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飞与肖礼良,蔡肖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1-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佛中法民一终字第26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飞,男,壮族,1978年11月3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大新县。
委托代理人李敏,广东浩淼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礼良,男,汉族,1964年12月14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系肖志业之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蔡肖连,女,汉族,1965年11月18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系肖志业之母。
上述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文霞,广东务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王德先,男,汉族,1975年1月5日出生,住四川省剑阁县。
原审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
负责人邬曼华,总经理。
上诉人李飞因与被上诉人肖礼良、蔡肖连以及原审被告王德先、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华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2014)佛三法乐民初字第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案经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华安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向肖礼良、蔡肖连赔偿110875.5元;二、王德先、李飞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肖礼良、蔡肖连赔偿312121.28元。一审案件受理费7645元、财产保全费2070元,共9715元,由华安保险公司负担2547元,由王德先、李飞负担7168元。
上诉人李飞向本院上诉提出:一、原审判决事故责任比例不当,死者肖志业应至少承担60%的责任。1.虽交警部门认定王德先与肖志业承担本案事故的同等责任,但肖志业驾驶摩托车时未按规定佩戴安全头盔是导致其重型颅脑外伤并死亡的直接原因,故在认定民事赔偿责任时应减轻李飞的赔偿责任。2.肖志业驾驶摩托车闯红灯是导致本案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因此肖志业对本案事故的发生负有更大的责任。3.肖志业经过事发路口时未认真观察路口的交通情况、未做到安全驾驶、夜间行驶未降低行驶速度,均存在过错。4.王德先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只有驾驶的车辆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这一项过错,但肖志业却存在经过事发路口时未认真观察路口的交通情况、未做到安全驾驶、夜间行驶未降低行驶速度的过错,因此肖志业的过错责任要大于王德先的过错责任。5.事故认定书只是民事诉讼中的一项证据,法院不应只按事故认定书来划分民事赔偿责任,应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做出公平合理的认定。二、原审判决的部分赔偿项目不当。1.肖礼良、蔡肖连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费用。肖礼良、蔡肖连为佛山本地居民,居住在自己家中并无住宿费、交通费的产生,其亦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原审判决予以支持无事实依据。关于误工费,肖礼良、蔡肖连未能提供收入证明,故应按佛山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计算,且肖礼良、蔡肖连为本地居民,办理丧葬事宜三天已够,故其误工费应为393元(1310元/月÷30天×3天×3人)。2.精神损害抚慰金。肖志业承担本案事故的同等责任,且对其死亡的后果存在重大过错,原审判决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0元过高,应不宜超过50000元。三、肖礼良、蔡肖连的总损失应为633644.70元,由华安保险公司赔偿110875.50元,由李飞、王德先赔偿209107.68元[(633644.70元-110875.50元)×40%],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赔偿259107.68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改判李飞与王德先连带赔偿肖礼良、蔡肖连259107.68元;2.判令一审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由李飞、王德先、华安保险公司负担5949元,由肖礼良、蔡肖连负担121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肖礼良、蔡肖连负担。
被上诉人肖礼良、蔡肖连答辩称:一、王德先无证驾驶、超速行驶导致本案事故的发生,交警部门认定其与肖志业承担本案事故的同等责任正确,李飞上诉主张肖志业应至少承担60%的事故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二、肖志业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因本案事故死亡,造成肖礼良、蔡肖连老年丧子,给其带来较大的精神损害,原审判决8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合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王德先、华安保险公司在二审诉讼中均未作陈述。
各方当事人在二审诉讼中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查,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第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围绕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查。但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侵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利益的除外”的规定,本院对李飞的上诉请求作如下分析审查:
关于民事赔偿责任问题。本案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经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证实,王德先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行经肇事路口时未认真观察路口内交通情况,未按操作规范做到安全驾驶,驾驶机动车在夜间行驶时未降低行驶速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四款、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和第四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是导致此事故的一方面过错;肖志业驾驶机动车不按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行经肇事路口时未认真观察路口内交通情况,未按照操作规范做到安全驾驶,驾驶机动车在夜间行驶时未降低行驶速度,驾驶摩托车未按规定戴安全头盔,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和第五十一条之规定,是导致此事故的另一方面过错。交警部门认定,鉴于王德先、肖志业二人的行为在事故中的作用以及过错程度相当,王德先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肖志业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由此可见,交警部门在作出事故认定时已经考虑了肖志业未按规定戴安全头盔这一过错,故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事实清楚,依据充分,应当予以采信。由于李飞是王德先的雇主,且王德先事发时在履行职务,故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各方当事人在本案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判定李飞、王德先在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外对肖礼良、蔡肖连的损失承担5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李飞上诉主张肖志业应承担本案事故至少60%的责任,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的费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肖礼良、蔡肖连虽为本地居民,但办理肖志业的丧葬事宜必然会产生相应的交通费、误工费,故原审法院根据肖礼良、蔡肖连的主张支持其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的费用1866.36元属合理范畴,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第十条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肖志业因本案事故死亡时年仅19岁,事故导致肖礼良、蔡肖连中年丧子,给其带来严重的打击和精神损害,且王德先负本案事故的同等责任,故原审法院结合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等,支持肖礼良、蔡肖连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案件处理结果恰当,本院予以维持。李飞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25元(上诉人李飞已预交),由上诉人李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翟林彬
代理审判员  何美健
代理审判员  唐铭焕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日
书 记 员  张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