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余君明犯非法拘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7
    • 案      号: (2016)川0112刑初613号
    •    
    • 文书类型: 刑事案件
    • 审理法院: 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
裁判文书正文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0112刑初613号
公诉机关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余君明,男,1976年1月19日出生,汉族,成都市龙泉驿区人,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成都市龙泉驿区。2011年10月20日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2011年10月20日起至2017年4月19日止),暂予监外执行,罚金10000元。2016年2月28日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2016年4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成都市龙泉驿区看守所。
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检察院以成龙检刑检刑诉[2016]63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余君明犯非法拘禁罪,于2016年10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胡兴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余君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1月12日20时左右,被告人余君明以拿一部旧手机给被害人范某使用为借口将范某骗至其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成洛路竹林尚书小区2栋1单元505号的居住地,之后,被告人余君明遂以其之前与范某的经济债务关系为借口,要求被害人范某拿钱出来,在被范某拒绝后,被告人余君明遂与范某发生抓扯,之后其时正在余君明家中的朋友李某2、李某遂伙同被告人余君明对被害人范某进行殴打,造成范某头部多处受伤。经鉴定,被害人范某当日所受的伤为轻微伤。
期间,被害人范某欲逃出该房屋未果后被被告人余君明等人再次殴打并将其控制。之后,被告人余君明言语威胁范某并不准其离开,并强制范某在其卧室内睡觉。后至2016年1月13日上午,李某、李某2先后相继离开。之后被告人余君明遂强行将被害人范某开车至成都市武候区簇桥陆通汽修厂欲将范某的一辆斯柯达明锐汽车变卖或抵押获利,并联系该汽修厂老板李东起寻找买家,后因无买家买车,余君明则打电话给李东起要求将范某的汽车抵押,让李东起给其打5000元钱,之后李东起给余君明汇款3000元。后至当日晚20时许,被告人余君明继续将被害人范某又带至范某家中准备继续找其拿钱时,被害人范某即趁其不备发短信给其朋友李某帮助报警后,公安民警即至范某位于成都市锦江区锦江城市花园1期2栋1202号房间将被害人范某解救。
被告人余君明对指控拘禁事实无异议,辩解没有卖范某的车。
审庭中,公诉机关出示了以下证据材料: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6年1月13日22时,范某向十陵派出所报案称在2016年1月12日20时开始被余君明叫到本区竹林尚林2栋1单元505元,被其殴打并限制人身自由,公安机关于2016年1月26日以范某被非法拘禁立案侦查。
2、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余君明)、到案经过,证实,2016年2月28日,余君明在锦江区国槐街871号“零玲”网吧被抓获。
3、余君明的详细信息,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2011)龙泉刑初字第422号刑事判决书,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2011)龙泉刑执字第422号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证实,余君明于1976年1月19日出生等自然情况,2011年10月20日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2011年10月20日起至2017年4月19日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罚金10000元。
4、被害人范某的陈述,证实,2016年1月12日晚上8点过,我接到余君明的电话,说他换新电话把旧电话拿给我用,因为他知道我的手机有问题。我同意了,我开着黑色斯柯达轿车川AM19**去找他,见了面之后他让我去他新房子去坐,我便跟着他到了一栋楼房505号房,一套一的。
去了他家,我们摆了两句,他说他没有钱用,说我欠他钱。我之前找他借了10万元左右,在两年前已经还清了,这一点我的朋友李某可以作证。余君明让我现在就给他钱,我说没有,他就过来抓扯我,我向他吼道,“你要干嘛”,余君明喊了声,“出来”,卧室出来了两个不认识的男子,余君明拾起桌上的啤酒瓶子和客厅折叠的木凳子砸我的头,另两名男子拾起客厅东西砸的头,打了我5分钟他们就停手了,我被打得有点晕,看到防盗门就跑去开门,结果防盗门被反锁了,他们三个人就上来了,抓回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余君明还声称要打死我,大概又持续了10分钟,他们才停手。余君明又说,“再想跑,就杀了你”,我就没跑了。后来,他们把我手机收走让我在卧室的地板上呆着,让其中一人守着我,让人到客厅头把血迹收拾干净。10点过,他们帮我清理干净头上的血,让我在床上休息。11点过的时候来了两个女的,我后来才知道他们在吸毒。12点那两名女子就离开了。
今天(13日)早上9点,冯娃儿给我做了早饭,就出去剪头了,没有看到“二哥”。余君明叫我开车到成都红牌楼将我的汽车卖了,卖的钱归他。我已被打伤,而且怕他身上有刀之类的东西,所以我没有反抗,也没有报警。
我们到了成都簇桥一个叫陆通汽修厂后,余君明就电话联系了修理厂的老板来看车,老板没来。余君明在电话里和老板商量,对方同意给他3000元钱。之后汇了钱,余君明ATM上取了2800元,然后余君明就带我到洪河省医院附属医院处理了伤口。他不让我打头部CT,我只好在医生那里签字拒绝打头部CT,打了破伤风针。
之后我们到龙泉驿区洪河镇白河小区“李二哥”(李某)家,余君明给了李二哥500元钱,让李二哥今晚计划约李某到我家从李某处找钱50万元以上。然后余君明就在卧室吸食冰毒。
后来余君明让我开着车,到医院给我买了点药,又给我买了手机让送货的送到我家。然后和我一起回了我在成都市锦江区喜树街780号小区,在小区外他买了一个铁制榔头和铁制扳手。今天六点过我们就回家等送电话的。我趁他不注意就给李某发了短信让他报警。
5、范某辨认余君明、李某2、李某的辨认笔录。
6、范某辨认被拘禁地方的辨认笔录。
7、被告人余君明的供述与辩解,载明,2016年1月12日晚上9时许,范某到我十陵的住所拿手机,中途,我和他喝了点酒,他欠我5万元钱,我叫他先还几百钱,他说没有我,而且态度比较强硬,我发火拿啤酒瓶砸他,他还手,我们扭打在一起,在我家的客人“李二哥”和“红娃儿”听到客厅有响动,出来帮我制止范某,把范某制止后,我继续跟他讲道理,因为他身上有伤,又是晚上,我又没有钱,想找到钱后第二天送他上医院,我让他在我卧室里睡觉休息。第二天早上8时许,我和范某到红牌楼,跟他商量叫他把他的车子卖了,得来的钱作为我跟他一起发展的基金,他就同意了,但是车子没有卖出去,我就找李东起借了3000元。我带范某到省医院东病区治疗后与他又到我家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到范某家,到他家没多久警察就来了。中途,我到了李二哥家给了他小孩500元。
8、余君明辨认现场笔录及照片,证实,经余君明辨认,十陵街道成洛路的竹林尚书小区是2016年1月12日至2016年1月13日殴打范义忠的地方。
9、证人李某的证言,载明,2016年1月12日下午,余君明叫我、李某2去他十陵竹林尚书的新房子看一下,我去后在其房间卧室玩电脑,余君明又叫了一个男子过来,大约20时许,我听到房间外有人打架,我就出去了,看到有个陌生男子与余君明打架,余君明说男子欠钱不还,我就过去帮他打,李某2也过来和我们一起打,打了大概一分钟,我们停手了,被打的那个陌生男子躺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余君明又用板凳砸那名生男子的头部,把其头部砸出血了。期间,陌生男子想从防盗门跑出去,门反锁了,他打不开,我们就把他抓回来,余哥继续打他。过了一会儿那个男子就听招呼了,我们就没有打他了。后来,余君明带那名男子进房间,李某2在房间里看着那名男子。我在客厅待到凌晨5点左右就回家了。
2016年1月13日下午,余君明带着被打的陌生男子到了我家,给了我500元,让我跟那名陌生男子说,叫他喊人送钱过来,那名男子就叫我们去他家里拿一个别人欠他钱的欠条,之后余君明就带着男子走了。
10、李某辨认余君明、李某2的辨认笔录。
11、李某辨认殴打他人地点的辨认笔录及照片。
12、证人李某2的证言,载明,2016年1月12日16时许,我在李某家,余君明打电话叫我去他家位于十陵竹林尚书小区一栋五楼的家吃饭,饭后,我、李某在卧室上网,余君明出去接了一个人回来,没多久就吵起来了,我们出去看见余君明用酒瓶子正在打那个男子头部,我、李某上去把余君明的啤酒瓶抢了,然后一起对男子拳打脚踢,我打了他的腿几下,男子头部流血后,我们就停手,余君明站着、那个男子坐着谈钱的事,我不知道具体谈的什么,听到余君明提到“我啥子都没有了”等话,那个男子可能是被打怕了,对余君明的要求都答应了。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吵起来了,那个男子往门里跑,想逃走,余君明把那名男子拉回来,并用一个打烂了的板凳脚打那名男子,边打边骂那名男子,男子没有还手,接着他们又在那里说钱的事。我们看他们没有打了,就回卧室继续耍。过了一会,他们谈好了,余君明、把那名男子叫到卧室里,让他休息,让我到客厅把血迹弄干净。23时左右,有两名女子来余君明家,余君明让我把那个男子守到,他去客厅和那两名女子一起吸毒,后来我也出去吸了两口,然后又回到卧室。晚上24点的时候,那两名女子走了,晚上余君明就和那名男子睡卧室,我和李某睡客厅,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李某就走了,我再到客厅耍到9时左右也走了。
13、证人李某2辨认余君明、李某的辨认笔录。
14、李某2辨认殴打他人地点的辨认笔录及照片。
15、证人李东起的证言,载明,2016年1月13日,我在外面办事,余君明用范某的电话给我打电话,说他亲家范某欠他三万块钱,他把人逮到了,让我找人把范某的车卖了。我找了个人去看,他后来给我打电话说看车的人不要车,把车抵在修车厂,让我给他打5000元去。我不想给钱,他一直给我打电话,我就给他汇了3000元。另外,2015年12月,余君明通过我的介绍把他的雅阁车卖了,还向我打听斯柯达明锐的价格,大概说了下车型、年限等情况,那个买车的人给他估计30000元,后来我才知道范某的车就是斯柯达明锐。
16、范某提供的余君明与李东起的短信记录、范某手机通信记录(1390820****),印证被害人范某陈述、证人李东起证言、余君明供述的关于案发当日范某与其联系,及1月13日余君明用范某电话联系李东起欲将其汽车抵押的客观事实。
17、范某的病历资料,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物证鉴定室成公龙物鉴(法损)字[2016]9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经鉴定,范某在2016年1月22日所受伤轻微伤。
18、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成公龙(十)行罚字[2016]1046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情况说明,证实,余君明2016年1月14日,余君明因吸食毒品被行政拘留14日,因身体不适应,拘留所不予收押。
19、接警台,110接处警记表,证实,2016年1月13日,成都市锦江区公安机关接匿名报警,其朋友在锦江区锦江城市花园1期2栋1202号房间被绑架,民警到达现场后经了解,范义忠称其于2016年1月12日20时左右在成都市龙泉驿区被余君明打伤,后民警将范义忠与余君明带回三圣乡派出所接受调查。
20、现场方位示意图,情况说明,证实,涉案当事人李某及报警人均不愿协助公安机关调查,到过案发现场的两名女子无法取得联系,案发第一现场的房间门无法打开,无法补正案发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
上述证据材料,经庭审质证,被告人余君明无异议,辩称自己没有潜逃。
本院认为,上述证据材实,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据此,确认以下事实:
2016年1月12日20时左右,被告人余君明将范某带至其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成洛路竹林尚书小区2栋1单元505号的居住地。尔后,被告人余君明以与范某有经济债务关系,要求被范某还钱,被范某拒绝,被告人余君明即与范某发生抓扯,中途,在余君明家中李某2、李某共同被告人余君明对被害人范某进行殴打,造成范某头部多处受伤。期间,范某欲逃出该房未果,被告人余君明等人再次殴打并将其控制。之后,被告人余君明言语威胁范某并不准其离开,并强制范某在其卧室内睡觉。
2016年1月13日上午,李某、李某2先后相继离开。被告人余君明将范某开车至成都市武候区簇桥陆通汽修厂,欲将范某斯柯达明锐汽车变卖或抵押获利,因无买家买车未果。后当日晚20时许,被告人余君明将范某带至范某家中,范某即趁其不备发短信求助后,民警即至范某位于成都市锦江区锦江城市花园1期2栋1202号房间将范某解救。
经鉴定,范某所受伤为轻微伤。
本院认为,被告人余君明无合法依据,限制他人自由,期间有殴打情节,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应依法予以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余君明的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人余君明到案后如实供述其殴打行为,庭审中自愿认罪,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余君明在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又犯罪,应当把前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罚与后罪并罚。据此,为打击犯罪,保护公民身体自由权不受侵犯,根据被告人余君明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一条、第六十九条的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余君明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与前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417天,罚金10000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罚金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2月28日起至2017年12月27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金学强
人民陪审员  黄贤刚
人民陪审员  张朝中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马定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