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宜昌爱奔物流有限公司与徐晓梅、柳毓武、第三人宜昌远东明亮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2-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巴东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鄂巴东民初字第01136号
原告宜昌爱奔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宗凯,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骆念国,湖北前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徐晓梅。
被告柳毓武(系被告徐晓梅之夫)。
委托代理人徐晓梅,系本案被告徐晓梅。
第三人宜昌远东明亮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远征,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聂飞,系宜昌远东明亮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员工。
原告宜昌爱奔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奔物流公司)诉被告徐晓梅、柳毓武、第三人宜昌远东明亮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亮汽车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9月2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罗杨军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爱奔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骆念国,被告徐晓梅,被告柳毓武的委托代理人徐晓梅,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聂飞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爱奔物流公司诉称,2011年4月29日,被告徐晓梅为了取得原告为其向银行借款提供担保与原告签订了车辆挂靠合同。车辆挂靠合同明确表述被告徐晓梅挂靠在原告名下车牌号分别为鄂ED2061、鄂ED2091两辆重型罐式货车是其向银行借款购买的车辆。车辆挂靠合同中明确约定,被告徐晓梅如果没有按照约定偿还银行借款本息或者因任何原因致使不能偿还银行借款本息或者给甲方造成任何损害时,甲方有权任意扣押、留置、处分、变卖挂靠车辆,乙方无条件向甲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车辆挂靠合同签订后,原告和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共同作为被告徐晓梅借款的保证人向银行提供担保,并将该两辆汽车抵押给银行。后因被告徐晓梅没有按借款合同约定偿还银行借款,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作为保证人被银行扣划185490元。又因原告曾向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出具过”承诺书”,并向该公司支付有预付货款,因此,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直接将原告的预付货款扣划以抵偿其被银行扣划的款项,致使原告承担了实际的保证责任。现根据双方签订的车辆挂靠合同的约定及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立即扣押并变卖被告徐晓梅挂靠在原告名下的车牌号分别为鄂ED2061、鄂ED2091两辆重型罐式货车;判令被告徐晓梅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221309元,被告柳毓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令二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庭审中,原告爱奔物流公司放弃请求人民法院立即扣押并变卖被告徐晓梅挂靠在原告名下的车牌号分别为鄂ED2061、鄂ED2091两辆重型罐式货车的诉讼请求。
原告爱奔物流公司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车辆挂靠合同1份。用以证明原、被告双方间的权利义务约定。
经质证,二被告认为合同是真实的,签字也属实,但认为签字后原告没有给二被告交付合同。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认为合同属实。
2、财务扣款通知书、承诺书各1份。用以证实原告爱奔物流公司的货款被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扣划,导致原告损失185490元。承诺书为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的扣款依据。
经质证,二被告认为不属实。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认为属实。
3、2013年9月17日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情况说明1份及转帐凭证5份。用以证实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扣划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存款的明细情况。
经质证,二被告及第三人均认为属实。
4、个人贷款合同1份。用以证实被告徐晓梅向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借款,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和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为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经质证,二被告及第三人认为属实。
5、发票1份。用以证实原告爱奔物流公司支出律师费用5000元。
经质证,二被告陈述不清楚,证据是否真实应由法官判定。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认为属实。
被告徐晓梅、柳毓武辩称,原告起诉我们购买了车牌号为鄂ED2061、鄂ED2091的两辆车属实,但原告起诉我们欠钱不属实。我们购买的两辆车至今都没有看见合同书,我们每个月的按揭款都打了的。原告承诺在2012年4月29日给我们办齐所有的手续,但原告方没有履行约定。因为原告没有给我们办理相关手续,我们的车辆从2012年5月至今都没有运营,在车辆没有运营期间,我们也还在一直打款,直到2012年11月30日。
被告徐晓梅、柳毓武为支持其辩解理由的成立,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2013年9月8日四川川交路桥有限责任公司猴子岩水电站S211线淹没复建公路A合同段项目部证明1份、2013年11月14日巴东永杰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证明1份。用以证实因原告没有给二被告提供合法手续,导致二被告的车辆无法运营,也导致了二被告无法给原告打款。
经质证,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及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认为证据形式不合法,证明内容不真实且与本案没有关联。
2、2013年12月3日巴东县野三关汽车客运站田经虎证明1份、2013年10月30日谭传任证明1份。用以证实二被告的车辆一直没有运营,先后停在田经虎及谭传任的停车场内。
经质证,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及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认为证人没有出庭作证,证据形式不合法,同时对证明内容的真实性持有异议,认为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3、2012年5月17日售货单1份。用以证实二被告购买礼物找原告为其车辆办理手续,但没有结果。
经质证,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及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4、2013年9月20日覃海军证明1份。用以证实覃海军将二被告的车辆开至宜昌要求原告办理车辆年检手续,但原告没有办理。
经质证,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及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认为证人没有出庭作证,证据形式不合法,证明内容不真实,与本案也没有关联。
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述称,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在诉状中陈述的情况都是属实的,我方需要陈述的事实与原告爱奔物流公司的陈述一致。
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本院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并从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综合审查判断后认为,二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3、4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2,虽二被告认为不属实,但根据全案证据及庭审查明的事实,本院认为该份证据客观真实、来源合法,与本案事实存在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所提供的证据5系证实其支出律师费5000元,该证据系证据原件,来源合法,亦与本案事实关联,本院予以采信。二被告提交的证据1包含两份证据,从两份证据各自所证明的内容来看,两份证据系孤证,同时二被告也无其他证据对其证明的事实予以补强,故本院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证人应当出庭作证,二被告提交的田经虎证明、谭传任证明、覃海军证明系证人证言,因上述证人未出庭作证,且未向法庭说明未出庭作证的正当理由,故本院对二被告提交的证据2、4不予采信。因二被告提交的证据3所载明的内容为购四件套2套,该证据是否与本案有关,二被告并无证据予以证实,因此,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本院采信的有效证据及庭审查明的事实,本案经审理查明:2011年4月29日,原告爱奔物流公司与被告徐晓梅、柳毓武签订车辆挂靠合同,被告徐晓梅将其通过按揭方式购买的牌号为鄂ED2061、鄂ED2091两辆重型罐式货车挂靠登记在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名下。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徐晓梅挂靠在爱奔物流公司名下的车辆是徐晓梅通过向银行借款购买的车辆,徐晓梅在未清偿银行全部借款本息前,应银行及其委托人的要求,而将其所购车辆挂靠在爱奔物流公司名下。徐晓梅将车辆挂靠爱奔物流公司后,爱奔物流公司保留对车辆的所有权。当徐晓梅全部清偿借款本息及全部结清合同项下所涉及的全部债务后,挂靠车辆所有权转移到徐晓梅,并由徐晓梅承担过户费用登记到徐晓梅名下。徐晓梅如果没有按照约定偿还银行借款本息或者因任何原因致使不能偿还银行借款本息或者给爱奔物流公司造成任何损害时,爱奔物流公司有权任意扣押、留置、处分、变卖挂靠车辆,徐晓梅无条件向爱奔物流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徐晓梅挂靠在爱奔物流公司名下的车辆挂靠期间自2011年4月29日起至2013年4月29日止。徐晓梅在挂靠期间应向爱奔物流公司交纳挂靠管理费400元/月,2年共计9600元,作为爱奔物流公司为徐晓梅代办各种事项及爱奔物流公司各项管理的费用。车辆挂靠期间,徐晓梅指定柳毓武作为徐晓梅在本合同中全部合同义务和责任的担保人,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担保。在车辆挂靠期间,徐晓梅必须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行业管理规定,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自担责任与风险,徐晓梅在经营过程中不得有损爱奔物流公司信誉和利益的行为发生。徐晓梅自主从事运输经营,自担任何全部经营税、费。在合同有效期内,挂靠车辆的保险由爱奔物流公司统一办理,并按借款银行指定的保险公司以及规定的相关险种保险,全部保险费用由徐晓梅承担,如果徐晓梅未按时与爱奔物流公司办理到期续保手续和缴付全部保险费,爱奔物流公司有权任意扣押、留置、处分、变卖挂靠车辆,有权解除本合同并要求徐晓梅赔偿由此造成的全部损失。徐晓梅使用挂靠车辆在挂靠期间,必须严格服从爱奔物流公司车辆管理,履行统一门牌标识,按期年审,季检,保持车载手机、GPS监控装置畅通等合同义务;车辆在挂靠期间的营业税、车辆保险费、车辆年、季检费等费用由徐晓梅自己承担。车辆挂靠期间,徐晓梅如发生下列行为之一,爱奔物流公司有权单方面解除本合同,扣留、变卖挂靠车辆,注销车籍并追究其违约责任,同时徐晓梅还必须向爱奔物流公司支付违约金3000元,承担诉讼费、律师费以及用于讨债的其他费用:1、徐晓梅不按合同规定支付规费或保险费,且拖欠时间超过一个月,每日应按所欠金额的5%向爱奔物流公司支付滞纳金,否则爱奔物流公司有权不予提供相关经营证照和票据;连续拖欠两个月时,爱奔物流公司有权单方解除本合同,追缴所欠款项、滞纳金、违约金,并要求徐晓梅赔偿爱奔物流公司因催讨欠款造成的损失,损失的标准按照发一次催讨通知书200元或扣留一次车辆2000元计算;2、未按与贷款人签订的借款合同执行每月还本付息,超过一个月的……。被告徐晓梅在合同期内支付了挂靠管理费9600元,并由爱奔物流公司购买了车辆挂靠期间的保险费用。2011年5月4日,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湖支行作为贷款人、被告徐晓梅作为借款人、原告爱奔物流公司作为抵押人和保证人、明亮汽车公司与被告柳毓武作为保证人签订了个人贷款合同,由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湖支行向被告徐晓梅发放重汽按揭贷款53万元。后由于被告徐晓梅未依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湖支行自2012年6月30日至2013年5月10日间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扣划了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185490元用于偿还被告徐晓梅所欠贷款本息。按照原告爱奔物流公司2010年8月10日向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出具的承诺书的约定,明亮汽车公司于2013年6月3日扣划了原告爱奔物流公司预付给该公司的货款185490元。原告爱奔物流公司为追回被扣款,多次催告二被告偿还被扣划的款项,但二被告一直未付。2013年9月29日,原告爱奔物流公司诉至本院,请求判准所请。
同时查明:原告爱奔物流公司于2010年8月10日向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出具承诺书,该承诺书载明因将车辆挂靠在爱奔物流公司名下的客户需向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借款,明亮汽车公司在爱奔物流公司和客户的请求下愿意为客户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为避免给明亮汽车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特承诺如果客户没有按照与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履行还款义务,由此给明亮汽车公司造成任何损失包括但不限于银行扣划明亮汽车公司在银行的存款,收取的任何费用等,爱奔物流公司同意任意扣划爱奔物流公司预付给明亮汽车公司的货款,并不得提出任何异议。承诺为不可撤销承诺,在明亮汽车公司为客户提供的连带责任保证消除前均有效。原告爱奔物流公司为向二被告主张权利,委托湖北前锋律师事务所律师骆念国为其诉讼代理人,并支出代理费用5000元。
庭审中,原告爱奔物流公司陈述其要求被告徐晓梅赔偿其被明亮汽车公司扣划预付货款及其他损失的理由是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已将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在该公司的货款直接扣划。原告爱奔物流公司明确其赔偿损失的具体计算方式为:1、被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扣划的货款185490元;2、被告应承担的违约金3000元;3、聘请律师费用5000元;4、催收欠款差旅费1842元(庭审中予以放弃);5、资金占用费25977元。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车辆挂靠合同及原、被告与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案外人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签订的个人贷款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背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效力性规定,为有效合同,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因被告徐晓梅未全部交纳按揭车款,导致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被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南湖支行扣划存款185490元,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承担了个人贷款合同所约定的连带保证责任。原告爱奔物流公司2010年8月10日给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出具的承诺书,该承诺书实质是爱奔物流公司单方以书面形式向明亮汽车公司出具的担保书,且明亮汽车公司接受并未提出异议,根据承诺书所载内容,爱奔物流公司与明亮汽车公司之间形成了一个新的保证合同。明亮汽车公司也正是基于该承诺书的约定要求原告爱奔物流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扣划了爱奔物流公司的预付货款,此时原告爱奔物流公司承担了保证责任。原、被告签订的车辆挂靠合同约定被告徐晓梅如果没有按照约定偿还银行借款本息或者因任何原因致使不能偿还银行借款本息或者给爱奔物流公司造成任何损害时,爱奔物流公司有权任意扣押、留置、处分、变卖挂靠车辆,并由被告徐晓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同时挂靠合同约定被告徐晓梅未按与贷款人签订的借款合同执行每月还本付息,超过一个月的原告爱奔物流公司有权单方解除合同,扣留、变卖挂靠车辆、注销车籍并追究违约责任。因此,被告徐晓梅按期向贷款人偿还借款本息也是原、被告签订的挂靠合同所约定的义务之一,而被告徐晓梅未按合同约定偿还贷款人借款本息,导致第三人明亮汽车公司扣划了原告预付货款,造成了原告损失,因被告徐晓梅的违约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被告徐晓梅应予赔偿。原告爱奔物流公司资金被扣划的时间为2013年6月3日,因此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应从该日计算。原告提交的计算资金占用费用明细表所计算的利息均只计算至2013年9月,因此,对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时间本院计算为四个月。原、被告未在车辆挂靠合同中约定利息损失计算依据,本院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年利率5.60%予以计算。经计算,被告徐晓梅应赔偿的利息损失为3462.48元。根据车辆挂靠合同的约定,被告徐晓梅未按与贷款人签订的借款合同执行每月还本付息,超过一个月的,其应当向爱奔物流公司支付违约金3000元,并承担诉讼费、律师费以及用于讨债的其他费用,但因原告主张了二被告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故对其一并主张的违约金3000元本院不予支持,对其主张的律师代理费损失5000元,本院予以支持。按照车辆挂靠合同之约定,被告柳毓武是连带责任保证人,因此其应对被告徐晓梅承担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原告爱奔物流公司在诉讼中放弃要求被告赔偿其因催讨欠款支出的差旅费1842元,系其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准许。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徐晓梅赔偿原告宜昌爱奔物流有限公司被扣划的预付货款损失185490元及利息损失3462.48元,并支付律师代理费损失5000元,共计193952.48元。由被告柳毓武承担连带责任。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宜昌爱奔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20元,减半收取2310元,由原告宜昌爱奔物流有限公司负担310元,由被告徐晓梅、柳毓武负担23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案件受理费,款邮汇至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罗杨军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张 芹
附:与本案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本法所称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