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与被上诉人徐士龙、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中心支公司、马喜升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松民一终字第148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
负责人:李高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高明洋。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徐士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陈克广,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喜升。
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以下简称吉林华安财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徐士龙、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枣庄联合财保公司)、马喜升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扶余市人民法院(2015)扶民初字第10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委托代理人高明洋、被上诉人徐士龙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枣庄联合财保公司与马喜升经本院开庭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徐士龙诉称:2015年2月24日23时50分许,马喜升雇佣的司机席国明驾驶马喜升所有的×××号琴岛牌重型仓栅式货车,沿301省道由东向西行驶至294KM处,在会车时撞致前方停着的徐士龙所有的×××号捷达牌轿车上,将刚下车的徐士龙撞伤。徐士龙被送往松原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12天,住院期间一级护理2天,二级护理10天。经徐士龙申请吉林常春司法鉴定所作出吉常司鉴所(2015)法临鉴字第60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徐士龙此次外伤造成闭合性颅脑损伤构成十级伤残;2.徐士龙此次外伤治疗及康复过程的护理期限为60天。事故发生后,徐士龙受损车辆经松原海峰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松海价评字(2015)第018号车损评估,评估报告结论为:×××捷达牌小型轿车损失价值为人民币7370元。此起交通事故经扶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席国明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徐士龙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席国明驾驶的马喜升所有的×××号琴岛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在枣庄联合财保公司投保了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徐士龙驾驶的×××号捷达牌轿车在吉林华安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现要求赔偿徐士龙医疗费14354.09元、护理费1520.26元(108.59元/天×2天×2人+108.59元/天×10天)、出院后护理费6515.4元(108.59元/天×60天)、误工费12025.8元(89.08元/天×135天)、伤残赔偿金20445元(9621.21元/年×20年×10%)、伙食补助费1200元(100元/天×12天)、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交通费2000元、车辆损失7800元、评估费300元、鉴定费2100元、鉴定交通费300元,合计88560.55元,上述经济损失由枣庄联合财保公司、吉林华安财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要求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交强险限额赔偿不足部分由马喜升承担80%的赔偿责任。
原审被告枣庄联合财保公司辩称:1.徐士龙需提交在该公司投保保单原件以证明交通事故是否发生在保险期限内;2.徐士龙需提交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原件以证明事故发生的真实性,提交住院病案,医疗费票据及费用清单以证明事故发生后其受伤治疗的情况及费用发生的真实性,同时医疗费应扣除非医保用药;3.徐士龙主张两人护理,该公司不予认可,该公司认可一人护理。徐士龙应当提交相关的护理人员的关系证明以及误工证明的材料,否则不予认可护理费;4.伤残鉴定报告若是单方委托,该公司需要上报分公司后决定是否申请重新鉴定;5.交通费应当提供正规发票,并结合住院天数,请法院酌情判决;6.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该公司不予认可;7.该公司不承担诉讼费、鉴定费、保全费、复印费等间接损失。
原审被告吉林华安财险公司辩称:1.发生交通事故时该公司被保险车辆处于停止状态,次要责任是事故责任,不属于侵权责任,停止车辆与徐士龙受伤不存在因果关系,所以不承担责任;2.如果认为该公司责任应与其他车辆在交强险范围内平均分摊,因为此起事故还有其他伤者,希望在判决时予以保留;3.不承担诉讼费、鉴定费及代理费用。
原审被告马喜升辩称:徐士龙所述与事实不符,事故发生时徐士龙是酒驾,当时徐士龙正在车下与人打仗,并不是徐士龙所述的刚下车。×××号琴岛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在枣庄联合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徐士龙的合理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先行赔付,不足部分同意承担70%责任。
原审查明:2015年2月24日23时50分许,马喜升雇佣的司机席国明驾驶马喜升所有的×××号琴岛牌重型仓栅式货车,沿301省道由东向西行驶至294KM处,在与停着的张军驾驶的×××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会车时撞至前方停着的由原告徐士龙驾驶的×××号捷达牌轿车上,同时又将捷达车南侧、北侧路面上发生争执的行人徐士龙、董新野(×××号捷达牌轿车上乘人)、刘可亲(×××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上乘人)撞上,致董新野当场死亡,徐士龙、刘可亲受伤,两车损坏,刘可亲送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徐士龙被送往松原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额部硬膜外血肿、右顶部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顶骨骨折、右顶部软组织挫伤、右肘部软组织挫伤、下唇挫裂伤、#11、#12外伤性松动Ⅱ°、#21外伤性松动Ⅰ°。住院12天,住院期间一级护理2天,二级护理10天,花费医疗费13146.76元,门诊费220元。事故发生后,徐士龙受损车辆经松原海峰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松海价评字(2015)第018号车损评估报告,评估结论为:×××捷达牌小型轿车损失价值为人民币7370元。在庭审过程中,经徐士龙申请吉林常春司法鉴定所作出吉常司鉴所(2015)法临鉴字第607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徐士龙此次外伤造成闭合性颅脑损伤构成十级伤残;2.徐士龙此次外伤治疗及康复过程的护理期限为60天。此起交通事故经扶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马喜升雇佣的司机席国明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徐士龙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徐士龙驾驶的×××捷达牌小型轿车在吉林华安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席国明驾驶的×××号琴岛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在枣庄联合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故发生时二被保险车辆均在保险期限内。另查明,马喜升已与此起交通事故另两名被害人董新野、刘可亲的诉讼权利人就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协议,一次性赔偿给被害人董新野、刘可亲诉讼权利人人民币各25万元,且×××号琴岛牌重型仓栅式货车交强险保险理赔金两方各待受偿5万元(即共计60万元)。此起交通事故民事部分应赔偿的数额如下:在医疗费项下赔偿本案徐士龙14566.76元(医疗费13146.76元+门诊费220元+伙食补助费1200元);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徐士龙43136.04元[误工费11936.72元(89.08元/天×134天)+护理费6515.4元(108.59元/天×60天)+伤残赔偿金19242.42元(9621.21元/年×20年×10%)+交通费441.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财产损失7370元;另案中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被害人董新野、刘可亲的诉讼权利人共计60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此起交通事故经扶余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马喜升雇佣的司机席国明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徐士龙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徐士龙要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伤残赔偿金等项目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徐士龙要求赔偿治疗期间的交通费,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不予支持。徐士龙要求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酌情予以保护。此起交通事故是在徐士龙所驾驶的车辆停止,且徐士龙在车下的情况下发生的,且徐士龙所受伤害也是因两车相撞导致,故对徐士龙要求其驾驶的×××捷达牌小型轿车投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即吉林华安财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枣庄联合财保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范围内医疗费项下赔偿徐士龙7283.38元(14566.76元÷2);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徐士龙3816.93元(43136.04元÷2÷(43136.04元÷2+600000元)×110000元];在财产损失项下赔偿徐士龙2000元;(二)吉林华安财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范围内医疗费项下赔偿徐士龙7283.38元(14566.76元÷2);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徐士龙21568.02元(43136.04元÷2);财产损失项下赔偿徐士龙2000元;(三)马喜升赔偿徐士龙14784.76元(21568.02元-3816.93元+7370元-4000元)×70%;上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给付。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00元,由徐士龙负担150元、由马喜升负担350元;评估费300元,由马喜升负担;鉴定费2100元,由马喜升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吉林华安财险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徐士龙是上诉人承保车辆的驾驶员,依据《交强险条例》及《交强险条款》的相关规定,本车驾驶员不在交强险赔偿范围内,因此驾驶员徐士龙的人身损伤不在交强险赔偿范围;而且发生事故时,上诉人承保的车辆处于静止状态,与徐士龙受伤并无因果关系,事故认定书认定徐士龙承担次要责任并不等于侵权责任,徐士龙自己也不能成为自己的侵权人。2.交强险的赔偿对象为第三者的人身损害及财产损失,上诉人承保车辆的损失不在上诉人交强险财产损失的赔偿范围。3.请求二审法院重新认定事故认定书,在责任划分时,未将本起事故中张军驾驶的×××号车辆定责,上诉人认为该车辆对事故有作用,应当承担责任,即便无责,也该在无责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徐士龙答辩称: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枣庄联合财保公司书面答辩称:该公司已对(2015)扶民初字第1052号、(2015)扶刑初字第168号判决书已经履行完毕。诉讼费用该公司不再承担。
被上诉人马喜升书面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故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审法院应予维持。肇事时,徐士龙是在车下受到的伤害,而不是在车上,肇事发生时,受害者所处的位置在车上,理应不属于第三者范围,而本案的徐士龙在事发时处于车下,根据交强险第三者的责任范围的规定,徐士龙理所当然的属于第三者的范围,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无疑是正确的。其次,扶余市交警部门对于事故责任认定和划分完全正确,原审法院经过庭审,依据查明的事实,划分徐士龙承担30%次要责任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认定一致。
本院经审理认为:徐士军事发时已经脱离其所驾驶车辆,与其他第三者一样没有对机动车危险的控制力,因此,可以构成本车第三者。关于责任认定的问题,扶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根据事故现场勘查、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检验鉴定结论及车体痕迹确定的责任认定客观真实,应予采信,×××号车辆驾驶人张军虽在事发现场,但无证据证明其对于事故发生存在过错,与事故现场的人身伤害及财产损失也无因果关系,因此,上诉人主张案外人张军承担事故责任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扶余市人民法院(2015)扶民初字第105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范围内医疗费项下赔偿徐士龙7283.38元(14566.76元÷2);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徐士龙3816.93元(43136.04元÷2÷(43136.04元÷2+600000元)×110000元];在财产损失项下赔偿徐士龙2000元”。
二、撤销扶余市人民法院(2015)扶民初字第1052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即“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范围内医疗费项下赔偿徐士龙7283.38元(14566.76元÷2);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徐士龙21568.02元(43136.04元÷2);财产损失项下赔偿徐士龙2000元;马喜升赔偿徐士龙14784.76元(21568.02元-3816.93元+7370元-4000元)×70%;上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给付。”
三、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范围内医疗费项下赔偿徐士龙7283.38元(14566.76元÷2);在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徐士龙21568.02元(43136.04元÷2)。
四、马喜升赔偿徐士龙16184.76元(21568.02元-3816.93元+7370元-2000元)×70%;
上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给付。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500元,由被上诉人徐士龙负担170元,被上诉人马喜升负担90元,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负担165元,被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中心支公司负担7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00元,由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负担320元,被上诉人马喜升负担180元。鉴定费2100元,上诉人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负担924元,被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中心支公司负担420元,被上诉人马喜升负担525元,被上诉人徐士龙自行负担23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韩方德
审判员  冷晓峰
审判员  李 铭

二〇一六年三月一日
书记员  张文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