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韩建妮与刘某2、姜桂英等分家析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陕04民终209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2,男,1987年11月13日出生,汉族,住咸阳市渭城区,村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康敏,陕西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连艳,陕西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姜桂英,女,1958年8月9日出生,汉族,住咸阳市渭城区,村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同上。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1,女,2014年1月10日出生,汉族,住咸阳市渭城区,村民。
法定代理人:刘某2,系刘某1之父,个人基本情况同上。
委托诉讼代理人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韩建妮,女,1987年5月6日出生,汉族,住礼泉县,村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利,女,1962年12月3日生,住礼泉县,村民,系韩建妮母亲。
委托诉讼代理人:贠萍,陕西方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某2、姜桂英、刘某1因与被上诉人韩建妮分家析产纠纷一案,不服咸阳市渭城区人民法院(2018)陕0404民初14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某2及上诉人刘某2、姜桂英、刘某1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康敏、夏连艳,被上诉人韩建妮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利、贠萍到庭参加了本案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刘某2、姜桂英、刘某1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2、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对《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未结合协议整体内容加以审查,认定错误,经律师见证的协议存在重大瑕疵,不应作为定案依据。协议仅约定给韩建妮90平方米房屋,未明确给付的房屋使用权还是产权。因此,双方对该条约定产生重大误解。上诉人的真实意思是给其长期居住而非产权。协议第三条与第一条约定存在矛盾。该协议签订时,家庭共有财产未分割,户内成员按份享有房屋权益。上诉人也仅有60平方米,其对被上诉人和女儿的双重处分系无权处分。同日签订的第二份协议才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是对第一份协议的修改和替换,该协议内容明确、具体,合法有效,应作为定案依据。2、一审法院未对家庭安置房共有情况进行查明,对上诉人明显不公,也侵害了第三人利益。涉案房屋2018年1月交付,上诉人于2018年2月12日将该套房屋已经出售给第三人刘娟妮,双方签订了财产承诺书及房屋买卖合同,约定27号楼房产属于刘娟妮财产,第三人免除上诉人之前所负的债务。第三人收取该房屋后委托上诉人刘某2代为装修并支付了装修款,装修于2018年6月22日完工,第三人刘娟妮已经置办家具家电等,实际占有该房屋。
被上诉人韩建妮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断章取义,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律师见证协议,系双方经协商一致,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形成的,内容明确,应当作为定案依据。刘某2单方持有的协议,是上诉人为了应付其父母形成的,协议中对答辩人权益分配明显不公,所以才产生了见证协议。见证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体现。根据《证据规则》相关规定,经过律师见证后的协议效力高于一般书证。一审法院在《协议》效力的认定方面符合法律规定。本案诉争房产是通过拆迁补偿款购置,所以答辩人取得是所有权而非居住权。根据拆迁协议内容看,答辩人可取得的拆迁安置补偿款为107205.44元。同时在民政局备案的离婚协议书约定上诉人应取得50000元存款,合计为157205.44元。按照拆迁协议,答辩人享有60平方米住宅用房权益及10平方米营业用房权益。该房屋是答辩人购置而来。见证协议第一条与第三条并不矛盾。作为独生子女户,多增加一个人份额归孩子所有。刘某1变更由刘某2抚养,所以孩子名下的财产暂时由刘某2代管,待孩子年满18周岁后,将归属于孩子名下90平方米的房屋过户至孩子名下。若上诉人认为见证协议存在瑕疵及重大误解,但在法定除斥期间内,上诉人也未提出撤销该协议的主张。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韩建妮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2015年1月30日刘公正签订的《产权调换安置补充协议书》第三条第三款载明的渭柳佳苑小区27号楼1单元14层02中户房屋所有权(建筑面积约90.84平方米)归原告韩建妮;2、判决2015年1月30日刘公正签订的《产权调换安置协议书》第五条载明的50平方米营业性用房的五分之一面积,即10平方米营业用房所有权归原告所有;3、判决被告支付原告韩建妮15000元补偿款及利息(利息自2015年5月13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偿付完毕之日止);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韩建妮与刘某2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婚生一女,取名刘某1,2015年2月25日双方登记离婚。2015年5月12日,双方签订《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其中第一条约定,根据政策渭城区长兴村0134号户主刘公正名下房屋拆迁,按人分每人60平方房屋,现男方刘某2愿意给女方韩建妮90平方的房屋,补偿款给女方15000元。第四条约定,双方于2015年2月25日在渭城区民政局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关于财产和孩子抚养的部分作废。该协议的签订经陕西为民律师事务所律师耿渭杰、任文军见证,同时出具了律师见证书。2015年1月30日,刘某2父亲刘公正(乙方)与秦汉新城管委会(甲方)签订了《产权调换安置协议书》,其中约定乙方房屋位于窑店××号,建筑面积554.49平方米。被征迁房屋各项补偿金额:1、人口奖励200000元,2、房屋补偿金额129000元,3、装潢及附属物补偿金额72002.2元,4、有效建筑面积奖励金额30000元,5、按时搬家奖励20000元,6、宅基地补助金额20000元,7、家畜家禽、生活必需品、农机具处置补助费2000元,8、不足面积差额补助,无,9、空置院落补助5025元,10、十日内签订协议并腾空房屋奖励5000元。以上共计483027元。安置房屋装修补助40000元,搬家费3000元,过渡费30000元。第一套安置房屋位于渭柳佳苑小区,44号楼1单元18层A202户,建筑面积88.62平方米,每平方米840元,合计74440.8元。乙方农业人口5人,按人均10平方米安置营业性用房计50平方米。之后,双方还签订了《产权调换安置补充协议书》,其中约定,乙方征迁补偿金额总计556027元。安置人口5人。第二套安置房位于渭柳佳苑小区,46号楼1单元15层A202户,建筑面积88.62平方米,每平方米810元,计71782.2元。第三套位于渭柳佳苑小区,46号楼1单元16层A202户,建筑面积88.62平方米,每平方米820元,计72668.4元。第四套位于渭柳佳苑小区,27号楼1单元14层02中户,建筑面积90.84平方米,每平方米800元,计72672元。以上房屋总计291564元。扣除大修基金26753元,乙方征迁补偿与产权调换房屋差价款为237710元。在上述协议所附《长兴村征迁安置人口登记表》中记载,该户被征迁人口为刘公正、姜桂英、刘某2、韩建妮、刘某1。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关于《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的效力问题,被告虽然提供了一份与律师见证的协议不同且有韩建妮与刘某2签字的《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但无法证明该协议签署的具体时间,并且仅由刘某2持有一份。相比之下,律师见证的《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证据证明力显然更高,因此,律师见证的协议为合法有效。该协议的签订是双方离婚后对子女抚养、财产分割等一系列问题的重新处置,刘某2赠与韩建妮拆迁安置所得面积的约定,包含有道德义务的性质,不符合赠与撤销的条件,因此刘某2要求撤销该赠与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故韩建妮与刘某2应当按照该协议予以履行。根据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韩建妮等五人为被征迁人,每人获得60平方米的安置面积,并最终获得4套安置房,结合《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韩建妮要求取得渭柳佳苑小区27号楼1单元14层02中户房屋所有权,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抗辩称拆迁安置协议中房屋由于社区工作人员工作失误被他人领取,但在限期内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理由不予采信。关于原告所主张的十平方米营业性用房,该营业性用房系由村组集体经济组织统一经营、管理,营业性用房建成后,整村拆迁时被征迁人与村组统一签订营业性用房安置协议,因此对于原告主张十平米营业性用房所有权的诉讼请求,本案无法一并处理,原告可另行主张其权利。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三条以及《中华人名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咸阳市渭城区渭柳佳苑小区27号楼1单元14层02中户房屋归原告韩建妮所有;二、被告刘某2支付原告韩建妮15000元;三、驳回原告韩建妮其他诉讼请求。上述款项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出举以下证据:
1、房屋买卖合同。证明刘某2与刘娟妮于2018年2月12日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签订协议时房屋具体位置仍处于不确定状态,因此双方未填写合同内容,但事后双方以口头形式对合同的主要条款进行了明确约定,合同已经履行,房屋交付刘娟妮占有、使用。
2、财产承诺协议。证明咸阳市渭城区窑店镇长兴村0134号刘公正、姜桂英名下房屋拆迁,拆迁前家庭共有房屋系刘娟妮出钱承建,因此刘某2将其名下的房屋出售给刘娟妮,刘娟妮免除刘某2所欠债务。
3、装饰装修工程合同。证明刘某2受刘娟妮委托签订合同,对渭柳家苑小区27号楼1单元14层02室进行装修。装修合同中的业主为刘女士,即刘娟妮。
4、收据。证明刘某2交付200元的装修预付款;在装修完工后,最终支付了92000元的装修款。
5、渭柳家苑小区27号楼1单元14层02室占有情况的照片。证明刘某2完成委托装修后将房屋交付给刘娟妮实际占有、使用。本案涉案房屋已被善意第三人合法取得。
被上诉人质证认为,房屋买卖合同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该合同签订时间是2月12日,本案一审开庭是6月21日。一审开庭时,上诉人的答辩意见与举证中没有表明涉案房屋已经卖给刘娟妮。我方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上诉人与其胞姐为了侵犯上诉人利益伪造的证据。第2、3、4、5、证据质证意见同第一证据一样。
合议庭评议认为,上诉人所出举的证据,均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不予认定。
经查,原判认定的案件事实清楚。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5年5月12日分别签订有两份《离婚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协议》,其中被上诉人主张权利依据的协议有双方当事人委托的律师见证(以下对该协议简称见证协议)。该协议明确约定上诉人愿意给被上诉人90平方的房屋,补偿款给付15000元。该协议签订时委托他人见证,足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的真实性。而上诉人答辩及上诉人上诉所依据的2015年5月12日的协议(以下简称非见证协议书),上诉人认为在见证协议书之后签订,上诉人并无相应的证据证实,且该非见证协议第三条约定双方于2015年2月25日在渭城区民政局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关于财产及孩子抚养权的部分作废,并未明确约定见证协议书中关于房屋约定的作废。综上,故上诉人认为见证协议签订的时间在非见证协议书签订的时间之前,已经被非见证协议修改和替换,提出见证协议有重大误解,提出非见证协议应作为定案依据等上诉理由不能支持。上诉人家庭成员之间拆迁安置房面积相对明确,上诉人提出自己处分行为无效的理由不能支持。见证协议第一条与第三条分别约定了不同的事项,上诉人提出见证协议第三条和第一条约定矛盾的理由亦不能支持。
上诉人提出已经与刘娟妮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一审判决侵害了第三人合法权益等相关事实不能认定,该上诉理由不能支持,予以驳回。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992元,由上诉人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  吕娟芳
审判员  李新莉
审判员  倪治国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书记员  何 宇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