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广州京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吴晓东、吴淑敏等借款合同纠纷2016民终8125二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03-0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民终8125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吴晓东,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
委托代理人:黄其伟,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广州京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
法定代表人:吉金。
委托代理人:赵广群,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泽波,系该公司职员。
一审被告:吴淑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
一审被告:广东嘉鹏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吴晓东。
一审被告:广东冠德石艺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吴敬生。
上列一审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黄其伟,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泉州泉凯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
法定代表人:吴新居。
上诉人吴晓东因与被上诉人广州京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信公司)、一审被告吴淑敏、广东嘉鹏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鹏公司)、广东冠德石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德公司)、泉州泉凯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凯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5)穗越法金民初字第8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3月20日,京信公司与吴晓东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1),双方约定:吴晓东向京信公司借款100万元,用于流动资金周转,借款期限从2014年3月21日起至2014年6月18日止,借款月利率为1.8%。吴晓东每月付息,一次还本。逾期还款,京信公司有权要求吴晓东清偿全部未偿还的本息,按贷款利率上浮50%计收罚息,行使担保权。
同日,京信公司与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签订《保证担保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2),双方约定: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为吴晓东的上述借款作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的范围:合同项下吴晓东应承担的全部债务(包括或有债务),包括但不限于对贷款本息、逾期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及甲方为实现债权所支付的所有费用。保证期间为主债权履行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
同日,吴晓东还签署了《支付委托书》一份、《借款借据》两份,确认收款账户及收到借款合计100万元。
2014年3月21日,京信公司向吴晓东在平安银行广州信源支行的62×××80账户划款10万元。
同年3月24日,京信公司向吴晓东在平安银行广州信源支行的62×××80账户划款90万元。
2014年6月18日,京信公司与吴晓东签订《借款展期协议书》(合同编号:KS201403009-5),约定:京信公司同意将上述借款展期至2014年8月18日,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同意继续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2014年10月11日,京信公司向吴晓东发出《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书》(编号:KS201403009-6),主要内容:吴晓东尚欠96万元逾期未归还,要求吴晓东于2014年10月17日前归还本金,保留要求归还利息及其他费用的请求权。吴晓东在回执中确认收到通知书,对通知书内容无异议,同意于2014年10月17日前归还本息及其他相关费用。
京信公司确认收到吴晓东2014年3月21日、5月20日、6月18日、7月18日、8月29日、9月18日归还的18000元、18000元、18000元、5000元、13000元、18000元、40000元,合计130000元;否认吴晓东2014年3月21日、6月18日、8月29日向吴某乙支付的66000元、44000元、22000元,合计132000元为还款。
京信公司提交《委托代理合同》、律师费发票两张合计金额16320元,证明其律师费支出。
泉凯公司无到庭应诉,视为放弃抗辩权利,对京信公司举证证据认可。
京信公司的诉讼请求为:1、判令吴晓东、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立即向京信公司偿还贷款本金96万元及利息13.824万元(利息按1.8%/月计收,自2014年8月21日起暂计至2015年4月20日,利息为96万元×1.8%×8=13.824万元),罚息5.184万元(按月息50%计收罚息,自2014年10月18日(逾期日)起暂计至2015年4月17日,罚息为96万元×1.8%×50%×6=5.184万元),前述利息、罚息京信公司请求计算至吴晓东还清贷款本金之日止;2、判令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对上述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和实现债权的费用承担连带责任;3、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律师费由吴晓东、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京信公司、吴晓东自愿签订的《借款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1)、《保证担保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2)、《借款展期协议书》(合同编号:KS201403009-5)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京信公司已按约定履行出借款义务,享有依约定收回借款的权利。吴晓东未按时归还欠款,构成违约。
本案争议焦点一、本案中双方对借款本金金额产生争议。京信公司提交的《借款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1)、《保证担保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2)、《借款展期协议书》(合同编号:KS201403009-5)、招商银行《结算业务委托书》均明确指向借款本金为100万元,结合《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书》(编号:KS201403009-6)中记载的尚欠本金96万元内容及吴晓东提供的证据中有2014年9月18日李某转账还款40000元给京信公司的银行转账凭证,能够认定双方的借款本金为100万元的事实。
吴晓东称向吴某乙所付款项实为向京信公司还款一事,并无提供证据证实吴某乙与京信公司的关联性,京信公司亦予否认与吴某乙有关联或曾委托吴某乙收回借款的事实。在无证据证实吴某乙与京信公司关系的情况下,法院无法认定吴晓东所述的向吴某乙还款实为向京信公司还款。
本案争议焦点二、双方约定的利息、罚息是否符合法律允许的范围。双方借款时约定的月利率为1.8%,并无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法院予以支持。京信公司要求按约定的借款利率约定上浮50%计算罚息利率,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的规定,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争议焦点三、关于律师费支付的问题。律师费是实现债权的费用,引起本案纠纷的过错在吴晓东未能按约定清偿借款,但京信公司仅提供律师费发票、《法律服务合同》,无提供银行划账证明,无法证实律师实际已支付的情况,法院不予认定。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百九十八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作出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吴晓东一次性向京信公司清偿欠款本金96万元及逾期还款违约金(违约金从2014年9月24日起,以本金96万元按年利率24%计算至清偿全部欠款之日止);二、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对吴晓东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吴晓东追偿;三、驳回京信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298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由京信公司负担984元,吴晓东负担19314元,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泉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判后,吴晓东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吴晓东应当偿还的本金数额过高。吴晓东与京信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编号:KS201403009-1)、《借款展期协议书》(合同编号:KS201403009-5)约定吴晓东向京信公司贷款100万元,实际上,在签订《借款合同》后吴晓东便委托了李某、吴某丙为付款人,分期向京信公司账号为62×××74、吴某乙的农业银行卡偿还了多次贷款,总计偿还本金262000元。在一审判决中,一审法院没有将上述部分的偿还款计入己偿还款项中,只扣减了2014年9月18日李某转账的40000元还款,仍以96万元计算需清偿的本金数,这明显存在对事实认定不清的情况,判决中不计入吴晓东已履行的还款义务有失偏颇,损害了吴晓东的合法利益。京信公司分两笔支付了100万元的借款,一笔是10万元,一笔是90万元,京信公司在支付10万元借款的时候要求吴晓东支付利息,吴晓东分两笔支付84000元的利息,一笔66000元,一笔18000元,支付完84000元利息之后,京信公司才支付90万元借款,所以借款的本金是916000元,应当扣除84000元的利息,之后计付的基数应当按照916000元计算。还有吴晓东已经偿还的262000元,扣除1.8分的利息,剩余多出来的金额视为归还本金。二、一审判决法律适用错误,判决逾期还款的违约金年利率过高。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吴晓东按照年利率24%计算逾期违约金,此违约金利率的数值明显过高,应当按照2014年3月20日借款行为发生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年利率5.6%来计算(6个月短期贷款),所以本案一审法院以年利率24%为标准,要求吴晓东给付逾期还款违约金明显过高,请求法院依法调整。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吴晓东偿还京信公司欠款本金96万元,逾期还款违约金以本金96万元按年利率24%计算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吴晓东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为:吴晓东向京信公司清偿欠款本金797356.8元及逾期还款违约金(违约金从2014年9月24日起,以本金797356.8元按年利率5.6%计算);2、请求京信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针对吴晓东的上诉意见,京信公司辩称:借款是分两笔转账,借款合同没有约定是一次性转账,京信公司确实是转账100万元,分期是由于资金的原因,对于吴晓东刚才陈述的18000元利息问题,京信公司确认是在3月21日吴晓东支付的利息,但是其是100万元本金的第一个月利息,至于吴晓东陈述的66000元,京信公司不确认。在吴晓东逾期的情况下,京信公司有发催收逾期通知书,吴晓东确认的本金是96万元,本金是96万元这个事实是清楚的,对于吴晓东陈述的262000元,京信公司不确认。
吴淑敏、嘉鹏公司、冠德公司则同意吴晓东的上诉意见。
泉凯公司未做答辩。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问题是吴晓东尚欠京信公司借款本金以及涉案利息应按何标准计算。首先,吴晓东尚欠京信公司借款本金的问题。京信公司出借100万元给吴晓东的事实,有涉案借款合同、借款借据、银行转账凭证印证,本院予以认定。据吴晓东提供的证据反映,吴晓东仅在2014年3月21日、5月20日、6月18日、7月18日、8月29日、9月18日归还京信公司130000元。吴晓东主张向吴某乙转账支付的132000元亦是偿还涉案借款,京信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吴晓东亦未举证证明是京信公司委托吴某乙收取涉案借款,故吴晓东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按照涉案借款合同约定的利息及吴晓东签名的回执印证,吴晓东偿还的130000元中40000元是借款本金,其他是利息。故一审判决认定吴晓东尚欠京信公司借款本金是96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其次,涉案利息应按何标准计算的问题。京信公司是小额贷款公司,具有放贷资格,但京信公司非金融机构,一审法院按照民间借贷标准认定京信公司应收取的利息合理,本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吴晓东提出上诉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予以驳回其上诉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4630元,由上诉人吴晓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曾文莉
审判员  庄晓峰
审判员  吴 湛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薛翠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