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郭某某与田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白民一终字第32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某某,男,1990年8月24日生,汉族,农民,现住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田某,女,1991年12月25日生,满族,农民,现住吉林省镇赉县。
委托代理人陈巍,吉林金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郭某某因离婚纠纷一案,不服洮北区人民法院(2015)白洮园民初字第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郭某某,被上诉人田某及委托代理人陈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田某在一审诉称,2013年2月1日田某、郭某某依法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郭某乙,因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双方没有共同语言,常因家庭琐事发生争执,2014年末,田某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经法院调解,田某撤诉。但现在田某、郭某某矛盾加剧,已达到不能共同生活的程度,夫妻感情彻底破裂,故再次诉至法院,请法院依法判决田某、郭某某离婚,要求依法分割房屋一户,四轮车一台(354型),要求婚生女郭某乙由田某抚养,郭某某每月给付抚养费2,000.00元。
郭某某在一审辩称,同意离婚,同意孩子归女方抚养,郭某某每月给付婚生女抚养费500.00元。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坐落在太平村大丰屯最西边,面积不清,我在我朋友于凯手里买的,于凯在别人手里买的,房屋是原房主的名,始终没有过户,房本在于凯手里因为我房款没付清,所以房本没给我,房屋价值56,000.00元,已交房款20,000.00元。四轮车是我父亲的,是我父亲2014年花32,000.00元买的,四轮车没有落籍,没有牌照。
原审认为:一、准予田某、郭某某离婚。田某、郭某某于2013年2月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郭某乙(2013年8月22日生)。2015年5月10日田某与郭某某分居。田某认为,双方常因家庭琐事发生争执,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要求与郭某某离婚。郭某某同意离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的规定,本院认为,田某、郭某某在婚姻生活中未能互相珍惜包容,经常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现双方均同意离婚,故本院认定田某、郭某某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应准予离婚。二、婚生女应由田某抚养,郭某某给付子女抚养费。田某要求抚养婚生女,并要求郭某某每月给付子女抚养费2,000.00元。郭某某同意婚生女由田某抚养,每月给付子女抚养费50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分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的规定,经庭审询问,郭某某自认其年收入约90,000.00元至100,000.00元,田某无经济来源,参考本地生活水平,以及婚生女郭某乙的实际需要,本院认为,郭某某每月给付子女抚养费600.00元为宜。三、夫妻共同财产、债务的分配。田某出示收条一份,证明田某、郭某某有夫妻共同财产房屋一户。郭某某质证无异议,并出示欠据一枚,证明房款20,000.00元系借款未偿还。田某虽质证有异议,但经庭审询问,田某承认购买该房屋曾借款20,000.00元。经庭审调查,因田某、郭某某未能支付全部房款,现田某、郭某某尚未取是该房屋房本,亦未将该房屋过户至田某、郭某某名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离婚时双方对尚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尚未取得完全所有权的房屋有争议且协议不成的,人民法院不宜判决房屋所有权的归属,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判决由当事人使用。当事人就前款规定的房屋取得完全所有权后,有争议的,可以另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田某、郭某某尚未取得该房屋所有权,该房屋不宜在本案中判决所有权的归属,田某、郭某某可以取得房屋所有权后,另行主张权利。债务20,000.00元系因购买该房屋而产生,在该房屋未分割时亦不宜判定该债务的分担,故应在双方分割该房屋时共同予以处理。田某出示收条,证明郭某某购买鲁托354型四轮车,付款31,000.00元,要求该四轮车按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郭某某有异议,认为该车系其父亲出资购买。本院认为,收据载明该款为“郭某某购车款”,并且购买时间为田某、郭某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郭某某虽主张该车系其父亲购买,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本院对郭某某的主张不予支持,该车辆应做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的规定,该车辆应归郭某某所有,郭某某应给付田某车辆折价款15,500.00元。郭某某出示欠据三份,证明存在夫妻共同债务49,100,00元,分别为2015年4月向薛亮借款30,000.00元用于交纳土地承包费,2015年6月13日向赵立新借款10,000.00元用于购买农药和灌地,2015年4月欠化肥款9,100.00元。并且郭某某主张向其父亲借款26,000.00元用于交纳土地承包费。上述欠款郭某某要求按照夫妻共同债务予以分配。田某质证有异议,否认上述存在。本院认为,薛亮、赵立新的欠据中只有郭某某的签字,没有田某签字确认,其中赵立新的欠款时间为田某、郭某某分居之后,田某否认上述欠款的真实性,郭某某亦未能提交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难以确认上述欠款的真实性及该欠款为夫妻共同债务。化肥款欠据字迹不清,不能确认款项用途、数额及欠款人。郭某某父亲的欠款郭某某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明,田某亦予以否认。综上,原审法院认为,郭某某的上述主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准予田某与郭某某离婚。二、婚生女郭某乙(2013年8月22日生)由田某抚养,郭某某自2015年7月份起每月给付子女抚养费600.00元,至其女十八周岁止。三、夫妻共同财产四轮车一辆归郭某某所有,郭某某给付田某车辆折价款15,500.00元。四、驳回田某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00元由田某、郭某某各承担75.00元。
判决后,郭某某不服,上诉请求:撤销洮北区人民法院(2015)白洮园民初字第89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并做如下改判:1、婚生女郭某乙由上诉人抚养,被上诉人每月支付800.00元抚养费。2、共同财产房屋三间由双方分割。3、49,100.00元共同债务由双方共同承担。4、四轮车属案外人财产,不应认定共同财产给予分割。主要理由是:1、婚生女郭某乙一直由上诉人父母照顾,89号判决将其判给被上诉人不利于孩子成长。2、89号判决在没有考虑房屋已交付并双方已共同居住、使用的事实,并且,庭审中亦未经过双方当事人协商,也未征求双方当事人意见的情况下,径行以该房没有办理产权过户(未取得所有权)为由,对该共同有财产未予分割,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3、一审中,上诉人出具三枚欠据,证实双方共同生活期间对外负债49,100.00元,但89号判决却未给予认定。4、89号判决中所涉四轮车系案外人郭选臣财产,但89号判决却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没有事实依据。综上,因89号判决第二、第三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所以要求二审法院作出相应改判。
被上诉人二审辩驳称,原判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针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被上诉人的答辩,归纳本案争议焦点:1、婚生女郭某乙由谁抚养。2、家庭财产及债务如何分配。
上诉人在二审提供到保村委会证明一份,证实拖拉机是上诉人父亲的,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被上诉人质证有异议,村委会不能证明拖拉机所有人。
本院认为,到保村委会不是四轮车登记机构,不能证明四轮车所有权,该证明不予采信。
被上诉人二审未提供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3年2月1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郭某乙(2013年8月22日生)。2015年5月10日双方当事人分居至今。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均同意离婚,应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准予离婚。婚生女郭某乙年幼,由母亲抚养有利于孩子成长,原审判令由被上诉人抚养,符合法律规定。现双方居住的房屋未取得房屋产权证,不宜直接判决归谁所有,可待完全取得所有权后另行主张权利。四轮车购买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计31,000.00元,应认定是夫妻共有财产。至于上诉主张的夫妻共同债务,均是2015年用于交土地承包费、化肥、农药等生产性支出,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在2015年5月即分居,被上诉人未在借据上签字且亦未对2015年的夫妻共同收入提出分配请求,原审酌定考虑,不予认定此三笔债务并无不妥。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00元由上诉人郭某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芮志成
审 判 员  张春民
代理审判员  刘 昕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和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