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陶玉与韩德志、乔德明、包头市禄凯宁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包头中心支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宝坻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6-1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滦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滦民初字第352号
原告:陶玉,个体户工商户,河北省围场满族自治县人,住围场满族自治县。
委托代理人:宁利群,河北省围场满族自治县人。
委托代理人:李术荣,河北正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韩德志,天津市武清区人。
被告:乔德明,天津市武清区人。
被告:包头市禄凯宁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内蒙古包头市九园区。组织机构代码证代码57888683-X。
代表人:董占国,职务:经理。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包头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稀土高新区。组织机构代码证代码79363126-6。
代表人:谭哲,职务:经理。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宝坻支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河西区。组织机构代码证代码74136512-X。
代表人:朱雁,职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世昌,河北凯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陶玉与被告韩德志、被告乔德明、被告包头市禄凯宁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包头禄凯宁公司)、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包头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保包头支公司)、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宝坻支公司(以下简称太保宝坻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原告于2015年1月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陶玉的委托代理人宁利群、李术荣、被告韩德志、被告乔德明、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世昌到庭参加诉讼,原告陶玉、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的代表人朱雁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陶玉诉称:2014年12月15日10时50分许,被告韩德志驾驶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滦平县金沟屯路段与相对方向陶瑞驾驶的原告陶玉所有的冀HOL9**号厢式货车相撞,造成机动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韩德志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陶瑞无责任。陶瑞驾驶的冀HOL9**号厢式货车系原告所有。被告韩德志驾驶的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所有人系被告乔德明,此车挂靠在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名下。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在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和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分别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因本次事故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有车辆损失76400.00元,停运损失144000.00元,施救费4100.00元,交通费2000.00元,鉴定费3592.00元,合计230092.00元。原告起诉,要求五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共同赔偿。本案诉讼费、鉴定费由五被告承担。
被告韩德志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被告韩德志驾驶的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所有人是被告乔德明,被告韩德志是被告乔德明雇佣的司机,对原告的损失,被告韩德志不负赔偿责任,由被告乔德明负赔偿责任。
被告乔德明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被告韩德志驾驶的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所有人是被告乔德明。被告乔德明所有的蒙B746**号主车在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间是自2014年9月21日0时起至2015年9月20日24时止。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在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主车的保险限额是1000000.00元,挂车的保险限额是50000.00元,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期间是自2014年9月24日0时起至2015年9月23日24时止,为不计免赔险种。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将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已经卖给被告乔德明,该车辆的实际使用、收益和支配都是被告乔德明的。对原告的损失,应当由两被告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对不属于被告保险公司赔偿范围和超出保险限额的部分,被告乔德明同意赔偿。
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是: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在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在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有不计免赔附加险。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最高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的规定,原告陶玉诉请的赔偿项目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诉请金额并未超出保险责任限额;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实际所有权人是被告乔德明,被告乔德明与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签订有车辆买卖协议,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不享有对该车辆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且对事故的发生无法律规定的过错行为,对原告的损失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是:肇事车辆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在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只为主车投保了一份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挂车未投保任何保险。投保时以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作为被保险人和行驶证车主。事故发生后,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在收到本案相关人员递交的索赔单证后,已于2015年1月4日向被保险人包头禄凯宁公司支付赔款2100.00元(包括对方车辆的2000.00元和无责代赔100元),后附保险公司打款凭证,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已履行了支付赔款的义务,原告再诉请三者车损要求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赔偿没有法律依据。故对原告诉请的相关赔偿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不再赔偿。本案诉讼费、交通费、停运损失费、鉴定费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不予承担。以上事实和答辩望人民法院核查认定,并慎重考虑,依法驳回原告不合理的诉讼请求。
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对于被告车辆在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的投保情况认可。对于原告的合理合法损失,属于保险公司保险限额范围内的保险公司同意予以赔偿,对于不属于保险范围和超出保险限额范围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原告的车辆损失要求数额过高,停运损失、鉴定费、交通费、诉讼费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不同意赔偿。
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15日10时50分许,被告韩德志驾驶登记车辆所有人是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的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滦平县金沟屯路段与相对方向陶瑞驾驶的原告陶玉所有的冀HOL9**号厢式货车相撞,造成两机动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韩德志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陶瑞无责任。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于2013年9月15日与被告乔德明签订了《车辆买卖协议》,将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以235000.00元的价格卖与了被告乔德明。被告乔德明所有的蒙B746**号主车在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间是自2014年9月21日0时起至2015年9月20日24时止。被告乔德明所有的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在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主车的保险限额是1000000.00元,挂车的保险限额是50000.00元,均为不计免赔险种。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期间是自2014年9月24日0时起至2015年9月23日24时止。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已在交强险限额内对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赔付了2100.00元(包括对第三者车辆的财产损失2000.00元和无责代赔100元)。被告乔德明为原告支付施救费4100.00元。
另查明:依据原告提供的购车发票,原告陶玉于2013年11月28日购买的厢式运输车,价款是102500.00元。到2014年12月15日发生交通事故,使用不足13个月。依据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委托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价格认证中心,关于冀H0L9**牌照号车辆损失的价格鉴证意见书,对原告陶玉所有的冀H0L9**牌照号车辆修理费的价格鉴证为76400.00元予以确认。依据原告提供的滦平县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证意见书,证明原告所有的冀H0L9**号货车每天停运损失2400.00元,被告对滦平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原告所有的冀H0L9**号货车每天停运损失2400.00元无异议。依据北京中机恒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今有车主陶玉,车号是冀H0L9**.到我公司维修事故车,车辆事故左侧损失严重,右侧和后部等均有损失。车辆在2013年1月8日进厂,需要换车外大顶和驾驶室总成,其他附件待查。预计维修时间60工作日。”盖有北京中机恒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公章。经审查原告提供的北京中机恒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许可经营项目是维修汽车。被告对北京中机恒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证明预计修理60天有异议,认为时间过长。考虑原告的车辆损失严重,修理部位较多,酌情认定原告车辆的修理时间35天,认定原告的停运损失84000.00元。对原告主张的鉴定费3592.00元予以确认。对原告主张的施救费4100.00元予以确认。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考虑原告处理交通事故及车辆修理期间的往返,认定2000.00元。
综上,认定原告的损失有车辆修理费76400.00元,停运损失84000.00元,鉴定费3592.00元,施救费4100.00元,交通费2000.00元,合计170092.00元。
本院认为:被告韩德志驾驶机动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与相对方向陶瑞驾驶的原告陶玉所有的冀HOL9**号厢式货车相撞,造成两机动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韩德志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陶瑞无责任。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将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卖与被告乔德明,被告乔德明是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的实际所有人。被告韩德志是被告乔德明雇佣的司机,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造成他人损害的,应由雇主承担赔偿责任。故对原告的损失,被告乔德明应负全部赔偿责任,被告韩德志在受雇期间有重大过失,应与被告乔德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将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卖与被告乔德明,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不享有对该车辆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故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对原告不负赔偿责任。被告太保包头支公司已于2015年1月4日向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支付赔偿款2100.00元,被告包头禄凯宁公司应将其赔偿款给付原告陶玉。被告乔德明所有的蒙B746**/蒙BAE**挂号重型半挂货车在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主车的保险限额是1000000.00元,挂车的保险限额是50000.00元,均为不计免赔险种。故被告太保宝坻支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对原告的损失予以赔偿。对超出保险限额和不属于保险理赔范围的,应由被告乔德明负全部赔偿责任,被告韩德志与被告乔德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被告乔德明为原告支付的施救费4100.00元应在执行时抵顶。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包头市禄凯宁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将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包头中心支公司支付的赔款2100.00元给付原告陶玉。
二、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宝坻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陶玉的车辆修理费、施救费、交通费等合计80400.00元。
三、由被告乔德明赔偿原告陶玉的停运损失、鉴定费等合计87592.00元,被告韩德志负连带赔偿责任。被告乔德明为原告支付的施救费4100.00元,在执行时抵顶。
以上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四、驳回原告陶玉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4391.00元,由被告乔德明负担,被告韩德志负连带给付责任。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振国
人民陪审员 :董占山
人民陪审员 :王汉军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日
书 记 员 :刘艳楠
判决书附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给予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人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五条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
(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
(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
(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