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与费雪金加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502民初1710号
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州市彩凤路468号
法定代表人:李庆高,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建琴,浙江泽大(湖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费雪金,男,汉族,1984年1月28日出生。住址:海宁市。
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与被告费雪金加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5日立案受理。本案依法由审判员黄剑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5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建琴、被告费雪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起诉称:原、被告有买卖窗帘布业务往来,双方约定由原告向被告提供窗帘布。2016年11月3日,双方经对账确认截止2016年6月30日,被告合计结欠原告货款36000元,被告应于年前结清,但被告未付。原告催讨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立即支付原告货款36000元,并支付自2017年1月1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逾期付款利息;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庭审中,经法庭释明,原告确认:原、被告之间系加工合同关系,由原告为被告加工窗帘布,被告提供原材料,双方对账确认的系被告结欠原告的加工款。
被告在庭审中口头答辩称:2016年3月20日,原告的经理谈金毛以原告的名义与被告签订委托加工合同一份,双方约定由被告提供原材料,由原告为被告提供加工服务。被告一直认为谈金毛系原告公司的经理,代表原告公司,并且在双方往来过程中,一直是使用原告公司的送货单。2016年11月双方对账情况确认加工款36000元属实。对账当时,原告的工作人员、法务、被告以及谈金毛均在场。原告公司未告知其已经与谈金毛解除了关系。2016年12月28日,谈金毛上门催款,从被告处拉走了价值36000元的货物,故被告认为结欠原告的加工款已经结清,故请求驳回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针对被告的答辩意见,原告补充陈述如下意见:谈金毛并非原告公司员工,而是承包了原告公司窗帘生产加工线,双方于2016年10月已经解除了承包关系。原告亦未委托谈金毛以原告的名义签订加工合同。就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对账单,系谈金毛与被告之间的加工业务结欠的加工款,原告事后与被告、谈金毛三方对账确认的。双方对账当时已经扣除了因质量问题的费用7000元,不存在原告陈述的“因质量严重问题退货”的问题。且双方明确要求被告将结欠的加工款汇款至原告法定代表人的账户。2016年12月谈金毛拉货的行为系其个人行为,不能代表原告公司。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并在庭审中出示了2016年11月3日由原、被告双方出具的对账单一份,欲证明被告结欠原告加工款36000元,并确认款项汇至原告法定代表人李庆高农业银行账户的事实。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并在庭审中出示了如下证据:
证据1.协议书一份,欲证明2016年3月20日,谈金毛以原告公司的名义与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双方成立委托加工合同关系,约定由被告提供原材料,由原告加工的事实。
证据2.由谈金毛出具的退货单一份,欲证明对账后,谈金毛从被告处拉走价值36000元的货物,抵偿加工费36000元,故被告结欠原告的债务已经清偿,原告无权要求被告再清偿债务的事实。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对其无异议,予以认可。对被告提交的证据,原告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法确认,未加盖原告公司公章,事后才知晓谈金毛以原告名义与被告签订了加工合同并发生业务往来。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且双方2016年11月对账时,已经扣除了质量问题相应部分的费用,对账确认的36000元加工费不存在质量问题。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3月20日,案外人谈金毛以“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谈金毛”作为乙方,与被告费雪金(甲方),签订了委托加工协议一份,约定由甲方提供原材料,由乙方为甲方生产加工窗帘布坯布。该份合同未加盖原告公司公章,在落款处乙方签字: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谈金毛。合同签订后,双方在2016年3月至6月期间按合同约定发生加工业务往来。2016年11月3日,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的受托人、谈金毛及被告费雪金三方在场,就谈金毛与被告之间的加工合同对账,被告确认尚结欠原告加工款36000元,承诺上述款项于年底前付清,款项支付至李庆高(即原告法定代表人)农业银行湖州滨河路支行62×××15的账户。付款期间届满后,被告未能按期支付加工费,原告催讨未果,以致纠纷成诉。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交的对账单以及被告提交的协议书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2016年3月20日,案外人谈金毛与被告费雪金签订加工协议书,虽该份协议未加盖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公章,但原告于2016年11月3日与被告对账,就被告与谈金毛之间的加工业务进行结算,原、被告之间的对账行为即原告对谈金毛此前签订加工合同行为的追认,本院认定原、被告之间成立加工承揽合同关系。现被告对双方在2016年11月3日对账结算确认结欠原告加工款36000元的事实无异议。对账单明确约定了被告结欠原告加工款数额、支付时间、支付方式等,被告理应按照对账单的约定的方式及期限履行支付加工款的合同义务。
被告抗辩称其已经履行了支付上述加工款的合同义务,其作为主张法律关系发生变动的一方,应当对其该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庭审中,被告费雪金提交了由“谈金毛”出具的提货单一份,原告经质证对其真实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该份证据上载明了坯布的数量、单价及总价(36000元),并载明“因质量严重问题同意退货谈金毛”。本院认为,因被告提交的证据涉及到案外人,被告亦未能进一步提交证据予以印证,本院无法确认证据的真实性。就证据的关联性,该份证据载明“因质量严重问题而退货”,就其字面意思,并非清偿加工款或者以货物抵偿加工款的意思表示。故即便在证据真实的情况下,本院亦无法确认该份证据与本案加工款之关联性。结合双方对账当时明确约定以货币形式支付到指定账户,被告抗辩“以货偿债”的付款方式,亦不符合双方对账时约定的付款方式。
综上,被告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实加工费已经清偿的抗辩意见,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被告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二、二百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费雪金应支付原告湖州达昌家纺有限公司加工款36000元,并以3600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6%计算支付自2017年1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逾期利息损失,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清偿。
本案受理费700元,减半收取350元,由被告费雪金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剑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五日
书记员  林娥
原、被告双方对双方于2016年11月3日对账确认尚结欠加工款36000元的事实无异议,故本案争议的焦点为被告提交的提货单是否足以证实其已经向原告履行了对账单确认的清偿责任?
案外人谈金毛与被告费雪金签订加工协议书,虽该份协议未加盖原告公司公章,但原告于2016年11月3日与被告对账,就被告与谈金毛之间的加工业务进行结算,
并且庭审中原告向法庭明确,其与被告对账系基于谈金毛与被告之间的的,故本院认定原、被告之间的对账行为即原告对谈金毛此前以原告名义签订加工合同行为的追认,原、被告之间的加工合同合法有效,应收法律保护。原、被告双方对账并明确约定了被告结欠原告加工款数额、支付时间、支付方式等,该对账行为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被告理应按照对账单的约定的方式及期限履行支付加工款的合同义务。现被告抗辩认为,谈金毛于2016年12月28日从被告处拉走了价值36000元的坯布,故其已相应价值的坯布清偿了结欠原告的加工款,并向本院提交了提货单一份。本院认为,主张法律关系变动,应由主张法律关系发生变动的一方承担举证责任。现被告在庭审中提交了由“谈金毛”出具的提货单一份,原告经质证对其真实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该份证据上载明了坯布的数量、单价及总价(36000元),并载明“因质量严重问题同意退货谈金毛”。本院认为,因被告提交的证据涉及到案外人,本院无法确认证据的真实性,即是否由谈金毛本人出具,被告理应进一步举证证明,庭审中,法庭明确要求被告通知谈金毛到庭,但被告在合理期限内未能通知谈金毛到庭,故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本院无法确认。第二,就关联性而言,该份证据载明的系因质量严重问题而退货,就证据载明的字面意思,并非为清偿加工款的意思,或以货物抵偿加工款的意思,故即便在证据真是的情况下,亦无法确认该份证据与本案加工款之关联性,亦无法证实被告的代征事实。且结合双方对账约定的付款方式,亦不相符合。
第三,即便谈金毛出具提货单有代物清偿的意思,该行为效力是否及于原告?
谈金毛以原告名义与被告之间成立加工合同关系,经原告对账追认后,谈金毛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对事前合同行为的追认,但原告已于2016年10月终止了其与谈金毛的合同关系,
被告向谈金毛代物清偿加工款的履行行为是否构成善意?
就双方约定的履行方式(现金)(指定账户),被告实际的履行方式(以坯布代物清偿),不构成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