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曾满长与陈应培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2016民终13591二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民终1359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满长,住湖南省耒阳市。
委托代理人:黄冰花,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应培,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委托代理人:刘祥杰,广东理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钟楚欣,广东理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曾满长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6)粤0111民初295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曾满长与陈应培于2014年8月16日签订租铺合同,约定由曾满长承租陈应培位于本市白云区人和镇横沥村太岗路73号房屋首层的商铺,每月租金为1000元,租赁期限为两年,曾满长承租期间的安全责任由曾满长自负,陈应培收取曾满长相当于三个月的租金3000元作为押金,等等。曾满长在该租铺合同中签名确认,合同空白处注明已收2650元。同日,陈应培向曾满长出具收据,项目为”曾满长押金”,金额为2650元。2015年1月5日,曾满长还向陈应培交纳了2014年12月的租金1000元,陈应培亦向曾满长出具了相应收据。曾满长确认上述3000元押金已抵作2014年9月至11月的租金。
曾满长陈述,其早于2007年以来就承租陈应培的商铺,因陈应培需要收回商铺另租予他人,故与曾满长协商为其提供涉案的商铺继续租予曾满长。曾满长同意后,由陈应培对涉案商铺进行装修,曾满长要求在商铺中搭建阁楼等。曾满长称其于2014年9月9日应陈应培的要求,前往查看商铺装修情况,由于阁楼未搭建固定楼梯,故曾满长在装修现场找来一把简易竹梯爬上阁楼查看,因竹梯湿滑,在下楼的过程中从竹梯上摔落地面致伤。曾满长受伤后,经报120送往本市白云区中医医院救治。2014年9月11日,曾满长自行回到湖南省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4年9月30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腰椎骨折伴脊髓损害。此后至2015年底期间,曾满长陆续前往湖南省耒阳市创伤医院、湖南省常宁市中医医院等医院住院治疗。曾满长住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81071.02元,其中部分医疗费已经由当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予以补偿,曾满长自付部分医疗费。2016年1月6日,曾满长经衡阳市衡州司法鉴定所鉴定,根据《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死等级分级》相关规定,评定为三级伤残,住院期间由1人护理,后续取出内固定费用约9000元。
现曾满长认为,涉案商铺是陈应培拟出租给曾满长使用的,该商铺不符合安全标准,存在安全隐患,导致曾满长在查看房屋时从高处摔落地面致伤,陈应培对其损害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曾满长与陈应培协商无果,遂成诉。曾满长主张其因索赔不成,曾于2015年8月13日向公安机关报警,并提供了报警回执,但报警回执并无载明报警的事由,曾满长也无证据证明公安机关的处理情况。以上事实,有租铺合同、押金收据、租金收据、医疗费票据、病历资料、湖南省耒阳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补偿结算单、鉴定意见书、报警回执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主要的争议焦点是陈应培对曾满长的损害是否存在过错。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双方在事发前已经签订租铺合同,曾满长也向陈应培交纳了押金并抵作相应租金,在没有相反证据能够推翻的情况下,应当认定涉案的商铺已经交付给曾满长使用,曾满长主张陈应培出租的商铺内部设施不符合安全标准,存在安全隐患,但并无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原审法院对曾满长该项主张无法认定。曾满长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使用陈应培出租的房屋时,应当注意自身安全,曾满长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其受伤是因陈应培出租的房屋不符合安全标准所致,故原审法院无法认定陈应培对曾满长的损害存在过错。曾满长要求陈应培赔偿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无法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于2016年6月29日作出判决如下:驳回曾满长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513元,由曾满长负担。
判后,曾满长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未查清陈应培将白云区人和镇横沥村太岗路73号首层商铺交付我使用的时间、未查明我在上述商铺受伤的事实。2014年8月16日,陈应培与我签订租赁合同,直至2014年9月9日才将上述商铺交付给我使用。交付当日,我为了检验阁楼的安全性,使用了陈应培提供的竹梯爬上阁楼,由于商铺地板光滑,在下楼过程中竹梯打滑,我摔倒在地板上,造成腰椎骨折。作为出租人,陈应培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其交付给我的商铺搭建了阁楼,却未修建上下阁楼的稳固的楼梯,其行为存在过错,对我因此受到的身体伤害应承担赔偿责任。二、原审错误认定我与陈应培应承担的举证责任。陈应培主张其交付给我的商铺不存在质量瑕疵,其应提交房屋的报建手续及验收证明予以证明,原审判决既未要求陈应培提交相关证据,也没有认定陈应培应承担此举证不能的责任,明显减轻了陈应培的举证责任,对我不公。三、原审在根据我与陈应培各自提交的书面证据难以认定事实的情况下,并未到上述商铺进行现场勘查,未尽查清案件事实的责任。据此,曾满长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陈应培支付人身损害费等共计402510.48元,一、二审受理费由陈应培承担。
陈应培答辩称:不同意曾满长的上诉请求,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曾满长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曾满长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4年4月、6月、8月的电费收据;2、白云区中医医院病历原件。陈应培质证称证据1无陈应培本人签名确认,且与本案的侵权责任关系无关联,故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关于证据2,陈应培当庭未发表质证意见,经本院示明,庭后仍未在规定期限内提交书面质证意见。
另,经曾满长申请,本院通知证人黄某、李某甲、曾某出庭。证人黄某陈述曾满长于2014年9月9日在涉案房屋摔伤,彼时曾满长尚未搬进涉案房屋。证人李某甲陈述曾满长于2014年9月10日回老家治病并委托其帮忙看店,其于2014年9月15日帮忙将东西搬进涉案房屋,并于12月代交一个月房租1000元,其在此期间一直住在涉案房屋的阁楼上。证人曾某陈述曾满长与陈应培商讨租赁事项时,涉案房屋尚未建好,双方亦未签订书面协议,且陈应培口头承诺为曾满长搭建上下阁楼的固定楼梯,曾满长也向其借款3000元作为租赁涉案房屋的押金。
陈应培质证称黄某的证言属于孤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李某甲的证言证明阁楼和竹梯本身没有质量问题,是曾满长自身使用竹梯不当导致摔伤,曾某的证言印证了双方当事人签订书面合同的合意。另,陈应培书面申请证人陈某乙、李某乙出庭作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曾满长主张其从涉案房屋阁楼下楼梯时不慎摔伤导致伤残,以涉案房屋不符合安全要求为由向陈应培索取赔偿,曾满长应当就侵权行为及其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曾满长自称其应陈应培的要求,前往查看涉案房屋装修情况,由于阁楼未搭建固定楼梯,故曾满长在装修现场找来一把简易竹梯爬上阁楼查看,因竹梯湿滑,在下楼的过程中从竹梯上摔落地面致伤。从曾满长的主张来看,事件发生时涉案房屋内的阁楼本身没有楼梯,是曾满长自行搬来简易的竹梯爬上阁楼,后来下楼梯时不慎摔伤。曾满长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预见到使用竹梯上下阁楼存在安全隐患,曾满长不顾自身安危使用竹梯上下阁楼,最后在下楼梯时摔伤,故曾满长的受伤是因其自身的过错造成的,并非陈应培的过错所致,曾满长的受伤与涉案房屋本身的设施没有关联性。曾满长要求陈应培赔偿其受伤导致的各项损失的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曾满长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7338元,由曾满长负担(依法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年 亚
审判员 康玉衡
审判员 张蕾蕾

二〇一六年××月××日
书记员 陈泽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