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陆志彪、佛山市明兴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6民终71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陆志彪,男,汉族,1969年1月31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
委托代理人张明,广东广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佛山市明兴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三水中心科技工业区芦苞园A区2号之二,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6077778319544。
法定代表人韩灼宏,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肖永胜,广东华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徐肖娟,女,汉族,1946年7月29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
委托代理人张明,广东广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陆志彪因与被上诉人佛山市明兴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兴隆公司)及原审被告徐肖娟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2016)粤0607民初12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陆志彪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明兴隆公司支付520471.51元及利息(利息以520471.51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11月23日计至陆志彪实际清偿之日止);二、驳回明兴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陆志彪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4502元,由陆志彪负担。
上诉人陆志彪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佛山市南海区金沙东阳五金电器制品厂(以下简称东阳五金厂)欠明兴隆公司货款520471.51元既没有证据支持,也不符合事实。原审法院对明兴隆公司提交的《送货单》、《签收单》、《入仓单》、《对账单》等证据直接予以采信是错误的。上述单据均没有东阳五金厂的盖章,也没有陆志彪的签名,而且东阳五金厂根本没有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等员工,《送货单》、《签收单》、《入仓单》、《对账单》等证据是明兴隆公司伪造的。而且,明兴隆公司提交的上述材料中,全部《对账单》上均是林明杰的签名,而送货单上也是林明杰所签,一个仓库工作人员怎么可能有权负责对账事宜,明显不符合常理。原审法院在明兴隆公司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上述四人与陆志彪及东阳五金厂的关系,甚至四人的身份证明都没有提交的情况下,《送货单》、《签收单》、《入仓单》、《对账单》等证据根本不具备真实性,原审法院仅以形式合法,内容明确且与本案具有一定的关联性就对《送货单》、《签收单》、《入仓单》、《对账单》等证据予以采信是极其荒谬的,并直接导致了判决结果的错误。另外,陆志彪和东阳五金厂在2014年8月后向明兴隆公司共支付了344329.16元款项,至今已未欠明兴隆公司任何款项。陆志彪没有在一审时提交付款凭证等证据,是因为根据证据规则,只有在明兴隆公司有确实证据证明明兴隆公司欠其货款的情况下,陆志彪才有义务举证证明没有欠其货款,否则陆志彪无需自证没有欠明兴隆公司货款。综上,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判决,驳回明兴隆公司的诉讼请求;2.判令明兴隆公司负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明兴隆公司辩称:
一、明兴隆公司请求陆志彪支付的定作款520471.51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明兴隆公司提供的2014年7月、8月、9月、10月分别由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签收的《送货单》以及《入仓单》、《退货单》、《对账单》充分证明陆志彪欠明兴隆公司定作款分别是247550.15元、147596.2元、44588.3元、80736.86元,四个月合共520471.51元。明兴隆公司提供与陆志彪自2013年6月第一次交易至2014年10月最后一次交易的送货、收款明细表证明明兴隆公司共送货1491551.88元,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期间的定作款971080.37元已全部收取,陆志彪尚欠2014年7月至10月四个月定作款520471.51元。明兴隆公司特别提供陆志彪通过银行汇款或支票付款的2013年6、7、8月及2014年1至6月共9张付款凭证及有上述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签收的已经付款的2014年4月23日、2013年6月5日、2014年3月15日、2014年4月19日的四张《送货单》证明上述四人签收的《送货单》陆志彪均已承认,已付定作款。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已构成合同法上的表见代理,所以明兴隆公司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二、陆志彪的上诉完全是想拖延付款。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维持。
原审被告徐肖娟陈述称,本案与徐肖娟无关。
上诉人陆志彪在二审期间提交陆志彪通过别人的账号向明兴隆公司支付款项的银行流水记录3份,拟证明陆志彪于2014年8月28日向明兴隆公司支付了款项115206.6元,2014年9月23日向明兴隆公司支付了款项148448.76元,2015年1月5日向明兴隆公司支付了款项80673.8元,总额是344329.16元。
被上诉人明兴隆公司质证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根据明兴隆公司的记录,该三笔款项确实收到,但是时间并不是陆志彪所述的时间,陆志彪是通过支票支付货款的,第一笔115206.6元出票日期是2014年8月22日,出票人是共盈五金经营部,该笔款项支付的是2014年4月的货款;第二笔148448.76元也是以支票支付,出票日期是2014年9月18日,这是支付2014年5月的货款;第三笔80673.8元以支票支付,出票日期是2014年12月31日,这是支付2014年6月的货款。陆志彪所述的3笔货款是通过支票支付的,不是用于支付明兴隆公司在本案中追偿的2014年7-10月货款。
原审被告徐肖娟质证认为,同意陆志彪的举证意见。
本院对上诉人陆志彪提交的证据作如下认定,明兴隆公司对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确认证据的真实性。关于证据反映的三笔款项是否用于支付明兴隆公司本案主张的货款,本院将在“本院认为”部分予以分析论述。
被上诉人明兴隆公司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明兴隆公司应收东阳五金厂账款明细》1份、付款凭证12份和《送货单》4份,拟证明明兴隆公司送货给陆志彪的时间是2013年6月-2014年10月,总金额是1491551.88元,明兴隆公司共收到的货款是971080.37元,陆志彪还欠明兴隆公司520471.51元。这些货款发生于2014年7-10月,2014年6月以前的货款已经收到;12张付款凭证证明陆志彪付的货款比其所说的金额要大;4张《送货单》证明2013年6月至2014年3月已结清的《送货单》收货人员为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可见该四人是代表陆志彪签收的货物。
上诉人陆志彪质证如下:《明兴隆公司应收东阳五金厂账款明细》是明兴隆公司自行制作,对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确认;对付款凭证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关于《送货单》,陆志彪已经陈述过没有这四名员工,不能证明陆志彪之前的付款是根据这4份《送货单》支付的。一般收货的都是仓管签收,仓管是不会去对账的。
原审被告徐肖娟称其同意陆志彪的质证意见。
本院对明兴隆公司提交的证据作如下认定,陆志彪对明兴隆公司提供的付款凭证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确认该部分证据的真实性;关于《明兴隆公司应收东阳五金厂账款明细》和送货单认证意见在下文“本院认为”部分予以分析论述。
经审理,本院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期间争议的焦点为陆志彪应否向明兴隆公司支付涉案货款。陆志彪上诉主张明兴隆公司提供的2014年7-10月《送货单》、《签收单》、《入仓单》及《对账单》没有东阳五金厂盖章,签收人员也不是东阳五金厂的员工,故陆志彪不应向明兴隆公司支付2014年7-10月的货款。本院对陆志彪的上述主张作如下分析:首先,陆志彪否认签收涉案《送货单》的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等人员为其员工,但又在上诉状中称林明杰作为仓库工作人员不可能与明兴隆公司对账。可见,其陈述存在明显矛盾。其次,明兴隆公司在一审期间提交的《送货单》,基本能与东阳五金厂《入仓单》记载的型号、数量相对应,可以初步证明明兴隆公司向东阳五金厂送货的情况。陆志彪对明兴隆公司提供的《送货单》和《入仓单》虽有异议,但没有提供其持有的《送货单》、《入仓单》等证据反驳明兴隆公司的主张,对此陆志彪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从《入仓单》的记载可以反映黎明燕、林明杰均为东阳五金厂的仓管员。最后,明兴隆公司提供了2014年7月前送货给东阳五金厂的《送货单》及东阳五金厂、陆志彪之前的付款凭证,以证明双方在之前的交易中收取货物的人员也是黎明燕、林明杰、李彬、黄海。陆志彪只确认其有付款行为而不确认明兴隆公司提供的《送货单》,但对于付款所对应的送货情况其不能作出清晰明确的说明,亦未予举证反驳,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综合上述分析,陆志彪以明兴隆公司提供的《送货单》、《签收单》、《入仓单》及《对账单》与其无关而主张无需支付货款的理由不成立,原审法院认定上述单据由东阳五金厂的员工签署,相应付款责任应由陆志彪承担,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陆志彪主张其已支付完所有货款的问题。明兴隆公司在一、二审期间均提交了明兴隆公司与东阳五金厂所有交易的记录明细及东阳五金厂的全部付款凭证,明兴隆公司对于陆志彪尚欠2014年7月-10月货款的主张已承担初步的举证责任。根据明兴隆公司提供的记录明细及付款凭证,陆志彪主张的三笔付款是用于支付2014年4月至6月的货款。陆志彪对于三笔付款的用途有异议,其应对与明兴隆公司之间所有的交易及付款进行举证以推翻明兴隆公司的证据内容,但陆志彪对此并未举证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在此情况下,陆志彪主张其已支付完毕所有尚欠明兴隆公司的款项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陆志彪应向明兴隆公司支付货款520471.51元及相应的利息,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陆志彪的上诉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004.72元,由上诉人陆志彪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卢 海
审 判 员  李 炜
代理审判员  刘全志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何斯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