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刘莉与刘子云、欧阳素琼所有权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7-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岳民初字第03176号
原告刘莉。
委托代理人陈革平,湖南通达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毛雅琴,湖南通达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子云。
被告欧阳素琼。
监护人刘子云,系欧阳素琼丈夫。
两被告委托代理人刘茹,女,1969年3月24日出生,汉族,系两被告的女儿。
两被告委托代理人黄可人,湖南博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莉诉被告欧阳素琼、刘子云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赞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后因本案案情复杂,本院依法转为适用普通程序,由本院审判员周赞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黎春林、人民陪审员李水林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7月11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书记员孙静担任法庭记录。原告刘莉及其委托代理人陈革平、毛雅琴,被告刘子云、欧阳素琼的委托代理人黄可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莉诉称:原告是两被告的女儿。2002年起,原告因给姐夫徐启明揽储,多次用母亲即被告欧阳素琼的名字在中国建设银行长沙河西支行(即现在的溁湾支行)存款。2007年8月26日,原告因为调息及考虑离家近等原因,将原告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存在河西支行的三笔五年期定期存款共计贰拾贰万元,加上原告原已存在东风路支行的贰万元(20000元)全部以欧阳素琼的名义在东风路支行存入五年期定期存款贰拾肆万元(240000元),存单由原告保存。在该笔存款即将到期之前,被告欧阳素琼于2012年6月18日在建设银行新民路支行挂失该存单。此后,被告刘子云代理被告欧阳素琼于2012年9月13日在新民路支行将上述贰拾肆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本息叁拾万伍仟捌佰捌拾元(305880元)全部取走。原告多次找被告刘子云协商,要求返还上述存款本息,但被告均置之不理。两被告的行为已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所有权,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一、确认被告欧阳素琼名下存在中国建设银行长沙东风路支行2012年8月26日到期五年定期存款24万元及利息65880元为原告所有;二、被告欧阳素琼及被告刘子云返还原告上述存款本息305880元;三、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欧阳素琼、刘子云辩称:一、被告欧阳素琼2007年8月26日存入建行东风路支行24万元五年期存款系两被告多年积蓄。两被告退休前均为长沙矿山研究院高工,几十年来省吃俭用养育四个儿女长大成人后积蓄多年以备养老。平时两人收入基本由被告欧阳素琼掌管,因此东风路支行欧阳素琼户名下存款从存单角度而言是欧阳素琼存款,从财产角度而言实则是两被告共同财产。二、原告提供证据根本不能证明建行东风路支行2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不为被告所有。第一,该存款户名为被告,如无合法有效充分相反直接证据,根据《物权法》、《储蓄管理条例》、《个人存款账户实名制规定》,该存款无疑属被告所有。第二,原告提供的6组23份证据,基本上都是户名为欧阳素琼的有关银行存、取款凭证或开户单据,不能直接充分有效证明该存款不为被告所有而为原告所有。例1,原告用证据三、四、五、六证明该24万元存款来源,其中证据四、五、六共22万元分别是三笔被告欧阳素琼在建行河西支行三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储蓄存单(4万元、9万元、9万元);而证据三,虽是原告从建行东风路支行自己名下提前支取的2万元存单,却不能证明此2万元取出后就一定存入欧阳素琼名下的24万元存款中;退一万步讲,就算这2万元存入了该24万元中,这种存入行为的性质也可能是其他如赠予或偿还。例2,原告用证据二十二、二十三证明被告欧阳素琼2002年2月5日在建行河西支行存入的5万元一年定期存款归其所有,其中证据二十二是2002年2月5日欧阳素琼5万元一年期存款凭条,证据二十三是原告当日4万元取款凭条,这里两份证据之间金额都不相符,根本不具证明效力。第三,根据司法鉴定,法院已判决宣告欧阳素琼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于原告与欧阳素琼系母女关系且先前联系密切,原告完全有可能利用特殊身份关系和接触机会获取欧阳素琼存款和有关凭证。在欧阳素琼因无民事行为能力无法保护自己合法权益情况下,原告以一面之辞和持有银行存款凭证为由声称欧阳素琼名下存款为其所有,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合法,对欧阳素琼及其财产共有人刘子云更是不公。三、近年来,随着年龄增长和身体衰老,被告欧阳素琼因病经常失忆和失去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2012年6月18日欧阳素琼找到大女儿刘萍说自己的存款凭证和工资卡都不见了,然后在刘萍协助下在银行办理了存款凭证和工资卡的挂失手续;不仅只这一次,同样的原因、同样的事情在同年的6月28日和9月17日又接二连三的发生。鉴于老伴欧阳素琼的病愈来愈严重,被告刘子云为维护夫妻共同财产安全,接管欧阳素琼名下共同财产,将其名下存款转出自管既合情理也符合法律规定。四、最后有件事情可以说明被告的心情和立场:尽管原告为争夺被告存款捏造事实将被告告上法庭,让被告伤心至极,但当原告数月前(诉争期间)找到被告刘子云称自己生病住院需钱治疗时,被告不顾与原告的诉争和自己心脏毛病需钱手术的情况下,仍无条件地从诉争款中先拿出五万元给其看病治疗,这说明被告是深爱自己的女儿的,只要其要求合情、合理、合法,纵使她在伤害自己、纵使自己亦需钱手术治疗,仍愿意尽力帮助她。试问除了无私的父母,天下还有哪个被告会对伤害自己的原告在诉争期间做这样的事情?!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既无事实基础,也无法律依据,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以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建设银行东风路支行(以下简称东风路支行)存入2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凭条(4307548363130000063);
2、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东风路支行存入2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特种存单(430100162410);
3、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在东风路支行将2006年4月19日以自己的名义存入该行的2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存单;
4、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在东风路支行将2006年8月22日以欧阳素琼名义存入建设银行河西支行(以下简称河西支行,现改名溁湾镇支行)的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存单(430101740620);
5、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在东风路支行将2006年8月22日以欧阳素琼名义存入河西支行的9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存单(430101740618);
6、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在东风路支行将2006年8月22日以欧阳素琼名义存入河西支行的9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存单(430101740619);
证据1-6拟证明: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东风路支行存入2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资金来源为原告刘莉名下的2万元定期存款及2006年8月22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河西支行的三笔定期存款共计22万元。
7、2006年8月22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河西支行存入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申请书(4307836361080000143);
8、2006年8月22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河西支行存入9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申请书(4307836361080000141);
9、2006年8月22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河西支行存入9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申请书(4307836361080000142);
10、2006年8月22日,原告刘莉在河西支行将2006年6月1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22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特种存单(430100083516)及存款利息清单(4307836361080000140);
证据7-10拟证明:2006年8月22日,原告刘莉将2006年6月1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河西支行的22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分成三笔五年期定期存款,金额分别为9万元、9万元、4万元。
11、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在河西支行存入22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申请书(4307836361040000006);
12、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从户名为欧阳素琼的活期存折上取出22万元的取款凭条(4307836361040000006),取款后余额为412元;
13、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往户名为欧阳素琼的活期存折上存入90097.92元的存款凭条(4307836361040000002);
14、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往户名为欧阳素琼的活期存折上存入13×××14.08元的存款凭条(4307836361040000003),存款后余额为220412元;
15、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在建行河西支行将2006年3月23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9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存单(430101726461)及存款利息清单(4307836361040000002);
16、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在建行河西支行将2005年12月30日以自己名义存入建设银行东风路支行的13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的储蓄特种存单(430100029379)及存款利息清单(4307836361040000003);
证据11-16拟证明: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在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存入22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资金来源为原告刘莉名下的13万元定期存款及2006年3月23日以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9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
17、2006年3月23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河西支行存入9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凭条(4307836361020000006);
18、2006年3月23日,原告刘莉在建行河西支行将2003年2月5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9万元三年期到期存款取出的(定期)储蓄存单(02852084)及存款利息清单(4307836361020000006);
证据17-18拟证明:2006年3月23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在建行河西支行存入9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资金来源为原告刘莉2003年2月5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三年期到期存款。
19、2003年2月5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在建行河西支行存入9万元三年期定期存款的储蓄开户凭条(2852084);
20、2003年2月5日,原告刘莉在河西支行从自己的存折上取出37680元的取款凭条(9364368);
21、2003年2月5日,原告刘莉在建行河西支行将2002年2月5日以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5万元一年期到期存款取出的(定期)储蓄存单(01339867);
证据19-21拟证明:2003年2月5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在建行河西支行存入9万元三年定期存款,资金来源为原告刘莉在2002年2月5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该行的5万元一年期到期存款及利息、自己名下银行存款37680元及现金1195元。
22、2002年2月5日,原告刘莉在河西支行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存入5万元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存款凭条。
23、2002年2月5日,原告刘莉在建行河西支行从自己存折上取出4万元的取款凭条。
证据22-23拟证明:2002年2月5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在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存入5万元一年期定期存款,资金来源为原告刘莉的4万元银行存款及1万元现金。
24、2012年6月18日,被告欧阳素琼在建设银行新民路支行(以下简称“新民路支行”)的挂失申请书;
25、2012年9月13日,被告刘子云和被告欧阳素琼在新民路支行取出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在东风路支行的2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的特种存单(430100609454)及存款利息清单(4307842360080000058);
26、2012年9月13日,被告刘子云和被告欧阳素琼在新民路支行存入205142.51元的存款凭条;
27、2012年9月13日,被告刘子云和被告欧阳素琼在新民路支行存入105142.51元的存款凭条;
28、2012年9月13日,被告刘子云和被告欧阳素琼在新民路支行取出205142.51元的储蓄特种存单(430100609470)及利息清单(4307842360080000061);
29、2012年9月13日,被告刘子云和被告欧阳素琼在新民路支行取出105142.51元的储蓄特种存单(430100609471)及利息清单(4307842360080000064);
证据24-29拟证明:2012年6月18日,被告刘子云和被告欧阳素琼将原告的24万元五年期定期存款挂失并在2012年9月13日将本息全部取走。
30、调解笔录(李兴),拟证明两被告和原告及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本院结合被告的质证意见,做如下认定:
对证据1、2,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开户凭条的户名为欧阳素琼,恰好证明了存款为被告所有;本院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3,被告质证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与待证事实无关联性,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对证据4、5、6,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对存、取之间的关联性有异议,即存入的款项24万元不是取出的24万元。因为存取款不是同一人,退一步讲,如果这24万元如来自四笔取款,从凭证上看,所取存款中有三笔22万元属于被告,另外2万元是原告对被告的偿还或者是赠与,因此不能证明24万元存款一定来自原告所举的四笔存款,更不能证明不为被告所有而为原告所有,如果与原告有关,也应当认定为原告代被告取款,加上原告对被告的还款或者赠与;本院对该三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7、8、9、10,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存取的是被告的钱,不能证明存款名义上为被告所有而实际上为原告所有;本院对该几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11、12、13、14,被告质证对存款事实本身无异议,性质则认为是其他,如偿还或赠与;本院对该几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15、16,被告质证认为,证据11所显示的22万元是不是就是来自证据15、16两笔款,关联性仍不充分,一是存取款不是同一人,证据11的存款人是被告本人,二是金额也不完全吻合;退一步讲,即使是来自这两笔款,其中9万元是被告所有,13万元也可能是偿还或赠与,不能证明此22万元不为被告所有而为原告所有;本院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17、18,被告质证认为这里存取均是被告的钱,不能证明存款不为被告所有而为原告所有,本院对这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19、20、21,被告质证认为这里存、取款人不一致,金额也不相符,不能证明此9万元完全来自这两笔取款,本院对该份证据中的开户凭条、取款凭条、储蓄存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22、23,被告质证认为这里存取款人、金额均不一致,不能证明被告的这5万元与原告有任何关系,本院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24、25、26、27、28、29,被告质证认为从所有权的角度来说被告有权处理自己的钱,经法院审理,被告欧阳素琼被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所以经常丢失自己的存折是正常的,而被告刘子云为法定监护人,存折挂失无可厚非,本院对该六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30,被告质证认为,调查对象的情况无法从调查笔录上看出,从与被告儿子与另一女儿处了解情况,内容也与事实不符,因为被调查人李兴与刘子云之间有矛盾,对李兴的精神状况和身体健康状态都存在异议;调查笔录的内容与两被告实际经济情况不符,法院已经判决欧阳素琼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从被调查对象本人的个人情况不清到与被告有利害关系,被调查人所述有明显的事实错误;本院认为,被调查人李兴,未到庭接受法庭和当事人的质询,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确认。
被告刘子云、欧阳素琼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湖南省脑科医院住院病案,拟证明被告欧阳素琼患有老年痴呆症。
2、2012年6月18日、2012年6月28日、2012年9月17日银行挂失申请书,拟证明被告欧阳素琼因失忆,遗失所有银行存款凭据。
3、邻居情况反映,拟证明被告欧阳素琼经常失忆和精神异常。
4、居委会证明,拟证明邻居反映欧阳素琼失忆和患病属实。
5、收条,拟证明被告刘子云于2013年5月30日给原告5万元钱。
对被告欧阳素琼、被告刘子云提交的证据,本院结合原告的质证意见,作出如下认定:对证据1,原告质证对三性均无异议,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确认。对证据2,原告质证对账号尾数为6195的建行挂失申请书三性予以认可,其它挂失申请书与本案无关联,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3、4,原告质证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认为恰恰证明原告方作的调查笔录真实、合法。本院认为该两份证据可以相互佐证,且与被告提交的证据1相一致,本院对该两份证据予以确认。对证据5,原告质证对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原告已经收到了5万元钱;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均对此予以认可,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确认。
为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依法向在银行工作的原告刘莉的姐夫徐启明做了调查笔录;对本院所作调查笔录,原告质证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被告质证对合法性、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的关联性和证明力认为不足;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确认的上述证据,结合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确认如下案件事实:原告刘莉系被告欧阳素琼及被告刘子云之女。2002年2月5日,原告刘莉在中国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取出40000元,并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50000元;2003年2月5日,原告刘莉在中国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将2002年2月5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的50000元及利息1125元取出,并从原告自己存折上取出37680元,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存入90000元;2006年3月23日,原告刘莉在中国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将2003年2月5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的90000元取出再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2006年6月1日,原告刘莉在中国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将2006年3月23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的90000元取出,再将原告自己存折上130000元取出,分别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分两笔存入90097.92元、13×××14.08元后,又将上述款项中的220000元取出,并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存五年定期存款;2006年8月22日,原告刘莉在中国建设银行河西支行将2006年6月1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的220000元取出,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分别存入40000元、90000元、90000元;2007年8月26日,原告刘莉在中国建设银行东风路支行将2006年8月22日以被告欧阳素琼名义存入的40000元、90000元、90000元取出,再将原告自己存折下20000元取出,并以被告欧阳素琼的名义存入五年期定期存款240000元(账号为29×××95)。2012年6月18日被告欧阳素琼将账号为29×××95的存单以及其名下的其他几个存单申请挂失。2012年9月13日,被告刘子云代理被告欧阳素琼在中国建设银行新民路支行将账号29×××95存单下存款本金240000元及利息65880元全部取走。原告曾找被告刘子云协商,要求两被告返还上述存款本息,但双方不能协商一致。2012年11月29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上述存款本息归原告所有并要求两被告返还上述款项共305880元。在庭审过程中,经原、被告双方确认,2013年5月30日,被告刘子云给付原告50000元,被告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欧阳素琼及被告刘子云返还原告存款本息共255880元。
另查明,被告欧阳素琼于2012年9月19日至28日在湖南省脑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老年性痴呆、脑萎缩并脑白质疏松、多发腔隙性脑梗塞等,2013年6月14日,被告欧阳素琼经本院特别程序审理,被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被告刘子云被指定为其监护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刘子云在中国建设银行新民路支行所取的存款本息305880元从原告提供的证据中是否可以确认该款项为原告所有。被告认为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上述存款本息归原告所有。对此,本院认为,对于原告于2006年6月1日在自己账户上取款13万元,同日往欧阳素琼账户上存入13×××14.08元以及于2007年8月26日在中国建设银行东风路支行自己账户上取出20000元并于同日存入中国建设银行东风路支行欧阳素琼账户的两笔款,从原告提交的银行凭证上显示存取金额和存取时间上的吻合,可以确认该两笔存款的来源是原告刘莉自己名下的存款,故可以认定该两笔款共计150314.08元和相应的利息41261.2元(65880×150314.08/240000)为原告所有,该款已于2012年9月13日由被告领取,故被告应予返还。对于2003年2月5日欧阳素琼名下的存款90000元的来源,考虑到原告提供的取款凭证上显示的金额与存入欧阳素琼账户上的存款金额并不一致,根据现有证据本院无法确认该90000元系原告所有。被告主张本案诉争的存款及利息全部系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或者是原告对被告的赠与,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另外,被告刘子云已于2013年5月30日给付原告刘莉50000元,本院在计算被告向原告返还现金的数额时予以相应的扣减。综上,两被告还应返还原告刘莉共计141575.3元。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欧阳素琼名下在中国建设银行长沙东风路支行2012年8月26日到期的五年定期存款本金24万元中的150314.08元(帐号为29×××95)及相应的利息41261.2元为原告刘莉所有;
二、限被告欧阳素琼、刘子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返还原告刘莉存款本息共141575.3元;
三、驳回原告刘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5238.2元,由原告刘莉负担1958.2元,被告欧阳素琼、刘子云承担3280元,以上5238.2元已由原告刘莉垫付,被告欧阳素琼、刘子云在支付上述判决款项时一并将受理费3280元支付给原告刘莉;本案财产保全申请费2049.4元由原告刘莉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周 赞
审 判 员  黎春林
人民陪审员  李水林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孙 静
附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六十五条私人合法的储蓄、投资及其收益受法律保护。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私人的继承权及其他合法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停止侵害;
排除妨碍;
消除危险;
返还财产;
恢复原状;
赔偿损失;
赔礼道歉。
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