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刘洪根与福建川木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梁守敏等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0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2民终1120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
法定代表人:刘洪根,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狄昕雯,上海瀚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洪根,男,1962年2月10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长宁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狄昕雯,上海瀚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福建川木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
法定代表人:赖秋法,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臻,上海君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梁守敏,男,1968年6月11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福建省福州市。
原审被告:林文洪,男,1970年11月7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福建省。
原审被告:汪小刚,男,1978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安徽省滁州市。
原审被告:许忠海,男,1975年4月24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青浦区。
上诉人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伍一拾公司)、刘洪根因与被上诉人福建川木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木公司)、原审被告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17)沪0118民初14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一伍一拾公司、刘洪根共同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对一审法院认定的拖欠货款本金金额并无异议,但对一审法院确认的利息起算点有异议,一伍一拾公司认为双方对货款金额有分歧,故应当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计算利息。另外,一伍一拾公司的减资程序合法有效,刘洪根等股东不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不应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公司减资纠纷,且一审法院遗漏追加实际大股东李曙莺为当事人,存在程序错误。综上,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认为一审法院的判决显然有误,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川木公司辩称,不同意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的上诉请求。双方结算货款时一伍一拾公司承诺付款日之后即可起算利息,即2016年7月1日,一审法院的判决以2017年2月2日起算利息,并无不妥。一伍一拾公司的减资行为发生在川木公司提起诉讼以后,系恶意减资,其公司所有股东均有过错,理应共同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至于李曙莺,其并非一伍一拾公司的股东,也并未参与公司减资的股东会,故一审法院未将其作为本案当事人,并无不当。综上,川木公司认为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未作陈述。
川木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一伍一拾公司支付川木公司货款人民币182,186.48元(以下币种同);二、判令一伍一拾公司偿付川木公司利息(以182,186.48元为本金,自2017年2月3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三、判令刘洪根、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对一伍一拾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伍一拾公司于2010年3月成立。现公司的股东为刘洪根、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五位自然人。根据2014年6月29日一伍一拾公司的公司章程规定,公司的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由上述五股东分别于2013年12月5日出资10万元及2016年7月31日出资990万元。川木公司与一伍一拾公司自2015年11月起至2016年3月发生买卖业务关系,一伍一拾公司向川木公司购买有关货物。2016年6月3日,双方经结算,一伍一拾公司尚结欠川木公司货款182,186.48元,承诺于2016年6月起每月支付货款2万元,但一伍一拾公司至今未向川木公司支付。2016年7月19日,一伍一拾公司向川木公司退还价值73,787.30元的货物。故一伍一拾公司实际结欠川木公司货款108,399.18元。
一审另查明,2017年2月1日,一伍一拾公司的五股东召开股东会,并形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减资至10万元等决议,同时,一伍一拾公司将公司的减资事宜于2017年2月17日在上海法治报报纸上刊登了减资公告,但对于减资事宜未书面通知作为债权人的川木公司。2017年4月5日,一伍一拾公司向有关部门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根据减资材料中的“有关债务清偿及担保情况说明”反映,一伍一拾公司对外债务为0万元,至2017年4月5日,公司已向要求清偿债务或提供担保的债权人清偿了全部债务或提供了相应担保。未清偿的债务,由公司继续负责清偿,并由公司股东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提供相应的担保。刘洪根、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分别在“有关债务清偿及担保情况说明”中进行签名提供担保。
一审审理中,川木公司确认一伍一拾公司向川木公司退货价值73,787.30元,同意在结欠的货款中予以扣除,同时认为,一伍一拾公司的股东未全额出资,章程规定的第二次出资额未到位,但未能提供相应的依据。刘洪根表示,一伍一拾公司的所有股东均出资到位,故不同意承担连带责任及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川木公司与一伍一拾公司间买卖关系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川木公司依约履行供货义务后,一伍一拾公司未将剩余货款支付川木公司,构成违约,故对于川木公司要求一伍一拾公司支付货款108,399.1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对于川木公司认为一伍一拾公司的股东未出资到位,要求公司股东承担连带责任,因未能提供公司股东出资未到位的依据,故一审法院难以支持。对于川木公司以一伍一拾公司进行减资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诉求,一审法院认为公司减资本质上属于公司内部行为,理应由公司股东根据公司的经营状况通过内部决议自主决定,以促进资本的有效利用,但应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直接通知和公告通知债权人,以避免因公司减资产生损及债权人债权的结果。根据川木公司与一伍一拾公司的相关业务反映看,川木公司与一伍一拾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在一伍一拾公司的减资之前已经形成。一伍一拾公司也不存在无法联系川木公司的情形,但一伍一拾公司在减资时未书面通知川木公司。虽然一伍一拾公司在《上海法治报》上发布了减资公告,但并未就减资事项直接通知川木公司,故该通知方式不符合减资的法定程序,也使得川木公司丧失了在一伍一拾公司减资前要求其清偿债务或提供担保的权利。根据现行公司法之规定,股东负有按照公司章程切实履行全面出资的义务,同时负有维持公司注册资本充实的责任。尽管公司法规定公司减资时的通知义务人是公司,但公司是否减资系股东会决议的结果,是否减资以及如何进行减资完全取决于股东的意志,股东对公司减资的法定程序及后果亦属明知,同时,公司办理减资手续需股东配合,对于公司通知义务的履行,股东亦应当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一伍一拾公司的股东就公司减资事项在2017年2月1日形成股东会决议,此时川木公司的债权早已形成,作为一伍一拾公司的股东应当明知。但是在此情况下,一伍一拾公司的股东仍然通过股东会决议同意减资请求,并且未直接通知川木公司,既损害一伍一拾公司的清偿能力,又侵害了川木公司的债权,应当对一伍一拾公司的债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公司未对已知债权人进行减资通知时,该情形与股东违法抽逃出资的实质以及对债权人利益受损的影响,在本质上并无不同。因此,尽管我国法律未具体规定公司不履行减资法定程序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时股东的责任,但可比照公司法相关原则和规定来加以认定。由于一伍一拾公司减资行为上存在瑕疵,致使减资前形成的公司债权在减资之后清偿不能的,公司股东应在公司减资数额范围内对一伍一拾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自己的诉讼权利。
一审法院判决:一、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福建川木家居用品有限公司货款108,399.18元;二、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福建川木家居用品有限公司逾期付款利息(以108,399.18元为本金,自2017年2月3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三、刘洪根、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在减资990万元的范围内对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结欠福建川木家居用品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四、如刘洪根、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在其他案件中已实际履行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部分,不再承担。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467.90元,公告费560元,合计3,027.90元,由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刘洪根、梁守敏、林文洪、汪小刚、许忠海负担。
二审中,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提供一份审计报告,以证明在公司减资之前,各股东已经切实履行了出资义务。川木公司对此表示,该证据不属于新证据,与本案也无关联性。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伍一拾公司及川木公司均对一审查明的欠付货款金额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一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以本案一审立案时间为起算点计算利息,合法合理,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就利息起算点提出的异议并无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公司减资程序的相关瑕疵,涉及到一伍一拾公司股东是否需要共同承担相应付款责任的问题,与川木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的法律适用等各方面均具有实质性关联,一审法院在本案中一并予以查明和处理,并无不当。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主张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不应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公司减资纠纷,于法无据。根据查明的事实,一伍一拾公司及其股东在进行公司减资时并未有效通知川木公司,一审法院据此判令各股东在减资金额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于法无悖。一伍一拾公司及刘洪根还主张一审法院遗漏追加实际大股东李曙莺为当事人,然而现有证据显示李曙莺并非一伍一拾公司在册大股东,且李曙莺并未参与公司减资的相关事务,川木公司并未对其提出诉请,其也并非必要之共同被告,一审法院未追加其未当事人,并无不妥。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一伍一拾公司和刘洪根的上诉理由均无法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67.90元,由上诉人上海一伍一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上诉人刘洪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晓菁
审判员  王 曦
审判员  李非易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杜自强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