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玉荣与吴刚、夏巧云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市中民重初字第29号
原告(反诉被告):张玉荣,女,1967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枣庄市市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巩学武,山东法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吴刚,男,1966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住枣庄市市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恩涛,山东龙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夏巧云,女,1966年2月13日出生,汉族,住枣庄市市中区。
原告张玉荣与被告吴刚、夏巧云及反诉原告吴刚与反诉被告张玉荣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1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张玉荣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巩学武,被告(反诉原告)吴刚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恩涛,被告夏巧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玉荣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从××01××年8月8日至××014年5月14日的停业损失;××、原舒雅宾舍305房间的内部装修款60000元;3、因报停之后办理新证费用共计3××000元;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007年初,我与夏巧云合伙开办舒雅宾舍并开始营业,经营期间补办经营手续,××007年8月,夏巧云与被告吴刚结婚,当时吴刚称自己是下岗职工,有再就业优惠证,为节省费用等原因,于是把原告与夏巧云合伙开办的舒雅宾舍的工商登记办理在吴刚名下(个体工商户),但性质仅为挂名,吴刚个人购买的一套住房租给舒雅宾舍使用并收取租金,舒雅宾舍花费6万元对该房屋进行了装修。××01××年8月,被告吴刚基于个人目的,私自在枣庄日报刊登舒雅宾舍证件丢失及作废的声明,并到有关部门报停舒雅宾舍营业,造成舒雅宾舍无法营业,现舒雅宾舍已将被告吴刚的房屋退还,被告吴刚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停业损失、装修费用、办理证件费用等经济损失,现诉请法院依法裁决。
被告吴刚辩称,原告张玉荣的诉称是完全错误的,是颠倒黑白,是妄想全部侵占我的宾舍及财产的恶意行为,因此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张玉荣对我的诉讼请求,因为:1、舒雅宾舍自始至终是我开办投资,不存在什么张玉荣与夏巧云合伙开办的问题;××、张玉荣也是下岗职工,也有就业优惠证,不存在为了使用我的下岗优惠证而挂名的问题;3、舒雅宾舍的登记及所有证件的办理,均是由我进行,其投资也是我投资的,我的房子也是我租赁后使用的,也说明了宾舍的归属问题。4、开办的宾舍,其中我一套房子,夏巧云一套房子,而且二套房子均在我与夏巧云婚后购买,如果我只是挂名,我们的房子不可能免费给张玉荣使用,张玉荣必须拿出与我的房屋的租赁合同;5、我之所以登报声明宾舍证件问题,是因为原告妄想侵占我的宾舍和所有资产,所以在宾舍证件到期需要年审时,我根本拿不出宾舍证件,是我无奈采取的方式,宾舍证件才得以年审;6、原告签订的《委托经营协议》,我没有按照协议约定收取报酬,原告根本没有按照约定向我支付费用;7、关于原告提出的停业损失计算时间问题,经被告了解,××013年1××月份之前该舒雅宾舍仍然正常营业,实际上舒雅宾舍一直都在正常营业,经了解××013年7月14日,在舒雅宾舍住宿的龙福磊在住宿期间自杀,当时是用舒雅宾舍的固定电话报警,解放北路派出所进行出警,所以说该材料能够证实该宾舍仍在正常营业,另外,××013年1××月份左右电话报警举报舒雅宾舍无照经营,当时派出所也出警,说明仍然正常经营;同时被告证据目录第八份证据也证明该宾舍正常经营。8、305室实际上是我个人的,305室的装修款是我个人出的,还有一部分是由舒雅宾舍的营业收入进行支付的,我们在委托经营时口头约定属于经营的成本,从成本里支出的。
被告夏巧云辩称,希望法院查清事实,依法判令吴刚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也还我公道。××006年我和原告合伙开了舒雅宾舍,我买的301室,原告买的30××室,从××006年开始装修,××007年中旬开业,我给了原告46000元装修费,边干边办证,××007年8月××号我和吴刚又买了305室,××007年11月开始启用,办证前期卫生、特行、消防的姓名写的都是夏士友,××007年8月16日和吴刚登记结婚,办证期间因为夏士友和张玉荣是夫妻,他俩是下岗职工,后来二人考虑怕享受不了就业优惠及生育考虑,就把舒雅宾舍的名字注册到我的名下,我处于一些考虑不想写到我名下,吴刚有个下岗证,不用交工商税,就写在了吴刚的名下,并把卫生、特行、消防的姓名改成吴刚了。301房是我婚前个人财产,与吴刚无关,305室是我和吴刚共同出资购买,房产证办理在了吴刚名下,舒雅宾舍是在301室和30××室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我个人婚前投资的,305室是婚后又增加的房产,是舒雅宾舍租赁使用的,租金一直是500元。我作为舒雅宾舍的受益者,吴刚在未经我同意并在我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利用挂名宾舍法人的身份,要求张玉荣支付3000元每月或一次性30万元的钱,否则不同意将宾舍变更登记在张玉荣名下。在未果的情况下,其私自登报声明舒雅宾舍证件丢失作废,并私自报停舒雅宾舍,给我也造成了损失。关于305室装修款是我和张玉荣共同出资,我们有明细账,都已经提交,吴刚亲自说明他不投资,所以305室的房租是每月500元,我和张玉荣共同出资,共同收益,××01××年8月8日吴刚在枣庄日报报停舒雅宾舍,张玉荣就基本离开宾舍了,不再经营宾舍了,该宾舍处于半关门状态,因张玉荣的家是在该宾舍楼上,这个宾舍有些什么事情都是由我来处理,为了宾舍继续经营,基本就有××名员工来处理日常事务,××个员工的工资和门市的房租都是由张玉荣支付,有什么事情员工就给我说一下,关于电话报警的事情,我给110打电话举报过,派出所出警了,我也实话说明,没有再经营,派出所查实没再经营,也有出警证明。
反诉原告吴刚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反诉被告停止侵害,退还侵占反诉原告的经营设施,退出反诉原告的经营场所,改回反诉原告的门头门牌;××、判令反诉被告赔偿给反诉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从××008年8月正式营业至××013年11月停业反诉被告未给我的费用)3000元/月×60个月=180000元;3、反诉费及其他费用由反诉被告全部承担。事实与理由:××008年我注册登记了枣庄市市中区舒雅宾舍,其所有的投资均由我投资,当时我已经与夏巧云举行了婚礼。由于张玉荣系夏巧云的弟媳,张玉荣及其丈夫夏士友均下岗,所以为了照顾张玉荣,就委托她帮忙经营舒雅宾舍。由于账目及收入问题,到了××009年上半年,为了明确责任,及收入分配,我与张玉荣签订了《委托经营协议》,该协议约定我委托张玉荣经营舒雅宾舍,她需要每个月给我3000元经营收入,张玉荣也按照协议约定收取报酬。但是张玉荣并没有按照约定支付给我经营收入,因此张玉荣应当支付我180000元的经营收入。由于我和夏巧云感情上闹矛盾,张玉荣及其丈夫妄想霸占反诉原告财产,不但对我进行殴打,而且把我租赁给他们的房屋解除了租赁合同。而且舒雅宾舍的有关证件到期,我要求张玉荣拿出舒雅宾舍的证件好年审,但是其不予配合,无奈我登报后,补办了证件后才年审。但是张玉荣居然盖我声明作废的舒雅宾舍的章,在枣庄日报登出声明,把我的舒雅宾舍的消防证声明作废后,办到其同盛宾舍名下,而且张玉荣在我舒雅宾舍的地址上,改头换面挂出了同盛宾舍的牌子,且在舒雅宾舍的地址上,办理了卫生许可证、工商预名等。为维护反诉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请法院依法裁决。
反诉被告张玉荣辩称,舒雅宾舍的所有权是我的,与吴刚无关。我××006年买房,××007年正式营业,××007年7月1日至今每月房租都是由我支付,××007年8月后我买了套二手房即305房,转卖给了吴刚,我当时询问吴刚是否用305室参与投资,吴刚说不投资,一个月你给我300、500元就行,我从××007年1××月开始至××01××年4月××7日停业,我一直每月给他500元租金,有票据为证,不存在180000元,吴刚系敲诈。从××01××年8月8日以后就已经不经营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依法认定。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枣庄市市中区舒雅宾舍(以下简称舒雅宾舍)于××008年9月××日由工商行政部门颁发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该宾舍的登记经营者为吴刚,登记经营场所为枣庄市市中区君山东路173号,该宾舍实际上有三套房屋,分别为301号房、30××号房与305号房,并租赁173号楼的10××-3号门市房作为该宾舍门市,其中301号房房产登记所有人为夏巧云,张玉荣及夏士友为30××号房登记的共同共有人。305号房的所有权问题,双方当事人皆未提交该房的产权证明,但张玉荣、夏巧云及吴刚皆认可305号房登记所有人为吴刚。夏巧云与吴刚系夫妻关系,于××007年8月登记结婚。
××01××年8月8日,吴刚在枣庄日报登报声明舒雅宾舍营业执照丢失。××01××年9月××9日,吴刚在枣庄日报登报声明舒雅宾舍的公章、发票章及特行许可证丢失。××013年10月××3日,张玉荣在枣庄日报登载声明舒雅宾舍消防证丢失。××013年10月××5日,吴刚在枣庄日报社登报声明舒雅宾舍消防证未丢失。吴刚反诉称其登报发表声明系因张玉荣拿走了宾舍的经营执照、公章等导致了宾舍无法年审。而张玉荣本诉称吴刚登报系恶意阻挠其对舒雅宾舍的合理经营,并导致其损失。
××013年1××月××7日,工商行政部门颁发了枣庄市市中区同盛宾舍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该宾舍以市中区君山东路173号商业综合楼10××号、东单元301号、30××号(即原舒雅宾舍的301号、30××号房)为营业场所,以张玉荣为登记经营者。
舒雅宾舍平时由张玉荣负责经营等相关事宜,就该宾舍的所有权归属问题,张玉荣主张系其与夏巧云合伙开办,工商登记虽办理在吴刚名下,但性质仅为挂名,为证明该主张,其提供了与夏巧云签订的协议三份;舒雅宾舍××008年1月、××月、4月份,××010年3-9月份手写的书面收入分配凭证;与173号门市房(系舒雅宾舍的门市)房东安加锋签订的租房合同书,门头租金收款收据、收到条及安加锋出具的证明等证据,其中张玉荣与夏巧云签订的协议,分别为××007年5月××日签订的《协议书》一份,内容为“本着公平、公正谁投资谁受益;抱着团结、友爱的精神,现协商如下:301、30××两套住房为夏巧云、张玉荣共同投资,共同经营;经营中以张玉荣为主,夏巧云为次。利益为五、五分成。水电工人工资一切费用除外。协议一式两份,签字为准。”××007年11月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一份,协议内容为“本着共同投资、共同收益的原则:由张玉荣、夏巧云二人共同支付305房租每月500元整(伍佰元整)。收益共享。本协议一式两份,签字为准。”××011年××月1日《协议》一份,内容为“舒雅宾舍收益情况由原来的张玉荣,夏巧云五、五分成变更为张玉荣每月支付301房××500元(贰仟伍佰元整)。支付305房租500(伍佰元整)。”针对该三份协议,吴刚提出异议,认为该协议系伪造,书写时间不是落款时间,并提交书面申请,申请司法鉴定。该证据在司法鉴定过程中,张玉荣向法庭提交了情况说明,其中载明“在整理证据的时候因时间太长,发现有些已破损,不便再携带。经协议双方对协议内容均认可的情况下,进行了抄写”。
吴刚主张舒雅宾舍为其个人所有,张玉荣负责经营系受其委托,并提供××009年11月30日签订的《旅馆经营协议》等证据进行佐证,该《旅馆经营协议》系经吴刚申请,本院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枣庄分行调取,对此证据证明力,张玉荣、夏巧云均有异议,认为该协议仅是为当时从银行申请贷款使用的,不能反映真实的客观情况,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
张玉荣申请对枣庄市市中区舒雅宾舍自××01××年8月8日至××014年5月15日期间的停业损失进行司法鉴定,因申请人张玉荣提供的枣庄市市中区舒雅宾舍的会计财务资料不规范、不系统、不完整,不能满足评估工作所需的必要条件,无法进行评估。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综合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可知,虽然舒雅宾舍登记在吴刚名下,但该宾舍平时系原告张玉荣实际经营,就该宾舍归属及性质,双方提供的证据的证明力皆不足,本院不予认定。据此,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两个:一、张玉荣本诉请求的合理性及证据的证明力问题;二、吴刚反诉请求的合理性及证据的证明力问题。
关于张玉荣本诉请求的合理性及证据的证明力问题。张玉荣诉请××01××年8月8日至××014年5月14日的停业损失,并申请鉴定,但是因为张玉荣提供的枣庄市市中区舒雅宾舍的会计财务资料不规范、不系统、不完整,不能满足评估工作所需的必要条件,无法进行评估,申请人张玉荣应承担对其不利的后果,对原告张玉荣主张的停业损失,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张玉荣诉请装修费及办理新营业执照的相关费用,但其无法证明该两项费用同吴刚的行为之间的关联性,且提供的证据形式要件不完备,张玉荣的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吴刚反诉请求的合理性及证据的证明力问题。夏巧云及张玉荣系301号房及30××号房的登记所有权人,在301、30××基础上登记同盛宾舍,系张玉荣及夏巧云二人处分个人财产,吴刚未举证证明张玉荣在办理工商登记的过程中存在违法情况,故反诉原告吴刚第一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反诉原告吴刚诉请张玉荣按照3000元/月的标准支付××008年8月正式营业至××013年11月停业,此期间的经济损失,在法庭调查阶段,吴刚称3000元/月系口头约定,双方约定无论张玉荣挣多少都需支付其固定的3000元/月的费用,对此张玉荣不予认可,吴刚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反诉原告吴刚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张玉荣的本诉诉讼请求;
二、驳回反诉原告吴刚的反诉诉讼请求。
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00元,由本诉原告张玉荣负担。反诉案件受理费3900元,由反诉原告吴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庄福礼
审 判 员  赵言超
人民陪审员  薛 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 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