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杰、张世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7-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云07民终553���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杰,男,汉族,1978年2月25日出生,江苏省铜山县人,初中文化,务工,住江苏省铜山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世举,男,汉族,1954年1月3日出生,江苏省铜山县人,住江苏省铜山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师桂侠,女,汉族,1953年9月5日出生,江苏省铜山县人,住江苏省铜山县。
共同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伏相霖,四川省攀枝花市东区炳草岗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邓立富,男,汉族,1966年3月1日出生,云南省华坪县人,中专文化,无业,住云南省华坪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华坪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华坪支公司)。
法���代表人徐建伟,系该公司经理。
住所地:华坪县中心镇华兴社区迎宾路96号。
上诉人张杰,张世举,师桂侠因与被上诉人邓立富、人保华坪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华坪县人民法院(2016)云0723民初9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张杰,张世举,师桂侠以一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事实与理由是:被上诉人没有提交证据证明上诉人提交的三期和后续医疗费鉴定证据不具有证据三性原则,原审法院对该两份鉴定结论不予采信存在错误。上诉人认为来源于攀枝花市法正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上诉人三期和后续医疗费的鉴定结论客观、真实,与上诉人所受伤害具有关联性,且该两份鉴定结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GA/T1193-2014)的评判标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故,后续医疗费是上诉人必然要发生的费用,通过鉴定是可以确定的费用,依法应予以支持。第二十条第三款“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未提交近三年的工资花名册等证明材料来否定上诉人居住在城市,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于城市的证据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因此,原审人民法院没有依法采信该两份鉴定结论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上诉人在原审提交了工资证明(务工证明)以证明上诉人长期居住在城市,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于城市务工。被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在原审提交的这些证据不具有证据三性原则。原审人民法院以未提交近三年的工资花名册等证明材料故不予采信存在错误。上诉人提交的该组证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的规定,上诉人相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城镇居民相关标准予以计算。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故,上诉人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依法应予以支持。
依照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被上诉人邓立富应赔偿上诉人因交通事故受伤后造成的以下损失:1、住院伙食补助费27天×100元/天=2700元;2、护理费60天×(46067元/年÷12月÷21.75天)×1人=10590元;3、营养费90天×50元/天=4500元;4、误工费:6200元/月+21.75天×210天﹦59850元;5、残疾赔偿金26373元/年×20年×20%=10549元;6、被扶养人生活费61863元,(其中父亲张世举:17675元/年×[20-(62-60)]×20%+2=31815元,母亲师桂侠:17675元/年×[20-(63-60)]×20%÷2=30048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8、续医费7000元,9、鉴定检查费2494元,10、交通费1000元。以上10项合计人民币261489.00元。基于被上诉人邓立富与被上诉人人保华坪支公司的保险合同关系,人保华坪支公司应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和机动车商业第三者保险合同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上诉人邓立富赔偿。
被上诉人邓立富答辩称:事故发生后,我已经垫付了医疗费16725.03元。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清楚、判决合法,请求维持原判,后续治疗费可以通过双方协商解决。
被上诉人人保华坪支公司答辩称:对该次交通事故的事实及华坪县人民法院的判决无异议,被上诉人邓立富在我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险责任限额为每座五万元的车上人员责任险,本案车上人员受伤不属交强险赔付范围,我公司将在车上人员责任险的范围内进行赔付,请二审法院予以��平裁判。
上诉人张杰,张世举,师桂侠一审诉称:2016年1月26日14时30分许,被告邓立富驾驶车牌号为云P×××××的小型客车,沿星通路行驶至星通路11公里200米处时,车辆翻于公路坎下,造成驾驶人邓立富及乘车人我和焦基梅受伤,车辆损坏、果树及水窑受损的交通事故。此次交通事故经华坪县交通警察大队第53072300S20160031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邓立富负全部责任,我和焦基梅无责任。事故发生后,我被送到华坪县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住院共27天,住院期间需一人护理。
2016年5月23日经攀枝花法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致残程度为九级伤残,续医费7000元,误工期21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90日。被告邓立富在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处购买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和机动车商业第三者保险。据此,我起诉来院请求判令:1、被���邓立富赔偿我住院伙食补助费2700元、护理费10590元、营养费4500元、误工费59850元、残疾赔偿金10549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6186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续医费7000元、鉴定费2494元、交通费1000元,以上合计261489.00元;2、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邓立富承担;3、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是:2016年1月26日14时30分许,被告邓立富驾驶车牌号为云P×××××的小型客车,沿星通路行驶至星通路11公里200米处时,车辆翻于公路坎下,造成驾驶入邓立富及乘车人张杰和焦基梅受伤,车辆损坏、果树及水窑受损的交通事故。此次交通事故经华坪县交通警察大队第53072300820160031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邓立富负全部责任,张杰和焦基梅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张杰被送到华坪县人民���院抢救治疗,住院共27天后出院,医嘱住院期间需一人护理,出院后休息四周,产生医疗费用16725.03元,后原告伤情经攀枝花法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致残程度为九级伤残。事故发生后,原告的医疗费用全部由被告邓立富支付,对其它费用双方未达成一致致原告起诉来院。另查明,三原告系农业家庭户口,其父母共育二子;被告邓立富驾驶的云P×××××的小型客车在被告人民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保险责任限额为每座5万元的车上人员责任险,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期限内。
原审法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的原告的各项损失费用认定如下:医疗费16725.0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50元(27天x50元/天)、护理费2532.6元(27天x93.8元/天)、误工费5159元(55天x93.8元/天)、九级伤残赔偿金32968元[8242元/年×20年x20%]、被扶养人张世举生活费12294元(18年x6830元/年x20%÷2)、被扶养人师桂侠生活费11611元(17年×6830元/年x20%÷2)、鉴定费2494元、交通费酌情认定为200元;以上合计85333.63元。本案中,被告的护理期、误工期以实际住院情况和医嘱为准;营养费无医嘱不予认可;残疾赔偿金的性质已包含了精神损害赔偿,精神抚慰金不再单独支持;后续治疗费可待实际发生后另案主张。该起交通事故不在交强险的赔偿范围,故以上费用先由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的赔偿限额内赔偿50000元,剩余35333.63元由被告邓立富承担,扣除其已经垫付16725.03元,还应支付给原告18608.6元。据此,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邓立富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张杰、张世举、师桂侠各项损失费用人民币18608.6元。二、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华坪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车上人员责任险限额内一次性赔偿原告张杰各项损失费用人民币50000元。三、驳回原告张杰、张世举、师桂侠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11元,由原告张杰负担1741元。被告邓立富负担870元。
二审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无新的证据提交。
���二审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双方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1、司法鉴定书关于上诉人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三期和后续医疗费的鉴定结论是否采信?2、关于上诉人居住在城市,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于城市的证据是否采信?3、残疾赔偿金的性质是否包含了精神损害赔偿?本院认为:一、司法鉴定结论是否采信的问题。上诉人委托攀枝花市法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的误工期21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90日与本案上诉人实际住院情况和医嘱相差过大,被上诉人认为时间过长。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的规定,一审法院根据上诉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误工期、护理期,营养费无医嘱不予认可,并按农村居民纯收入标准计付误工费的判决,并未显失公平,本院予以维持。二、关于上诉人居住在城市,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于城市的认定问题。上诉人为农村户口,在一审中虽然提供了上海榆榕庄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和南京棕榈尊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两份工资证明,但仅写明上诉人“张杰于2014年9月15日至2015��4月30日工资总额38625元,每月基本工资5150元”;“张杰于2015年6月10日至2016年1月20日工资总额45466元,月工资6200元”,并无其他劳动合同、领取月工资的凭证或者银行流水明细清单等互相佐证。一审经质证,被上诉人认为工资证明不真实,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指的是农村居民有确实证据证明在城市居住、工作、生活的情形,而本案上诉人事故发生之前在城镇居住、工作、生活一年以上的证据不足,一审法院未适用城镇标准计算损失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三、残疾赔偿金的性质是否包含了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结合上诉人的伤残等级,一审法院认为残疾赔偿金的性质已包含了精神损害赔偿,不再单独支持精神抚慰金于法有据。四、交通费无票据,酌情认定为200元;后续治疗费可待实际发生后另案主张并无不当。
综上,张杰、张世举、师桂侠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11元由上诉人张杰、张世举、师桂侠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培 贵
审判员 王 雪 飞
审判员 高 精 红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给茸拉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