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诉人于海荣与被上诉人刘春发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民事二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甘肃省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甘08民终3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于海荣。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春发。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彦荣。
上诉人于海荣因与被上诉人刘春发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泾川县人民法院(2016)甘0821民初4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审理。上诉人于海荣,被上诉人刘春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彦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于海荣上诉请求:要求撤销原判,改判刘春发赔偿纸箱损失14622.5元。撤回上诉状中发回重审的请求。
事实及理由:原判事实不清,判决不公。刘春发将我未拉走的166箱大苹果连同包装材料出卖给另外的客商,由于我违约在先,我不予追究。但刘春发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买卖合同之外属于我的包装材料出卖。原审认可了刘春发私自出卖包装材料的事实,但将价值一万多元的包装材料以刘春发认可的1660元判决赔偿,明显事实不清,显失公正。一审程序错误。一审法院未向我送达举证通知等法律文书,在我多次催促下才通知开庭日期,始终未释明举证的法律规定,由于我不懂法律,开庭时未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导致我举证不能。
刘春发辩称:2015年12月7日,于海荣委托王小军和王济民来村上拉其放在租的地方的空纸箱,我挡了,理由是要把剩下的苹果拉走,当时形成的协议就是如果于海荣七日内不把苹果拉走,我有权处理于海荣的纸箱,这个协议是王小军和王济明起草的。于海荣违约造成我一万多元的损失,我认了,于海荣的损失由他自己负责。这些纸箱没有于海荣说的那么多,我当时看只有一点点纸箱。签订协议的目的就是让于海荣把订下的苹果拉走。于海荣在一审的时候就不承认这个协议。
于海荣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刘春发赔偿苹果包装箱款13422元,发泡网200元,运费400元,车辆空载费400元,人工费200元。事实及理由:2015年9月,我自带苹果包装材料购买了刘春发家苹果,但因市场暂时疲软,我只拉走小苹果,大苹果未及时拉走。2015年12月7日,我委托他人拉运我寄存的苹果包装箱时,刘春发强行阻挡,双方只能达成临时约定,约定我必须在7日内将刘春发家大苹果拉走,否则包装箱由刘春发自行处理。2016年1月7日我去装运苹果时,才发现我存放的2065个空箱、5包发泡网不见了。经询问是刘春发擅自将我的上述包装材料处理了。
刘春发一审辩称:原告购买了我家苹果未付果款,因市场不好,他只按时运走了容易销售的小苹果,将166箱大苹果没有按照约定运走,我多次催促未果,造成苹果冻坏,最后只能以每箱10元的价格处理,造成损失七千多元。原告没有按期拉运苹果,我将其存放的包装材料处理变现抵顶了部分损失,是合理的。且包装材料根本不是原告诉称的数量,我处理后得款只有166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9月,于海荣、刘春发之间达成口头购销协议,由于海荣购买刘春发苹果,其中小苹果127箱,大苹果166箱。协议达成后,于海荣按时运走了小苹果并结清了价款。剩余的大苹果因市场价格降低,于海荣一直没有运走。2015年12月7日,于海荣委托果商中介王某某去刘春发所在地拉运存放的苹果包装材料时,刘春发出面阻拦,王某某与刘春发达成临时协议:于海荣如果不能在7日内运走刘春发家苹果,则包装材料和剩余苹果由刘春发自行处理。直至2016年1月7日,于海荣到刘春发家拉运剩余苹果时,剩余苹果以及存放的包装材料已经一并由刘春发处理变现。双方为此形成纠纷,2016年4月,于海荣提起诉讼。一审法院认为:于海荣、刘春发之间达成苹果买卖协议后,因于海荣未能及时装运而形成纠纷,在纠纷未能明确处理的前提下,刘春发将于海荣存放的果品包装材料擅自处理,侵犯了于海荣的合法财产权利,应予赔偿。关于于海荣的损失价值,因于海荣未向法庭举证证实,刘春发自述变卖包装材料得款1660元,故法庭只能以刘春发认可的数额进行认定。至于刘春发所主张的苹果损失、房租费等损失17848元,因其未能举证证实,也未提起反诉,不予处理。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刘春发赔偿原告于海荣苹果包装材料损失1660元。限判决生效后15日内履行。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刘春发负担。
二审中,于海荣提交一份记账单,一份送货单,以证明在窑店凤口刘春发所在村子,于海荣所租房内存放有2065个苹果箱子。申请证人王济民、于军营出庭作证。王济民证言认为:2015年12月7日,其和王小军受于海荣委托,去凤口于海荣所在租房内拉运空苹果箱子时,经清点共2065个箱子。刘春发堵住不让拉,经和于海荣联系,报了警,派出所进行了劝解。经王小军与于海荣联系,王小军起草了协议书,由其誊抄,主要内容是于海荣订购的苹果刘春发可以处理,但纸箱不准处理。其未给于海荣打电话,王小军和于海荣怎样联系协议内容的,其不清楚。刘春发出示的协议原件就是其书写的。于军营出庭作证认为,用圆珠笔手写的单子是其给于海荣拉运纸箱子时的清单,账结清后就用笔划掉了。2015年11月2日给于海荣拉空苹果箱子4000个,在长武卸了一半,在凤口卸了2065个。送货单其不清楚,其只是挣运费的。
刘春发质证认为:记账单谁都能写,上面也没签名,不认可,不能证明事实真相;且2015年11月2日送的箱子,到2015年12月7日,一个多月时间,于海荣是苹果客商,随时都在用,不可能还有这么多。王济民说有这么多的箱子,但没有给我交过数;王济民说他和于海荣没有联系,但王小军和于海荣均承认与王济民电话联系过,所以王济民的证言不真实。
二审中,刘春发提交了其在一审提交的协议书的原件,刘春发的证人王小军经对该原件质证,认为就是由其起草,由王济民修改誊写的协议原件。经王济民质证,认为就是王小军起草,其誊写的协议原件。经于海荣质证,认可该协议,认为就是王济民、王小军与其电话沟通后,形成的协议,但认为协议对纸箱是扣押,而不是变卖。
二审中,刘春发申请证人王小军出庭作证,王小军证言认为,2015年12月7日,其与王济民受于海荣委托拉纸箱子,刘春发挡了,说要拉箱子就把于海荣订他的苹果也拉走,不拉苹果就不让拉空箱子。因刘春发阻挡还报了警。后其和王济民、于海荣商量,形成了协议,就是几天内于海荣如果不拉走所订购的苹果,箱子和苹果由就果农自行处理,当时意思就是让于海荣在几天后拉走刘春发的苹果。其起草协议后由王济民对起草的协议修改誊抄,协议一式两份,各执一份。
刘春发提供胡喜学书面证明,以证实2015年12月7日刘春发阻挡王小军拉苹果箱子、形成协议及此后刘春发处理苹果的事实。
于海荣质证认为,王小军证言不认可,因为协议上写的箱子只能扣押不能变卖。承认去年行情不好,拉订购刘春发的苹果迟了。胡喜学证明不认可。
经本院审查认为,刘春发二审提交的协议原件,虽与原审复印件略有出入,但主要内容基本一致,且起草者王小军、誊写者王济民均认可,于海荣虽在一审以其未签名而不认可,但二审质证后对其内容认可,且协议写明一式两份,能证明刘春发和于海荣各一份,故该协议原件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依据。
王济民与王小军作为协议的起草人,其所证明的内容基本相同,不同之处在于王济民是否与于海荣电话沟通协议,是否清点箱子数量,协议中的扣押指向是允许变卖还是仅仅是扣留。王小军、于海荣均证实王济民当时与于海荣进行了电话沟通,其对协议内容是清楚的,所以,王济民认为自己与于海荣未沟通,其仅仅是协议的誉写者的证言,不能作为认定事实依据。王小军虽认为王济民清点过纸箱,但不知道数字,还有发泡网和垫板。所以,王济民所陈述的清点数量,刘春发不认可,且该纸箱在于海荣所租房内,由于海荣掌握使用,至2015年12月7日,已一个多月时间,故王济民的证言尚不足以证明纸箱数量。王济民证言中的其他内容与王小军作证内容一致,能够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于海荣提供的于军营书写的运费结算单、送货单,于军营认可,与于军营的证言结合,能证明其于2015年11月2日为于海荣拉运过纸箱,但王小军、王济民给刘春发写扣押纸箱的协议是2015年12月7日,时间相差一个多月,于海荣是在泾川窑店、丰台等地拉运苹果的客商,在随时使用,刘春发认为纸箱数量难以确定的理由成立,于军营所拉运纸箱不能确定在2015年11月2日至2015年12月7日未被使用,于海荣认为有2065个纸箱数量的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胡喜学的书面证言,因胡喜学未出庭作证,刘春发虽提供了胡喜学的身份证复印件,仍无法确定胡喜学的身份,于海荣否认,故不能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依据。
对于协议中约定的扣押纸箱,刘春发是否有权变卖处理问题。从协议内容看,约定七日内不拉走预定的苹果,库房空箱扣押苹果由果农自行处理。协议字迹幼稚,断句不清。从整体意思来看,应当是七日内不拉走预定苹果,所扣押的空箱和苹果由果农自行处理,是对违约的一种处理方式。且装空箱的房子是于海荣所租,由于海荣使用,钥匙并非刘春发掌握,此后处理空箱,应当是在于海荣的允许或协议约定的情况下所做的处理。
原审虽对2015年12月7日的协议内容以于海荣未签字、未追认为由而不予确认,但查明事实内容及二审中提交能够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依据的证据,均能证实原审查明内容的真实性,故原审查明事实应予确认。
本院认为:于海荣无法确定刘春发扣押空苹果纸箱数量,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且对空纸箱的处理双方达成了一致协议,于海荣未在协议约定的期间内拉运预定的苹果,刘春发处理空纸箱是履行协议的行为。一审法院按刘春发私自处理所扣押的空箱,按刘春发自认的变卖空箱数量确定向于海荣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一审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按法律规定向于海荣送达了受理通知书、诉讼风险告知书、举证通知书、廉政告知书,一审送达证上于海荣本人签字和捺印能够证实,于海荣认为一审程序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于海荣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于海荣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吕长录
审判员  张兴平
审判员  宫在霞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杨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