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朱占武与张小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7-3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甘09民终94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占武,男,甘肃省金塔县人,住甘肃省金塔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小燕,女,甘肃省酒泉市人,住甘肃省酒泉市。
上诉人朱占武因与被上诉人张小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2016)甘0902民初14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6年9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朱占武、被上诉人张小燕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占武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案件事实后改判。事实与理由:原审认定事实不清。1、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与实际情况不符,责任划分不当。2、被上诉人在一审期间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车辆因本次交通事故的实际受损部位和详细的维修清单,仅仅提交了一份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开出的票面金额为24828元的增修税发票来主张车辆损失。随后,被上诉人又向法庭提交了两张甘肃农村信用社的POS刷卡小票来佐证实际向修理厂支付了修理费。被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的两张POS刷卡小票未经过被上诉人质证,且这两张POS刷卡小票的收款人并不是同一家单位,小票总额也并非24828元。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相互矛盾,无法证明已经实际产生24828元汽车修理费的事实,一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不顾案件基本事实,仅凭被上诉人提交的几组相互矛盾的证据作出裁判,让上诉人无法信服。
张小燕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请求维持原判。
张小燕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被告赔偿修车经济损失24828元,并承担本案的涉诉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月1日,被告朱占武驾驶×××号车沿214国道由北向南行驶时,与前方原告所有的谢忠福驾驶的×××号小轿车相撞,致使原告车辆受损。事故经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朱占武负全部责任,原告车辆驾驶人谢忠福无责任。原告车辆经过维修,共花费维修费24828元。
一审法院认为,因交通事故造成他人财产损坏的,侵权人应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车辆与原告车辆相撞发生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被告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交警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程序合法,责任划分准确,予以采信。被告虽然提出原告车辆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交通事故认定书与实际情况不符、原告车辆部分维修项目与事故没有关联性且维修价格过高的辩解理由,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不予采信。因此,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维修车辆的全部费用,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朱占武赔偿原告张小燕经济损失24828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案件受理费421元,减半收取210.5元,由被告朱占武承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朱占武没有提交新证据。
被上诉人张小燕围绕上诉人朱占武的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被上诉人张小燕向本院提供了两份证据:1、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明》一份,试证实被上诉人张小燕支付车辆维修费的经过及两张Pos小票商户名称不一致的情况,经庭审质证,朱占武提出这份证明的总金额与Pos小票金额不符,且该证明的章子是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的章子,与修车单位不一致。2、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维修结算单》一份,试证实其维修车辆的实际花费,经庭审质证,朱占武提出该维修结算单与维修委托单内容一模一样,且公章与发票公章不一致,明显是被上诉人与修理厂合谋开出的,不真实,不认可。
二审期间,法院依法调取了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营业执照》和《长安铃木汽车品牌销售授权书》复印件各一份,经庭审质证,上诉人朱占武提出公章不清楚,且经营范围中称修车以道路运输许可证为准;被上诉人张小燕无意见。
同时,法院依法向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交通管理大队调查了本起交通事故情况,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出具了《关于1.1朱占武、谢忠福财产损失道路交通事故情况的说明》,经庭审质证,上诉人朱占武提出当时交警没有向其告知责任认定情况;被上诉人张小燕无意见。
针对上诉人朱占武的上诉请求以及其对被上诉人张小燕提交的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明》和《维修结算单》两份证据所提出的异议,本院依法向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调查,制作了调查笔录。经庭审质证,上诉人朱占武提出调查经过是真的,但调查证言是假的,该公司为被上诉人张小燕作了伪证;被上诉人张小燕无意见。
经查,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营业执照》、《长安铃木汽车品牌销售授权书》、调查笔录和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关于1.1朱占武、谢忠福财产损失道路交通事故情况的说明》与被上诉人张小燕提交的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明》和《维修结算单》,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且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纳。
经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并由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关于1.1朱占武、谢忠福财产损失道路交通事故情况的说明》、维修委托单、维修结算单、增值税普通发票、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营业执照》、《长安铃木汽车品牌销售授权书》、证明、调查笔录、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朱占武提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与实际情况不符,责任划分不当的主张,经查,上诉人朱占武认可《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签名系本人所签,同时,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出具了《1.1朱占武、谢忠福财产损失道路交通事故情况的说明》,该说明记载:”出警民警当场制作《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朱占武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谢忠福无责任。并向双方当事人告知认定书中载明内容及责任认定情况,要求双方当事人签字确认并捺印。双方当事人随即在该认定书上签字、捺印,未对责任认定提出异议。”朱占武作为成年人,应对其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故上诉人朱占武的该项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关于上诉人朱占武提出被上诉人张小燕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车辆损失的维修清单、出具的发票公章不一致及POS刷卡小票名称与金额不符的主张,经查,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营业执照》记载,其经营范围包括长安铃木汽车及进口铃木品牌汽车的销售和一类机动车维修;重庆长安铃木汽车有限公司《长安铃木汽车品牌销售授权书》记载:根据《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的要求,经公司研究,同意甘肃省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的申请,确定贵公司为该公司在嘉峪关市的长安铃木汽车品牌销售店,销售长安铃木汽车系列产品。同时,本院就发票公章及被上诉人张小燕支付车辆维修费用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调查,该公司工作人员陈述:长安铃木汽车及进口铃木品牌汽车的销售是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的一项经营范围,公司向客户出具的发票印章是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的发票专用章;同时陈述,客户张小燕分两次用POS机向其公司支付维修费用22533元及支付现金2295元的事实。二审中,被上诉人张小燕提供了《维修结算单》,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证实了被上诉人张小燕的车辆维修费用客观存在。庭审中,上诉人朱占武提出上述证据均系嘉峪关市东方冶金机电有限责任公司与被上诉人张小燕合谋作伪证,但未提供证据证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朱占武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上诉人朱占武的该项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关于上诉人提出一审时被上诉人提交的两张POS刷卡小票未经过其质证的主张,经查,上诉人在上诉状中称:”被上诉人提交的两张POS刷卡小票的收款人并不是同一家单位,且两张小票总额并非24828元。”同时查明,2016年5月24日一审法院通知上诉人对两张POS刷卡小票进行了质证,上诉状中所载上述内容为其在一审时发表的质证意见,质证笔录签名处记载:质证过程中,上诉人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未在质证笔录上签字。故上诉人的该项上诉请求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朱占武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21元,由上诉人朱占武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 丽
审 判 员  崔莉娟
代理审判员  胡国丽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蒋怡珊