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利军等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民终803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被告):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3号33022。
法定代表人:韩锴,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尤世洁,女,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员工。
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告):张利军,男,1970年7月3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河北省张家口市高新区。
上诉人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水长公司)与上诉人张利军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204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水长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尤世洁、上诉人张利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水长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四项,案件受理费由张利军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第一项认定的基本生活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第二项认定的差旅费、交通费没有书面证据支持;张利军是自行离职,故一审判决第四项错误。
张利军辩称,不同意中水长公司的上诉请求。
张利军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支持其在一审法院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其在中水长公司工作至2015年5月底,完全是主观臆断;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中水长公司辩称,不同意张利军的上诉请求。
中水长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张利军办理工作交接;2、张利军承担本案诉讼费。后在一审审理过程中,中水长公司申请撤回第一项诉讼请求。
张利军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中水长公司支付1、2014年11月1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间工资差额66800元;2、2013年10月28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间差旅费、交通费差额214989.05元;3、2011年3月26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间绩效提成差额235000元;4、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6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张利军于2011年3月26日入职中水长公司,2011年4月由采购岗转为销售岗,双方签订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为2014年4月10日至2017年4月10日。张利军月工资标准为基本工资2800元,另有提成,工作地点为山西省晋城市,该办公地点仅有张利军一人。2014年期间中水长公司与晋城市嘉鸿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鸿工贸公司)签订《配件销售代理合同》,由中水长公司授权嘉鸿工贸公司在晋城市区域内销售KM系列快速压滤机配件,期间嘉鸿工贸公司与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无烟煤矿业集团)签订的供货合同由中水长公司发货至张利军处,由其转发至无烟煤矿业集团及其下属各矿。
张利军主张其基本工资分两笔发放,其中1800元通过银行转账支付,1000元通过现金签字领取,银行转账部分支付至2015年5月底,现金签字部分支付至2014年10月底,之后未再支付工资。张利军主张其工作至2017年4月10日,因双方劳动合同到期不再提供劳动,其主张双方劳动关系于2017年4月10日到期终止。张利军未能就工资实际支付情况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中水长公司主张张利军出勤至2015年5月底,该公司已足额支付工资至2015年5月底,张利军自行离职,其从未向该公司提出离职,该公司亦未提出解除,中水长公司主张双方劳动关系于2015年6月1日解除。另,张利军自述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期间其自行租赁仓库看管产品配件,因中水长公司拖欠房租,房东另行在仓库加装锁,上述期间没有配件销售情况。
张利军主张中水长公司应按照回款总额的3%支付提成(无固定支付周期),其在职期间主机销售额在800万以上,中水长公司仅支付5000元提成。中水长公司主张已足额支付张利军在职期间提成。
张利军主张中水长公司尚欠付差旅费、交通费等款项未支付,包括2015年对账时欠付的报销款2万多元、交通费(2500元/月、包干)、差旅费(80元/天、包干)。张利军提交的2015年11月电子邮件系通过cXXXXX.com向张利军发送,附件为“张利军”明细,内容载明应付张利军款为27897.05元。张利军曾当庭登陆其本人电子邮箱核实上述电子邮件原始载体,中水长公司认可cw@bjzsc.com系该公司财务使用的公共邮箱,因当时的财务及出纳均已离职,故该邮件无法核实。中水长公司主张差旅费、交通费均为凭票报销,费用已全部报销完毕。
中水长公司明确要求张利军办理工作交接的具体内容为返还无烟煤矿业集团的收货凭证,对应该公司提交的2014年4月24日、2014年9月10日配件交货单。上述二配件交货单中仅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收货人处有张利军签字,2014年9月10日配件交货单未见有张利军签字。张利军认可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中所载货物已经收到,已配送的收条在其本人处,没有销售合同的配件均在仓库中保存。庭审中,张利军明确不同意将收条交由法庭进行核对,亦不同意返还收条。
中水长公司以要求张利军返还货物、办理工作交接等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张利军于2018年2月1日提起反申请要求中水长公司支付工资差额、绩效提成差额、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报销差旅费、交通费等,仲裁委做出京海劳人仲字[2018]第3537、5146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驳回中水长公司的全部仲裁请求;二、驳回张利军的全部仲裁请求。张利军与中水长公司均不服仲裁处理结果,于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中水长公司起诉在先。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张利军与中水长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于2017年4月10日到期,中水长公司自述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前,张利军未向该公司提出离职,该公司亦未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故法院对于张利军所持劳动合同到期终止之主张予以采信。
张利军主张2014年11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期间中水长公司未足额发放工资,然而依据《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第十三条之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留工资支付记录二年备查。张利军于2018年2月1日就工资差额事宜提出反申请,其应当就中水长公司未足额支付工资之主张承担举证责任。现张利军未能提交充分有效证据证明中水长公司上述期间存在拖欠工资情形,理应对此承担不利后果,故对张利军要求中水长公司支付2014年11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期间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张利军主张中水长公司自2015年5月后未再支付工资,同时主张其持续工作至2017年4月10日,依张利军所述中水长公司长达近两年未支付工资,其仍持续提供劳动,明显不符合常理。而张利军作为销售人员,自述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没有配件销售情况,张利军亦未能提交证据证明上述期间曾向中水长公司提供劳动,故法院采信中水长公司主张,确认其工作至2015年5月底。现中水长公司未能就此后曾要求张利军到岗提供劳动提交相应证据,故中水长公司应向张利军支付2015年6月1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间基本生活费27762元。同理,张利军主张在职期间主机销售额在800万以上,中水长公司仅支付5000元提成,但未能就上述主张提交相应证据,中水长公司亦主张已足额向张利军支付提成,故对于张利军要求中水长公司支付绩效提成差额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鉴于一审法院确认双方劳动合同已到期终止,中水长公司要求张利军办理工作交接并无不当之处,该公司明确要求张利军办理工作交接的具体内容为返还无烟煤矿业集团的收货凭证,对应2014年4月24日、2014年9月10日配件交货单,其中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收货人处有张利军签字,2014年9月10日配件交货单未见有张利军签字。中水长公司未能提交进一步证据证明张利军曾收到2014年9月10日配件交货单的货物,该公司要求张利军返还该张配货单对应的收货凭证,依据不足。张利军认可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中所载货物已经收到,亦认可其本人持有部分收货凭证,但拒绝交由法院进行核对,理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综上,张利军应与中水长公司办理工作交接(返还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对应的收货凭证)。
就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一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第二款之规定,用人单位依法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理工作交接时支付。现确认双方劳动合同到期终止,张利军要求中水长公司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并无不当。依据前述法律规定,中水长公司应在张利军办结前述工作交接手续时向张利军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1824.6元。
就差旅费、交通费一节,张利军主张曾有交通费(2500元/月、包干)、差旅费(80元/天、包干)未支付,但未能就上述费用曾与中水长公司协商一致提交相应证据予以佐证,而中水长公司主张交通、差旅等费用均为凭票报销,故法院对张利军上述主张不予采信。另外,张利军提交的电子邮件附件可明确显示中水长公司确认“应付张利军款为27897.05元”,中水长公司亦认可发件邮箱系该公司财务公共邮箱,故法院有理由相信中水长公司曾与张利军核对报销费用事宜,并于2015年11月确认欠付款项数额。现中水长公司未能提交相应证据证明上述欠付款项已向张利军实际支付,故其应向张利军支付差旅费、交通费差额27897.05元。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2015年6月1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间基本生活费27762元;二、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张利军差旅费、交通费差额27897.05元;三、张利军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与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办理工作交接(返还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对应的收货凭证);四、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于张利军办结判决第三项工作交接手续时向张利军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1824.6元;五、驳回张利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围绕上诉请求,中水长公司提供了落款为杨淇如的《关于张力军在中长水公司工作期间的情况说明》和嘉鸿工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崔经理出具的《证明》,对于崔经理的姓名,中长水公司表示不清楚。对于上述两份证据,张利军认为其均属逾期提交的证据,且不认可内容的真实性。本院审核上述证据后认为,该两份证据从证据形式上属于证人证言,但证人未到庭作证,且属于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交的证据,故对该两份证据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认定的相关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张利军与中水长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于2017年4月10日到期,中水长公司自述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前,张利军未向该公司提出离职,该公司亦未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且张利军亦主张合同到期终止,故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劳动合同到期终止并无不妥。
张利军主张2014年11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期间中水长公司未足额发放工资,根据举证规则,其应当就中水长公司未足额支付工资之主张承担举证责任。现张利军未能提交充分有效证据证明中水长公司上述期间存在拖欠工资情形,理应对此承担不利后果。张利军主张中水长公司自2015年5月后未再支付工资,而张利军作为销售人员,亦自述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没有配件销售情况,在其未能提交证据证明上述期间曾向中水长公司提供劳动的前提下,本院采信中水长公司主张,确认其工作至2015年5月底。现中水长公司未能就此后曾要求张利军到岗提供劳动提交相应证据,故中水长公司应向张利军支付2015年6月1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间基本生活费。同理,张利军主张中水长公司拖欠绩效提成,但未能就上述主张提交相应证据,中水长公司亦主张已足额向张利军支付提成,故对于张利军要求中水长公司支付绩效提成差额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鉴于双方劳动合同已到期终止,中水长公司要求张利军办理工作交接并无不当之处。但中水长公司未能证明张利军曾收到2014年9月10日配件交货单的货物,因此,其要求张利军返还该张配货单对应的收货凭证,依据不足。张利军认可2014年4月24日配件交货单中所载货物已经收到,亦认可其本人持有部分收货凭证,故其应与中水长公司办理相应的工作交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第二款之规定,用人单位依法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理工作交接时支付。双方劳动合同到期终止,张利军要求中水长公司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并无不当。中水长公司应在张利军办结前述工作交接手续时向张利军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就差旅费、交通费一节,一审法院根据双方举证情况,判令中水长公司向张利军支付差旅费、交通费差额,该认定正确。
经本院核实,一审判决各判项认定的金额准确。
综上所述,双方当事人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二十元,由北京中水长固液分离技术有限公司负担十元,由张利军负担十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博文
审 判 员 朱 华
审 判 员 张建清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张江南
书 记 员 刘 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