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泮金凤与徐立新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甬镇民初字第257号
原告:泮金凤(曾用名潘金凤),女,1963年2月13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
委托代理人:顾安荣,宁波市承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徐立新,男,1966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
委托代理人:周晔昊,宁波市兴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泮金凤诉被告徐立新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2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1年3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9月23日、10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泮金凤及其委托代理人顾安荣,被告徐立新及其委托代理人周晔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泮金凤起诉称:原、被告是前后邻居,中间有一块2.2分自留地,种着原告的芦竹和树木,四周用临时砖砌墙围起来。2007年4月被告建新房,要占用原告少许土地,为此,原、被告在村民委员会协调下订立了书面协议,把一部分自留地给被告,村民委员会盖章确认。被告建房后,双方都存在不愉快心情。2010年1月14日9时许,被告叫来其老婆的亲戚多人,趁原告不在家,把原告自留地上的围墙拆除,砖头乱丢,并把大部分的竹和树木砍除。原告回家后与被告评理,被告用拳头猛击原告的头、脸部,原告被打倒在地,继而被告用脚踢原告下身,原告血流满面,眼睛一片漆黑,20分钟后,骆驼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被告才停止打人。原告经120救护车送到宁波市第七医院(当时也叫宁波市镇海龙赛医院),诊断为:(1)脑震荡;(2)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3)左颧面部肿块;(4)上牙四枚残根、六枚缺失(假牙)、下牙十枚缺失(假牙),住院14天,出院后继续治疗,现留有严重后遗症。本案经骆驼派出所多次调解,调解不成。现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7433.40元,具体赔偿项目包括:医疗费11250.60元、误工费4172.80元(2608元/月×1.6个月)、护理费1260元(90元/天×14天)、住院伙食补助费420元(30元/天×14天)、交通费330元。
被告徐立新答辩称:2007年被告房屋地基手续审批下来后,原告装来2000块砖头放在原告的竹园地和被告的房屋前。被告房屋建成后,2009年原告陆续装来10000块砖倒在被告家门口。2010年1月14日,被告考虑到原告竹园地已被村里征用,所以被告把竹砍掉,并把砖搬掉。过了一会儿,原告回来后就和被告妻子拉扯起来。原告丈夫刘仁国用砖块扔被告父亲,被告父亲头部被打出血后晕倒在地,此时原告自己装头晕倒地。被告没有殴打原告,并且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协议书一份,欲证明被告建房与原告签订了协议书,规定了双方义务。经质证,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2.照片复印件八张,欲证明被告毁坏原告竹、树木的情况。经质证,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3.调查笔录一份,欲证明余雪英陈述2010年1月14日原、被告双方打架的情况。经质证,被告对余雪英陈述的内容有异议。
4.宁波市通用门诊病历本三本、出院记录一份、宁波市第七医院医疗证明书二份、海曙口腔医院疾病诊断意见书六份、住院费用清单打印件一份,欲证明原告伤情及治疗情况,原告需病休。经质证,被告对门诊病历本第3页有异议,认为第3页的时间有修改痕迹;原告于2010年1月28日已出院,该页病历本存在造假嫌疑,对治疗牙齿的关联性有异议;对出院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2010年1月27日医疗证明书无异议,对2010年2月4日医疗证明书有异议,认为原告未能提供门诊挂号,被告不予认可。因病历第3页“2010.2.14”日期有改动,本院对此日期不予认定,对该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5.收费收据二十二份、门诊就诊卡六份,欲证明原告支付医疗费的情况。经质证,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告治疗牙齿与本案无关,对所有医疗费用不予认可。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6.交通费发票一百三十九张,欲证明原告支付交通费的情况。经质证,被告有异议,认为交通费发票都是6月份的,而本案发生在1月份,交通费与本案无关。
7.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二份,欲证明原告及原告丈夫刘仁国系个体工商户,原告受伤需其丈夫护理,原告受伤治疗及休息产生护理费和误工费损失。经质证,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护理费应当要护理人员的证明和医院的证明。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8.居民户口簿复印件一份,欲证明原告系城镇户口居民。经质证,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录音录像资料一份,欲证明原告受伤不是被告殴打所致。经质证,原告有异议,认为余雪英是在被告诱导之下所做的录音录像,该证据没有法律效力。
2.集体土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欲证明被告房屋于2007年建成,2009年做出集体土地使用证,被告没有占用原告的竹园地。经质证,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示意图中被告房屋的阳台被告没有使用权。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原告提供的第3项证据与被告提供的第1项证据均为余雪英的证言,两份证据有矛盾,且余雪英未到庭作证,本院对该两份证据均不予以认定。
为查明事实,本院依职权向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骆驼派出所调取了泮金凤询问笔录、顾兆芬询问笔录复印件各二份,刘仁国、徐立新、徐永良、程德明、徐莲娣、阮东翠询问笔录、照片、行政案件调解笔录、原告书面要求、被告书面处理要求复印件各一份。经质证,原告对泮金凤、刘仁国的询问笔录无异议;对徐立新、顾兆芬、徐永良、徐莲娣、阮东翠的询问笔录有异议;程德明的询问笔录说明原、被告打过架;对照片、行政案件调解笔录、原告书面要求无异议;对被告书面处理要求有异议,认为原告的伤是被告造成的。被告对泮金凤、刘仁国的询问笔录有异议;对徐立新、顾兆芬、徐永良、徐莲娣、阮东翠的询问笔录无异议;程德明的询问笔录说明原告自己倒在地上;对照片、行政案件调解笔录无异议;对原告书面要求有异议,认为当时派出所没有调解过;对被告书面处理要求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为查明事实,本院依职权向宁波市第七医院、海曙口腔医院做调查笔录各一份。宁波市第七医院医生接受调查称:2010年1月28日,泮金凤曾到该医院检查过牙齿,根据泮金凤自己说被人打伤有两周时间了,初步检查泮金凤的4颗牙残根有可能是外伤所致,其余牙齿的缺失有可能在两周以前就缺失了,具体多长时间无法确定。经质证,原告认为该调查笔录符合客观事实。被告认为原告是在出院之后去治疗牙齿的,医生说原告牙齿缺失可能是外力所致,如果原告被打之后牙齿缺失,原告完全可以在住院期间检查出来,原告牙齿缺失与被告无关。海曙口腔医院医生接受调查称:2010年6月至8月期间,泮金凤曾到该医院治疗过牙齿,拔除其6颗牙残根,共镶了17颗牙齿,无法确定泮金凤的牙残根及缺失是什么原因所致。经质证,原告无异议。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为查明事实,本院依职权向宁波市第七医院调取原告泮金凤住院病案资料一组。经质证,原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病案资料中的出院日期与原告实际出院日期不一致,实际出院日期是2010年1月27日。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组病案资料没有检查出原告的牙齿损伤,原告的牙齿损伤并不是被告造成的。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经审理,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原告泮金凤与被告徐立新系房前屋后邻里关系。原、被告房屋中间有一块竹园地,原告在该竹园地种植了竹、树,并在该地周围堆放了砖块。2010年1月14日,被告趁原告不在家,砍掉了原告的竹,推倒一些砖,原告回家后与被告评理,双方发生纠纷,被告殴打原告,原告受伤后被送至宁波市第七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共住院治疗13天,花费医疗费6761.90元(住院收费6715.10元,门诊收费46.80元)。根据原告提供的宁波市第七医院医疗证明书,原告住院期间需一名护理人员,期间由原告丈夫护理,原告于2010年1月27日出院后又病休了17天。2010年3月18日,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骆驼派出所召集原、被告双方在骆驼街道里洞桥村村民委员会办公室进行调解,但未能达成协议。为此原告诉来本院。
本案争议的焦点一:被告徐立新是否殴打原告泮金凤致其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本院对此分析认定如下:根据询问笔录,原告泮金凤陈述:徐立新等人砍掉其屋边的毛竹,泮金凤回家后与徐立新评理,徐立新一拳拷打过来,打在泮金凤前额旁边右边太阳穴。刘仁国(泮金凤丈夫)陈述:看到泮金凤和徐立新他们推来推去,在打架。被告徐立新陈述:徐立新把泮金凤种的竹砍掉,把堆放的红砖扔到砍掉竹的地方,泮金凤过来一拳打在徐立新的头上,徐立新就把泮金凤的手抓住。顾兆芬(徐立新妻子)陈述:徐立新等人把泮金凤的竹砍掉,泮金凤过来一拳打在徐立新头部,徐立新没有还手,就是抓住泮金凤的手。徐永良(徐立新父亲)陈述:徐立新等人把泮金凤的竹砍掉,泮金凤冲过来打人,被徐立新推开。程德明陈述:不认识原、被告双方,当时有二三个人在砍屋前的小竹,那女的到了以后就同砍竹的人推打了起来,双方推来推去。本院认为,根据泮金凤、刘仁国、徐立新、顾兆芬、徐永良的询问笔录,结合程德明的询问笔录,可以相互印证,证明当天原告泮金凤与被告徐立新发生过纠纷并且有过身体接触的事实。根据原告提供的门诊病历、出院记录,可以认定原告泮金凤在原、被告发生纠纷当天到宁波市第七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和出院诊断为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因此,结合本案证据及诉辩意见,被告徐立新与原告泮金凤在发生纠纷过程中,致原告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的事实具有高度盖然性。被告虽然在庭审中予以否认,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反驳,故本院对被告徐立新殴打原告泮金凤致其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的事实予以认定。
本案争议的焦点二:被告徐立新是否殴打原告泮金凤致其牙齿损伤。本院对此分析认定如下:根据询问笔录,原告泮金凤陈述:徐立新等人砍掉其屋边的毛竹,泮金凤回家后与徐立新评理,徐立新一拳拷打过来,打在泮金凤前额旁边右边太阳穴。头部、右边太阳穴被徐立新等几个人拷打好几拳,现在头痛、头晕、头胀、背痛,其他的没什么了。根据调查笔录,宁波市第七医院医生接受调查称:泮金凤曾到该医院检查过牙齿,根据泮金凤自己说被人打伤有两周时间了,初步检查泮金凤的4颗牙残根有可能是外伤所致,其余牙齿的缺失有可能在两周以前就缺失了,具体多长时间无法确定。海曙口腔医院医生接受调查称:泮金凤曾到该医院治疗过牙齿,拔除6颗牙残根,共镶了17颗牙齿,无法确定泮金凤的牙残根及缺失是什么原因所致。根据住院病案资料,原告泮金凤于2010年1月14日当天被送至医院,经检查口耳鼻无流血,口腔黏膜无出血,未检查出牙齿损伤。本院认为,原告泮金凤在公安机关所做的询问笔录,未陈述其牙齿受到损伤。医院检查原告泮金凤口耳鼻无流血,口腔黏膜无出血,亦未检查出原告牙齿损伤。宁波市第七医院医生和海曙口腔医院医生均未能确定原告牙残根及缺失是什么原因所致。原告在庭审中关于其牙齿损伤情况的陈述前后不一致。因此,结合本案证据以及原、被告的庭审陈述,原告泮金凤主张被告徐立新殴打致其牙齿损伤,被告予以否认,原告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主张,故本院对被告徐立新殴打原告泮金凤致其牙齿损伤的事实不予认定。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和住院伙食补助费等,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本案被告徐立新殴打原告泮金凤,致原告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根据原告支付医疗费用的收费收据及病历资料,本院认定原告的医疗费为6761.90元(住院收费6715.10元,门诊收费46.80元)。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原告实际误工时间为30天(住院13天,××休17天),原告无固定收入又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主张参照2009年宁波市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每月按2608元计算,本院予以准许,故认定原告的误工费为2608元。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原告住院期间由其丈夫护理,其丈夫无固定收入,参照本区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故本院认定原告的护理费为1170元(90元/天×13天)。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根据原告提供的交通费票据,结合原告就医的地点、时间、人数、次数,本院酌定原告的交通费为2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原告实际住院天数为13天,原告主张每天30元的标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故认定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90元(30元/天×13天)。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权利人向人民调解委员会或者有关单位提出保护民事权利的请求,从提出请求时起,诉讼时效中断。经调处达不成协议的,诉讼时效期间即重新起算。2010年1月14日,原、被告发生纠纷,被告殴打原告致其身体受到伤害。2010年3月18日,原、被告双方在骆驼街道里洞桥村村民委员会办公室进行调解,调解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11年2月14日,原告起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赔偿,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因此,本院认为原告起诉时未超过诉讼时效。被告关于未殴打原告的答辩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主张被告殴打原告致其牙齿损伤的事实,原告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主张,故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项、第一百四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7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徐立新赔偿原告泮金凤医疗费6761.90元、误工费2608元、护理费117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90元、交通费200元,合计人民币11129.9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泮金凤的其他诉讼请求。
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6元,由原告泮金凤负担85元,被告徐立新负担151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收到本院送达的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通知书后七日内,凭判决书到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如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帐号:81×××01,开户银行: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逾期不交,作自动放弃上诉处理。
本判决生效后,义务人拒不履行的,权利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逾期未申请,将丧失向法院申请执行的权利。
审 判 长  吴绍海
代理审判员  张发生
人民陪审员  傅国君

二〇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
代书 记员  孙玉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