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与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渝0113民初4832号
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巴南区木洞镇水口寺村南涪公路里程桩号K9+400左侧,组织机构代码证30515872-2。
法定代表人李季,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毅、李丹,重庆星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巴南区二圣丝厂内,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37626890514。
法定代理人冉定富。
委托代理人吴晓,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昌友,男,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员工。
第三人魏某,女,1968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万州区王牌路555号附5号3-6,公民身份号码512928196810163421。
第三人江某甲,女,1990年2月10日出生,住重庆市万州区王牌路555号附5号3-6,公民身份号码511622199002104026。
第三人江某乙,男,1965年6月28日出生,住四川省武胜县清平镇方沟村2组29号,公民身份号码512928196506283410。
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迹公司)与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荣公司)、第三人魏某、江某甲、江某乙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霭姣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6月6日对本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因被告长荣公司申请追加第三人魏某、江某甲、江某乙,但三人均下落不明,于同年7月18日转为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王霭姣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席朝阳、人民陪审员黄利文组成合议庭,因工作调整,变更为由审判员黄益强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王霭姣、人民陪审员黄利文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荣迹公司委托代理人李毅、李丹与被告长荣公司委托代理人吴晓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魏某、江某甲、江某乙经本院合法传唤,在确定的开庭时间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荣迹公司诉称,原、被告双方系长期合作关系,由原告向被告长荣公司供应石子和机砂,原告从未授权他人代收货款,截止2015年1月15日,被告长荣公司共欠原告货款4889048.11元,原告多次催收未果,原告遂起诉要求判令被告长荣公司立即支付原告货款4889048.11元及资金占用损失(以4889048.11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标准自2015年2月13日起计算至付清时止)。
被告长荣公司辩称,诉请金额有异议,原、被告双方结算的货款金额实为7711729.35元,但被告已支付原告荣迹公司及第三人61944000元。第三人江某甲为原告荣迹公司前法人,第三人江某乙、魏某分别为江某甲父母,故货款均支付至江某乙、江某甲、魏某等名下账户,现仅余1517329.35元货款未付。停止支付系因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送达被告一份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冻结原告荣迹公司在我司应收账款281万元,冻结期限三年。原告荣迹公司曾承诺垫资一千万,后因无垫付能力,要求更改合同,故已重新制作一份合同,原告荣迹公司举示的合同并未实际履行。原、被告双方一直是由第三人江某乙及魏某在负责结款,故第三人魏某与江某乙已经形成表见代理,其二人收款实为原告荣迹公司收款。
第三人魏某未出庭应诉,亦未向法庭提交答辩状和证据。
第三人江某甲未出庭应诉,亦未向法庭提交答辩状和证据。
第三人江某乙未出庭应诉,亦未向法庭提交答辩状和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双方于2014年9月2日签订砂石供销合同。约定合同有效期为2014年9月2日至2015年9月1日,合同期满,双方无异议可继续签,如不继续合作,三个月内付清所有货款。其中型号01号乱碎石32元/吨、1-2号32元/吨、中粗41元/吨,按比列供应,由被告长荣公司调配,每月不少于3万吨,送货方式均为自提。合同签订后于2014年9月2日开始垫支三个月材料款,每月月底25日结账,于第四个月15日前(以现金及转账支票的形式)支付第一个月全部材料款。2015年2月2日,原告荣迹公司向被告长荣公司发出对账函,载明截止2015年1月25日,被告长荣公司尚欠原告荣迹公司货款4889048.11元,被告长荣公司负责统计进出货的统计员郑洪兰签字确认。庭审中,原告荣迹公司自认第三人江某甲为2015年1月21日前的原告荣迹公司法定代表人,现任法定代表人为李季。被告长荣公司自认货款结算总价款为7711729.35元。但原告荣迹公司仍主张原、被告双方货款实际结算金额为4889048.11元。原、被告双方确认原告荣迹公司共计向被告长荣公司出具加盖荣迹公司财务章185万元收据,第三人江某乙独自签字的收条金额为204400元。
另查明,第三人魏某与第三人江某甲为母女关系。加盖有荣迹公司财务章的收据签字经办人为第三人魏某,2015年2月4日5万元、2月13日20万元收据对应的收款账户均为第三人魏某个人账户。同年2月16日、8月2日、8月6日、8月18日,第三人魏某分别签收10万元、2260000元、26万元、25万元货款。9月28日被告长荣公司支付第三人魏某账户2万元。同年6月9日、2016年2月4日,被告长荣公司分别支付第三人江某甲账户5万元(第三人魏某亦签收该笔款项)、10万元。第三人魏某共计收取被告长荣公司2940000元。原告荣迹公司催收货款未果,遂起诉要求判如所请。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提交的以下证据在卷为证,并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原告荣迹公司提交:砂石供销合同、对账函、社保参保证明。
被告长荣公司提交:协助执行通知书、收据、收条、转账凭证。
本院认为,原告荣迹公司与被告长荣公司于2014年9月2日签订砂石供销合同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原、被告双方应按照合同约定内容享有权利、履行义务。而被告长荣公司举示的机制砂、石供销合同系加盖重庆荣颖建材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颖公司)公章,与本案原告荣迹公司非同一民事主体,被告长荣公司并未举示证据证明荣颖公司与原告荣迹公司存在直接关联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第一百六十一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之规定,原、被告双方约定第四个月15日前支付第一个月材料款,即2015年1月15日前支付第一个月材料款,其后的付款时间未作明确约定,也未达成补充协议,故被告长荣公司应在原告荣迹公司出具对账函同时支付货款。本案中,因加盖有原告荣迹公司财务章的收据金额为185万元,本院对该类证据均予以采信。
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的规定,本案中,第三人魏某作为一定时期内原告荣迹公司处理原、被告双方之间业务往来的财务经办人,且存在原告荣迹公司出具收据,货款直接支付至第三人魏某个人名下账户的情况。加之第三人魏某与原告荣迹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即第三人江某甲间特殊的人身关系,即使存在原告荣迹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变更的情形,但因原告荣迹公司并未举示证据证明被告长荣公司已清楚知晓原告荣迹公司内部股权变动的情况,被告长荣公司仍有理由相信第三人魏某是代表原告荣迹公司收款。因此,第三人魏某的收款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其签收2940000元货款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原告荣迹公司承担。故被告长荣公司于2016年2月4日支付至第三人江某甲名下账户的10万元也应视为原告荣迹公司收款。但2015年6月9日第三人魏某签收的5万元领条,与第三人江某甲账户收到的5万元转账为同一笔款项,故仅能计算一次。而被告长荣公司举示的第三人魏某签字转账支票存根,仅能证明第三人魏某存在领取转账支票这一事实而不能证明该笔款项已正常兑付。而被告长荣公司亦并未举示证据证明第三人江某乙与原告荣迹公司之间的直接关系,故本院对第三人江志签收的收条均不予采信;被告长荣公司举示的其余票据既无对应收条,又无其他证据证明系经过原告荣迹公司授权领取,本院均不予采信。至于原告荣迹公司主张第三人江某甲、魏某未将以上款项支付至原告荣迹公司的情况,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原告荣迹公司应持相关证据另行起诉。
经本院释明,鉴于原告荣迹公司坚持以4889048.11元为结算金额,故被告长荣公司至今尚欠原告荣迹公司1849048.11元(4889048.11-185万元-2940000元-10万元)货款未付,被告长荣公司应承担支付货款及资金占用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荣迹公司诉请的资金占用损失费用计算标准和起止时间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货款1849048.11元;
二、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以1849048.11元为基数从2015年2月1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标准计算至货款付清之日止的资金占用损失费用;
三、驳回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45912元、公告费600元,共计46512元。由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承担2万元受理费,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承担25912元受理费、600元公告费(本案案件受理费45912元已由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垫付,公告费600元已由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垫付,被告重庆长荣混凝土有限公司负担金额迳付原告重庆荣迹建材有限公司,本院预收金额不作清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同时预交案件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又不提交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上诉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两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 判 长  黄益强
审 判 员  王霭姣
人民陪审员  黄利文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谭 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