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洛阳市呈铖汽车运输公司、龚新见诉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第三人董卫红为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2-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南省新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新民初字第299号
原告:洛阳市呈铖汽车运输公司,住所地:洛阳市洛龙区集美家居广场办公室2号(龙门大道337号),系豫C836**号登记车主。
法定代表人:陈帅朋,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永建,男,汉族,1956年12月29日生。
原告:龚新见,男,汉族,1967年11月18日生,系豫C836**号车实际车主。
委托代理人:张健,男,汉族,1962年12月1日出生。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地址:洛阳市涧西区延安路161号富地国际A座14楼。
负责人:蔡中锋,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房乾坤,该公司法律顾问。
第三人:董卫红,女,汉族,1971年10月28日出生,系受害人范某某之妻。
委托代理人:江君君,系洛阳市新安县新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洛阳市呈铖汽车运输公司(以下简称呈铖公司)、龚新见诉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洛阳公司)、第三人董卫红为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审判员张联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由于案情复杂,本案依法转换为普通程序审理。原告洛阳市呈铖汽车运输公司委托代理人陈永建、原告龚新见委托代理人张健,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委托代理人房乾坤,第三人董卫红委托代理人江君君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呈铖公司、龚新见诉称:2013年6月4日21时40分,原告龚新见驾驶豫C836**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沿S246省道由北向南行驶至85KM+510M处时,与同向行驶在前的范某某驾驶的大阳牌二轮摩托车追尾相撞,造成范某某受伤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此次交通事故责任经新安县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由原告龚新见负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对于范某某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全部损失。经原告龚新见两次同范某某的家属第三人董卫红协商,共赔偿第三人55万元,但对于原告赔偿受害人家属的55万元,被告保险公司仅同意按交强险赔付11万元,对于原告赔偿第三人的其他44万元,被告保险公司以种种理由拒绝原告投保的商业三责险进行赔偿。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保险公司按保险合同理赔原告垫付的因交通事故造成范某某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失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等共计44万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辩称:作为保险合同纠纷,龚新见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事故发生后,我公司已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了全部的赔偿责任。事故发生时,原告所属的豫C836**号车未经年检,该情形也是公安交警队认定责任的依据。根据我公司与原告之间机动车第三者保险合同条款第五条第(十)项之约定,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未按规定年检的。我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免除赔偿责任。故请法院驳回原告诉求。
第三人董卫红无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4日21时40分,龚新见驾驶豫C836**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沿S246省道由北向南行驶至85KM+510M处时,与同向行驶在前的范某某驾驶的无号大阳牌二轮摩托车追尾相撞后发生拖轧,造成范某某抢救无效死亡,摩托车受损的重大交通事故。2013年6月11日,新安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出具新公交认(2013)第13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龚新见违反机动车按期进行安全检测及保持安全车距负事故全部责任,范某某不负事故责任。2013年6月13日,龚新见与范某某妻子董卫红在新安县交通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就该交通事故双方家属协商达成如下调解协议:1、龚新见一次性支付范某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老年人赡养费、未成年人抚养费、精神抚慰金共计三十三万元;2、此事故一次性处理完毕,过后互不追究;3、此协议经双方签字后生效。该调解协议书有龚新见代理人陈保珍、范某某妻子董卫红的签字及手印,并加盖有新安县交通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印章。且该三十三万赔偿款于当天履行完毕。该调解协议达成后,因范某某家属认为范某某的损失费用应按城镇非农户口进行计算,故龚新见与范某某妻子董卫红于2013年8月25日就该交通事故达成如下补充协议:1、龚新见除了2013年6月13日赔偿范某某所有损失费用三十三万元外,再一次性赔偿范某某22万元;2、此次事故彻底终结,以后永不追究;3、协议双方签字生效,永不后悔。该补充协议有龚新见代理人陈保珍、范某某妻子董卫红的签字及手印。且该二十二万元赔偿款于当天履行完毕。现因原告已赔偿部分,保险公司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理赔110000元,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部分未予理赔,故原告提起诉讼。
另查明,豫C836**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登记车主为呈铖公司,实际车主为龚新见。龚新见(乙方)与呈铖公司(甲方)签订有车辆委托管理合同,该合同约定:甲方管理车的名称为:陕汽重型自卸,车号:豫C836**,车型:SX3255NR464,载重12.5吨,该车的所有权归乙方所有;甲方管理车的期限为叁年,从2013年2月10日起到2016年2月9日止;乙方车辆的保险及其他项目保险,有甲方统一到保险公司代为办理保险手续,乙方车辆必须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额不少于50万元,其费用全额由乙方承担。豫C836**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投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限额:死亡伤残110000元,医疗费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及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第三者责任保险50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保险(驾驶人)5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乘客)50000元、并约定有不计免赔率。该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五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下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任。其中第十款规定:除另有约定外,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机动车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人寿财险洛阳公司已在交强险限额内支付原告110000元。
同事查明,豫C836**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未按规定进行安全技术检验,发生事故时年检已到期,事故后该车辆又去进行年检且合格。范某某自2003年2月14日起一直居住于新安县五头镇新街五头社区,该事实有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在卷证实,范某某生于1971年4月23日,范某某母亲王某某1941年9月13日出生,长子范某杰1996年10月13日出生,次子范某杰2002年7月6日出生。
本院认为:原告呈铖公司与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签订的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合同、商业保险合同均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是否可依据保险合同条款第五条第(十)项之约定拒绝理赔。本院认为,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据此,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必须向投保人就责任免除条款作明确说明,这是法定的告知义务,本案中,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已向保险人作出明确解释,其次未按期办理机动车安全检测手续不能必然导致保险人免除保险责任,检测目的是确保通行车辆符合安全技术要求,防止存在安全隐患的车辆上路通行对他人人身、财产安全构成危害,本案中,虽然肇事车辆未按照规定期限进行安全技术检验,但事故发生后由公安机关进行的车辆技术检验已明确该车辆技术检验合格,且保险公司对此无异议,因此该保险合同条款第五条第(十)项“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未按规定年检的,保险人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免除赔偿责任”不能发生相应的法律效力,故被告拒绝理赔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故人寿财险洛阳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承担赔偿责任。从原告龚新见与受害人亲属即本案第三人董卫红签订的赔偿协议及董卫红出具的收条内容看,赔偿义务人为原告龚新见,龚新见又为肇事车辆豫C836**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实际车主,根据龚新见与原告呈铖公司签订的车辆委托管理合同约定,原告龚新见既为肇事车辆豫C836**号货车车主又为该车投保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第三者责任险保险费用的支付人,其已履行支付保险费的义务,因此原告呈铖公司虽名义上为豫C836**号货车在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的投保人,但实际上应认定原告龚新见为豫C836**号货车在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的投保人,应认定为该第三者责任险合同的相对人,该保险合同的权利义务应由原告龚新见承继。至于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作为保险人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原告龚新见与受害人亲属董卫红达成的赔偿协议对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没有约束力,赔偿范围、项目及标准应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进行核定。受害人范某某系农村居民,自2003年2月14日起就居住在新安县五头镇新街五头社区,经常居住地在城镇,因此,范某某的死亡损害赔偿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根据有效证据及双方质证意见,本案能够认定范某某方的损失为:1、死亡赔偿金408852.40元;2、丧葬费16817.00元;3、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范某某的死亡给其近亲属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合理合法;4、关于范某某母亲王某某生活费问题,由于原告龚新见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范某某同胞兄弟姐妹情况,本案无法认定。长子范某杰生活费6866.48元、次子范某杰生活费48065.36元,以上损失共计530601.24元。扣除人寿财险洛阳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已承担的110000元,剩余420601.24元。因原告龚新见在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及相关法律规定,对于原告龚新见因保险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被告人寿财险洛阳公司应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亦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偿,超过限额的部分,在商业险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付。综上,依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十条、第十七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六)项、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支付龚新见已支付范某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420601.24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驳回原告洛阳市呈铖汽车运输公司的诉讼请求;
驳回原告龚新见的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900元,由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 联
人民陪审员  孟庆鹏
人民陪审员  郭万利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日
代书 记员  高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