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郭金顺、天津市人民政府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3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津行终18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金顺,男,1938年12月27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天津市河西区。
委托代理人刘桂换(系郭金顺儿媳),1970年11月7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天津市河西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天津市河西区友谊路30号。
法定代表人王东峰,市长。
委托代理人李臻,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李征,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工作人员。
上诉人郭金顺因诉被上诉人天津市人民政府请求撤销建设用地批准书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津02行初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9年8月31日,被告天津市人民政府为用地单位天津市保障住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核发了天津市(县)[2009]地准字第091号《建设用地批准书》,其中证载的建设项目为“小海地小二楼地块”,批准用地机关为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批准文号为津国土房许准[2009]35号,土地用途为储备用地,土地坐落为河西区小海地,四至为:东榆林路、枫林路、南浯水道、西洞庭路、北三水道、泗水道,在备注栏中注明该《建设用地批准书》仅限于办理房屋拆迁手续。原告系本案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四至范围内的被拆迁人。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2016)津行再2号行政裁定指令原审法院对本案予以立案。原告认为,本案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作为房屋拆迁许可的前置要件,侵犯其合法权益,故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如所请。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天津市土地管理条例》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告具有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主体资格及法定职权。参照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津国土房资[2007]235号《关于核发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办法》第四条的规定:“因城市房屋拆迁需要使用国有建设用地的,由建设单位或土地收购整理单位提供下列材料:(一)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投资计划或土地收购整理计划;(二)规划部门出具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三)有勘测资质单位出具的勘测定界技术报告(含勘测定界图及位置示意图)。”《天津市土地整理储备管理办法》第六条规定:“下列土地纳入土地整理储备范围:(一)因公共利益需要或者实施城市规划,需要使用的土地;(二)因单位搬迁、解散、撤销、破产、产业结构调整或者其他原因,停止使用的国有土地;(三)土地使用权人未按照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或国有土地划拨决定书规定的期限动工开发,需要收回土地使用权的土地;(四)土地使用权使用期限届满,需要收回的土地;(五)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后未确定用地单位的土地;(六)依法确认的闲置土地;(七)依法确认为无土地使用权人的土地;(八)政府委托管理的其他国有土地;(九)其他纳入整理储备范围的土地。”第八条规定:“土地整理储备计划按照项目实施管理。城市发展控制区以内的项目实施计划由市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和下达,城市发展控制区以外的项目实施计划由区、县人民政府审批和下达。经批准的土地整理储备项目实施计划作为办理相关审批手续的依据。”本案中,被告根据上述规定对用地单位天津市保障住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提交的《关于同意河西区小海地小二楼危陋房屋拆迁土地整理计划的批复》、本案涉及用地《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土地勘测定界技术成果》等材料进行审查,批准了用地单位关于涉案土地范围建设用地申请,向用地单位出具了《关于批准河西区小海地小二楼地块土地整理建设用地的函》,并核发了天津市(县)[2009]地准字第091号《建设用地批准书》,该建设用地批准行为符合有关申请报批的材料及审查批准程序的规定,履行行政程序合法,故被告核发《建设用地批准书》的行政行为具有合法性。原告要求撤销《建设用地批准书》的诉讼请求和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撤销天津市(县)[2009]地准字第091号《建设用地批准书》,由被上诉人承担上诉费用。其上诉的主要理由是:1.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并非由国土资源部统一印制、统一登记和统一编码,而是由被上诉人制定的,缺乏法定内容,未对土地取得方式作出说明。2.被上诉人在未依法收回上诉人使用的国有土地的情况下,作出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造成同一宗地上两个土地使用权并存。3.被上诉人作出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并未告知上诉人有要求听证的权利。4.《关于同意河西区小海地小二楼危陋房屋拆迁土地整理计划的批复》根本不具有建设项目批准文件的属性和效力。即使该批复属于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单位也应当先依法取得该批复,才能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用地批准书。在建设用地批准书作出后,建设单位才取得建设项目批准书明显违法。涉案建设项目并未纳入2009年天津市总体规划,故被上诉人核发建设用地批准明显违法。
被上诉人天津市人民政府辩称:1.《建设用地批准书》是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2.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仅限用于办理房屋拆迁手续,并未设定新的土地使用权,不存在同一宗土地上有两个土地使用权的情况。3.并未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颁发《建设用地批准书》需要组织听证。4.并未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颁发《建设用地批准书》需要核查天津市总体规划的规定。综上,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双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具有作出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的法定职权,上诉人对此不持异议。《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关于核发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办法》(津国土房资[2007]235号)第四条规定:“因城市房屋拆迁需要使用国有建设用地的,由建设单位或土地收购整理单位提供下列材料:(一)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投资计划或土地收购整理计划;(二)规划部门出具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三)有勘测资质单位出具的勘测定界技术报告(含勘测定界图及位置示意图)。”在本案中,天津市保障住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申请建设用地时,依法提交了上述条款规定的《关于同意河西区小海地小二楼危陋房屋拆迁土地整理计划的批复》、《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土地勘测定界技术成果》等材料。被上诉人经审查后,向天津市保障住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了《关于批准河西区小海地小二楼地块土地整理建设用地的函》,并核发了天津市(县)[2009]地准字第091号《建设用地批准书》,符合有关申请报批的材料要求及审查批准程序的规定。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作出被诉《建设用地批准书》违法,理据不足。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郭金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廖希飞
代理审判员  杨德润
代理审判员  寇秉辉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袁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