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敖自权与敖怀宽等赡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5-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贵州省金沙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黔0523民初2548号
原告敖自权,男,1936年3月25日生,汉族,贵州省金沙县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张瑞,男,系金沙县沙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敖怀宽,男,汉族,1954年4月3日生,贵州省金沙县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敖容,女,1985年11月23日生,汉族,贵州省金沙县人。
被告敖怀发,男,汉族,1964年9月22日生,贵州省金沙县人。
被告敖怀波,男,汉族,1974年9月22日生,贵州省金沙县人。
被告敖怀恩,男,汉族,1951年2月17日生,贵州省金沙县人。
被告敖怀分,女,汉族,1965年10月8日生,贵州省金沙县人。
原告敖自权诉被告敖怀宽、敖怀发、敖怀波、敖怀恩、敖怀分赡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周明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敖自权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瑞,被告敖怀宽及其委托代理人敖容、被告敖怀发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敖怀恩、敖怀分、敖怀波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敖自权诉称:原告与五被告系父子关系。2014年9月,原告要求被告敖怀宽履行赡养义务。被告敖怀宽以各种理由拒不履行。原告向木孔乡官渡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未果。为此,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1、被告敖怀宽支付2014年9月至2016年9月赡养费共计4800元;2、被告敖怀宽从2016年9月1日起每月支付原告赡养费400元,按月支付;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敖自权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金沙县木孔乡关渡社区2015年1月19日《调解记录》及2016年6月7日《证明》一份,用以证明在2014年9月后,原告要求被告履行赡养义务,但被告敖怀宽一直未履行赡养义务。
经质证,被告敖怀宽对真实性无异议。被告敖怀发无异议。但认为双方经调解未达成协议。
被告敖怀宽辩称:我认可对继父敖自权具有赡养义务。但原告还有征地补偿款在敖怀发与敖怀波二人手中,应当先以征地补偿款来解决原告的生活费用问题,虽然原告有放弃要求其他子女主张赡养的权利,但只要求我支付赡养费的做法确实不合理。我已经66岁了,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连自己的生活费都是靠子女供给,无力承受原告每月400元的赡养费。2016年贵州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为6644.93元/年,按兄弟姐妹五人平均分摊,我每月应承担的部分赡养费为110.73元。我同意按此标准向原告支付赡养费。原告请求支付2014年9月至2016年9月生活费4800元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理由。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不合法不合理的部分诉讼请求。
被告敖怀宽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敖怀发辩称:我愿意承担赡养义务,每月支付原告抚养费200元。
被告敖怀发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敖怀恩、敖怀分、敖怀波未答辩,亦未举证。
本院认为:原告举证的一组证据,经质证,被告敖怀宽及敖怀发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虽被告敖怀恩、敖怀分、敖怀波未到庭质证,但该组证据客观真实,来源合法,对其证明效力本庭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敖自权与被告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系父子、女关系,与被告敖怀宽、敖怀恩系继父子关系。被告敖怀宽与敖怀恩系原告敖自权抚养长大,形成了抚养关系。现原告敖自权年迈体弱,已丧失劳动能力。敖自权系退伍老兵,曾担任过村干部。其生活来源是以退伍军人补助、村退休干部补贴、养老金及各种涉农补贴为主。无其他生活来源。2015年,原告敖自权与被告敖怀宽因家庭矛盾产生纠纷后,要求被告敖怀宽给付赡养费,经金沙县木孔乡关渡村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建议被告敖怀宽、敖怀恩、敖怀发、敖怀波四弟兄每月支付敖自权赡养费200元,但被告敖怀宽不同意签字,调解协议未能达成。2016年9月22日,原告诉至本院,请求依法判决被告敖怀宽给付从2014年9月至2016年9月的赡养费4800元,同时,要求敖怀宽从2016年9月起,按每月400元支付赡养费。庭审中,原告要求被告敖怀恩、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每月各给付赡养费200元。
另查明,原告敖自权每年的收入来源有:退伍补贴每年大概600元,粮种补贴每年1000元,退休干部补贴每年1500元,养老金每年780元,共计3880.00元。贵州省2016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6644.93元/年。被告敖怀恩系盲人,无收入来源,靠子女供养。
本案经当庭调解无效。
本院认为: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公民的法定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扶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被告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均系原告敖自权的子女,按照上述规定,均有赡养扶助原告敖自权的义务。被告敖怀宽、敖怀恩虽然系原告敖自权的继子,但原告敖自权从小将敖怀恩、敖怀宽抚大成人,双方已形成扶养关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继父母与继子女间,不得虐待或歧视。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之规定,被告敖怀宽、敖怀恩仍有赡养扶助原告敖自权的义务。原告敖自权要求五被告给付赡养费合情、合理、合法,本应支持。但被告敖怀恩双目失明,其生活靠子女供给,并无支付赡养费的条件,故原告要求被告敖怀恩支付赡养费的请求,不予采纳。鉴于原告敖自权自己有一定的收入来源,被告敖怀宽、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应承担不足部分,综合本案的具体情况,原告敖自权的赡养费由被告敖怀宽、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每月各自承担120.00元为宜。自2016年9月起算,按月支付。原告要求被告敖怀宽每月支付赡养费400元,敖怀恩、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每月各给付200元赡养费,不符合本案的实际,不予采纳。2014年以来,原告敖自权靠自己的收入生活。其间,原告敖自权与被告敖怀宽因赡养纠纷经金沙县木孔乡关渡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时,调解委员会曾建议由被告敖怀宽、敖怀发、敖怀恩、敖怀波每月各支付原告生活费200元。但最终并未达成调解协议,因此,原告要求被告敖怀宽支付2014年9月至2016年9月的赡养费4800元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第十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敖自权的赡养费,由被告敖怀宽、敖怀发、敖怀分、敖怀波每人每月给付人民币120.00元。自2016年9月起付,按月支付;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被告敖怀宽、敖怀发、敖怀波、敖怀分平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朱周明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记员  黄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