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龙门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1324民初652号
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汕尾市新湖工业园内龙扬鞋业公司厂房1楼2楼。
法定代表人:陈乙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庆,广东铸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嘉敏,广东铸铭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住所地:惠州市龙门县龙城镇西林路154号。
法定代表人:林伟忠,总经理。
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住所地:惠州市龙门县龙城镇西林路***号。
法定代表人:林伟忠,副所长。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敏钊,广东东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诉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9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庆到庭,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敏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立即偿还借款本金110000元及利息195631.33元,合计305631.33元,被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对以上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判令被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向原告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原告对被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名下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共同承担。
事实和理由:1995年4月28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中国人民建设银行龙门支行(下称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一份合同编号为(1995年)龙工字第010号95430010的《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借款人民币100000元,借款期限从1995年4月28日至1996年3月20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0.98‰,按月结息;借款逾期后,逾期部分加收利息20%。同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95年)第013号《贷款抵押协议》为该笔贷款承担担保责任。1995年5月17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合同编号为(1995年)龙工字第011号95430011的《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借款人民币100000元,借款期限为1995年5月17日至1996年5月10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0.98‰,按月结息;借款逾期后,逾期部分加收利息20%。同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同时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95年)第014号《贷款抵押协议》为该笔贷款承担担保责任。1995年10月25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合同编号为(1995年)龙工字第012号95430012的《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借款人民币90000元,借款期限为1995年10月25日至1996年5月25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2.06‰,按月结息;借款逾期后,逾期部分加收利息20%。同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同时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95年)第015号《贷款抵押协议》为该笔贷款承担担保责任。1997年12月5日,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一份《贷款抵押合同》,为上述债务共290000元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建行龙门支行与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签订了上述的借款合同,以及取得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抵押担保后,即依约向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发放了29万元的贷款。但是贷款期限届满后,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未全部履行还款义务,截止2003年12月31日,归还本金180000元及部分利息,仍欠借款本金110000及利息,经建行龙门支行多次催收未果。2004年6月28日,建行龙门支行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上述借款合同项下截止2003年12月31日的债权转让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2016年12月9日,原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公开竞价竞得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公开拍卖的1323笔债权,其中第【165-167】笔债权对应的是上述借款合同项下的债权。目前,前述债权转让手续已经办理完毕。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辩称,对本案的借款本金无异议,利息由法院判决认定。
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辩称,一是根据《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诉讼时效为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担保物权所担保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2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贷款抵押的抵押权为贷款期满后的两年内,超出两年不予保护,本案的三笔借款清偿期分别是96年3月20日止、96年5月10日止、96年5月25日止,而合同约定抵押期限与借款合同期限相同,所以,按期满后2年内计算,以上三笔贷款在98年3月21日、98年5月11日止、98年5月26日已过诉讼时效,过了法院所保护的抵押期限,已不存在优先受偿权。故原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不可行使担保物权。因此答辩人要求原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返还房产证,撤销抵押登记。二是《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20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本案三笔借款到期后龙门建行未与借款人续期,未发生合法有签收的催款通知函,故三笔借款在98年5月26日已全部超过法定2年诉讼时效。建行龙门支行一直正常经营,即在期满之日已知或应当知道侵害之日是期满之日,但其怠于行使诉权,也过了20年的这一最后保护期限(20年最后保护期限至2016年5月26日止),法院也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主债务已过诉讼时效,从债务也过了诉讼时效。另外,原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或其他债权人(建行、长城公司等)怠于行使权利造成诉讼时效超过,抵押期限超期,原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应返还房产证给被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并注销抵押登记。
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提出反诉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反诉被告仁泰公司返还粤房地证字第××号房地产权证给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2、请求法院判令反诉被告仁泰公司前往房管部门注销对证字第××号该房屋作的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证书(龙门房等字(2002年)4月号)的抵押登记。3、本案诉讼费、反诉费由反诉被告仁泰公司负担。
事实与理由:一是依据《担保法》及司法解释、《民法通则》规定,该抵押早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已不存在优先受偿权,故反诉要求返还房产证,撤销抵押登记。《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诉讼时效为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担保物权所担保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2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可见,贷款抵押的抵押权为贷款期满后的两年内,超出两年不予保护,本案的贷款中,依1995年4月28日的《借款合同》及《贷款抵押协议》,借款期限为11个月,即至96年3月20日止,而抵押期限与借款合同期限相同,所以,按期满后2年内计算,该笔借款在98年3月21日后已过诉讼时效,过了法院所保护的抵押期限,不可行使抵押物权。依1995年5月17日的《借款合同》及《抵押贷款协议》,借款期限为一年,即至96年5月10日止。而抵押期限与借款期限相同,所以,按期满后2年内计算,该笔借款在98年5月11日后已过诉讼时效,过了法院所保护的抵押期限,不可行使担保物权。依1995年10月25日的《借款合同》及《贷款抵押协议》,借款期限为七个月,即至96年5月25日止。而抵押期限与借款期限相同,所以,按期满后2年内计算,该笔借款在98年5月26日后已过诉讼时效,过了法院所保护的抵押期限,不可行使担保物权。由以上可见,三笔贷款均已过抵押期限,已过法定诉讼时效。既然已过法定抵押期限,又过诉讼时效,故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不可行使担保物权。二是本案债权已过民法通则规定的最长保护期限20年,主债权已过诉讼时效。依本案三份借款合同规定,3笔还款截止时间分别为96年3月20日、96年5月10日、96年5月25日,三笔款到期后,龙门建行未与借款人续期,未发生合法有签收的催款通知函,故三笔借款的二年诉讼时效在98年5月26日已全部过法定2年诉讼时效,主债务已过诉讼时效,从债务也过了诉讼时效。《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20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龙门建行一直正常经营,即在期满之日已知或应当知道侵害之日是期满之日,本案中假如建行故意装作疏于管理的不知(怠于行使诉权),也过了20年的这一最后保护期限(20年最后保护期限至2016年5月25日止),法院也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三是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应返还房产证给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并注销抵押登记。既然由于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或其他债权人(建行、长城公司等)怠于行使权利造成诉讼时效超过,抵押期限超期,依法应返还房产证,注销抵押登记。
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对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反诉辩称,一是本案中答辩人不存在不知道权利被侵害的事实,因此不适用20年诉讼时效的规定。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该法条的立意在于保护权利人在不知道自身权利被侵害的合法权利,在法律上给予了20年的诉讼时效。而在本案中,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及被答辩人在涉案贷款中,超过约定期限未全部履行还款义务,中国人民建设银行龙门县支行即知道权利被侵害,因此有向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及被答辩人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发出催收通知书。在债权转让过程中,债权转让人及债权受让人也不间断地通过有影响力的报刊进行催收公告,因此,答辩人作为合法的债权受让人,并不存在不知道权利被侵害的事实,因此并不适用20年诉讼时效的规定。二是抵押登记是行政行为,注销抵押登记也是行政行为,被答辩人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应当是通过行政诉讼而不是作为本案的诉讼请求,该请求与本案无关。抵押登记的主体是国家行政机关。而对于要以登记为生效要件的抵押,担保法规定抵押登记的部门都是国家行政管理机关,而抵押登记行为是行政行为的一种形式,属于行政确认的范畴。即使被答辩人所主张的涉案抵押已超过诉讼时效,并不影响该抵押的生效,关于本案的抵押登记,答辩人作为抵押权人是合法有效的,关于注销抵押登记的说法也是无稽之谈。因此,被答辩人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关于要求答辩人前往相关部门注销抵押登记的诉求与本案无关,答辩人均不予认可。综上所述,被答辩人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反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995年4月28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中国建设银行龙门支行(下称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借款人民币100000元,借款期限为1995年4月28日至1996年3月20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0.98‰,按季结息;借款逾期后,逾期部分加收利息20%。同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95年)第013号《贷款抵押协议》,为该笔借款承担担保责任,但没有提供抵押物的清单与所有权或者使用权权属证明,也没有办理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1995年5月17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第二份《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借款人民币10万元,借款期限为1995年5月17日至1996年5月10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0.98‰,按季结息;借款逾期后,逾期部分加收利息20%。同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同时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95年)第014号《贷款抵押协议》,为该笔借款承担担保责任,但没有提供抵押物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权属证明,也没有办理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1995年10月25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第三份《借款合同》,约定: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借款人民币90000元,借款期限为1995年10月25日至1996年5月25日,借款利息按月息12.06‰,按季结息;借款逾期后,逾期部分加收利息20%。同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同时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95年)第015号《贷款抵押协议》为该笔借款承担担保责任,但没有提供抵押物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权属证明,也没有办理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建行龙门支行于1995年5月3日、1995年5月17日、1994年10月25日向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发放贷款共290000元。1997年12月5日,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一份《贷款抵押合同》,以其所有的龙门县××街道西××房屋××层(粤房地证字第××)、第二层楼房(粤房地证字第××)为上述债务共290000元承担抵押担保责任,于2004年4月5日办理了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但是借款期限届满后,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未履行还款义务,建行龙门支行对以上三笔借款向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发出逾期贷款催收通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分别于1996年4月10日、1997年5月5日、1998年8月17日、1999年5月7日、2000年5月31日、2001年5月18、2002年1月8日、2002年10月28日、2003年3月31日在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上签章确认。2003年8月29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建行龙门支行出具《关于处理抵押物归还贷款的请示》,确认截止2003年6月20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仍欠建行龙门支行借款本金290000元及利息255000元,愿意拍卖原抵押的其公司楼下商铺以归还借款,并请求减免全部借款利息。2003年12月19日,注销了粤房地证字第××号房产抵押。2003年12月31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80000元给建行龙门支行。2004年2月19日,建行龙门支行再次对以上三笔借款向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发出逾期贷款催收通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均在逾期贷款催收通知签章确认:截止2004年2月19日,第一笔借款仍欠利息14239.39元,第二笔借款仍欠本金100000元及利息95469.40元,第三笔借款仍欠本金10000元及利息85922.54元,三笔借款本金共110000元、利息195631.33元。
2004年6月28日,建行龙门支行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其所有的被告奥蜜公司的债权转让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借款本金110000元及利息276861.34元,并对以上债权在2004年9月26日的南方日报刊登债权转让暨催收公告。2004年11月29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以上债权转让给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并对以上债权在2005年2月25日的南方日报刊登债权转让暨催收公告。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在2007年1月29日的南方日报、2008年12月27的羊城晚报,2009年8月27日、2010年12月13日、2012年12月6日、2014年11月26日、2016年11月23日在南方日报刊登债权转让暨催收公告。2016年12月9日,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公开竞价竞得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公开拍卖的1323笔债权,其中包括被告奥蜜公司的债权,双方于2016年12月22日签订《资产转让协议》,并对以上债权在2017年1月26日的南方日报刊登债权转让暨催收联合公告。
经本院调查询问,原告同意本次诉讼的借款利息可以按照2004年2月19日的贷款逾期催收通知书上经借款双方确认的利息来确定最终的利息金额,同意将本次起诉的利息变更为195631.33元。被告同意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同意原告以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上的利息为最终利息,同意原告变更本次诉讼的利息为195631.33元。
本院认为,本案债权经过三次转让,每次转让都已在南方日报或者羊城晚报等省级有影响的报刊上刊登债权转让暨催收公告,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六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国有银行债权后,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债权人履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规定,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公开竞价竞得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公开拍卖的本案债权,并于2016年12月22日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签订《资产转让协议》,《资产转让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本案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受让债权合法有效的。
关于涉案债权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本案的三笔借款的合同到期日分别是96年3月20日、96年5月10日、96年5月25日,借款合同到期后,建行龙门支行从1996年至2004年每年向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发出逾期贷款催收通知,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在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上签章确认。合同双方并于2004年2月19日重新确认了未还借款的本金及利息,视为两被告对债务的重新确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当事人一方直接向对方当事人送交主张权利文书,对方当事人在文书上签字、盖章,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据此,可视为诉讼时效的中断,诉讼时效应从2004年2月19日重新计算。此后本案的债权经过三次转让,中国建设银行龙门支行、中国信达资产有限公司广州办事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本案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2004年9月、2005年2月、2007年1月、2008年12月、2009年8月、2010年12月、2012年12月、2014年11月、2016年11月、2017年1月等不同的时间在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刊登了债权转让暨催收公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国有银行将其债权转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原债权银行在国有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中,有催收债务内容的,该公告或通知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断的证据。因此,均可视为构成诉讼时效中断。在原告起诉前,本案最后一次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是在2017年1月26日,原告于2017年7月10日提起诉讼,未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有关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的规定,故本案债权未超过诉讼时效。因此,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提出本案债权已超过法定2年诉讼时效、超过民法通则规定的最长保护期限20年,主债权已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抵押权与其担保的债权同时存在”,本案的债权的未超过诉讼时效,那么,本案的抵押权也未超过诉讼时效,本案的担保权人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在起诉时行使抵押权的,是应受法律所保护的。所以,本案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提出本案的抵押权过了法律所保护的抵押期限,依法不予采纳。本案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后,在两被告未清偿借款的情况下,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行使抵押权,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抵押合同以登记为生效的,本案的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与建行龙门支行签订了一份《贷款抵押合同》,以其所有的龙门县龙城街道西林路154号房屋第二层楼房为上述债务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并办理了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本案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要求对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名下的已经房屋抵押贷款他项权登记的粤房地证字第××号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应当予以支持。因此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反诉要求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返还房产证,撤销抵押登记,不予以支持。
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提出其没有在抵押单位上盖章,只是在担保单位上盖章,抵押和担保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法规定的担保方式为保证、抵押、质押、留置和定金”,担保是总的概念,抵押是担保的一种具体形式。《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前款规定的债务人为抵押人,债权人为抵押权人,提供担保的财产为抵押物”,本案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以提供其名下的财产为本案的债权提供担保,是抵押人,所以其虽然只是在担保单位上签章确认,但依法应认定其是抵押人。
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依法受让了本案债权,该债权转让亦对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发生法律效力,且本案债权未超过诉讼时效,故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应当向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偿还有关借款本金和利息。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均在建行龙门支行于2004年2月19日发出的逾期贷款催收通知签章确认共欠借款本金110000元及利息195631.33元;经本院调查询问,原、被告双方同意原告以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上的利息为最终利息,将本次起诉的利息变更为195631.33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原告可以放弃或者变更诉讼请求。被告可以承认或者反驳诉讼请求,有权提起反诉。”的规定,本院准予原告变更本次诉讼的利息为195631.33元。综上,被告应向原告偿还的借款本金110000元及利息195631.33元,二项合计305631.33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向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10000元及利息195631.33元,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内付清。
二、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对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所有的龙门县龙城街道西林路154号房屋第二层楼房(粤房地证字第××号)的折价、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在本判决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三、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的反诉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7103元,由原告(反诉被告)汕尾市仁泰资产发展有限公司负担1219元,由被告广东奥蜜联合开发公司、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共同负担5884元;反诉费100元由被告(反诉原告)龙门县养蜂研究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吕志坚
审 判 员 江永强
审 判 员 梁 敏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曾素红
书 记 员 吕志颖
附本案相关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一百四十条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第二百零六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零七条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3.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二条在借贷、买卖、货物运输、加工承揽等经济活动中,债权人需要以担保方式保障其债权实现的,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设定担保。
本法规定的担保方式为保证、抵押、质押、留置和定金。
第三十三条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抵押人,债权人为抵押权人,提供担保的财产为抵押物。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当事人约定的或者登记部门要求登记的担保期间,对担保物权的存续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2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一)当事人一方直接向对方当事人送交主张权利文书,对方当事人在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虽未签字、盖章但能够以其他方式证明该文书到达对方当事人的;
(二)当事人一方以发送信件或者数据电文方式主张权利,信件或者数据电文到达或者应当到达对方当事人的;
(三)当事人一方为金融机构,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从对方当事人账户中扣收欠款本息的;
(四)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对方当事人在国家级或者下落不明的当事人一方住所地的省级有影响的媒体上刊登具有主张权利内容的公告的,但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
前款第(一)项情形中,对方当事人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签收人可以是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负责收发信件的部门或者被授权主体;对方当事人为自然人的,签收人可以是自然人本人、同住的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亲属或者被授权主体。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六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国有银行债权后,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债权人履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通知义务。
在案件审理中,债务人以原债权银行转让债权未履行通知义务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将原债权银行传唤到庭调查债权转让事实,并责令原债权银行告知债务人债权转让的事实。
第十条债务人在债权转让协议,债权转让通知上盖章或者签收债务催收通知的,诉讼时效中断,原债务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债权转让公告或者通知中,有催收债务内容的,该公告或者通知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断的证据。
7.《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五十一条原告可以放弃或者变更诉讼请求。被告可以承认或者反驳诉讼请求,有权提起反诉。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限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延迟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