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陆清富与李良宪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渝02民终17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陆清富,男,生于1963年2月26日,汉族,居民,住重庆市奉节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耀波,重庆聚焦律师事务所律师,系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良宪,女,生于1959年9月11日,汉族,住重庆市奉节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先玖,重庆市奉节县弘正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陆清富因与被上诉人李良宪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2015)奉法民初字第043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7月2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陆清富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耀波、被上诉人李良宪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先玖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陆清富上诉请求:驳回被上诉人李良宪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李良宪承担。事实和理由:对于被上诉人李良宪受伤的事实,被上诉人李良宪主张是上诉人用秤砣将其致伤,应当举证证明上诉人用秤砣致其受伤的事实。而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并未提供相应证据。被上诉人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陈述,上诉人用拳头撞伤被上诉人的左手腕。该陈述与其主张的事实相互矛盾。对于责任划分的问题,被上诉人的丈夫在本案中存在过错,应当减轻上诉人的赔偿责任。本案纠纷是由于被上诉人的丈夫不讲商业信用,对上诉人骂脏话引起。被上诉人的伤是参与化解上诉人与其丈夫的纠纷造成。其丈夫作为直接受益人,应在受益范围内承担责任。被上诉人在本案中存在过错,应承担部分责任。被上诉人未选择正规医疗机构进行治疗,延误病情,扩大损失范围。对于损害后果的认定,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重新鉴定结论认为被上诉人左腕关节不构成十级伤残。而重新鉴定结论作出的被上诉人的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构成十级伤残的鉴定明显超过了重新鉴定的范围。
李良宪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我方受伤后是由上诉人找到一个当地的医生进行治疗。我方对重新鉴定结论并无异议。
李良宪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判令陆清富一次性赔偿李良宪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88397.47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李良宪之夫冉仁福系个体工商户,于2011年7月4日依法登记,在奉节县从事棉絮加工。2015年1月,陆清富将10床旧棉絮交与冉仁福进行加工,陆清富在使用加工过的棉絮后,认为质量有问题,于2015年1月31日上午到冉仁福棉絮加工门市找冉仁福理论。双方发生争执,因冉仁福说了一句“管我卵事”,陆清富一气之下,拿起旁边一杆称的秤砣要砸加工棉絮的机器。陆清富见状,上前去抢陆清富手里的秤砣,在相互争抢秤砣的过程中,陆清富致李良宪受伤。李良宪受伤后在当地草药医生处进行了治疗,费用由陆清富支付。2015年年3月22日,李良宪转到重庆渝东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左腕关节功能障碍;左尺骨陈旧性骨折。李良宪于4月22日出院,住院治疗31天,花去医疗费4649.47元。2015年6月5日,奉节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对原告损伤程度进行法医学鉴定,鉴定结论为轻伤二级。2015年6月10日,奉节县司法鉴定所对李良宪的伤残程度、误工期、营养期进行鉴定和评定,作出渝奉司法鉴定所【2015】伤残鉴字第14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李良宪伤残程度为十级伤残、误工期为120日、营养期为90日。鉴定时,李良宪支付了鉴定费2400元。2015年10月8日,李良宪诉至一审法院,要求陆清富赔偿医疗费5804.47元、住院生活补助费930元(30元/天×31)、护理费2170元(70元/天×31)、误工费16560元(138/天×120)、残疾赔偿金50294元(25147元/年×20×10%)、精神抚慰金5000元、营养费4500元(50元/天×90)、司法鉴定费2400元、交通费和住宿费728元、病历复印费11元,合计88397.47元。陆清富于2015年10月22日递交申请书,申请对奉节县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进行重新鉴定、对左尺骨骨折与左关节活动受限是否有因果关系进行鉴定。一审法院委托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2月25日、12月28日分别作出渝弘正〔2016〕医(临)鉴字第63号和64号法医学检验鉴定书,鉴定结论分别为被鉴定人李良宪的伤残程度为十级和被鉴定人李良宪因本次外伤所致左尺骨骨折与左腕关节活动受限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外伤参与度100%。重新鉴定时,李良宪支付检查费用694.50元,陆清富支付鉴定费2500元。诉讼中,李良宪增加诉讼请求,要求陆清富赔偿重新鉴定检查费694.60元、住宿费360元、交通费774元。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李良宪举示的身份证(复印件)1份、陆清富的身份信息1份、李良宪之夫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1份、门面租赁协议1份、李良宪的损伤程度鉴定书1份、渝奉司法鉴定所【2015】伤残鉴字第14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李良宪的病历1份(复印件4页)、陆清富用药清单1份(4页)及医药费专用收据1份、司法鉴定费发票1份、护理费收据1份(金额2170元)、病历复印费收据1份(金额11元)、公安机构询问笔录2份、渝弘正〔2016〕医(临)鉴字第63号和6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各1份、重新鉴定检查费票据6份(金额694.50元)、住宿费发票10张(金额360元)以及陆清富举示的公安机关询问笔录2份、司法鉴定费发票1份(金额2500元)在卷佐证。对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一致的案件事实,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举示的上述证据,已经质证,一审法院审查认为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联性,可以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予以采信。对李良宪举示的交通费票据,一审法院对其合理部分予以采信,并以之酌情确定交通费数额,而其中的船票,一审法院审查认为,其与客观实际明显不符,不予采信。对李良宪举示的吐祥镇中心卫生院医药费专用收据9张(金额1162.20元),一审法院审查认为,其中一张收据没有收款时间亦没有加盖医疗单位印章,无法证实其和本案有关联性,其他8张的付款人姓名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无法确认其真实性,对上述证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对李良宪举示的住宿费收款收据1份(金额120元),一审法院审查认为,没有住宿人姓名且在时间上有涂改痕迹,无法确认其与本案有关联性,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陆清富在与李良宪之夫冉仁福因棉絮质量发生争执后,不通过合法的方式寻求解决,而是遇事不冷静,欲用损坏他人生产工具的非法方式以泄不愤,实属不应该,陆清富应引以为戒。李良宪在制止陆清富的不法行为时身体受到损害,陆清富作为不法侵害人,应对李良宪因此遭受的损害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虽然冉仁福在引起本案的发生上有过错,但李良宪本人并无过错,依法不能减轻陆清富应对李良宪承担的赔偿责任。李良宪要求陆清富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和精神抚慰金的诉讼请求,合法有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根据李良宪的具体诉讼请求,结合有关法律规定和本案的具体案情,经一审法院审定,李良宪可以列入赔偿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4649.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30元(30元/天×31天)、护理费2170元(70元/天×31天)、误工费9600元(80元/天×120天)、残疾赔偿金50294元(2014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147元/年×20年×10%)、营养费酌定为500元、司法鉴定费2400元、复印费11元、重新鉴定检查费694.50元,住宿费360元、交通费酌定为800元,以上各项合计为72408.97元;对李良宪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一审法院根据李良宪的伤残等级以及陆清富的主观过错,酌定为2000元。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民事权益,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之规定,判决:一、陆清富于该判决生效30日赔偿李良宪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重新鉴定检查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74408.97元;二、重新鉴定费2500元由陆清富承担;三、驳回李良宪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2元,减半收取401元,由李良宪负担51元、陆清富负担350元。如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审理查明,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2月25日作出渝弘正〔2016〕医(临)鉴字第63号法医学检验鉴定书。该鉴定书分析说明认为,李良宪左腕关节活动度丧失29.2%。依据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附录C.8.2条肢体丧失功能的计算原则,计算出左上肢功能丧失5.3%(29.2%×0.18)。其损伤未达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有关伤残等级评定标准。同时,经检查发现李良宪左手握拳、持物等活动稍受限,日常活动轻度受限。肌电图/诱发电位检查确证左侧桡神经感觉传导速度下降,提示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根据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4.10.1.a)之规定,伤残程度评定为ⅹ(十)级。上诉人陆清富向本院申请要求重庆市奉节司法鉴定所出庭接受质询。重庆市奉节司法鉴定所向本院出具关于李良宪伤残程度鉴定过程的说明一份。双方当事人发表质证意见认为,对该说明均无异议。李良宪对重庆弘正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也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经审核认为,双方当事人对该证据均无异议。同时,双方当事人对于重庆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结论中对于李良宪左腕关节活动丧失未达到伤残等级的评定也无异议。本院对该鉴定结论对其左腕关节活动度丧失未达到伤残等级的评定予以采信。同时,上诉人陆清富以该鉴定意见作出的被上诉人李良宪的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构成十级伤残的鉴定明显超过了重新鉴定的范围为由对该鉴定意见提出异议。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要求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对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与左尺骨下端骨折是否具有因果关系进一步进行明确。该鉴定机构于2016年11月29日向本院出具情况说明,认为桡神经发自臂丛后束,沿桡神经沟绕桡骨中段背侧旋向外下,经前臂背侧深、浅肌群之间下行。肌支支配臂、前臂的伸肌和肱绕肌;皮支分布于臂和前臂背面、手背桡侧两个半指及其相应的手背皮肤。由于神经、血管与骨伴行,在外力作用下尺骨下段骨折损伤过程中牵拉或压迫可导致桡神经损伤,成为被鉴定人李良宪左腕关节活动障碍的原因之一。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与左尺骨下段骨折具有因果关系。上诉人陆清富对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情况说明发表质证意见认为,不懂情况说明中涉及的鉴定内容。本院针对以上情况说明经审核认为,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认为,经检查发现李良宪左手握拳、持物等活动稍受限,日常活动轻度受限。肌电图/诱发电位检查确证左侧桡神经感觉传导速度下降,提示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根据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4.10.1.a)之规定,伤残程度评定为ⅹ(十)级。而该情况说明也证明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与左尺骨下段骨折具有因果关系。本院对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意见和情况说明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陆清富是否应当对被上诉人李良宪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以及责任划分问题;被上诉人李良宪的残疾赔偿金的认定问题;被上诉人李良宪是否有扩大损失的问题。针对本案的争议焦点评判如下:
关于上诉人陆清富是否应当对被上诉人李良宪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以及责任划分问题。被上诉人李良宪主张,上诉人陆清富用秤砣砸被上诉人李良宪的丈夫用于加工棉絮的机器。被上诉人李良宪上前阻止上诉人陆清富,被上诉人陆清富用秤砣致伤左手。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被上诉人李良宪在一审诉讼中提供公安机关的两份询问笔录。被上诉人李良宪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陈述,在推拉的过程中,其左手手腕被上诉人陆清富的拳头撞伤。该陈述与其一审主张的事实相互矛盾。但是上诉人陆清富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陈述,被上诉人李良宪手上的骨折是与其抢秤砣时造成的。同时,上诉人陆清富在一审庭审中陈述,被上诉人李良宪是在撞到上诉人陆清富手上时受伤。以上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李良宪是在与上诉人陆清富争抢秤砣时受伤。上诉人陆清富因棉絮的质量问题与被上诉人李良宪的丈夫发生争执,在争执发生过程中,用秤砣砸加工棉絮的机器。被上诉人李良宪为阻止上诉人陆清富,在与上诉人陆清富争抢秤砣时受伤。上诉人陆清富遇事未冷静处理,在用秤砣砸加工棉絮的机器的过程中与前来阻止的被上诉人李良宪发生身体接触,造成被上诉人李良宪受伤,其行为存在较大过错,应当对被上诉人李良宪的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该纠纷系上诉人陆清富与被上诉人李良宪的丈夫冉仁福就加工棉絮的问题引起。被上诉人李良宪的丈夫冉仁福未能冷静处理,导致纠纷升级。被上诉人李良宪在二审中认可,其丈夫冉仁福在纠纷发生中也有一定责任。其承担的责任应由李良宪自行承担。本院在考虑上诉人陆清富的过错程度以及过错与损害后果的原因力比例,酌情认定上诉人陆清富承担80%的责任。
关于被上诉人李良宪的残疾赔偿金的认定问题,被上诉人李良宪主张,其左前臂及左腕关节活动功能部分障碍,构成十级伤残。上诉人陆清富对此提出异议,申请对被上诉人李良宪主张的其左前臂及左腕关节活动功能部分障碍是否构成十级伤残进行重新鉴定。一审法院委托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渝弘正〔2016〕医(临)鉴字第63号法医学检验鉴定书。虽然该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认为,李良宪左腕关节损伤未达到伤残等级评定标准。但同时,该鉴定结论认为李良宪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构成ⅹ(十)级伤残。而且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情况说明也证明左侧桡神经部分损害与左尺骨下段骨折具有因果关系。故,一审法院支持李良宪主张的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
关于被上诉人李良宪是否有扩大损失的问题,上诉人陆清富主张,因被上诉人李良宪未及时到正规医院就医导致损失扩大,应当减轻其赔偿责任。但是上诉人陆清富在二审诉讼中陈述,被上诉人李良宪在受伤后,由上诉人陆清富为其在当地找到医生进行治疗。而且支付的医疗费用是由上诉人予以垫付。上诉人陆清富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李良宪未及时到正规医院就医导致损失扩大。故,本院对上诉人陆清富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因二审中提交新证据,上诉人陆清富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2015)奉法民初字第0430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
二、变更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2015)奉法民初字第0430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陆清富于本判决生效30日内赔偿李良宪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重新鉴定检查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59927元。
如果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01元,由李良宪负担80元,陆清富负担32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02元,由陆清富负担642元,李良宪负担16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铁晓松
审判员  盛建华
审判员  黄能萍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记员  何云东
续自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