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朱仕双与南通长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江苏沪港装饰有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1-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通中民终字第18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南通长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金沙镇建设路68号。
法定代表人蒋根宝。
委托代理人王进。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沪港装饰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如皋市长江镇如港路3号201。
法定代表人周国建。
委托代理人陈建昇。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仕双。
委托代理人毕丽华、徐国华。
上诉人南通长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江苏沪港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朱仕双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2014)崇山民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2年12月7日下午,谭化建受长城公司安排,在恒盛豪庭工地15号楼东单元502室南窗台清理窗户推拉槽上的泥沙,推动窗户时将窗户推出轨道,将在楼下正常施工的朱仕双砸伤。朱仕双受伤后于当日被送至南通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右侧颞叶挫伤伴血肿、右侧颞部硬膜下血肿、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颞顶骨粉碎性骨折、原发性脑干损伤。2012年12月7日行右侧开颅颅骨修复成形术+脑挫裂伤灶清除术后,2013年1月11日出院转至南通市老年康复医院继续治疗,2013年3月21日出院。2013年6月15日,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经南通市崇川区时进法律服务所委托,出具关于朱仕双伤残程度等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朱仕双因外伤致颅脑损伤、右颞叶挫裂伤伴血肿、右侧颞部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原发性脑干损伤、现遗有脑外伤后智能损害(轻度)、脑外伤后人格改变、构成人损八级伤残;2、朱仕双伤后休息期为六个月、护理期为四个月、护理人数第一次住院期间(2012年12月7日至2013年1月11日)为二人,其余时间一人,营养期为四个月;3、朱仕双二次手术费约30000元,相关的休息期为一个月,护理期半个月,护理人数为一人,营养期为半个月。
朱仕双于2011年3月28日办理暂住证,暂住于南通市崇川区狼山街道闸桥村,2012年11月30日,朱仕双经人介绍至南通市恒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顺公司)恒盛豪庭工地工作。其父亲朱有礼出生于1931年4月16日,其母亲冯启荣出生于1929年7月28日,其父母居住于四川省阆中市三庙乡罗汉山村8组,共生育五子女。
恒盛豪庭工地15号楼东单元5层南窗台窗户由沪港公司安装,坠落窗户下侧玻璃尚未安装。朱仕双受伤后该公司已垫付30000元。
原审认为,案件的争议焦点为:1.坠落窗户是否由谭化建推落;2.本案属于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还是一般侵权纠纷;3.本案的责任主体及责任承担;4.朱仕双损失范围。
一、关于坠落窗户是否由谭化建直接推落还是谭化建在推动窗户时另一扇窗户坠落的问题。
原审认为,根据当事人所举证据,谭化建在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观音山派出所(以下简称派出所)、南通市崇川区安监局对事情经过有过三次陈述,其在2012年12月7日询问人为孙翔、记录人为朱松林的笔录中陈述“用手沿玻璃框的轨道推动玻璃窗,在推动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将玻璃窗推出了轨道,我发现之后立即用手去抓,但没能抓住”;其在2012年12月7日同一时间记录人为李进的询问笔录中有上述相同陈述,但此后又陈述“我推的是中间一块,结果掉下去的是西边的一块,我本身并没有碰到掉下去的一块”;其在2012年12月11日在崇川区安监局询问时,陈述其不清楚窗户怎么掉下去。其第一份笔录系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所作,其陈述前后意思表示明确,坠落窗扇系谭化建推出轨道,其陈述不可能产生其推动窗户另一扇窗户坠落的理解,也不可能疏忽其未触碰坠落窗户这一重要细节,其第二份笔录虽陈述未触碰坠落窗扇,但该陈述在前一笔录中未提及,且与此前陈述存在矛盾,且该笔录从形式上表现与前一笔录系同一时间,但仅有记录人无询问人,不符合公安机关询问证人的规定,因而不具有合法性,其第三份笔录与其在公安机关所作陈述明显矛盾,且有违其在事件现场,目击事件发生的基本事实,有趋利避害之嫌,故上述第一份笔录相对客观可信。因此,应认定坠落窗户系谭化建推动所致。
二、关于案件是属于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还是一般侵权纠纷的问题。
原审认为,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系指建筑物或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因自然原因发生脱落、坠落,因而排除人力介入的事实,归责原则采取过错推定原则,责任主体为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和使用人,而本案窗户的坠落原因之一在于谭化建在履行职务时,未尽审慎、合理注意义务,致使窗户脱落,不属于物件自然脱落,长城公司、沪港公司对损害后果存在过错,其责任主体亦非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和使用人,因而不属于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应属一般侵权纠纷。
三、关于案件责任主体及责任承担的问题。
原审认为,谭化建在清理窗户槽时,未检视窗户安全、未采取防范措施,其未尽审慎、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谭化建系从事长城公司指派的劳务,属职务行为,应由长城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沪港公司所安装的窗户尚未完全安装完毕,综合证人证言及事发现场照片等证据,确定其安装的窗户存在安全隐患,其对瑕疵窗户未设置警示标志,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朱仕双在施工工地未戴安全帽,未遵循安全管理规定,对损害的发生或扩大有一定过错,应当减轻侵权人的部分责任。长城公司提出朱仕双所在单位在员工施工过程中未尽到安全教育和监管责任,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朱仕双所在单位恒顺公司未实施侵权行为,即使其对朱仕双受伤承担责任,也属于工伤法律关系,与本案无涉。故确定长城公司承担60%的责任,沪港公司承担20%的责任。
四、关于朱仕双的损失范围问题。
原审认为,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朱仕双的损失为:1.医疗费,根据朱仕双提供的票据本院确定为98044.32元(已扣除伙食费2363.3元),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其二次手术费约30000元,合计128044.32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其住院实际天数103天,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按18元/天计算为1854元(18×103);3.营养费,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其伤后需营养四个月,二次手术后需营养半个月,按照每天10元计算为1350元(10×135);4.护理费,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其伤后护理期四个月,护理人数第一次住院期间(2012年12月7日至2013年1月11日)为二人,其余时间一人,二次手术后护理期为半个月,护理人数为一人,标准可参照本地护工从事同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按每人每天70元计算,朱仕双主张10980元未超过上述标准应照准;5.误工费,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其伤后休息期为六个月,二次手术休息期为一个月,标准可参照江苏省上年度建筑业职工平均工资38124元/年计算,应为22239元(38124÷12×7);6.残疾赔偿金,根据其伤残程度及其系收入来源于城镇的情况,确认为195228元(32538×20×0.3);7.精神损害抚慰金,考虑侵权行为造成了朱仕双八级伤残的严重后果及其本人存在一定过错,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2000元;8.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被扶养人的年龄、居住地及扶养义务人数,按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及伤残等级计算,朱仕双被扶养人为二人,扶养义务人数为五人,确定为12222.6元(20371×(5+5)÷5)×0.3];9.交通费,考虑到朱仕双的伤情,治疗及检查、鉴定的地点、时间、次数,酌情认定交通费600元。至于鉴定费3530元,属于诉讼参与人辅助诉讼的费用,应计入诉讼费用一并处理。
朱仕双因侵权行为造成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128044.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54元、营养费1350元、护理费10980元、误工费22239元、残疾赔偿金207450.6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元、交通费600元、合计384517.92元。以上损失由长城公司赔偿其中的60%为230710.75元,沪港公司赔偿其中的20%为76903.58元,扣除已垫付的30000元,还应支付46903.58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判决:一、长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朱仕双人民币230710.75元;二、沪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朱仕双人民币46903.58元;三、驳回朱仕双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长城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认定窗户坠落系谭化建推动所致错误。1、谭化建在第一份笔录中陈述:“用手沿玻璃框推动玻璃窗,在推动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将玻璃窗推出了轨道”。但在后一份笔录中将“推动玻璃窗”进一步明确为:“我推的是中间一块,结果掉下去是西边一块,我本身并没有碰到掉下去的一块”。后面的叙述是对之前陈述的说明和补充,并不存在矛盾之处。2、谭化建在派出所同时间段有两份笔录,一份由两人制作,一份由一人制作,一审法院认定一人制作的笔录不具有合法性而未采纳,但事实上两份笔录均只有一人询问,“朱松林”根本未在制作笔录现场,该两份笔录均不具有合法性。另一方面该两份笔录均系在派出所调取,盖有派出所印章,其真实性、合法性不容置疑,且也是对事故过程的客观描述,在无相反证据推翻情况下均应当予以采纳。一审法院排斥其中一份而采纳另一份的做法毫无依据。二、一审法院对长城公司及沪港公司责任比例认定错误。1、事故的发生是由于坠落窗户的下半部分无玻璃填充,导致中间横撑向下移位继而导致上面的玻璃窗户坠落。窗户的安装单位未按照规范进行施工,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一审判定沪港公司承担20%的责任明显偏轻。2、谭化建吹灰尘过程中推动窗户是必须的工作内容之一,行为不存在不恰当性,主观上无过错。一审认定谭化建未尽审慎、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牵强。窗户坠落的主要原因及责任在安装方,故沪港公司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三、一审对朱仕双的残疾赔偿金计算标准认定错误。朱仕双系农村户籍,其在南通的暂住地位于农村,且其2012年11月30日才到工地工作,到事故发生尚不足一年,其残疾赔偿金应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标准计算。四、一审认为朱仕双所在单位仅应承担工伤责任系适用法律错误。朱仕双未戴安全帽进入现场施工,其所在单位未尽到监管作用,导致损害后果扩大,应承担过错责任,该过错责任与工伤责任两者之间并无矛盾之处。长城公司在一审中已明确提出追加,然一审法院既不追加也不出具裁定,属于程序错误。
朱仕双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沪港公司答辩称,1、长城公司认为坠落窗子的下半部分并无玻璃填充的观点错误。2、长城公司主张事故系沪港公司没有按规定施工导致产品质量问题引发不予认可。3、长城公司认为谭化建无法知道窗户不能接触,一触即掉的观点不能成立。4、对残疾赔偿金计算标准,应从同情弱者角度出发,作出有利于朱仕双的认定,同意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
上诉人沪港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认定事实错误。一审认定坠落窗户下侧玻璃未安装,窗户存在安全隐患,沪港公司未设置警示标志,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但从崇川公安分局调取的现场照片显示,坠落窗户的下侧是有玻璃的。2、一审适用法律错误。沪港公司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3、一审法院应当追加的当事人没有追加。恒盛宝丰南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丰公司)作为建设单位对于整个楼盘里的所有施工负有安全责任,土建单位江苏宏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景公司)在工程未交付竣工前,对楼盘同样承担相应的安全责任。朱仕双所在单位恒顺公司也应对朱仕双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朱仕双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长城公司答辩称,对沪港公司关于坠落玻璃窗户下侧安装玻璃的观点不予认可。即使沪港公司对施工状况的描述成立,也不能说明发生事故的窗户是安全的符合规范的,且事实已经证明其存在问题。
本院经审理查明,对原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一审判决及当事人在二审中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1、本案事故发生的原因;2、一审是否遗漏承担责任的主体;3、各方当事人的责任比例是否恰当;4、朱仕双以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是否合法。
关于争议焦点1,本院认为,对事故发生的原因长城公司及沪港公司观点相左,均无直接证据证明,亦无在场目击证人。事故肇事者谭化建事发当日即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并形成两份笔录。虽然谭化建在两份笔录的陈述有所不同,即“在推动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将玻璃窗推出了轨道,我发现了之后立刻用手去抓,但是没能抓住,玻璃窗就从5楼掉了下去”和“我推的是中间一块,结果掉下去的是西边的一块,我本身并没有碰到掉下去的一块”,但至少能够确认系因谭化建的行为而致玻璃窗坠落。在已有谭化建陈述玻璃窗系其推落的情况下,长城公司认为玻璃窗坠落系沪港公司安装不当所致,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一审法院以此认定坠落窗户系谭化建推动所致并无不当。
关于争议焦点2,本院认为,朱仕双系恒顺公司员工,其在执行职务时受他人侵害受伤,其可以要求恒顺公司承担工伤赔偿责任,也可以要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而本案朱仕双主张的是侵权责任赔偿,恒顺公司未实施侵权行为,故其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长城公司及沪港公司认为恒顺公司存在对其员工未尽安全教育和监管责任的外在表现就是朱仕双在工作中未戴安全帽,可能造成损失的扩大,对此朱仕双已自行承担了20%的责任,并未增加长城公司及沪港公司的责任,故长城公司、沪港公司要求追加恒顺公司承担责任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宝丰公司及宏景公司在本案中无侵害朱仕双权益的行为及过错,故沪港公司要求宝丰公司及宏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3,本院认为,谭化建在清理窗户槽时应检视窗户是否安全,并采取防范措施,其未尽合理、审慎的安全注意义务是本起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应承担主要责任。谭化建系履行职务行为,应由其单位长城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沪港公司安装的窗户存在安全隐患,其对瑕疵窗户未设置安全警示标志,也是本起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审综合考虑各方过错及原因力大小,确定长城公司承担60%的赔偿责任,沪港公司承担20%的赔偿责任,朱仕双自担20%的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沪港公司主张其坠落窗户下方玻璃已安装,不存在瑕疵,明显与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当日拍摄的现场照片相悖,也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4,本院认为,残疾赔偿金是受害人因伤残导致收入减少,或者生活丧失而给予的财产损害性质的赔偿,应根据受害人的户籍性质确定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城市户口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标准计算,农业户口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如受害者虽为农业户口,但在城镇生活居住、工作满一年以上可以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朱仕双虽为农村居民,但其在南通打工,以打工收入作为生活来源,已超过一年,故应参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
综上所述,长城公司、沪港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68元,由上诉人南通长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江苏沪港装饰有限公司各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秦昌东
代理审判员  徐 娟
代理审判员  郭相领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新珠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的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