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大连华仕企业有限公司与大连市甘井子区南关岭街道办事处行政允诺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辽02行终68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连华仕企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甘井子区南关岭岚岭路8号。
法定代表人曹庆仕,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春田,男,1953年6月21日出生,汉族,住黑龙江省绥芬河市。
委托代理人王强,辽宁诺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市甘井子区南关岭街道办事处,住所地大连市甘井子区南关岭路69号。
负责人洪克勤,主任。
委托代理人崔鹏,该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李岗,辽宁知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大连华仕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仕公司)诉被上诉人大连市甘井子区南关岭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南关岭街道)行政承诺一案,不服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2018)辽0204行初9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2月20日,南关岭街道作为甲方与乙方华仕公司签订《协议书》,《协议书》中对拆迁房屋情况、拆迁补偿及拆迁标准等内容进行了约定。同日,南关岭街道出具《承诺书》,主要内容为:”一、在十九中回迁楼建设中,华仕公司参与回迁楼建设面积不低于3万平方米。二、回迁楼公建部分华仕公司要求给予一定的公建,为企业安置员工生产和生活及扩大再生产所用。待回迁楼建成后,按照大连市相关规定由街道和华仕公司与上级有关部门协调解决。三、其他事宜待详规出台后再协商以合同书为准。”
华仕公司以南关岭街道不履行《承诺书》为由向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辽0211行初62号行政判决:一、确认南关岭街道于2012年2月20日向华仕公司作出的承诺无效;二、驳回华仕公司要求南关岭街道履行承诺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1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辽02行终501号行政判决,根据华仕公司及南关岭街道对《承诺书》的诉辩意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承诺书》系单方承诺行为......该《承诺书》在文字记载上没有如民事诉讼终局意义上执行标的的内容......在拆迁补偿上,《承诺书》已被《协议书》所涵盖,且该《协议书》业已实际履行”,判决撤销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16)辽0211行初62号行政判决第一项,维持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16)辽0211行初62号行政判决第二项。
2018年4月28日,华仕公司向南关岭街道提交更正申请书,内容为:”贵处2012年2月20日,给申请人送达贵处作出的《承诺书》共三项内容,因该承诺书的三项内容概念不明确,文字语句模糊,表述内容不具体,特向贵处申请予以更正。”南关岭街道未予答复,华仕公司遂向该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原告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诉请被告更正《承诺书》的信息内容。而本案并非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调整的范围。原告本次提出的更正《承诺书》的诉请,虽与其向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提起的履行《承诺书》的诉请在文字表述上不同,但诉讼标的指向均是《承诺书》。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对《承诺书》的性质、内容进行定性和综合评价,并作出终审判决。现原告再就《承诺书》向被告提起更正申请,实质上属于原告对原行政承诺进行申诉的行为,被告未予答复,视为被告拒绝对原告的申诉作出重复处理。故原告并不因此产生新的权利义务关系。原告再次针对《承诺书》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项、第九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大连华仕企业有限公司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退回原告。
上诉人华仕公司上诉称,撤销原审裁定,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主要事实与理由:上诉人所属企业于2011年政府依修建地铁为由征收上诉人厂区,2011年9月9日,大连市甘井子开发建设中心为甲方,大连星辰城市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为乙方,上诉人为丙方签订《协议书》。2012年被上诉人以建十九中回迁楼为由征收上诉人的厂区。2012年2月20日,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协议书》,同日作出承诺书一份,承诺书中承诺了三项内容。甘井子区政府先后两次征收上诉人所属的同一厂区,大连市甘井子开发建设中心和被上诉人先后两次与上诉人签订《协议书》并向上诉人作出《承诺书》一份。根据《承诺书》的内容,上诉人于2016年7月15日向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依法履行动迁补偿时的承诺。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辽0211行初62号行政判决书,判决一、承诺无效,二、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不服,上诉至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辽02行终521号行政判决书,判决:一、撤销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16)辽0211行初62号行政判决书第一项,维持第二项。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相关规定于2018年4月2日向被上诉人提出更正申请书,被上诉人拒绝答复。2018年7月25日,上诉人向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辽0204行初99号行政裁定书,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原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将上诉人另案的拆迁补偿权和本案上诉人享有的知情权混为一谈,没有正确的区分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作出错误裁定,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保护上诉人依法享有的政府信息公开的知情权。
被上诉人南关岭街道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理由如下:1、本案上诉人的诉请是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要求,要求更正承诺函的信息内容,该诉请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范围。上诉人的诉请很明确,要求判令被上诉人在一定期限内更正上诉人申请的信息内容,并非是申请公开某一个政府信息。因此,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2、案涉承诺已经由生效判决认定为被协议书所涵盖,并且已经实际履行,上诉人对承诺书主张权利不予支持,承诺书已经不具有法律意义,没有约束力,不复存在,上诉人再起诉对承诺进行更正没有实际意义,也无权提出此要求。3、生效判决已经对承诺的相关事项作出处理,上诉人再对该承诺主张权利并且以后对承诺进行更正是对原判决内容不服而提出的新的诉讼请求,属于申诉的行为,提起本案不符合法律规定。4、该诉请不符合三需要的规定,如果按照信息公开案件理解的话,该承诺已经实际履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权利义务已经没有关系,不可能再对上诉人生产、生活、科研的需要产生影响。5、上诉人的诉求如果是对承诺还有其他的权利主张的话,已经超过了5年的起诉期限。该承诺是2012年2月20日作出的。6、该承诺被协议所涵盖,是由生效判决认定的。具有协议的属性,如果协议没有履行完毕的,也需要双方进行协商才能更改,不能诉求被上诉人单方面进行更改。
本案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上诉人向被上诉人申请更正《承诺书》,而上诉人曾针对被上诉人提起不履行行政承诺的诉请,本院业经作出了(2017)辽02行终501号生效的行政判决,并确认了《承诺书》已被《协议书》所涵盖,且该《协议书》已实际履行。现上诉人针对《承诺书》再次提起更正的行政诉讼,本院认为,本案诉讼当事人与前诉诉讼当事人相同,且诉讼标的亦相同,本次诉请虽与前诉有所不同,但实质上被前诉裁判所包含。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构成重复起诉。上诉人再次向被上诉人申请更正《承诺书》,系对原行政承诺进行申诉的行为,被上诉人未予答复,视为被上诉人拒绝对上诉人的申诉作出重复处理,对上诉人未设定新的权利义务。关于上诉人主张其依据的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诉请被上诉人更正《承诺书》的信息内容,而本案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调整的范围。故上诉人主张,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三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刘 杰
审判员 胡俊杰
审判员 马小红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记员 周 丹
附:本裁定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六十九条第三款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或者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