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万洪柱等与北京春风饭庄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怀民(商)初字第01199号
原告万洪柱,男,1958年3月28日出生。
原告杜秉东,男,1959年6月20日出生。
原告赫长安,男,1954年8月4日出生。
原告白芸,女,1967年6月21日出生。
原告宋秋明,女,1961年9月28日出生。
原告靳秀云,女,1960年6月27日出生。
原告张清云,女,1955年5月30日出生。
原告吴亚平,女,1959年8月12日出生。
八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吉伟,北京市富程律师事务所律师。
八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大军,北京市富程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北京春风饭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怀柔区商业街23号。
法定代表人万洪柱,董事长。
第三人崔敬丽,女,1967年10月9日生。
委托代理人蒋宏普,北京智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万洪柱、杜秉东、赫长安、白芸、宋秋明、靳秀云、张清云、吴亚平与被告北京春风饭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风饭庄公司)及第三人崔敬丽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张翠芳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陈晓燕、马春海参加的合议庭,并于2015年9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万洪柱及八位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吉伟,被告春风饭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万洪柱,第三人崔敬丽及其委托代理人蒋宏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万洪柱、杜秉东、赫长安、白芸、宋秋明、靳秀云、张清云、吴亚平起诉称:八原告系春风饭庄公司的股东。春风饭庄公司前身为北京康盛服务公司春风饭庄(以下简称康盛春风饭庄),系原北京康盛服务公司(以下简称康盛服务公司)主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并受原怀柔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监管。2000年4月,经相关部门批准,由万洪柱、杜秉东、赫长安等十四位职工自筹资金一次性买断国有资产,改制为春风饭庄公司。当时参与改制国有资产的职工并不包括崔敬丽及另外两名名义股东杜开明、张士奎。2001年5月崔敬丽调入春风饭庄公司工作。
在改制的过程中,因原告等人当时自有资金不足,遂以春风饭庄公司名义向康盛服务公司借款60万元,连同原告等人自有资金50万元合计凑足110万元用于买断国有资产,春风饭庄由国有企业改制为私营企业,更名为北京春风饭庄有限公司,本案原告是春风饭庄公司的股东。转制过程中康盛服务公司出于对上述60万元借款偿还的考虑,提出将借予原告的60万元出资款,以每人20万元分别挂在康盛服务公司职工崔敬丽及杜开明、张世奎三人名下,由上述三人作为春风饭庄公司的挂名股东和原告等实际股东一并办理工商登记,待上述借款清偿后,再将上述三位挂名股东名下的股权无偿转给原告等人,并办理相应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原告等人同意了康盛服务公司所提出的上述借款条件,康盛服务公司遂于2000年3月29日以其下属红螺娱乐城的名义将60万借款支付给了春风饭庄公司,原告等人也按当时约定将崔敬丽及杜开明、张世奎三人在工商登记机关登记为春风饭庄公司的挂名股东(其中崔敬丽在春风饭庄公司转制完成后于2001年5月从康盛服务公司调入春风饭庄公司任会计,是春风饭庄的职工)。
此后,2001年至2004年间,原告等人陆续通过春风饭庄公司将60万借款及利息还给了康盛服务公司。2011年杜开明和张世奎应原告等人要求,也将挂在其名下的春风饭庄公司的相应股权无偿返还给了原告,并配合原告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唯崔敬丽虽经原告多次催促,但仍拒不配合将挂在其名下的春风饭庄公司18.1%的股权无偿返还给原告,也不同意配合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并于2012年11月15日自行向春风饭庄公司银行账户汇入20万元,主张该款项是其对春风饭庄公司的出资款,但原告明确拒绝承认其股东资格,且不认可该款系其向春风饭庄公司的出资款,并要求其将该20万元从春风饭庄公司账户转出,但被告利用其身为春风饭庄公司会计职务之便,至今仍未转出。
崔敬丽在春风饭庄公司转制时不是春风饭庄公司的职工,其与另外两人杜开明、张世奎均系康盛服务公司职工,崔敬丽等三人未与原告等人就共同出资参与改制购买国有资产达成任何合意,也从未实际参与出资,崔敬丽在工商登记机关登记为春风饭庄公司股东仅系原告与康盛服务公司之间因为60万元借款所做出的安排,崔敬丽在春风饭庄公司章程以及有关股东会议决议上的签字,仅是因工商注册及变更登记所需而履行的形式手续,因崔敬丽未对春风饭庄公司实际出资,原告也从未承认过崔敬丽的股东身份。
根据公司法及公司法司法解释等有关规定,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工商登记等是确认股东资格的形式要件,出资是确认股东资格的实质要件。由于崔敬丽未与原告等人达成共同参与购买国有资产和共同出资开办春风饭庄公司的合意,也未对春风饭庄公司实际出资,崔敬丽在工商登记机关虽被登记为春风饭庄公司股东,但工商登记仅为股东资格的形式要件,而非实质要件,崔敬丽仅是春风饭庄公司的挂名股东,其不具有股东资格,不享有股东权利。崔敬丽拒不按照原告要求将其名下登记的春风饭庄公司18.1%的股权无偿转给原告并不予配合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告作为春风饭庄公司股东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1.确认崔敬丽对登记在其名下的春风饭庄公司18.1%的股权不享有股东资格;2.诉讼费由春风饭庄公司负担。
被告春风饭庄公司答辩称:同意八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崔敬丽陈述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一,法律并未限制非本企业职工成为该企业股东,崔敬丽可以成为股东;第二,崔敬丽依法签署了公司章程,进行了登记,也将自己出资以案外人的名义入到春风饭庄公司账户,而且工商登记资料均反映出崔敬丽的股东资格;第三,春风饭庄公司做了三次变更登记,每次变更后的公司章程均有崔敬丽的签字,且这些资料均为春风饭庄公司提供,这种行为构成了对崔敬丽股东身份的确认。第四,原告提起该诉讼,行为本身是以诉讼行为达到犯罪目的,我方已将有关涉及犯罪的资料移交给怀柔公安分局,并向北京二分检送达了相应的材料。在春风饭庄公司改制过程中,资金来源于国企,后又转移到个人账户,我方认为已经构成犯罪。我方申请延期审理。
经审理查明:春风饭庄公司的前身为康盛春风饭庄,系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法定代表人杨春妹,注册资本8.4万元。
2000年1月24日,因企业改制需要,北京恒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接受康盛服务公司的委托作出资产评估报告,康盛春风饭庄的净资产为158.03万元。原怀柔县财政局、怀柔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作出怀国企(2000)9号批复,主要内容为:同意将企业的净资产出售给企业职工,一次性优惠30%。该企业的净资产为1580412.58元,优惠额为474123.77元。职工实际出资额为1106288.81元,原企业的所有债权、债务由改制后的企业负担。
2000年3月15日,康盛春风饭庄召开职工大会,应到会职工26人,实到会22人,大会通过决议,主要内容为:1.同意康盛服务公司关于春风饭庄进行改制的实施方案;2.同意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3.经北京恒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怀柔县国有资产局确认,春风饭庄企业资产总额175.92万元,负债17.89万元,净资产为158.03万元。其所有权归康盛服务公司。经职工大会讨论一致同意一次性买断净资产158.03万元。同时负债17.89万元归改制后的有限公司继承。全体到会职工签字,包括万洪柱、杜秉东、郝长安、白芸、宋秋明、靳秀云、张清云、吴亚平在内的22人。崔敬丽、张世奎、杜开明未包括在内。
2000年3月31日,康盛春风饭庄向国有资产局汇入110.628881万元,用于买断国有资产。上述用于买断国有资产的款项来源于:1、康盛春风饭庄的股东交纳的50.628881万元;2、2000年3月29日,康盛服务公司以北京康盛服务公司红螺娱乐城名义向康盛春风饭庄汇入60万元,注明的用途为借款。
张世奎、杜开明、崔敬丽当时均为康盛服务公司员工。上述康盛服务公司的60万元,有20万元登记在张世奎名下,占股份比例18.1%;20万元登记在杜开明名下,占股份比例18.1%;20万元登记在崔敬丽名下,占股份比例18.1%。春风饭庄公司并为张世奎、杜开明、崔敬丽出具了入资证明。
2000年4月13日,康盛春风饭庄变更注册登记为春风饭庄公司,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万洪柱,注册资本158万元。登记的股东(发起人)名录包括15人,分别是万洪柱20.5%、崔敬丽18.1%、张世奎18.1%、杜开明18.1%、高明田9%、杜秉东2.7%、郝长安2.7%、白芸1.8%、赵怀廷1.8%、宋秋明0.9%、张林菊0.9%、张清云0.9%、吴亚平0.9%、靳秀云0.9%、肖静0.9%。
春风饭庄公司成立后,从2001年10月到2004年10月,春风饭庄公司逐渐偿还上述60万元借款。其中,2011年10月18日还款9万元,2002年2月28日还款13万元,2002年7月2日还款5万元,2002年12月24日还款5万元,2003年7月2日还款5万元,2003年11月4日还款5万元,2004年4月1日还款10万元,2004年10月9日还款5万元,共计57万元。春风饭庄公司表示剩余的3万元及利息亦以其他方式偿还给了康盛服务公司。
2011年3月2日,张世奎、杜开明与万洪柱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张世奎、杜开明将其名下的春风饭庄的股份转让给万洪柱。同时,万洪柱给予张世奎、杜开明一定补偿。同日,春风饭庄公司完成股东变更登记,登记的股东为万洪柱、杜秉东、赫长安、白芸、宋秋明、靳秀云、张清云、吴亚平以及崔敬丽9人。
2012年11月5日,崔敬丽向春风饭庄公司账户汇入20万元。
万洪柱就崔敬丽所持股权与崔敬丽多次协商,协商过程中的主要谈话内容如下:
第一次:万洪柱表示可以参考杜开明的标准给予崔敬丽补偿,但不是买股。崔敬丽表示杜开明的标准太低,至少需要给200万,否则不同意转让。万洪柱表示崔敬丽名下的股份并不是真实属于崔敬丽的,而是挂在崔敬丽名下的。崔敬丽表示不管挂不挂,反正在崔敬丽名下,只要崔敬丽不签字就转不了。
第二次:崔敬丽表示现在的情况是当初改制遗留下来的,就顺其自然吧。万洪柱表示大家不同意,因为股权是挂在崔敬丽名下的,不是崔敬丽的真股。崔敬丽称那就在她头上挂吧。万洪柱表示挂在杜开明和张世奎名下的股权已经转了,也同意给崔敬丽补偿。崔敬丽表示不同意。万洪柱又称当时挂在崔敬丽名下的股权是安排的,崔敬丽称谁也没有跟她那么说过,找的时候,也没有人跟她说就搁她身上,完了以后再转出去。万洪柱表示之前有一个借款协议,上面有这一说。借了60万,给三人挂着,崔敬丽过来的时候也知道,目的就是还钱。现在还完了,再给转回来。崔敬丽表示,那是当初,当初就遗留下这问题了,那就到现在了,不可能再推翻,除非把杨头(原康盛服务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春妹)弄出来,让她把这股份重新推翻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崔敬丽认为自己算是股东了,而且已经把钱还了。之后双方又就补偿进行了协商,但因差异较大未果。
第三次:崔敬丽表示最初并没有实际出资,是康盛服务公司交纳了出资款,康盛服务公司直接让他们(杜开明、张士奎、崔敬丽)签字,说是把这部分股份搁在他们名下了,说一人给20万股份。其他的没有交代。当时崔敬丽知道是春风饭庄公司改制入股,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之后,崔敬丽一直在春风饭庄公司担任会计,但没有实际参与经营,也一直没有还康盛服务公司该笔出资款。后来,因为杨春妹出事了,崔敬丽担心因为这事出问题,就把钱还给了春风饭庄公司,因为春风饭庄已经把钱还给了康盛服务公司。崔敬丽表示改制时因为没钱所以没有买股份。后来崔敬丽曾提出要购买其名下的股份,但是万洪柱未同意。
另查明,审理中,崔敬丽申请证人王×出庭作证,王×称2000年时其为康盛服务公司办公室一名普通员工,2001年开始至现在担任康盛服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出庭作证称2000年康盛服务公司开始对康盛春风饭庄在内的几个下属单位进行改制,为了配合改制,康盛服务公司向康盛春风饭庄提供了60万的借款,但康盛服务公司未收到过春风饭庄公司的的还款。后崔敬丽一方询问时,王×又称在职工大会上,康盛服务公司宣布向崔敬丽等三人提供60万的借款,并让万洪柱和崔敬丽前往新公司进行经营管理。
上述事实,有北京康盛服务公司春风饭庄职工大会决议、工商登记资料、缴纳股金款发票、工商银行转账支票及进账单、北京市行政事业性统一银钱收据、春风饭庄公司还款发票及收据、工商银行现金存款凭证、股东会决议、申请书、证人证言、录音资料、记账凭证、明细账以及当事人陈述意见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崔敬丽是否具有春风饭庄公司的股东资格。关于公司内部股东资格的确认问题,工商登记材料是形式要件;判断股东资格的实质要件一方面在于是否有实际的出资,另一方面还在于股东之间是否达成出资的合意。
一、崔敬丽是否实际出资。
从春风饭庄公司成立时的出资情况来看,包括万洪柱、杜秉东等八名原告在内的14名出资人均有实际出资,而杜开明、张世奎及崔敬丽名下的出资款,均来源于康盛服务公司。那么康盛服务公司的该笔款项是出借给了崔敬丽等人还是出借给了春风饭庄公司成为判断崔敬丽是否实际出资的关键。本案中,八原告提举了康盛服务公司出具的金额不等收据共计8份,均载明收到春风饭庄公司的还款。崔敬丽申请的证人王×虽出庭作证称在康盛服务公司的职工大会上曾宣布向崔敬丽等三人出借60万元出资款,并称春风饭庄公司并未向康盛服务公司还过款,但证人证言不具有不可更改的特征,证明力弱于八原告提举的书面证据,也即八原告提举的证据显然更具有优势。因此,康盛服务公司所提供的60万元款项,不能认定为是代崔敬丽等三人交纳的出资款。
关于崔敬丽于2012年11月15日向春风饭庄公司账户汇入的20万元的性质,崔敬丽虽称是因认识错误而汇给了春风饭庄公司,初衷是要向康盛服务公司偿还借款,并非用于购买股权,但如上所述,崔敬丽未提举充分的证据证明康盛服务公司是出借给崔敬丽。又崔敬丽在八原告提供的录音证据里面亦显示其曾提出要购买其名下所持的股份,但未得到春风饭庄公司股东的同意。因此,崔敬丽于2012年11月15日向春风饭庄公司账户汇入的20万元不能认定为是交纳了出资。
二、崔敬丽是否与春风饭庄公司其他股东形成成立公司的合意。
2000年3月15日,北京康盛服务公司春风饭庄召开职工大会讨论买断净资产并成立春风饭庄公司,崔敬丽并未参与协商,亦未与其他股东形成出资成立春风饭庄公司的合意。后崔敬丽虽然在形式上成为了春风饭庄公司的股东,并在春风饭庄公司注册、变更登记等一系列文件上签署了姓名,但崔敬丽在八原告提举的录音证据中亦认可该行为是服从康盛服务公司的安排,而非崔敬丽本人有与其他股东成立春分饭庄公司的意愿。之后,崔敬丽虽有购买春风饭庄公司的意愿,但未得到其他股东的同意。因此,崔敬丽未与春风饭庄公司的其他股东形成成立公司的合意。
综上,春分饭庄公司在成立时,虽然有18.1%的股权登记在崔敬丽名下,但因崔敬丽既未实际出资,亦未与其他股东形成成立公司的合意,因此,崔敬丽不具有春分饭庄公司的股东资格。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二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一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崔敬丽对登记在其名下的北京春风饭庄有限公司百分之十八点一的股权不享有股东资格。
案件受理费七十元,由被告北京春风饭庄有限公司、第三人崔敬丽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张翠芳
人民陪审员  陈晓燕
人民陪审员  马春海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张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