被告返还原告峨山路房屋目前价值1,700,000元的57%,计969,000元。
被告张某2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峨山路房屋的房款,全部是由被告及家人出资的,与原告无关。原告与吴某某的房屋动迁取得动迁款195,000元后,原告把吴某某从家中赶出。原告所称的30,000元是其给吴某某的安家费,并非是对被告的赠与。后原告将该30,000元交给被告保管,约定由被告负责吴某某养老。被告将该30,000元全部用于照顾吴某某,并没有用于购房。被告照顾吴某某12年,后因吴某某腿脚不方便,其自己提出来要去养老院居住。吴某某在养老院居住期间,被告共给其80,000元左右的生活费。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峨山路房屋为公有住房,系于1999年4月通过置换而来,承租人为被告的妻子胡某某,同住人有吴某某。1996年3月8日,原、被告及吴某某、胡某某签订《妥善安置母亲协议》,载明:“张某1为各自生活安定着想,决定母亲吴某某动迁后与张某2共同生活。现经协议,特立下文:一、张某1今与动迁组协议得195,000元安置费,来之不易,除了消耗极大的精神体力外,还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动迁时,张某1生肝病,出院后又必须请病假,不仅造成工资、奖金及有关开销、损失,而且还必须支付行政上诉费用、巨额贷款利息等。吴某某没有拿出一分钱资金,全部由张某1承担。因此,张某1现安置住房是其本人户口、住房、大龄未婚青年等自身条件和以上多方努力的结果,特此郑重声明。二、吴某某客观上造成了张某1的重大困难。其要求动迁组或给母子两人安置费共计三、四万元,或单独给其本人能放一张床面积的住房。更为气愤的是,在其单位工会的哄骗下,竟盖章同意动迁组的无理要求,后虽经张某1撕毁,但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是母子两人强迁至护玛一村XXX号XXX室房屋。今张某1综合以上实际情况,一次性付清吴某某本人安置费30,000元现金给其本人。搬场费由张某1另行负责。以上款项已经大大超过其本人对动迁组的要求。三、为安全考虑,此款暂交张某2保管。吴某某自有生活费,享受医疗、劳保。除此之外,根据义务与权利一致的原则,张某2必须妥善照顾吴某某的日常生活,则吴某某以上财产百年之后归其所有。如有意外,则不得继承。为保证本金不流失,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先行动用。为保证本金不贬值,而且不断增值,租房是暂时的,调、购房才是长久之计。但无论用何种形式,一切由张某2全权妥善安置吴某某住房。增值属张某2所有,流失或贬值也由张某2负责。户口迁入张某2的上海市浦东新区峨山路XXX弄XXX号XXX室家中。张某1……没有拿吴某某以上财产,因而与吴某某和日常照顾无关……”吴某某在落款处注明:今收到张某1一次性付清的30,000元安家费。张某2、胡某某在落款处注明:今收到吴某某暂交保管的30,000元安家费。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首先,原告所称之30,000元,从原告提供的《妥善安置母亲协议》来看,系原告给付吴某某的安置费,并非对被告的赠与。其次,峨山路房屋系案外人胡某某承租的公房,原告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对峨山路房屋享有权利,故原告主张其享有57%的房屋产权,本院难以支持。综上所述,原告之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某1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490元,减半收取计6,745元,由原告张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贾 丹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周一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