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佰平、姜希维与姜希腾、裴金兰合伙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丰民初字第1411号
原告王佰平,居民。
委托代理人何东、刘光成。
原告姜希维,居民。
被告姜希腾,居民。
被告裴金兰,居民。
委托代理人佟凤娟,河北佳诚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佰平、姜希维与被告姜希腾、裴金兰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佰平及其委托代理人何东、刘光成、原告姜希维、被告裴金兰、二被告委托代理人佟凤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佰平、姜希维诉称,二原告于2006年2月联系唐山国义特种钢铁有限公司60吨转炉炼钢厂房钢结构工程。由于工程量大,工期紧,于是找被告姜希腾合作,三人共同经营此项目。三方合作约定:由原告王佰平联系工程签约及前期投入资金4000元并找的施工队伍;被告的哥哥姜希维前期投入资金2万元及设备;姜希腾前期投入资金2万元及设备。各方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三方各分得利润的三分之一。原被告开始是准备借用唐山市兴达建筑公司的营业执照,但是该公司在即将签约时却不借了,后经甲方国义钢铁公司刘海军经理同意,改借用唐山市腾建金属结构厂的营业执照。原告以腾建厂的名义与甲方签订施工合同。腾建厂的法人代表是裴金兰,上述钢结构施工合同财务方面的有关事项均由被告裴金兰负责,该施工合同工程已于当年11月竣工。该工程总造价5722272元,成本费用约4121407元(包括人工费、机械费、材料费及其它费用),利润约160余万元。工程结束后,二被告曾多次隐瞒原告从甲方取款,既不通知原告,也不给原告钱。故起诉要求二被告给付原告王佰平应得利润455000元,给付原告姜希维530000元。
被告姜希腾、裴金兰辩称,一、原告所述不符合事实。原告所说工程是唐山市腾建金属结构厂承建,并不是与二原告合伙,也没有关于三方约定一事,二原告并未投资。原告王佰平只是向腾建厂提供了订立合同的机会,是起到订立合同的媒介作用,腾建厂已经向王佰平支付了信息费。这些费用不是用在工程承建上,而是原告用于私人的费用,从会计学上说,证明并不是分配的利润,那么当然不是合伙关系。二、没有任何书面的投资证明,原告所诉的前期投入资金都是他们凭空捏造的。工程前期后期所有的维护、修理、全部人员的人工费、设备费均由唐山腾建金属结构厂承担。工程甲方提出的任何要求,甲方提出的屋面钢屋架加固,吊车梁加固设备维修,检修过程中出现意外人身伤亡事故,原告均没有承担。原告没有承担任何的人工费和材料费,他所捏造的事实都是假的。三、唐山国义特种钢铁有限公司60吨转炉炼钢厂房钢结构工程是由腾建金属结构厂与国义特种钢铁有限公司所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本工程所得利润属于案外人个人独资企业腾建金属结构厂所有,并不是某个人所有,更不能由原被告所私分。四、被告姜希腾是工程乙方腾建金属结构厂的经理,被告裴金兰是该厂法定代表人,两被告个人对本案的施工合同的工程没有义务承担给付原告工程款的责任,原被告三人也没有权利分配唐山市腾建金属结构厂的工程利润。五、原告敲诈勒索,捏造事实,干扰我们正常经营及生活秩序,经常给我们打电话威胁我们要钱,性质很恶劣,拿不存在的事实敲诈恐吓,答辩人保留向原告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综上所述,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合伙关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姜希维与被告姜希腾系兄弟关系,二被告系夫妻关系。被告裴金兰是个人独资企业唐山市腾建金属结构厂(以下简称腾建厂)的投资人。2006年,原告王佰平通过关系与唐山国义特种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义特钢)就承包该公司60吨转炉炼钢厂房一期工程进行接触洽谈。后原告姜希维、被告姜希腾与原告王佰平共同参与协商。2006年2月26日,二原告与被告姜希腾用腾建厂名义与唐山国义特种钢铁有限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甲方为国义特钢,乙方为腾建厂,合同内容“……工程名称为60T转炉炼钢厂房……承包范围:甲方负责供应主材,乙方负责加工制作安装……六、工程款的支付每月30日前乙方将当月完成工程量报给甲方,甲方收到工程量报表后,5日内予以确认,支付乙方工程进度款90%(制作60%,安装30%),余款10%待竣工合格一个月内付5%,另外5%留作质保金,工程竣工一年内无质量问题,余款全部付清……十二、本协议一式陆份,甲乙双方各持叁份”。乙方处加盖腾建厂公章,原告王佰平签字。该合同二原告各持一份,二被告持一份。合同签订后,二原告与被告姜希腾共同参与施工,前期半成工品加工三人分工负责,现场施工主要由被告姜希腾负责,二原告协助。工程款项收支主要由被告裴金兰经手。原告姜希维、被告姜希腾均从被告裴金兰处支过款用于支付工程的相关费用。二原告主张与姜希腾系合伙关系,但并未约定款项进出的相关手续。原告王佰平亦从裴金兰处支取过一部分款项,原告王佰平称这些款项为工程利润,二被告称该款为信息费。
二原告称王佰平投入三四千元,姜希维投入两万元,不清楚姜希腾投入多少;二被告对二原告关于投资的情况予以否认,称二原告未投入,全部资金是二被告所投入。二原告对此未提交相关证据。
原告提交了被告裴金兰制作的该工程的成本帐,该帐目显示,工程总造价5722720元,扣除成本,盈利为473400.57元。二原告认为该帐目系假帐,按经验,工程利润应为总造价的百分之三十。被告裴金兰称,该工程并没有473400.57元的利润,还应扣除未计入前述帐本的22万多元成本。被告裴金兰表示,工程的开支有的有手续,有的没有手续,自己只是记了个流水帐。
另,诉讼中,本院会同原被告就工程款的给付情况到甲方国义特钢进行核实,经核实,甲方尚欠工程款900654.68元。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工程施工合同、裴金兰制作的成本帐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二原告与被告姜希腾共同参与工程施工合同协商,原告王佰平在工程施工合同上签字,三人各执有一份合同,三人共同参加了工程施工,应认定三人系合伙关系。工程施工合同乙方虽为腾建厂,但实际为三人合伙。二原告主张被告裴金兰制作的工程成本帐为假帐,要求被告提供完整详细的帐目及原始凭证,二被告称有的开支有手续,有的开支没有手续,只是记了个流水帐。三合伙人对于合伙财务制度无约定,成本支出凭证不完整,导致无法对帐。二原告一直参与工程施工,其主张裴金兰虚构帐目,应提供相关证据。甲方国义特钢尚欠工程款90余万元未付,二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二被告现掌握合伙利润,关于二被告分别支付二原告利润455000元、53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佰平、姜希维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650元,由原告王佰平、姜希维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秀艳
代理审判员  韩 刚
代理审判员  周业海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宋 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