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山明观与平湖市农业经济局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平湖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嘉平商初字第1214号
原告:山明观。
被告:平湖市农业经济局。住所地:平湖市新华北路500号。
法定代表人:周玉根,局长。
委托代理人:孙伟强,浙江天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山明观为与被告平湖市农业经济局合同纠纷一案,于2014年9月23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丁喜林独任审判,于2014年10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山明观、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孙伟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起诉称,原告原系浙江省平湖市水产试验场(以下简称试验场)职工(现因机构改革,平湖市水产试验场隶属于平湖市农业经济局),原告在1995年至1998年在职期间,试验场向原告集资55000元。原告多次向有关部门信访,要求返还上述集资款。平湖市农业经济局也多次和原告沟通,认可原告的债权主张并未失效,但至今未归还集资款。因此,原告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归还原告的集资款55000元,并自2001年5月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损失;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答辩称,一、被告不具有本案被告主体资格。1、原试验场因经营管理不善,2001年期间发生多起贪污犯罪刑事案件,包括原法定代表人、原告在内的多名人员被判刑,试验场生产经营也停止,所欠职工工资、集资款无法清偿。2005年,经市政府协调后,通过出让试验场资产筹集到一部分资金,专款专用于解决试验场职工工资、集资款等遗留问题。2005年12月,平湖市海洋与渔业局授权成立原试验场职工遗留问题处理小组,具体办理原试验场职工欠款处理工作。在原试验场遗留问题处理过程中,被告并没有接收原试验场资产和债权债务。2、虽然被告是原试验场上级主管部门,但原试验场系国有事业单位,实行独立核算,具有法人资格,并不是被告的内设机构或派出机构。原试验场向原告集资属民事上的债权债务关系,且发生于原告和原试验场之间,原告应当向原试验场主张权利。原告将平湖农业经济局列为被告主张权利是错列了被告,对于原告的起诉应当予以驳回。
二、原告的集资债权已抵消,原告无权请求归还集资款。平湖市人民法院(2002)平刑初字第34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原告在担任试验场黄姑对虾分场场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315260元,个人实得281260元,已追缴赃款140000元返还给了原试验场。虽然该刑事判决只表述原告赃款140000元返还原试验场,但刑事判决已确认原告侵吞试验场公款281260元。追缴赃款140000元后,原告尚欠试验场141260元,该款应当返还或者赔偿给试验场,这是原告对试验场所负债务。在处理试验场职工遗留问题时,处理小组已将试验场应付给原告的集资款55000元与原告应承担的返还贪污款作了抵消处理,被告认为这种抵消符合法律规定,完全合法有效。抵消后试验场对原告55000元的集资款已经清偿,试验场无需再归还给原告55000元的集资款。
综上,被告认为,原告错列了被告,平湖市农业经济局不具有本案被告资格,试验场所欠原告集资款债务因抵消而清偿,原告的诉讼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告的起诉。
在庭审中,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证据如下:
1、试验场收据1份,证明试验场收到原告50000元的事实。
2、试验场江苏大丰罗氏沼虾育苗厂股份股本金5份,证明试验场收到原告50000元集资款的事实,该款项与证据1的款项是同一笔款项。
3、试验场罗氏沼虾育苗集资券5份,证明试验场收到原告集资款5000元的事实。
4、试验场告知书1份,证明试验场拿到原告集资款55000元,该款应当归还原告。
5、原告提交的信访件4份,证明被告欠原告集资款55000元的事实。
6、信访回复件4份,证明原告多次信访要求归还55000元集资款,但均没有结果的事实。
7、(2002)平刑初字第34号刑事判决书1份,证明当时沈林华、张世红、盛金弟三人与原告一样被追究刑事责任,他们三人的集资款与追缴的赃款是抵扣的,抵扣的原因是判决书主文有:“其余赃款予以追缴”的内容,但针对原告的判决书没有这一内容,原告已经将赃款140000元交掉,也服了十年半的刑期,因此,原告要向被告讨要集资款。
被告质证认为,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与被告无关。证据2,对原告要证明的事实无异议,该款是试验场收取的,与被告无关。证据3,对真实性和原告要证明的事实无异议,该款是试验场收取的,与被告无关。证据4,无异议。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欠原告55000元。证据6,对被告的二份答复,没有异议,答复明确集资款是试验场与原告之间的关系,不是和被告的关系,被告不认可欠原告集资款55000元,被告是试验场的上级主管部门,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对原告的信访进行答复,被告的答复意见明确当时的处理方式是一种债务抵消;对市政府和嘉兴信访办的决定书,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证据7,无异议,该判决书证明已经向原告追缴赃款140000元,同时也确认原告贪污金额为315260元,因此,在处理试验场职工集资款过程中,涉及赃款未交清、贪污金额大于集资款金额的,都进行了抵消。
被告为证明其抗辩主张,提供证据如下:
1、2005年2月10日的委托书1份,证明平湖市海洋渔业局委托原试验场人员组成职工欠款处理小组,处理遗留职工工资、集资款问题。
2、原试验场职工遗留问题处理意见及附件1份,证明原告集资款与应缴赃款在处理时已作抵消处理,被告不是本案集资款的集资方,原试验场职工工资、集资款由清理试验场的财产清偿,被告未接收试验场财产和债权债务。
3、委托书及法律意见书各1份,证明被告委托法律服务单位对原试验场职工工资、集资款处理方案提供法律意见。
4、(2002)平刑初字第34号刑事判决书1份,证明原告贪污试验场公款28万元,已经司法判决确认,试验场在处理职工工资、集资款时,对原告集资款预提抵消有合法依据。
5、关于对信访的办理情况说明1份,证明对原告的信访涉诉问题,被告已作答复,答复阐明试验场不予归还原告集资款的原因和理由。
6、事业单位法人登记证1份,证明试验场具有法人资格,经费来源自收自支,试验场与原告之间的债权债务与被告无关。
原告质证认为,证据1、无异议。证据2,原告不知道处理的情况,当时原告在服刑,处理的情况也没有告诉原告家里人,原告去要钱的时候才告诉原告已经扣掉了。如果当时通知了原告,那么原告交掉钱后可以假释,可以少服9个月的刑期,服刑期间如果把赃款交清了,可以获得一个表扬,一个表扬可以减刑2至3个月。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未提供抵扣的凭据,抵扣需要原告签字。证据4,无异议,如果贪污款可以与集资款相抵的话,那么原告的贪污款就不是28万多元了。证据5,无异议,但不认可被告要证明的内容。证据6,无异议。
对上述原、被告提供的证据,经审核,本院认证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被告对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4,真实合法,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认定。证据5、证据6,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真实性,对原告信访及接访单位的答复等事实予以认定。证据7,本院作为定案依据。
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2,原告对真实性不持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3,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真实性。证据4、证据5、证据6,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原告提供的证据,结合原、被告之陈述,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试验场于1994年经平湖市机构编制委员会登记为事业单位法人,编号为浙平事法登字第94098号。原告山明观原系试验场职工。1995年9月30日,试验场向原告集资5000元。1998年9月20日,试验场再向原告集资50000元。2001年3月1日,试验场因单位转制等原因曾告知原告:其集资款55000元、安置费12206元、工资2800元于2001年4月份支付。同年12月27日,原告因涉嫌贪污罪被刑事拘留,同月31日被依法逮捕。2002年2月6日,本院作出(2002)平刑初字第34号刑事判决书,认定被告人山明观参与侵吞试验场315260元(个人实得281260元),已构成贪污罪,判处被告人山明观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追缴的被告人山明观赃款140000元由扣押机关发还给原单位(试验场)。
2005年12月10日,平湖市海洋与渔业局出具委托书,委托以王建中为组长,杨中荣、冯玉龙为组员的高桥甲鱼分场地面资产处置协调小组,全权负责高桥甲鱼分场地面资产的处置工作。处置工作包括对试验场高桥甲鱼分场的地面资产进行出让,出让所得资金用于偿还平湖市良种场的土地补偿款、租金、水电费以及偿还试验场拖欠本场职工的欠款。2007年,原试验场由职工代表王建中、冯玉龙、杨中荣组成原试验场职工遗留问题处理小组,负责对原试验场内部职工债权、债务进行处理。该小组出具有《关于试验场职工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附原试验场债权债务清偿清单第一、二、三、四批)。其中第四批为对原试验场既有债权又有债务,但债务大于债权的人,原告山明观被列入第四批清单,根据第四批清单,原告山明观的债权为“场向职工借款55000元”、“医疗、冷饮费1200元”,债务为“扣款281260元”,债权债务相减为“-225060元”。
原告服刑完毕后于2012年2月1日向平湖市信访局信访,反映:其出狱后获悉原试验场成立了一个结算小组负责发放工人工资等善后款项,原单位职工的工资和股本金均已领取,所以也多次向发放单位讨要工资和股本金,但结算小组工作人员以原告贪污需要退赃为由,拒绝支付股本金。因此,原告要求信访部门将其反映的情况妥善处理。信访部门将原告书面信访意见转交平湖市农业经济局后,平湖市农业经济局答复原告:从《关于原试验场职工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及现有数据,按照上述原则结算后属原告山明观倒欠试验场,原告山明观要求直接归还55000元的主张是不符合实际和处理意见的,目前无法办到。此后,原告一再向有关部门信访,要求归还55000元集资款。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原告未举证证明其与被告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只是举证证明试验场向其集资55000元的事实。试验场是具备法人资格的单位,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如果试验场终止,需要被告来承担民事责任,那么原告也必须要提供相应的被告作为试验场的权利义务承受人的证据,但原告并没有相应的证据提供。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归还集资款55000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山明观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176元,减半收取588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丁喜林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朱 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