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与肖玉柱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4-1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109民初11218号
原告: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109397954952L,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二路106号。
法定代表人:黄远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栋,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兰晓天,员工。
被告:肖玉柱,男,1976年9月8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巴东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钟华强、戴思佳,浙江诚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诉被告肖玉柱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任子飞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8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栋、兰晓天,被告肖玉柱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思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诉称:2015年10月16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2016年4月7日,被告在执行工作任务过程中发生工伤,经医院治疗后,于同年11月23日经杭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九级工伤。被告自发生工伤后,一直未回公司上班,原告亦从未单方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另,被告住院治疗期间,先后四次向原告借支5万元用于支付因工伤发生的医疗费等相关费用,但至今未偿还。2017年3月27日,被告向杭州市萧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要求原告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原告同意解除劳动关系,并随即向仲裁委提起反申请,要求被告偿还50000元借支款,但仲裁委直接一并予以审理。
原告认为,仲裁委作出的裁决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不应裁决原告向被告支付医疗费53513.50元。仲裁裁决中并未查明被告是否发生医疗费、发生的医疗费金额是否符合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等事实,直接确认原告应支付医疗费53513.50元,并扣减借支款50000元后,尚应支付医疗费3513.50元明显不当。被告因治疗工伤发生医疗费应审查是否符合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如果符合法定标准,则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如果不符合法定标准的,应由被告自行承担。况且被告医疗费未能及时报销,系因被告未能配合提供相应材料所致。至于借支款,并非原告直接为被告支付的医疗费,法律关系不同,不应在医疗费中直接扣除。
仲裁委不应裁决原告向被告支付交通费1500元。裁决中对被告交通费酌情予以裁决明显不当。本案中,被告提供的萧山区工伤保险转外地诊治审批表落款时间为2017年2月5日,即被告转外地就医时间应当在2017年2月5日之后,故仅能报销2017年2月5日后自杭州转巴东县人民医院就诊时发生的交通费。同时,的士费发票不属于规定可选择乘坐的交通工具,且未经社保经办机构批准同意乘坐,故的士费不属于可报销范围。因此,对符合条件的交通费,被告应当申请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不符合条件的交通费,被告无权主张。原告认为裁决确认应由原告支付交通费1500元是错误的。
仲裁委不应裁决原告向被告支付护理费4862元,因为裁决依据的法律法规并无任何条文规定住院期间护理费的标准为143元/天。
仲裁委不应裁决原告向被告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18879元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152元。仲裁审理中已核实原告向被告提供了50000元借支款,用于支付被告工伤产生的医疗费等,但仲裁将本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医疗费53513.50元直接在借支款中予以扣减,明显不当。原告认为,上述借款应在原告应当支付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中予以扣减,余款仍应由被告向原告返还。综上,原告认为,本案中原告需承担的费用为停工留薪期工资18879元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152元,合计36031元,上述款项扣减原告提供的借款后,应由被告向原告返还余款13969元。
被告肖玉柱辩称:一、原仲裁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被告伤情为左胫腓骨开放粉碎性骨折,在住院治疗期间明显不能自理需要照顾。至于护理费的标准被告是根据2015年浙江省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51719元进行计算的。二、关于借支款的问题。仲裁审理时原告是愿意在医疗费中一并处理的。而且医疗费的金额原告也是认可的,原件也已交由原告。原告在本案中又提出应将借支款在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中予以扣减的请求,被告认为毫无法律依据。鉴于此,被告认为上述借款系借贷纠纷,不应在本案中处理,应由原告另行起诉。三、关于交通费的问题。被告伤势在腿上,受伤后前往医院产生交通费非常合理,后被告回老家休养,期间也实际产生了相关费用,被告也已提供了相关票据,因此请求法院酌情考虑交通费用。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1、借支款四份,欲证明被告为治疗工伤向原告借支50000元的事实;2、劳动合同一份,欲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3、工伤认定决定书一份,欲证明被告系工伤、且已申报工伤,但尚未进行工伤理赔结算的事实;4、杭州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登记鉴定表一份,欲证明被告系九级工伤的事实;5、仲裁裁决书一份,欲证明本案已经经过仲裁前置程序的事实。经质证,被告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应由原告另行起诉处理;对证据2、3、4、5无异议。经审查,本院认为,证据1真实性被告并无异议,但因被告不同意上述借款在本案中一并处理,故证据1所涉借支款可由原告另行起诉,本案中不作处理;证据2、3、4、5系客观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被告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交通费发票一组、萧山区工伤保险转外地诊治审批表一份,欲证明交通费支出情况。经质证,原告认为,打车费不应在保险范围内,被告提供的转外地诊治审批表落款时间为2017年2月5日,故只能报销在此之后发生的被告本人的交通费用,3月7日的客运发票没有标注姓名,由法院予以审查酌定。经审查,本院认为,萧山区工伤保险转外地诊治审批表客观真实,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至于其余交通费发票由本院结合被告伤情酌情对交通费予以认定。
根据以上所确认的证据和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以下事实:2015年10月16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在原告处的劳动合同期限为2015年10月16日至2018年10月15日,其中包含试用期从2015年10月16日起至2016年1月15日止;被告岗位为装卸工,实行标准工时工作制度等条款。且原告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2016年4月7日,被告在工作中受伤,伤情为左胫腓骨骨折。被告受伤后二次住院治疗共计34天。同年5月9日,杭州市萧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被告受伤为工伤。同年11月23日,被告伤情经杭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致残9级。2017年3月27日,被告向杭州市萧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如下:一、原、被告自2017年3月27日起解除劳动关系;二、原告一次性支付被告工伤保险待遇合计146259.88元【医疗费8513.58元(53513.58元-45000元),护理费4862元(143元×34天),停工留薪期工资51456元,经济补偿金4288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7152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152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7592元,交通费2544.3元,伙食补助费1700元】。同年5月17日,仲裁委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如下:一、确认原、被告解除劳动关系;二、原告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被告医疗费减去借支后余额3513.5元、护理费4862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8879元、交通费15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152元,合计45906.5元;三、驳回被告的其他仲裁请求。后因原告不服仲裁裁决,故诉至法院。
本院认为:关于被告在仲裁时提出的经济补偿金在仲裁时未获支持,对此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经审查后对被告的该请求亦不予支持。关于被告仲裁时提出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住院伙食补助费的请求,仲裁委以需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为由不予审理,原、被告对此亦均无异议,故本院经审查后对被告的上述仲裁请求亦不予处理。关于被告要求确认劳动关系解除的仲裁请求。被告在受伤后一直未回原告公司上班,其在仲裁时提出要求解除劳动关系,原告亦同意解除,故本院确认双方劳动关系解除。关于医疗费,需经社保相关机构审核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现该款尚未拨付,故本院对此不予处理。关于护理费,被告住院期间的护理费本院予以支持,确认为4817.66元(51719元÷365天×34天)。关于交通费,被告因工伤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所需的交通费应由社保相关机构审核后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此外的交通费本院结合案情酌情认定为1500元。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原、被告对仲裁委确认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为18879元(2697元×7个月)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为17152元(4288元×4个月)均无异议,但原告认为上述两笔款项应扣减被告向原告的借支款。本院认为原告提及的借支款,被告并不同意一并予以处理,故本案中不对借支款作出处理,可由原告另行主张。因此,本院确认应由原告向被告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18879元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152元。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九条第(一)、(三)项,《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与肖玉柱之间的劳动关系解除;
二、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支付肖玉柱停工留薪期工资18879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152元、护理费4817.66元、交通费1500元,上述款项合计42348.66元,限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肖玉柱的其余请求。
如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杭州远成快运有限公司负担,予以免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任子飞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陈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