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程遥、冯绍平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3-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西省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赣02民终85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程遥,男,1978年8月23日出生,汉族,住景德镇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冯绍平,男,1972年5月21日出生,汉族,系景德镇市天门山百花超市经营者,住景德镇市。
上诉人程遥因与被上诉人冯绍平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法院(2016)赣0203民初3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程遥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判;二、驳回冯绍平诉讼请求;三、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冯绍平承担。
事实与理由,一、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冯绍平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程遥在其出具的还款计划书上写明了具体的还款时间,在程遥逾期未归还借款后,冯绍平就应知道权利受到侵害,冯绍平明知权利受到侵害的7年后起诉,显然已超过诉讼时效。二、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中对“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情形作了具体规定,证人余某虚假证明的情形不符合法定情形,不能引起诉讼时效中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一)当事人一方直接向对方当事人送交主张权利文书,对方当事人在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虽未签字、盖章但能够以其他方式证明该文书到达对方当事人的;……(四)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对方当事人在国家级或者下落不明一方住所地的省级有影响的媒体上刊登具有主张权利内容的公告的,但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可见,判断“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时,要求一方当事人必须将要求的意思表示送达给另一方。否则,不具有引起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对照本案:1、从余某的证明来看,余某证明其与冯绍平自2009年10月起至2016年10月,多次找程遥催收,但程遥避而不见。说明该期间,余某、冯绍平从未见过本人,只是多次找本人,其催讨借款的意思没有送达给本人,故不具有引起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实际上,本人与余某互不相识,余某只不过是本人在诉讼时效抗辩后,冯绍平提供的假证人。其次,余某证明与冯绍平诉称内容矛盾。冯绍平诉称“时至今日,被告下落不明拒不还款,故原告诉至法院”,余某证明称其与原告自2009年10月起至2016年10月,多次找被告催讨借款,但被告逃避不见。“被告下落不明”不可能存在“多次找被告催讨借款”。事实情况是本人负债较多,于2009年底逃到外地躲债,父母在南昌,就没有回景德镇。
冯绍平辩称,一、从2009年开始程遥欠本人钱,本人一直在催讨,证人余某确实多次和本人一起去程遥家里催过款;二、从一审到现在,本人看到的所有程遥的签名都不是程遥本人签的,这些签名与借条上的签名均不一致,其本人也没有到过庭;三、本人不赌博,没有提供赌资给程遥,程遥借钱时说用于偿还信用卡。
冯绍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判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147000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程遥因经常到原告冯绍平经营的超市购买东西而与原告相识。2009年,被告多次向原告借款,其中有:被告分别于2009年5月6日、同年7月12日、同年8月7日向原告借款50000元、67000元、30000元,共计147000元借款,被告并分别出具借条给原告(均未注明还款时间)。事后,原告找被告催讨借款,被告便出具一份还款计划书给原告,该计划书约定被告于2009年10月10日、同年10月31日、同年11月15日、同年12月10日分别归还50000元、80000元、50000元、剩余欠款。原告经多次催讨未果,以被告于2009年5月6日、同年7月12日、同年8月7日出具的未注明还款时间的借条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归还借款。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被告程遥向原告冯绍平借款,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属合法有效。关于借款本金,根据被告出具的2009年5月6日、同年7月12日、同年8月7日借条及原告的陈述,可以认定被告向原告实际借款147000元,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本金147000元的诉请,该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程遥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冯绍平借款本金147000元。案件受理费3240元,由被告程遥承担。
二审中,程遥父亲向本院提交情况汇报中陈述程遥因赌博借高利贷于2009年10月无法偿还高利贷,被迫辞职外逃。程遥离家后,冯绍平曾多次找程遥父亲。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冯绍平起诉程遥归还欠款时是否已过诉讼时效。2009年10月5日,程遥还款还款计划书写明2009年10月31日、2009年11月15日、2009年12月10日的还款计划。且承诺未按时归还,一切后果由本人承担,以后允许冯绍平等人前往其家或单位。但正如程遥父亲所言,程遥为躲高利贷逃往外地。原审中,余某出具证明证实其陪同冯绍平多次上门找程遥催收借款,程遥手机关机,避而不见。这与程遥父亲向本院出具的情况汇报中关于程遥躲债逃往外地相吻合。此种情形是程遥刻意躲避债务,且程遥父亲也陈述程遥离家出走后,冯绍平多次找程遥父亲。显然,冯邵平在程遥离家出走以后,多次主张债权。因此,程遥上诉主张冯绍平起诉已过诉讼时效,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上诉人程遥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40元,由上诉人程遥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纯华
审 判 员 舒振亚
审 判 员 徐文生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代书记员 徐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