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康冰华与侯东旭、张强、张雷、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滦平支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滦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滦民初字第2387号
原告:康冰华,河北省滦平县人,住滦平县。
委托代理人:张胜利,承德市双滦区西地乡长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成立伟,河北陈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学红,河北省滦平县人,住滦平县。
被告:侯东旭,河北省承德县人,住承德县。
委托代理人:包俊波、李振环,河北智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强,河北省滦平县人,住滦平县。
被告:张雷,河北省滦平县人,住滦平县,现住滦平县。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滦平支公司,住所地:承德市滦平县滦平镇北大街东段。
代表人:高航,职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房凯旋,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滦平支公司职员,河北省滦平县人,住滦平县。
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承德市双桥区下二道河子汇丰园小区1#商业。
代表人:李兴才,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永松,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职员,河北省滦平县人,住滦平县。
原告康冰华与被告侯东旭、张强、张雷、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滦平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原告康冰华于2015年8月1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寇媛媛担任审判长并主审本案,人民陪审员刘云飞、刘景利参加评议,于2015年10月13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于2015年10月30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开庭审理后,被告张雷提交书面申请书要求对原告的医疗费用、挂床情况进行鉴定,经审查后,本院认为被告张雷的鉴定请求无必要及依据,故未予准许。第一次开庭原告康冰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成立伟、张胜利,被告张学红,被告张雷,被告侯东旭的委托代理人包俊波,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房凯旋,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永松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侯东旭,被告张强,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的代表人高航,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的代表人李兴才未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开庭原告康冰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成立伟、张胜利,被告张学红中途退庭,被告张雷,被告侯东旭的委托代理人李振环,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房凯旋,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永松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侯东旭,被告张强,被告侯东旭和张强的委托代理人包俊波,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的代表人高航,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的代表人李兴才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康冰华诉称:2015年6月17日7时40分许,原告乘坐被告张学红驾驶的冀HR52**号小型普通客车在S353线7KM+200M处与被告侯东旭驾驶的被告张强所有的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被送到滦平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经医生诊断原告伤情为:1、宫内孕37周+。2、多发软组织损伤。3、左肘皮肤挫裂伤。4、妊娠子宫。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出具滦公交认字(2015)第015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学红负次要责任,被告侯东旭负主要责任。冀HR52**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在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原告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7186.4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600.00元、营养费1120.00元、护理费5600.00元、误工费8333.73元、交通费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0元,合计33340.14元。上述损失要求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在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要求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保险限额的部分由其他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保留对胎儿出生后是否受到影响而追究责任人的权利。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侯东旭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因被告侯东旭是被告张雷雇佣的司机,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被告侯东旭要求雇主被告张雷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张强辩称:被告张强已将本次交通事故的肇事车辆转卖给被告张雷,故被告张强依法不应对本次交通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张雷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被告侯东旭是被告张雷雇佣的司机,被告张雷同意代被告侯东旭承担赔偿责任。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的所有人是被告张雷,车是从被告张强处购买的,不要求被告张强承担赔偿责任。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在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对原告合理合法的经济损失要求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被告张雷同意按照责任认定的划分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被告张雷已为原告垫付医疗费3000.00元,要求在执行时抵顶。
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被告张学红在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保险期间是自2015年6月10日0时起至2015年6月25日24时止,每座每人责任限额为400000.00元,投保座位为9座。原告的损失应先由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按照责任比例在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限额内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认可。对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在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在保险期间内。对交强险部分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同意在限额内进行赔偿,商业三者险部分,根据责任认定书记载驾驶证与所驾车型不符且驾车逃逸,故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部分免责。
被告张学红在庭审过程中未经准许接听电话并中途退庭,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17日7时40分许,被告侯东旭驾驶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由北向南行驶至S353线7KM+200M处于慢车道左转弯掉头时,与由北向南在快车道内行驶的被告张学红驾驶的冀HR52**号小型普通客车相撞,造成被告张学红及冀HR52**号小型普通客车乘车人闫秀华、李海加、高玉伶、丁晓光、张伟、唐金玉、杜瑞伶、原告康冰华受伤,两机动车损坏的交通事故。发生事故后,被告侯东旭弃车逃逸。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侯东旭负主要责任,被告张学红负次要责任,乘车人闫秀华、李海加、高玉伶、丁晓光、张伟、唐金玉、杜瑞伶、原告康冰华无责任。被告张学红驾驶的其所有的冀HR52**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投保9座,保险限额为每座每人400000.00元,保险期间是自2015年6月10日0时起至2015年6月25日24时止。被告侯东旭驾驶的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在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300000.00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交强险保险期间是自2015年5月22日0时起至2016年5月21日24时止,商业三者险的保险期间是自2015年1月20日0时起至2016年1月19日24时止。2015年2月10日被告张雷与被告张强签订购车协议,被告张强将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卖给被告张雷,被告侯东旭是被告张雷雇佣的司机。
原告康冰华于受伤后当日被送往滦平县中医院住院治疗,2015年8月12日出院,根据原告住院期间的全程病历、住院病历中长期医嘱单和临时医嘱单的记载以及被告张雷提交的视频资料,同时结合原告的伤情认定原告的合理住院天数为38天。原告的出院诊断伤情为:1、宫内孕37周+1周第二胎头位。2、多发软组织损伤。3、右肘后皮肤挫裂伤。4、瘢痕子宫。
原告康冰华因本次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医疗费6350.41元,有滦平县中医院住院收费收据予以证实,扣除原告18天不合理住院期间产生的床位费及护理费等相关费用836.00元;误工费3763.90元,原告在滦平县两间房卫生院工作,日工资(含每月扣除的1150.00元的年终绩效部分)平均每天为99.05元,误工天数认定为其合理的住院天数即38天,原告提交的载有休息两周的疾病诊断书中记载的病名与原告住院病案中的伤情不符,无法证明原告因此次事故造成的伤情需要休息的具体情况,故对原告主张的误工天数不予支持;护理费3800.00元,原告住院38天,均按二级护理主张,参照护工标准按照每天100.00元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3800.00元,原告住院38天,每天100.00元;营养费600.00元,出院医嘱建议加强营养,同时结合原告伤情及身体状况,对营养费酌情予以认定;交通费200.00元,根据原告住院治疗的实际情况,对交通费酌情予以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原告系孕妇,发生事故受到惊吓,考虑到事故发生时原告身体的实际状况,对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予以认定,上述合计19514.31元。经核实住院押金条后,认定被告张雷已为原告康冰华垫付医疗费3000.00元。
综上,认定原告康冰华因本次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医疗费6350.41元,误工费3763.90元,护理费38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00.00元,营养费600.00元,交通费2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上述合计19514.31元。
上述事实为原、被告双方的无争议事实,同时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医疗费收费收据、出院记录、住院病历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侯东旭与被告张学红驾驶车辆均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发生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侯东旭负事故主要责任,被告张学红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康冰华无责任。被告侯东旭驾驶的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在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300000.00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被告张学红驾驶的其所有的冀HR52**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原告仅要求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故原告的经济损失应由被告永安财险承德支公司首先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由被告人保财险滦平支公司在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承担30%的赔偿责任,因被告张雷是冀HR72**号重型普通货车的实际所有人,被告侯东旭是被告张雷的雇佣的司机,被告张强作为登记车主及车辆出卖方在本次事故中无过错,被告侯东旭作为受雇佣的司机对事故发生具有重大过失,故超出和不属于保险理赔范围的部分,由被告张雷承担70%的赔偿责任,由被告张学红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侯东旭与被告张雷负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张强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次事故中另一伤者闫秀华已提起诉讼,其与本案原告康冰华按损失比例对交强险限额进行分割使用。对于原告康冰华没有事实和法律根据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康冰华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合计3900.00元。
二、由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康冰华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8763.90元。
三、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滦平支公司在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康冰华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合计6850.41元的30%,即2055.12元。
四、由被告张雷赔偿原告康冰华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合计6850.41元的70%,即4795.29元。(被告张雷已为原告康冰华垫付医疗费3000.00元,在执行时抵顶。)
上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五、驳回原告康冰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634.00元,保全费620.00元,合计1254.00元,由原告康冰华负担263.00元,由被告张雷负担694.00元,由被告张学红负担29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寇媛媛
人民陪审员  刘云飞
人民陪审员  刘景利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四日
书 记 员  张 月
河北省滦平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附页
一、判决主文引用的相关的法律条款:
1、《中华人民共和国债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十条当事人之间已经以买卖等方式转让并交付机动车但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
2、《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给予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指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二、当事人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当事人应在上诉期限届满后五个工作日内向滦平县人民法院预交二审诉讼费,二审诉讼费与一审诉讼费相同。如不能按期预交上诉费,将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三、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上诉期满后,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执行庭予以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自本判决规定的自动履行期限届满之次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