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夏怀安与淮南九龙岗二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5-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大民一初字第00560号
原告:夏怀安,男,汉族,淮南九龙岗二公司职工,户籍地安徽省寿县,经常居住地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青丰镇。
委托代理人:时磊,安徽八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明,安徽八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淮南九龙岗二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淮南市大通九龙。
法定代表人:徐社宝,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金景,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刘保平,该公司职员。
原告夏怀安与被告淮南九龙岗二公司(以下简称九二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于2015年6月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由审判员王晓璐独任审理,于2015年6月15日裁定转入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夏怀安及其委托代理人韩明,被告九二公司委托代理人金景、刘保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夏怀安诉称:其自1990年1月起一直在九二公司从事井下采煤工作,危害接触史长达23年。2014年8月1日淮南市防治所出具《诊断证明书》诊断夏怀安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并给出了综合治疗和安排疗养的处理意见。2014年9月1日,九二公司向淮南市人社部门申请工伤认定,淮南市人社部门作出了《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夏怀安所患为工伤,2015年3月1日,淮南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夏怀安的劳动功能障碍为伤残六级。事情发生后,九二公司未能依照有关规定落实夏怀安的工伤保险待遇,同时自2013年2月起未能及时足额支付工资待遇。其于2015年5月15日向淮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支付拖欠工资和工伤保险待遇,淮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不予受理通知决定。现诉至法院,请求解除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九二公司及时足额支付拖欠工资70568.7元(3207.67*自2013年2月至2014年8月和2015年3月至2015年6月合计22个月)、经济补偿金38492元(3207.67元/月*12个月);要求九二公司按照工伤六级的标准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66024.7元(34个月*4883.08元/月)、停工留薪工资22454元(3207.67元/月*7个月);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九二公司承担。
夏怀安针对其诉讼请求主张的事实及理由提交的证据及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
证据1、夏怀安身份证复印件、九二公司企业信息(网上查询件),证明双方的主体身份。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夏怀安身份证有异议,夏怀安身份证有变更,出生日期是1961年,实际夏怀安是1968年出生。
证据2、医院报告单、诊断证明书(复印件),证明1990年1月至2013年2月夏怀安在园林井从事采煤工作,导致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2013年2月接受淮南市防治所的治疗,已被确诊患有。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X光报告单写的很清楚,只能供医师参考,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对诊断证明书没有异议。
证据3、工伤认定决定书、职工伤残程度证明书,证明夏怀安因长期从事采煤工作导致患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夏怀安患有,被依法认定为工伤,劳动功能障碍为六级。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无异议。
证据4、淮南市职工工伤待遇核定表,证明夏怀安受伤前工资是3207.67元。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无异议,缴费工资不代表实际工资,二者是不同步的。
证据5、工资单(2014年8月12日至2015年7月14日),证明九二公司没有按月发放工资,也没有支付停工留薪的工资。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无异议,但这是企业处于停产放假状态给职工的生活费。2015年3月夏怀安做过工伤认定后,九二公司已经为夏怀安做伤残津贴,但是因为效益不好,所以至今未发。
证据6、淮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2015)淮劳人仲字第75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淮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不属受案范围为由不予受理夏怀安仲裁申请,其诉讼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符合法律规定。九二公司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无异议,上面写的很清楚不属于受案范围,证明本案不属于劳动争议。
九二公司辩称:1、其公司根据淮南市政府(2012)176号文件要求全面、分步的开展了关闭矿井工作,同时依照法律规定,于2013年元月委托淮南市防治所对所有检查。在此次检查中,夏怀安属于观察对象,需要定期检查。2014年8月,淮南市防治所确诊夏怀安患。其公司于2014年9月为夏怀安申请认定工伤。2015年3月,夏怀安经鉴定为陆级伤残。其公司于2015年4月为夏怀安办理了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报批伤残津贴;2、根据淮南市政府的要求,九二公司九号井和曙光煤矿于2012年12月31日前关闭。此后,其公司依据法律规定及淮南市规定的最低工资的70%支付给夏怀安生活费,不存在拖欠工资。至今,夏怀安未与其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不符合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条件,该项诉讼请求不能成立;3、夏怀安的工伤是基于而发生的,其所在的矿井已被关闭,夏怀安长期放假在家,其公司一直支付生活费,并为夏怀安办理了伤残津贴,夏怀安要求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的诉讼请求与事实不符;4、根据《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的规定:劳动、聘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聘用合同的,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夏怀安至今未向其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申请,故不应享受相应的待遇。综上,请求驳回夏怀安的诉讼请求。
九二公司针对其抗辩的事实及理由提交的证据及夏怀安的质证意见为:
证据1、工资明细表(25张),证明九二公司按规定每月向夏怀安支付生活费并且是依法支付。夏怀安的质证意见为九二公司应当提供有夏怀安签字的工资表或者银行转账凭证,证明已经向夏怀安发放工资;从该证据可以看出夏怀安从2012年12月开始是每月3000多元工资,后面工资有时每月只有200多元,与相关法律规定不符。
证据2、皖煤安监监二函(2012)151号文件、淮府秘(2012)176号文件、淮国土资(2013)3号文件、大府秘(2012)105号文件(复印件),证明夏怀安所在矿井是按照省、市行政部门的要求已于2012年12月31日关闭。夏怀安的质证意见为请法庭对真实性予以核实;该证据不能证明九二公司的观点,本案主体是九二公司,九二公司并未进行关闭只是关闭矿井,相关规定与现行法律规定有冲突的法庭应当按照现行法律审理。
证据3、《淮南日报》公告(复印件),证明关闭矿井事宜是由淮南市小煤矿关闭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矿井所在的人民政府具体负责组织实施。夏怀安的质证意见为真实性请求法庭核实,且公告是关闭九号井不是关闭被告公司,对相关人员也应按照法律规定进行安置。
证据4、企业法人(营业单位)注销通知书(2张,曙光煤矿有原件,九号井的没有原件),证明夏怀安所在矿井已经于2013年1月23日办理了注销登记。九号井的原件在安徽省工商局,没有拿回来。夏怀安的质证意见为曙光煤矿注销与本案没有关系;企业注销登记应当提供原件或者工商部门证明;是九号井注销不是九二公司注销。
经庭审举证、质证,对证据认证如下:
(一)对夏怀安所举证据认证如下:证据1,虽然九二公司认为夏怀安系1968年出生,但并未提供证据,且庭后法庭已经核实身份证的原件,系公安机关签发的有效证件,而工商登记信息与九二公司提供的营业执照一致,可以证实夏怀安及九二公司的主体资格,对该证据证明效力予以认定;证据2、3,因九二公司对真实性无异议,可以证实夏怀安系九二公司职工,被确诊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认定为工伤,经鉴定夏怀安的劳动功能障碍为陆级,对该两组证据证明效力均予以认定;证据4,虽然九二公司认为缴费工资不代表实际工资,但用人单位应承担劳动者工资数额的举证责任,九二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夏怀安在正常上班情况下每月的具体工资数额,故该证据可以证实淮南市工伤生育保险管理中心在核定夏怀安保险待遇时认定夏怀安缴费工资为3207.67元,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883.08元,对该证据证明效力予以认定;证据5,系银行系统出具帐户明细表,且九二公司对真实性无异议,可以证实2014年8月至2015年7月,九二公司向夏怀安支付生活费,对该证据证明效力予以认定;证据6,该组证据盖有仲裁委员会的公章,可以证实2015年5月25日,淮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不属受案范围为由作出(2015)淮劳人仲不字第75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并已送达给夏怀安,对该组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认定。
(二)对九二公司所举证据认证如下:证据1,虽然九二公司提供了夏怀安2012年10月至2013年1月的工资表,但该工资表没有夏怀安的签字,且夏怀安不予认可,也与夏怀安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所依据的缴费工资数额不一致,故此4张工资表不能证实夏怀安的工资。对2013年2月至2015年5月的工资表,因夏怀安在庭审时认可2013年1月不再上班只领生活费,结合夏怀安提供的银行明细单,可以证实2013年2月起,九二公司每月支付夏怀安生活费800元,对该组证据的证明效力部分予以认定;证据2、3,经庭后核实,且夏怀安庭审后也认可该两组证据的真实性,可以证实2012年10月15日,淮南市政府、大通区政府决定对曙光煤矿等4处矿井实施关闭。2012年11月淮南日报刊登了关闭通知。2012年12月14日,安徽煤矿安全监察局注销了曙光煤矿等矿井的煤矿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2013年1月,淮南市国土资源局提请注销曙光煤矿等矿井的采矿许可证,对该两组证据的证明效力均予以认定;证据4,因九二公司和夏怀安均认可夏怀安系曙光煤矿工人,故九二公司九号井的注销通知书与本案无关,而曙光煤矿的注销通知书结合证据3,可以证实2013年1月23日,淮南曙光煤矿在安徽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注册局办理了注销登记,对该组证据的证明效力部分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夏怀安于1990年1月参加工作,后到淮南曙光煤矿从事井下挖掘工作。夏怀安从事工作期间每月工资不固定。2012年10月15日,淮南市人民政府按照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深化煤矿整顿关闭工作的意见》的文件决定对大通区第九煤矿、曙光煤矿和九二公司九号井等矿井实施关闭,故下发淮府秘(2012)176号通知,通知大通区人民政府对曙光煤矿等矿井下达关闭通知书,依法办理相关证照注销手续,并及时组织实施关闭,于2012年12月31日前完成。2012年10月17日,淮南市大通区人民政府下发大府秘(2012)105号文件。通知曙光煤矿等矿井从即日起停止一切与关闭无关的采掘活动,于2012年12月31日前完成闭坑。2012年11月21日,淮南市小煤矿关闭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淮南日报上刊登由大通区人民政府对曙光煤矿实施关闭的公告。2012年12月14日,安徽煤矿安全监察局下发皖煤安监监二函(2012)151号文件,决定注销淮南曙光煤矿等煤矿企业的安全生产许可证。2013年1月10日,淮南市国土资源局提请省国土资源厅注销淮南曙光煤矿等矿井的采矿许可证。安徽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注册局于2013年1月23日为淮南曙光煤矿办理了注销登记,缴销了营业执照和公章,并于2013年1月25日出具了企业法人(营业单位)注销通知书。
淮南曙光煤矿关闭后并入九二公司,九二公司对职工安排了离岗前健康检查。2014年8月1日,淮南市防治所出具诊断证明书,确诊夏怀安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2014年8月26日,九二公司申请对夏怀安进行工伤认定,淮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9月1日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夏怀安为工伤。2015年3月5日,淮南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职工因工致残程度(等级)证明书,鉴定夏怀安劳动功能障碍为陆级。2015年3月18日,淮南市工伤生育保险管理中心出具职工工伤待遇核定表,确定夏怀安缴费工资为每月3207.67元,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883.08元,依据缴费工资计算夏怀安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51322.72元。该伤残补助金夏怀安已经领取。2015年5月25日,淮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不属受案范围为由作出(2015)淮劳人仲不字第75号不予受理通知书,未受理夏怀安与九二公司工伤待遇案件。
另查明:自2013年1月至今夏怀安一直未再工作,自2013年2月起,九二公司每月为夏怀安发放生活费800元。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结合庭审情况,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夏怀安主张解除与九二公司的劳动关系是否应当支持?2、九二公司是否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及夏怀安主张拖欠的工资70568.7元是否应当支持?3、夏怀安主张经济补偿金38492元是否应当支持?4、夏怀安主张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66024.7是否应当支持?5、夏怀安是否存在停工留薪期及夏怀安主张停工留薪期间工资是否应当支持?
本院针对上述争议焦点,评判如下:
(一)关于夏怀安主张解除与九二公司的劳动关系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
本院认为:夏怀安系九二公司的职工,其因工作致残被鉴定为六级伤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经其本人提出,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故夏怀安主张解除与九二公司的劳动关系,本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九二公司是否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及夏怀安主张拖欠的工资70568.7元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
本院认为:安徽省人民政府制定的《安徽省工资支付规定》第二十七条中规定,非劳动者原因用人单位停工、停产在1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用人单位应当视同劳动者提供正常劳动并支付工资。超过1个工资支付周期的,用人单位可以根据劳动者在停工停产期间提供的有关劳动重新约定其工资标准,并按约定支付工资;用人单位没有安排劳动者工作的,应当按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劳动者生活费。国家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本案中,夏怀安所工作的淮南曙光煤矿于2012年12月系因政策性原因实施关闭,夏怀安从2013年元月起不再工作,故九二公司在未另行为夏怀安安排工作的情况下,根据安徽省的相关规定,每月按不低于本地最低工资标准的70%向夏怀安支付生活费800元是合理的,并不存在拖欠夏怀安工资的行为。故夏怀安主张拖欠工资70568.7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九二公司提出的其公司依据法律规定及淮南市规定的最低工资的70%支付给夏怀安生活费,不存在拖欠工资的辩解意见,理由充分,本院予以采纳。
(三)夏怀安主张经济补偿金38492元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
本院认为:本案中夏怀安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我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情形的范围内,可以依法享有经济补偿金。法律规定计算经济补偿金的标准应是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该平均工资是指劳动者的应得工资,因夏怀安自2013年1月至今均未上班,故夏怀安的工资标准以本市大通区2014年最低工资标准每月1040元计算较为合适。因夏怀安和九二公司均认可夏怀安系1990年1月参加工作,故夏怀安要求支付经济赔偿金按照12个月计算未超过法律规定的标准,是当事人的意思自治表示,故本案的经济补偿金为12480元(1040元/月12个月)。夏怀安主张经济补偿金38492元的诉讼请求,本院部分予以支持。九二公司提出的夏怀安未与其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不符合支付经济补偿金条件的辩解意见,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四)夏怀安主张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66024.7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的规定,职工因工伤致残被鉴定为六级伤残,经其本人提出,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根据《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的规定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以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算34个月。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逐年递减。根据相关规定,企业男职工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周岁,从事井下工作累计满九年的男职工年满55周岁,经职工本人申请可以提前退休。从此规定可以看出,是否办理提前退休是由工人自愿申请为前提的。本案中夏怀安系1961年5月20日出生,2013年3月5日淮南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其伤残等级作出评定结论时,其尚未满52周岁,在庭审中九二公司也认可夏怀安未提出提前退休的申请,从有利于保护劳动者的角度出发,本案认定夏怀安的法定退休年龄仍然为60周岁,不适用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逐年递减的规定。因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883.08元,故夏怀安主张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66024.7元(4883.08元/月34个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五)夏怀安是否存在停工留薪期及夏怀安主张停工留薪期间工资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本案中,因夏怀安所工作的曙光煤矿于2012年12月因政策性原因进行关闭,其自2013年1月已经不再进行工作,故2014年8月夏怀安被认定工伤后,并不存在暂停工作接受医疗的情形,且九二公司至今仍按照规定每月向夏怀安发放生活费,故夏怀安不存在停工留薪期,其主张停工留薪期间工资22454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九二公司提出的夏怀安所在的矿井已被关闭,夏怀安长期放假在家,其公司一直支付生活费,并为夏怀安办理了伤残津贴,夏怀安要求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的诉讼请求与事实不符的辩解意见,理由充分,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一款、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夏怀安与被告淮南九龙岗二公司自即日起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
二、被告淮南九龙岗二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一次性支付原告夏怀安经济补偿金1248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66024.7元,合计178504.7元;
驳回原告夏怀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淮南九龙岗二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晓璐
代理审判员  余 培
人民陪审员  宗 晖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陈慧珺
附: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七十三条劳动者在下列情形下,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一)退休;(二)患病、负伤;(三)因工伤残或者患;(四)失业;(五)生育。
劳动者死亡后,其遗属依法享受遗属津贴。
劳动者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和标准由法律、法规规定。
劳动者享受的社会保险金必须按时足额支付。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八条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
(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
(四)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劳动者权益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情形。
用人单位以暴力、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者劳动的,或者用人单位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劳动者人身安全的,劳动者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不需事先告知用人单位。
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
(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三、《工伤保险条例》
第三十条第一款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第三十三条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不得超过12个月。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按照本章的有关规定享受伤残待遇。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仍需治疗的,继续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
第三十六条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五级、六级伤残的,享受以下待遇:
(一)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标准为:五级伤残为18个月的本人工资,六级伤残为16个月的本人工资;
(二)保留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安排适当工作。难以安排工作的,由用人单位按月发给伤残津贴,标准为:五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70%,六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60%,并由用人单位按照规定为其缴纳应缴纳的各项社会保险费。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由用人单位补足差额。
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