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丰某、罗正雄故意伤害二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0602刑终362号
原公诉机关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男,彝族,1983年09月06日生,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初中文化,居民,住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
原审被告人罗正雄,男,汉族,1972年04月01日生,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人,小学文化,居民,住鲁甸县。2017年09月18日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被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10月20日被执行逮捕。现押于昭通市昭阳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罗家卫(罗家魏),男,汉族,1995年08月19日生,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人,大专文化,居民,住鲁甸县。2017年09月18日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被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10月20日被依法逮捕。逮捕后羁押于昭通市昭阳区看守所,2018年9月17日因一审判决刑期届满被释放。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合并审理昭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犯故意伤害罪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案。于2018年9月3日作出(2018)云0602刑初33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罗正雄与罗家卫是父子关系,罗正雄之妻(罗家卫之母)唐某2与受害人丰某之妻唐某3红及唐某1、唐某3川是孃侄儿(女)关系,唐某3川与其奶奶蒲某因家务锁事发生矛盾。2017年03月13日下午,被告人罗正雄为其岳母蒲开秀之事与唐章川、丰某在昭通市昭阳区永丰镇绿荫社区纳基块村唐某3贵家门口发生口角抓扯后。当晚8时50分许,被告人罗正雄邀约了罗家卫等人到昭通市昭阳区永丰镇绿荫社区纳基块村唐某1家二楼客厅,被告人罗正雄用板凳将受害人丰某的头部打伤,被告人罗家卫用板凳将受害人丰某的左手打伤。丰某伤后到昭通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42天(2017年03月13日至2017年04月24日),诊断为左尺骨骨折伤、头皮多发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用去住院治疗费16519.75元。事后被告人罗正雄之妻唐某2拿了35000元现金给唐某1。案发后,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被侦查机关通知到案,到案后如实交代各自的犯罪事实。
经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评定,受害人丰某的损伤综合评定为轻伤二级。
原审法院根据上述查证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罗正雄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二、被告人罗家卫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由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负连带责任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住昭通市中医医院的医疗费16519.75元、护理费5040元(42×120元)、误工费5040元(42×120元)、住院生活补助费4200元(42×100元),合计30799.75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付);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认为原判民事部分对医疗费认定错误,其医疗费共计支出31238.75元,一审法院只判决被告人赔偿其16519.75元;误工费、护理费、住院生活补助费的时间计算和误工费标准错误;未支持其后续治疗费错误。刑事部分认定事实错误,二被告人不具备认罪态度好的从轻处罚情节,二被告人庇护其他参与者,致使其他人逃之法外。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罗正雄、罗家卫连带赔付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生活补助费、营养费共计70900.75元,并加重罗正雄、罗家卫的刑事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罗正雄与罗家卫是父子关系,罗正雄之妻(罗家卫之母)唐某2与受害人丰某之妻唐某3红及唐某1、唐某3川是孃侄儿(女)关系,唐某3川与其奶奶蒲某因家庭事务发生矛盾。2017年03月13日下午,被告人罗正雄为其岳母蒲开秀之事与唐章川、丰某在昭通市昭阳区永丰镇绿荫社区纳基块村唐某3贵家门口发生口角抓扯,当晚8时50分许,被告人罗正雄邀约了罗家卫等人到昭通市昭阳区永丰镇绿荫社区纳基块村唐某1家二楼客厅,被告人罗正雄用板凳将丰某的头部打伤,被告人罗家卫用板凳将丰某的左手打伤。受害人丰某伤后到昭通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42天(2017年03月13日至2017年04月24日),诊断为左尺骨骨折伤、头皮多发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用去住院治疗费16519.75元。丰某于2017年04月12日至2017年05月17日在昭阳蔡某医院住院治疗,支付医疗费13438元,门诊费1281元。经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评定,受害人丰某的损伤综合评定为轻伤二级。事后被告人罗正雄之妻唐某2拿了35000元现金给唐某1。案发后,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被侦查机关通知到案,到案后如实交代各自的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立案决定书、受案登记表,受害人丰某的陈述,证人罗某2、罗某1、闻某、宋某、袁某、沈某、唐某1、唐某2等人的证言,昭通市中医医院诊断证明书、检查报告单、出院记录、病历复印件、医疗发票,用药汇总清单,昭通市昭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通知书,户口证明,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据在卷证实,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对犯罪事实作了供述。
认定犯罪事实的证据,经一审庭审质证,证据来源合法、证明内容客观真实且与本案事实相关联,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故意非法伤害他人身体健康并致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罗正雄邀约他人参与打伤被害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罗家卫受邀约参与犯罪,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对于从犯,应比照主犯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到案后,如实交代各自的犯罪事实,其行为均成立坦白,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原审法院根据本案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对二被告人作出适当的判决。一审判决宣判后,二被告人未上诉,原公诉机关未抗诉,原判刑事部分已发生法律效力。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针对本案刑事部分的上诉,超出其上诉权限且原判并无不当,本院不予采纳。其针对本案民事部分的上诉,经本院审查,关于医疗费,在一审诉讼中,被告人还提交了其于2017年04月12日至2017年05月17日在昭阳蔡某医院住院治疗的医疗收据13438元,门诊收据1281元,蔡某医院住院病历记载其入院诊断为左上肢尺骨骨折,在中医院的出院记录中对其“自行到外院行左尺骨骨折手法复位并夹板固定”作了表述,被告人到蔡某医院治疗是客观事实,治疗项目为因本案而受伤的部位,对该医疗费应予支持。关于误工费,原判只计算了在昭通市中医院住院的42天,每天120元,共计5040元;上诉人请求计算90天,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主张每天199.56元,共计17961元。因上诉人未提交其固定工作的工资标准,根据本案情况,对其误工费应按照国家公布的云南省2018年农、林、牧、渔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年平均工资标准为28844元,每个工作日工资为109.26元,计算66天,合计7211.16元。关于住院生活补助费从2017年3月13日计算至2017年5月17日,共计66天,每天100元,共计6600元。关于护理费,被告人住院期间客观上需要人护理,支持住院66天的护理费,每天100元,共计6600元。关于营养费,因支持了住院生活补助费,该费用不予支持。关于后续治疗费,因被告人受伤至今已一年零七个月,该费用如已产生,应在本案中一并主张,如尚未产生,应待实际产生后另案起诉。该费用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对民事部分的判决确有不当,本院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以下费用:医疗费31238,75元,误工费7211.16元,住院生活补助费6600元,护理费6600元,合计51649.91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第三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2018)云0602刑初33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三项、第四项。即“三、由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负连带责任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住昭通市中医医院的医疗费16519.75元、护理费5040元(42×120元)、误工费5040元(42×120元)、住院生活补助费4200元(42×100元),合计30799.75元;”“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由被告人罗正雄、罗家卫负连带责任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医疗费31238,75元,误工费7211.16元,住院生活补助费6600元,护理费6600元,合计51649.91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付)。
三、驳回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丰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海燕
审 判 员 任遵忠
审 判 员 吴 艳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日
法官助理 范美在
书 记 员 王梦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