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游光华与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人民政府、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协议案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闽09行初80号
原告游光华,男,1953年6月12日出生,汉族,住莆田市荔城区。
委托代理人陈新棋,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敏,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人民政府,住所地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
法定代表人XX,镇长。
委托代理人薛光明,男,系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锦滨,福建众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住所地莆田市荔城区。
法定代表人柯金国,区长。
委托代理人郑文山,男,系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锦滨,福建众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吴锦林,男,1952年4月28日出生,汉族,住莆田市荔城区。
原告游光华诉请确认被告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西天尾镇政府)、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荔城区政府)行政协议无效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1994年8月10日,原告游光华与第三人吴锦林协商一致后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双方共同出资人民币85000元向西天尾供销社购买其食品加工场(酱油场),房产权益各自一半。当天,由第三人吴锦林代表双方与原莆田县西天尾供销合作社订立《房屋买卖契约》,约定原告和第三人向原莆田县西天尾供销合作社购买西天尾供销社原食品加工场(酱油场),共计土木结构陆幢壹拾肆间,建筑面积568.11平方米,用地面积637.64平方米,金额人民币85000元,款项立即交清,两证齐全。原告和第三人为此支付了全部85000元款项。后因西天尾镇实施旧街改造,西天尾供销社原食品加工场(酱油场)属于拆迁改造范围,1995年10月5日,第三人又代表双方与西天尾镇规划办签订《旧街改造协议》,约定安置位于西天尾镇东星社区9组的11间店面,面积为628平方米,基础由镇统一施工,地面房屋按规划自建。但由于被告西天尾镇政府的原因,导致安置用地没有落实清楚,上面还有居民房子未拆迁,安置地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之后,原告和第三人不断向镇、区、市等部门、政府反映,要求解决拆迁安置遗留问题。2008年3月18日,被告西天尾镇政府作出《关于西天尾镇吴锦林宅基地历史遗留问题的情况说明》,决定按照《旧街改造协议》将原安置地块征用后安排给原告和第三人建房,镇政府协助办理手续,但被告西天尾镇政府工作毫无进展。无奈之下,原告和第三人不断向区、市、省,乃至中央上访,要求解决安置遗留问题。2009年3月6日,为明确原告和第三人之间在东星社区9组的11间店面,面积为628平方米安置地块的权利、义务,双方重新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1、原告享有该安置地块三分之一的份额,第三人享有三分之二的份额;2、如镇政府补发原食品加工场(酱油场)拆迁过渡费,则拆迁过渡费归原告所有;3、若今后政府对该安置的土地(即东星社区9组的11间店面,面积为628平方米)再次进行征用,则原告仍然占三分之一,第三人占三分之二,拆迁过渡费归原告所有。在原告和第三人不断上访、反映下,被告西天尾镇政府与原告和第三人协商,利用该安置地块兴建”西天商务酒楼”项目。2009年4月1日,原告和第三人共同向被告西天尾镇政府、党委递交《关于兴建”西天商务酒楼”的申请报告》,但最后也无法落实实施。因此,两被告对该安置地属于原告和第三人按份共有是明知的。2010年2月8日,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就本案安置土地按份共有纠纷一案向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原告和第三人于2009年3月6日签订的有关”东星社区9组的11间店面,面积为628平方米安置地块”的《协议书》有效。为了让政府知道原告和第三人之间的土地纠纷,原告也向两被告出示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书》以及原告向荔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立案材料等。2011年11月12日,被告荔城区政府、西天尾镇政府作为征迁人,明知讼争地块属于原告和第三人共同按份所有,且正在荔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诉讼期间,委托被告荔城区政府成立的临时机构荔城区西天尾溪白区(含总部片区)改造工程指挥部,在未告知并取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违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相关法定程序,将不属于溪白片区(含总部片区)改造建设项目范围内的该安置地块列为被征迁对象,与第三人吴锦林串通,签订了一份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将拆迁安置房屋全部安置给第三人独自所有,并将过渡费全部给第三人,极大地损害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2012年12月20日,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莆民终字第1269号《民事判决书》就本案安置土地按份共有纠纷一案依法终审判决确认原告与第三人于2009年3月6日签订的《协议书》有效。第三人吴锦林不服该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吴锦林的再审申请。2014年7月17日,原告得知两被告与第三人于2011年11月12日签订的《协议书》后,多次持人民法院生效的法律文书要求两被告将属于原告的土地安置给原告并且将相应拆迁安置期间的过渡费支付给原告,但两被告均拒绝予以理睬。为此,原告于2014年7月24日向两被告邮寄《申请书》,请求两被告纠正错误的拆迁安置行为,但两被告同样未予答复。综上,两被告与第三人串通,强行与第三人吴锦林单方签订属于原告和第三人按份共有的土地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已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诉讼请求:确认两被告与第三人于2011年11月12日签订的位于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东星社区9组、占地约628平方米土地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无效。
被告西天尾镇政府辩称,1、原告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请求驳回原告的起诉。2、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书》是合法有效的。3、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纠纷应通过民事诉讼另案起诉。
被告荔城区政府与西天尾镇政府的答辩意见相同。
第三人吴锦林述称,1、原告提交不出经过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在东星九组地块上享有三份之一的房产权益证据之前,无权要求确认在该地块上产生的行政协议有效或无效,更无权要求两级政府履行拆补偿安置的职责。2、原告在起诉状中声称的”1994年8月10日,原告游光华与第三人吴锦林协商一致后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双方共同出资人民币85000元向西天尾供销社购买其食品加工场(酱油场),房产权益各自一半”,是不存在的事实。3、原告所提交的2009年3月6日《协议书》一式只有两份,实际是在2009年4月15日因为原告未能替第三人办理有关权证后主动退回第三人作废,退回的《协议书》原件完好保存在第三人手中。4、原告提交的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莆民终字第1269号《民事判决书》所采信的福建鼎力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材料是未经本人质证的检材,鉴定结论是不合法的,采信不合法的鉴定所作裁判是属枉法裁判。
本案争议焦点为:原告游光华是否具有本案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围绕该焦点问题,本院予以查明分析并认定如下: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应当要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根据上述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原告诉请确认两被告与第三人于2011年11月12日签订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无效,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与被诉的行政协议有利害关系,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为此,原告提供以下证据:1、2009年3月6日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书》;2、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莆民终字第1269号《民事判决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闽民申字第642号《民事裁定书》。原告认为其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书》对安置地的份额、拆迁过渡费、补偿安置等进行了约定,原告享有相应的份额,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认该协议有效,其与本案被诉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为系两被告与第三人于2011年11月12日签订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该《协议书》的实质是政府对征收西天尾供销社下属食品加工场(酱油场)房产的安置补偿,该房产的所有权人或使用权人等具有利害关系的人才具有本案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经审查,本案中讼争房产在征迁时还登记在西天尾供销社名下。原告与第三人尚未取得讼争房产的合法产权,且与西天尾镇供销社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的主体为第三人,与西天尾镇规划办签订《旧街改造协议》亦为第三人。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虽确认了2009年3月6日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书》有效,但该判决并未直接确认原告拥有讼争房屋的产权,原告与第三人的协议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调整范畴,可通过民事诉讼渠道予以解决。原告游光华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被诉行政协议行为具有利害关系,其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综上,原告与本案被诉行政协议行为不具有利害关系,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原告提起诉讼依法应当不予登记立案,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原告的诉讼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游光华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赖昌铅
代理审判员  杨礼崧
人民陪审员  陈 忠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余海燕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2015年5月1日起实施)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